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你得帮我(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2:0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常海心看到张扬苦苦思索的样子,并没有打扰他,而是将车靠在一旁,给他充分的考虑时间

张扬好一会儿方才意识到常海心已经将车停下了,他笑道:“停车干什么?”

常海心道:“我去团市委,你去哪里?”

“你把我送**局去。”

常海心表情奇怪地看着他:“看来她的事情你还是很上心的。”

张大官人笑道:“就说你吃醋了吧,满嘴的醋味!”

常海心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最近你自己麻烦不断啊,别没事找事了。”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做事有分寸,你要是想教育我,等晚上啊,咱们俩床上说。”

常海心呸了一声,含羞道:“我懒得理你,最近我都要陪嫂子,哪有时间……”话中的意思并不是不想跟张扬在床上说,而是最近抽不出空小三的眼泪无弹窗。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你嫂子怀孕了?”

常海心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张大官人道:“我惦记你嫂子呗!”

“滚你!”常海心笑着骂他,自然不会当真,汽车已经来到**局门口,常海心道:“下车吧!”

张扬推开车门,临下车又向常海心道:“待会儿我忙完了给你电话,中午争取一起吃饭。”

“你忙正事要紧!”常海心向张扬挥了挥手。驱车离去。

张扬望着常海心开车走远,这才转身走入北港市**局。

北港市**局长赵国强刚刚开完内部会议,此时正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翻看着洪长青过往的档案资料,听说张扬过来找他,点了点头道:“请他进来。”

张大官人满面春风地走入办公室内,笑道:“赵局,忙吗?”

赵国强实话实说道:“忙!”

张扬道:“看来我今儿来的不是时候。”

赵国强邀请他在沙发上坐下,微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张书记就算没事也不会到我这里来闲逛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的确有事,我听说洪长青死了,所以过来询问一下案情。”

赵国强去给他泡了杯茶,将茶杯递给张扬,目光趁机打量了一下张扬,并不掩饰脸上的诧异之色:“张书记,你和死者很熟?”

张扬道:“她生前曾经担任过滨海的县委办公室主任异时空传奇全文阅读我对她有些了解。”

赵国强道:“我听说她之所以离开滨海就是因为和你发生了一些矛盾。”

张扬笑道:“赵局,看来你已经把其中的事情了解的很清楚了。”

赵国强道:“现在是一个信息爆炸的社会。任何的秘密都只是相对而言。更何况有些事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张扬道:“的确称不上什么秘密,洪长青在滨海工作期间和我在工作理念上产生了一些分歧。”

赵国强道:“我听说的版本是,她利用侄女洪诗娇陷害你,可这件事被你拆穿了,洪长青因此而不愿在滨海继续呆下去,所以选择了离开。”

张扬道:“其实我也挽留过她,我本来希望她出任滨海招商办主任一职的。”说到这里张扬停顿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颇为惋惜道:“红颜薄命。没想到她年轻轻的就这么走了。”

赵国强道:“她和她的丈夫感情也不好,死了这些天他们之间都没有过联系。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他丈夫和她分居有一段时间了,最近外出学习,我们刚刚将洪长青的死讯通知他。”

张大官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她究竟是怎么死的?”

赵国强道:“尸检报告还没有出来,现在还无法下结论。”此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赵国强向张扬歉然笑了笑,起身来到桌前拿起了电话。

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结论让赵国强有些吃惊,洪长青并非死于中毒性窒息,真正的死因是机械性窒息,所谓机械窒息,是因机械作用引起呼吸障碍。现场煤气中毒只是假象,是为了掩盖洪长青被他人杀害的事实。这是一起谋杀案,赵国强放下电话,望着桌面发了一会儿呆,方才重新抬起头看着张扬道:“尸检结果出来了,他杀!”

张扬道:“他杀?”这结论让他的心情顿感沉重,因为他知道洪长青死亡的这件事必然会牵连到陈岗,事情正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着。

赵国强端详着张扬的表情,低声道:“关于这件事你对我有什么可说的吗?是不是可以提供给我一些有用的线索?”张扬道:“我就是顺便过来问问。”

赵国强道:“作为一个**,我感觉今天你的来意并不是那么简单,你很关心这件事,你一定知道什么,同时你又在顾虑什么,张扬,死去的是一个国家干部,她曾经是你的同事,如果你知道什么,我希望你能够对我以诚相待,帮助我尽快破案。”

张扬想了想方才道:“对于谁是杀死她的凶手,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的确知道一些关于洪长青的事情,这些事或许和案情有关,或许和案情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现在并不适合说出来,我担心会对你造成误导。”

赵国强道:“你怀疑我的判断力?”

“不,你恰恰是我最为欣赏的**之一,早在南锡的时候,我对你的破案能力就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

赵国强充满迷惑地望着他:“你难道不觉得自己的举动很让人怀疑吗?”

张扬笑道:“有什么好怀疑的?我和洪长青的案子没有任何关系,我知道的那些事早晚都会告诉你,但应该不是现在。”

赵国强道:“你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今天来我这里是试探虚实,想从我这里得到关于死者的情报吧?”赵国强对于张扬这样闪烁其词的态度开始有些不爽.

张扬站起身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

赵国强道:“你在担心什么?担心这件事最终会影响到你吗?”

张扬道:“我和这件案子没有任何的关系。”

赵国强道:“那就是你担心这件案子会影响到一些人,一些和你有关系的人,谁?告诉我!”

张大官人掩饰不住对赵国强的欣赏,他仿佛重新认识赵国强一样看着他,赵国强能够他们的对话中就做出这样的推断,证明了他卓越的推理能力。

赵国强盯住张扬的双目,似乎想看透他的内心,正如他开始所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张扬不会毫无目的的过来,关心一件事,必然有关心的理由,现在张扬已经从自己这里得到了一些情报,而他还没有从张扬那里得到相应的回报,赵国强道:“你在担心谁?”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

赵国强道:“想要得到必须先付出一些,你做人不会这么吝啬吧?”

张扬笑道:“可我根本没有得到什么,你好歹也拿出一些诚意。”

赵国强叹了口气,发现从这小子嘴里想要掏出点话来还真有难度,他有些后悔刚才对张扬太过坦诚了,不过洪长青死于他杀的事情原本也没打算隐瞒起来,他点了点头道:“你不说?”

“还没到我说的时候,再说,我说的事情对你的案情没有任何帮助。”

赵国强道:“话不投机半句多,张书记,我马上还有个案情研讨会,就不陪你了。”

张大官人的目的其实只达到了一半,他是想探听这件事到底牵涉到陈岗没有,他也不是存心要跟赵国强绕弯子,可目前还不知道赵国强到底对案情的把握到了什么程度,他总不能将事情一股脑倒给他。

赵国强既然下了逐客令,张大官人也不好意思继续留下,他微笑告辞。

张大官人的心情并不轻松,离开市局的办公大楼,在出口处遇到了陈凯,两人目光相遇,陈凯明显犹豫了一下,他最终决定还是向张扬走了过来,虽然他不清楚哥哥和张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他却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最近走得很近,既然是大哥的朋友,陈凯就没理由继续当他是敌人,他招呼道:“张书记!”

张扬笑了笑道:“这么巧啊!”说完他就意识到陈凯应该是为了洪长青死亡的事情过来的,看来洪长青的意外身亡已经让陈家兄弟失去了镇定。

陈凯道:“来局里办点事,张书记来干什么?”

张扬笑道:“也来办点事。”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还有事情要先走了。

离开市局之后,张扬想了想,还是选择前往市纪委一趟,他想了解一下陈岗现在的状况。

自从得知洪长青死亡的消息后,陈岗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办公室,烟灰缸内满满的都是烟蒂,房间内乌烟瘴气,看到张扬进来,陈岗起身将窗户打开,让室内的烟雾尽快散去。

张大官人道:“陈书记,你这里是毒气室还是办公室啊?”

陈岗道:“因人而异,有人觉得是毒气室,有人觉得是安乐窝。”

张扬走到窗前,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低声道:“我刚去了市局,洪长青的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她死于机械性窒息,也就是他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