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离奇死亡】(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57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大官人看到两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乐呵呵站起身来:“两位真是稀客,什么风把你们吹到我们这小地方来了?”他让傅长征去泡茶。

白志军微笑道:“张扬同志,我这次来是受了外交部的委托,特地协同权正泰先生找你了解一些事情。”

张扬道:“我和权先生也是老朋友了,快请坐!”

两人都坐下了,傅长征送上茶水,张扬很热情地招呼两人喝茶,他向权正泰道:“权先生最近身体怎样了?”

权正泰淡然笑道:“还好!”

白志军道:“既然你们是老朋友,这件事就好解决了。”

权正泰道:“张先生,我还是直截了当的地说吧,一周之前,金承焕将军的女儿金敏儿小姐,在和洪总统的儿子洪政宰先生的订婚舞会上,突然被人劫走,当时有人拍下了一些照片,根据我们的详细比对,怀疑这个劫走金小姐的人就是你。”事情的真相他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权正泰当然知道这件事就是张扬干得,不过劫持金敏儿这项罪名不成立,当时是张扬和金敏儿联手劫持了洪政宰才对,当晚很多人都看到了。不过家丑不能外扬,身为南韩保安司令的金承焕当然不能将事实真相公诸于众,而是将所有的责任一股脑地推到了劫匪身上,这个倒霉蛋自然就是张扬了。

权正泰拿出一沓照片递给了张扬,张大官人拿起来一看,啧啧称奇道:“跟我还真有点像啊,不过这个肯定不是我。”

权正泰道:“张先生可以证明这件事吗?”

张扬道:“当然可以证明,出入境记录上写得清清楚楚,我根本就没有入境南韩的记录。”

权正泰道:“可是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资料。张先生之前曾经搭乘蓝星董事长金尚元先生的专机。陪同金敏儿小姐一起返回汉城。”

张扬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们非得要往我头上扣帽子我也没办法。”他向白志军笑了笑道:“白先生,我可以和权先生单独谈几句吗?”

白志军微笑起身。[绝世唐门]他只是负责陪同权正泰过来,在感情上他还是站在张扬这一边。

张扬让傅长征引领白志军去隔壁休息室休息,办公室内只剩下他和权正泰两人。张扬道:“权先生,今儿你过来是找我兴师问罪来了?”

权正泰道:“我是奉命前来,金小姐失踪可不是小事,金将军不可能不追究。”

张扬道:“敏儿没事,过几天她就会公开露面,她会出来主持蓝星的工作。”

权正泰道:“金将军对这件事非常生气!”他的语气很凝重,是想张扬引起足够的重视。

张扬道:“他生气与否跟我没关系,你回去帮我转告他,如果他再敢出卖敏儿的利益换取政治筹码。我决饶不了他,还有,他想找我麻烦。只管让他自己来。我等着他!”

权正泰的唇角泛起一丝无奈的笑意,他这次来找张扬还有一个顾虑。那就是害怕张扬把他协助的事情暴露出去,他低声道:“其实如果张先生坚持没有做过,金将军也拿不出太多的证据。”

张扬也知道权正泰担心什么,他笑道:“你放心吧,他再能耐也就是在你们国家里,到我们这边啥也不是,咱们之间的那些事情我会永远保密,绝不会泄露半点风声,所以你不用害怕。”

权正泰脸上有些发红,被人看破了心思难免有些尴尬。

权正泰道:“金将军以后还会通过外交方面施加压力的,如果想改变这一情况,还是尽快让金小姐公开露面。”

张扬道:“我知道!”

权正泰和白志军来得匆忙,走得也仓促,和张扬谈话之后,两人马上就要离开滨海,张大官人还是相当好客的,盛情挽留两人多住几天,权正泰毕竟还要回去交差,他婉言谢绝了张扬的好意。

白志军临行之前握住张扬的手道:“张书记,这件事还是需要做些工作的,金承焕是南韩保安司令,他给大使馆施加了不小的压力,你最好和大使方面沟通一下。”他不忘提醒张扬道:“舒大使和顾书记相交莫逆,你可以跟顾书记说一声。”)张扬微笑点了点头,白志军分明是在卖给自己一个人情。舒英恒和顾允知的关系他早就知道,可是张扬一直认为没必要惊动顾允知,现在自己已经回到了国内,金承焕就算再能耐,他也鞭长莫及。

送走了白志军和权正泰,张扬回到办公室内,拨通了金敏儿的电话,目前金敏儿已经身在东京,蓝星海外事业总部就位于此,听说父亲仍然对张扬紧追不放,金敏儿不禁有些担心:“张扬,他会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等下我就打电话给他,让他不要再纠缠你不放。”

张扬道:“他生气也是难免的,女儿被我给拐走了,换成谁都咽不下这口气。”

金敏儿听他这样说,不禁格格笑了起来。

张扬道:“事情进展的还顺利吗?”

金敏儿嗯了一声:“蓝星的管理体系一直都很完善,伯父出事之后,公司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我最近都在组织开会,准备全面接手蓝星的工作。”

张扬道:“蓝星是你大伯一生的心血,一定不能就此垮掉,敏儿,我只担心,你爸还会找到你。”

金敏儿道:“天高任鸟飞,现在他管不了这么多,如果他再敢逼我,大不了我跟他断绝父女关系。”

张扬道:“父女之间最好还是不要闹到那种地步。”

两人聊了足有半个小时,张扬方才放下电话。

中午的时候,程焱东过来找他,并带给张扬一个相当意外的消息,前滨海县委办公室主任洪长青因为煤气中毒死在家里了,尸体今天上午被发现,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了三天。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陈岗。洪长青和陈岗过去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难道这件事情和陈岗有关?

程焱东道:“根据现场初步勘查的结果应该是意外,基本上排除了他杀的可能,不过现场搜到了许多的东西。”

张扬道:“什么东西?”

程焱东露出一丝讳莫如深的笑意:“可能这次纪委陈书记要有麻烦了。”

现在的陈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洪长青的意外死亡让他感到震惊,不过震惊之余又感到害怕,他和洪长青之间的关系已经维系了许多年,洪长青手里肯定握有很多不利于他的证据,此前这女人就不止一次地威胁过他,一想到这件事陈岗就开始坐卧不宁,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吓了陈岗一跳,他稳定了一下心神,方才抓起了电话:“喂……”他的声音干涩而无力,任何人都能够听出他现在的紧张。

电话是他弟弟陈凯打来的,洪长青死亡的消息就是陈凯第一时间通知他,陈凯身为北港开发区分局局长,可以获得不少的消息。

陈凯道:“大哥,现场初步勘查的结果出来了,已经基本认定是意外,没有人为谋杀的痕迹,也不像是自杀。”

陈岗道:“有没有其他的发现?”陈岗关心的并不是洪长青究竟是怎样死的,他关心的是洪长青的死会不会牵连到自己。

陈凯当然明白大哥这句话的意思,他低声道:“大哥,这案子并不属于我的辖区,我只能通过关系打听情况,不方便直接介入,不过我听说这件案子赵局第一时间去了现场。”

陈岗嗯了一声,内心中忐忑不已,虽然隔着电话,陈凯一样能够感觉到大哥的紧张,他劝慰道:“大哥,这件事跟我们没有关系,你不用担心。”

陈岗道:“没关系最好!”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内心中充满了沮丧,挂上电话,点燃一支烟,坐在那里默默地抽着,过了好一会儿,陈岗似乎想起了什么,拉开抽屉,从中找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洪长青充满了魅力和风情,望着她的笑靥,陈岗的内心中忽然感觉到一阵刺痛,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用尽全力抽吸了一口空气,这才感觉到胸中的郁闷感稍稍减轻一些,睁开双目,拿起火机将照片点燃,看着火苗渐渐吞噬了照片,吞噬了洪长青那张熟悉而又遥不可及的面庞,陈岗的眼角有些湿润了。

赵国强来到北港没多久就遇到了这次命案,根据现场的情况判断,洪长青死于煤气中毒,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洪长青的死亡并无太多可疑之处,最终的结果还要等尸检报告,不过赵国强在现场有很多意外地发现,洪长青在她的保险柜中保存着一本日记,这本日记现在就放在赵国强的办公桌上,日记中记载着她和陈岗这些年的交往,甚至连她和陈岗在何时何地发生关系都记载的清清楚楚,赵国强看完日记之后,震惊而愤怒,如果这本日记上记载的一切属实,那么北港的这位纪委书记**到何等的地步。

保险柜中不仅有日记,还有几盘录音,洪长青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出卖自身**给陈岗的同时绝不是白白服务,而是要换取政治上的利益,这些日记和录音,就是她准备对付项诚的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