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离奇死亡】(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59
字体大小 + - 关灯

洪长青的死亡在滨海引起的震动远比在北港要大得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她在滨海工作多年,这些年她的出镜率一直都很高。人们对于洪长青死亡的兴趣更多地表现在对案情的剖析上,破案是**的事情,可是分析案情每个老百姓都有兴趣,几乎多数人都认为洪长青不会自杀,一个女人,几乎该有的都有了,她怎么会舍得自杀?

张扬听说洪长青的死讯时也颇感震惊,他实在想像不出洪长青自杀的理由,这世上存在着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张扬也没想到洪诗娇会来找自己,她通过自己的关系目前调到了滨海市招商办工作,工作能力还颇为出色,乔梦媛也给予了她相当的肯定。

洪诗娇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刚刚哭过。

张大官人见不得女人哭,他正想安慰洪诗娇,说上一句节哀顺变,却听洪诗娇抽抽噎噎道:“张书记,我姑姑肯定不是自杀!”

张扬道:“这件事我也听说了,目前警方还在调查之中,已经基本排除了自杀,说是意外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洪诗娇咬了咬嘴唇道:“绝不是意外,一定是谋杀!”

张扬有些奇怪看着洪诗娇,他有些不明白她的语气何以会如此断定。

洪诗娇道:“张书记,我知道是谁害死了她,一定是陈岗,北港纪委书记陈岗!”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低声道:“小洪。没证据的话不能乱说。”

洪诗娇道:“我怎么会没有证据,陈岗这个人就是干部队伍中的败类,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流氓。”

张大官人当然认同洪诗娇的这番话,但是洪诗娇说出这番话的原因却耐人寻味,张扬知道其中不会那么简单。

洪诗娇道:“他以权力相逼,让我姑姑当他的地下情人已经很多年了。”

张扬道:“小洪,这样的事情你好像不应该向我反映吧?”

洪诗娇含泪道:“我能向谁反映?纪委都是他的人。北港市领导全都和他官官相护,我唯一能够信得过的就是您,我始终认为您是一个有正义感有责任心的好干部。”

张大官人听她这么说。下意识地挺直了胸膛,感觉自己变得伟岸高大了许多,看来群众的眼光还是雪亮的嘛。

张扬道:“小洪。你为什么认定你姑姑是被陈岗害死的?”

洪诗娇咬了咬嘴唇道:“我姑姑生前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如果有一天她突然遭遇了不测,那个对她下手的人就一定是陈岗。”

张扬道:“你不能仅凭她的一句话就断定这件事是陈岗做得,而且,陈岗是纪委书记,他懂得法律,杀人的后果是什么,他不可能不知道。”

洪诗娇道:“知法犯法的人还少吗?”

张扬道:“小洪,就算你说得事情成立,那么证据是什么?到底是什么驱动陈岗去杀死你的姑姑?”

洪诗娇道:“我姑姑对目前的工作很不满意。所以她去找过陈岗几次,想让他帮忙解决工作上的问题,可是陈岗嘴上答应,却不为她出力,而且他……他还动起了我的心思。”说到这里。洪诗娇的面孔不禁有些发热。

张大官人对她的这番话并没有感到意外,陈岗这个人一直都不是什么好鸟,好色成性,生活作风混乱不堪,利用手头的权力规则了不少女干部,可是张扬并不相信陈岗会杀死洪长青。他和洪长青之间的事情早就被自己掌握得清清楚楚,就算他杀了洪长青也达不到毁灭证据的目的,想要掩盖事实真相,除非把所有知悉内情的人全都杀了。

洪诗娇道:“一定是他害怕我姑姑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公诸于众,所以才铤而走险,杀死我姑姑灭口。”

张扬道:“小洪,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我答应你,我会尽量帮忙督促警方早日查出真相,不过,我也要提醒你一句,没有证据的事情一定不可以随便说,如果让别人知道,可能会对你造成不利的影响。”

洪诗娇听到张扬这么说,忽然感到有些委屈:“可……”

张扬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轻声道:“节哀顺变吧,你姑姑的事情肯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在警方的调查结果没有最终公布之前,你还是不要做出盲目判断。”

洪诗娇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失望,她并没有从张扬这里得到想要的结果,她站起身,低声道:“张书记,打扰您了,我走了!”

张扬点了点头。

洪诗娇走后不久,常海心来到他的办公室,她在门口遇到了洪诗娇,感到有些好奇,轻声道:“洪诗娇找你干什么?”

张扬叹了口气,将刚才洪诗娇跟他说过的那番话简单说了一遍,常海心皱了皱眉头,有些厌恶道:“如果她说得全都是事实,这个陈岗实在太可恶了。”

张扬道:“她只是根据洪长青当年的一些话做出判断,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证据。”

常海心道:“你打算帮她把这些情况反映上去?”

张扬道:“都说过没什么实际证据了,我把这些事情反映上去岂不是贻笑大方。”

常海心道:“那可说不准,你这人从来都喜欢怜香惜玉,看到人家小姑娘哭得梨花带雨,这心肠顿时就软了,让你赴汤蹈火你张书记也再所不辞啊!”

张扬被她说得笑了起来:“怎么个意思?吃醋了?”

常海心白了他一眼道:“要是我吃你醋,早就被醋给淹死了。”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我知道你心眼儿没那么小,再说了我和她没有一丁点关系。”他的目光在常海心的胸前瞄了一眼道:“常书记的心胸还是博大的。”

常海心红着俏脸,挥手在他肩头打了一下:“流氓你,你就是个流氓书记。”

张大官人伸手在她的**上轻轻拍了拍,感受了一下来自她青春娇躯的美好弹性,心头又有些热了。常海心和他相处了这么多年,对他还是颇为了解的,知道这厮的控制力根本就是个渣,赶紧向后退了两步,撤出一段的安全距离:“我听说,你正在忙着调动?”

张扬笑道:“谁说的?我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走?”

“外面都这么说!”

“流言就是这么来得,的确有不少人想我走,可越是这样,我越是不走,遇到点小挫折,我就选择逃避,我还怎么在官场立足,我以后还怎么面对你们。”

常海心笑道:“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被打垮。”

张扬站起身道:“我得去北港一趟。”

常海心道:“刚好我要去团市委办事,我送你过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啊!”

张大官人开始为陈岗有些担心,确切地说,他担心的并不是陈岗,而是他自己,之前他和桑贝贝煞费苦心布下了一个迷局,利用这个迷局将陈岗和袁孝商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却想不到洪长青的突然死亡将他的固有计划打乱,如果陈岗因为这件事被牵涉进去,那么陈岗保不齐做出什么事情来,这种人是没有任何道义可言的。

张大官人不怕陈岗,怕的是这厮坏了自己的大计。

对洪长青之死感到最为害怕的人是陈岗,现在的陈岗用热锅上的蚂蚁来形容绝不为过,张扬和常海心前往北港的途中,就接到了陈岗的电话。

隔着电话已经能够听出陈岗声音中的紧张,陈岗道:“张书记,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张扬道:“说吧!”

陈岗道:“你知道吗,洪长青突然死了,现在外面有很多不利我的谣言,我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我发誓……”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陈岗感觉到嗓子有些发干,手心满是冷汗,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向张扬解释,可是他又实在想不起要去找谁。

张扬道:“我相信你,可这件事上我说了不算。”

陈岗道:“你得帮我,你一定得帮我。”他的这句话充满了复杂的含义,第一句话如果还充满了乞求,第二句话就有威胁的含义了,关键时刻,他想到张扬是有原因的,因为张扬杀过人,他帮助张扬做过毁尸灭迹的事情,他们应该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如果他出了事情,张扬也休想独善其身。虽然还没出事,陈岗却已经把最坏的一步考虑到了。

张扬道:“你放心吧,我会尽力,现在调查结果不是还没出来吗?清者自清,你怕什么?”

陈岗道:“这女人跟了我这么多年,她手里肯定有很多不利于我的东西。”

张扬沉默了一会儿:“你冷静些,回头我会找你联系。”

放下电话,张扬考虑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的陈岗距离阵线崩溃大概只剩一步之遥,如果洪长青真的留下了什么不利于他的证据,那么陈岗这次恐怕难以逃过劫难,可是现在就将陈岗踢出局外是不是太早?张扬苦苦思索着,突然出现的复杂局面,究竟应该怎样去解决?他是就此放弃陈岗,还是应该留着他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