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擅离职守】(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53
字体大小 + - 关灯

刘钊应该是被张扬的态度刺激到了,他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这细微的举动并没有逃过在场人的注意,刘钊道:“张扬同志,你可以将你之前失踪一周时间的事情向大家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张大官人早就料到一定有人会提起这件事,不过他并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惊动省纪委书记刘钊。他这次去南韩非常匆忙,除了向乔梦媛交代之外,并没有向其他人做出详细的解释,离开之前也只是想许双奇简略的说了一声,说是去京城办事。张扬看了看一旁的许双奇:“关于这件事情我已经向许双奇同志交代过了啊!”

刘钊的目光忽然变得严厉了起来,他向许双奇望来,许双奇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他挤出一个笑容道:“张书记是跟我说了……”

“你是他领导?你有权力准他假?”

“呃……”许双奇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今儿已经不是第一遭脸红了。本以为自己历经多年修炼这张脸皮早就修炼得风雨不透,可是在今天的场合下他还是显得拙笨了一些,许双奇认为自己差得不是能力,是官位,官位就是底气,今天与会者中自己无疑是最小的一个官,底气自然是最不足的一个。

刘钊的目光重新落在张扬脸上的时候已经变得相当严厉了:“身为滨海市委书记,擅离职守长达一个星期之久,在这段时间里,没有留下联系方式。没有开通有效的联络工具,你去了哪里?为公还是为私?如果事出有因,为什么不办理相关手续。”

张大官人在刘钊暴风骤雨的发问面前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窘迫,依旧显得淡定自若,游刃有余。张扬道:“第一我不是擅离,我是去京城办事,我的手机号很多人都知道。如果滨海发生了重要的事情,只要他们想联络就一定能够联络上我,我这趟京城之行。为公也是为私,因为走得匆忙所以来不及办手续,我承认自己的疏忽。”

龚奇伟道:“张扬同志。你不能以这样的理由就可以忘记组织纪律,你至少要向我说一声。”龚奇伟关键时刻补了一刀,他和张扬之间的不合早已公开化,在别人看来,他选择这个时候补刀,再正常不过。

张扬道:“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乔老!至于我在京城做了什么,目前不可能向诸位交代。”一句话把刘钊和龚奇伟都噎住了,这小子找到的这个理由真是充分,就算他说了谎,谁也不可能去找乔老验证。

项诚此时咳嗽了一声道:“我想这件事有误会。小张离开之前给我打招呼了,当时我没太留意,所以没问他的去向,说起来,这件事上我也有责任。”

与会人员多数都感到错愕。项诚居然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力挺张扬,这等于公开和刘钊唱起了对台戏,不过对张扬而言就意味着雪中送炭,谁说张扬没请假,连项诚都知道了。

刘钊极为不满地看了项诚一眼,有了项诚这句话。他围绕刚才的那件事做文章就失去了意义,刘钊道:“我不是要针对谁,我也不是平白无故地问起这件事,根据南韩方面传来的消息,说我们有位干部去汉城折腾了一圈,把南韩保安司令金承焕将军的女儿给拐跑了。”

刘钊说完就盯住了张扬,不但是他,所有人都盯住了张扬,这厮干出这种事绝不意外,他不干反倒是让人惊奇了。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儿方才停住:“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难不成大家都以为这件事是我干得?一个星期,我从北港跑到汉城,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又溜回来?可能吗?我怎么出去的?出入境不可能没有记录吧?”

刘钊道:“有些事情一旦闹出了国际影响,恐怕就没那么容易解决的。”他叹了口气道:“我希望大家以后都能够严于律己,以身作则。”说完这句话他就站起身来,这就意味着要散会。

刘钊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搞得这帮北港干部颇有些无所适从。不过他临走的时候向张扬道:“张扬,你跟我出来一趟。”

张大官人在众人注目中,跟着刘钊走了出去,他笑道:“刘书记,您找我还有其他事?”

刘钊道:“你知不知道金敏儿的下落?”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刘书记,这哪跟哪啊!您真相信我这段时间去了汉城?”

刘钊道:“张扬,我对你没什么成见,就算汉城那边的事情真是你做的也轮不到我管,但是我得提醒你,南韩方面已经向我国外交部提出了交涉,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张扬道:“我还是那句话,yù加之罪何患无辞,出入境都没有我的记录,我怎么去南韩?插翅膀飞过去?还是我从大海一路游过去?”

刘钊看到这厮死不认账,从口袋中掏出一张传真照片递给他道:“这是外交部方面传真过来的照片,照片是在汉城街头拍到的,你仔细看看,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你?”

张大官人拿起照片看了看,照片上金敏儿挽着他的手臂正走在汉城街头,这厮的原则是,只要不被抓到现行那是绝不会承认的。摇了摇头道:“还别说,真像我!可这世上长得相像的人实在太多了,这张照片证明不了什么。”

刘钊道:“金敏儿之前代表蓝星在滨海保税区考察,因为国内有事,她突然就回去了。她有私人飞机,如果多带一个人回去很容易啊!”

张扬道:“刘书记,说一千道一万您还是怀疑我,我就纳闷了,平海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们往我身上想也就罢了,可现在汉城发生了事情,你们也联系到我身上,我这么大能耐啊?赶明儿各位大人们是不是要把海湾战争、苏联解体也算我头上?我倒是想,可我忙不过来啊!”

刘钊望着这小子,表情显得有些将信将疑,如果不是接到了这张传真照片,他也不会相信张扬跑到了汉城,拐跑了南韩保安司令的闺女,这事儿于理不合啊,毕竟一个干部出国,出入境会留下记录的,可张扬这小子从来都是个滑头的主儿,这照片上分明就是他,刘钊道:“南韩方面不会这么算了的,他们会通过外交途径追究这件事。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外交部方面可能会派人对你进行调查。”

张扬笑道:“公安部来了我都不怕,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南韩保安司令怎么了?牛逼什么?来到咱们中国,顶天也就是个省军分区司令员。”

“怎么说话呢?张扬,你最近的事情还少啊?自己注意点儿!”

张扬道:“得,我明白了,刘书记,这照片我留着。”

刘钊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他上了汽车。

张扬拿着照片左看右看,这张照片虽然是传真过来的,不过非常清楚,但凡有眼睛的,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是他。看来金承焕不会善罢甘休,已经急不可待地扣了一顶拐走金敏儿的帽子给他。张大官人心中暗乐,老子不但拐了,我还把你闺女那啥了,我们是两情相悦,水到渠成,水rǔ交融,**,你这个老乌龟再恨我,也只能望洋兴叹,鞭长莫及。

北港市委书记项诚出来看到刘钊已经上车离去,他本来是想送送刘钊的,可是因为考虑到刘钊和张扬单独有话要谈,所以故意放慢了脚步,没成想这一慢就没能送领导上车。

项诚刚才在会议上帮助张扬解围,还是博得了张扬的不少好感,张扬道:“项书记,谢谢啊!”

项诚道:“没什么好谢的,以后出去做什么事情还是先打声招呼,省得上头查下来麻烦。”

张扬笑了笑,项诚最近很喜欢卖给自己人情。张扬道:“知道了,以后我不会让项书记难做的。”

项诚道:“你去京城见乔老了?”

张扬故意向周围看了看,项诚意会到他害怕别人听到,微笑道:“去我办公室聊聊。”

张大官人欣然应邀。

来到项诚的办公室内,项诚让秘书沏了壶碧螺,向张扬笑道:“奇伟同志送给我的,一起尝尝。”

张大官人一语双关道:“龚副书记的茶我可不敢喝。”

项诚笑道:“真是搞不懂你们,工作上的事情千万不要影响到彼此的友情,我一直都对大家强调,公是公,私是私,千万要分得清清楚楚。”

张扬道:“我可能永远也到不了那样的境界,刚才的情况您也看到了,龚副书记补刀的手法还是相当高明的。”

项诚道:“说起这件事的确是你不对在先啊,就算你离开北港,也应该开通有效通讯工具,真遇到什么重要事情,我也方便通知你啊!”

张扬道:“这次走得匆忙,手机忘带了。”

项诚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说辞,不过他也没有要追究张扬责任的意思,叹了口气道:“最近可谓是多事之秋,不顺心的事情总是接踵而来,小张啊,还是低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