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逃婚】(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43
字体大小 + - 关灯

金敏儿摇了摇头道:“就算将整座大楼炸掉,他们也不会发现地下的秘密,这里的秘密只有大伯和我知道。”

张扬道:“那我就放心了!”

不知为何金敏儿俏脸红得越发厉害:“你放心什么?”

张扬道:“放心没有人打扰到我们!”他睁开双目,牵住金敏儿的纤手,用力一带,金敏儿嘤!地一声,被他拉入怀中。张大官人清晰地感觉到金敏儿因为呼吸而起伏剧烈的胸膛,他让金敏儿坐在自己的双腿之上,大手探入她的怀中,终于成功攀上她诱人的双峰。

金敏儿轻咬樱唇,呼吸变得越发急促了:“你……欺负我……”

张大官人将她横抱而起,低声道:“其实我忍了很久了!”

金敏儿羞得将俏脸埋在他的胸前:“从你在东江救过我之后,我就知道……这辈子都要和你栓在一起。”

洪政宰安然返回,这让洪总统和金承焕都松了口气,对于这次的事件,他们并没有对外进行过多的宣扬,毕竟其中的内情难以对外人启齿。金承焕出动了不少的力量寻找女儿和张扬的下落,找到了那架直升机,也知道他们最终出现的地方是蓝星研发中心,可是将整个研发中心搜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他们的下落。

南韩军警搜查最为严密的三天,张扬和金敏儿一直都在蓝星的这座地下避难所中,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自然是**一点就着,张大官人血气方刚,金敏儿一颗芳心早已系在他的身上,加上初尝男女欢爱的滋味。在张大官人的百般温柔功夫下也是欲罢不能。这三天的时光里,两人几乎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抵死缠绵。

金敏儿初经人事哪受得了张扬这个情场老手的伐挞,到最后已经是有心无力。连番讨饶了。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三天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虽然这座地下避难所储存了足够他们两人使用二十年的食物。但是张大官人不可能呆在这地下二十年,他还有太多的牵挂。

金敏儿偎依在张扬的怀中,他们一起看着电视新闻,从播出的新闻上看,汉城已经恢复了昔日的平静,父亲和洪总统之间的合作也似乎非常的默契,一切并没有因为他们的事情而改变,这让金敏儿的内心安稳了下来,虽然她对父亲的做法感到不满。但是她仍然希望父亲的地位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

张扬搂着金敏儿的香肩,在她吹弹得破的俏脸上轻吻了一记,微笑道:“放心了。你爸爸没事!”

金敏儿道:“看来他和洪总统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

张扬道:“怎么会!促成他们合作的是共同的政治利益。他们两人都是看重权力的人,目前的状况下。想要稳固自身的地位和统治,他们就必须要合作,这一点根本不会受到其他事情的影响,所以我从一开始就认为你爸爸想利用你和洪政宰的婚事,进一步拉近和洪总统关系的想法是错误的,政治上真正稳固的关系绝不是建立在婚姻的基础上,而是利益!”

金敏儿靠在张扬的肩头上,轻声叹了口气道:“我爸爸在军界这么多年,看问题还不如你透彻。”

张扬笑道:“不是他看不透,可能是之前的叛乱让他成为惊弓之鸟,所以想和洪总统合作的心情太迫切了一些。”

金敏儿道:“张扬,我以后,还有机会见到父亲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一定有机会,不过需要时间,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政治的野心会逐渐退化,也许不久之后他就会感觉到亲情的可贵,他就会想起你。”

金敏儿撅起樱唇道:“我没那么容易原谅他,他做了这么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才不要见到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中却明白,自己对父亲是无论如何也恨不起来的。她挽住张扬的手臂:“我就在这里呆上十年,二十年,让他见不到我,张扬,你会不会陪着我?”

张大官人张大了嘴巴:“十年,二十年……”

金敏儿气得在他肩头捶了一拳道:“就知道你不愿意。”

张大官人笑道:“倒不是不愿意,十年二十年,咱们两人在这下面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做那种事情吗?到时候,恐怕孩子都要生出一个连了。”

金敏儿俏脸羞得通红:“谁要给你生孩子,我才不要十年二十年就做……”她觉得难为情,再也说不下去,一双粉拳在张扬的胸膛上连续捶打。

张大官人笑着将她拥入怀中,亲吻她的柔唇,吻到她软化方才放开了她,轻声道:“别说十年二十年,就算跟你一辈子就做这种事,我也不腻!”

金敏儿啐道:“口是心非,我才不相信你!”她搂住张扬的脖子道:“以你的脾气,让你在这里呆上一辈子,恐怕你早就疯掉了。”

张大官人嘿嘿一笑,他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当然不可能心甘情愿的呆在地底一辈子,更何况在外面还有太多的牵挂。

金敏儿道:“大伯虽然走了,可是蓝星还在,他说过,如果有一天他出了事情,就让我承担起蓝星的管理责任。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躲开我爸爸他们的追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来拿我大伯生前立下的遗嘱。”

张扬道:“找到了?”

金敏儿点了点头:“我打算离开后,先去拜访蓝星的几个主要股东,将蓝星的内部先稳定下来。”

张扬道:“你不怕你爸再找到你,把你押回国内成亲?”

金敏儿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了,而且只要离开这里,他就控制不了我。”

张扬建议道:“不如和我一起返回中国。”

金敏儿道:“我可不想给你找麻烦,他现在肯定盯上你了。”

张扬也冷静分析过现在的处境,金承焕百分百认出了自己,但是金承焕也没什么证据指认那个带走他女儿,劫持洪政宰的人就是自己。如果金敏儿跟他回去,金承焕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内找上门来。

金敏儿道:“我有办法解决这件事。”

张扬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现在!”

离开地下避难所并非是经过原路返回,而是通过一艘潜艇,金敏儿带着张扬来到可以容纳五人乘坐的小型潜艇内,这种潜艇虽然很小,但是性能卓越,可以突破水下监听网,拥有六个可控制的伸缩方式的方位推进器,能够在任何的环境下进行海底着陆,水下最长潜伏期可以达到一个月。

拥有了这艘具有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小型潜艇,他们可以轻松绕过层层水下监听网,离开南韩返回中国。

张大官人在滨海的出现简直可以用神出鬼没来形容,谁也不知道这厮是如何到达的,根本没有任何的征兆,这厮一大早就出现在了福隆港。和他一起的还有金敏儿,两人沿着港口的道路缓缓而行,不时四目相对,唇角露出会心的笑意。

张大官人几乎可以用梦幻来形容这次的海底旅程,现代科技的发展已经让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成为现实,当然这一切也要以蓝星雄厚的财力作为支撑。

张扬来到港口的公话亭,给周山虎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接自己。

周山虎十分钟后就来到了福隆港,看到张扬和金敏儿,他有些诧异地眨了眨眼睛:“张书记,您……您什么时候从南韩回来的?”

张扬笑道:“昨天晚上!”

“那咋一大早就到这里来了?”

张大官人笑道:“你管得还真是宽,蓝星准备在滨海投资,我陪金小姐来保税区到处转转,还有什么问题吗?”

周山虎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了!没了!”

张扬道:“送金小姐去北港机场!”

金敏儿即刻就要离开,虽然她很想在张扬身边多留一些时间,可是蓝星的事情不能耽搁,自从伯父遇害之后,蓝星已经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之中。她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蓝星稳定下来,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伯父含笑九泉。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父亲肯定知道是张扬帮助自己逃走,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他就会找到这里,金敏儿不想给张扬带来太多的麻烦。

人世间总是有太多的别离,金敏儿坚持不让张扬送自己去机场,她不想面对分离的场面。张扬将金敏儿交给了周山虎护送,自己则来到福隆港外的小街,清晨的小街充满了亲切的味道,小贩的叫卖声,海鲜的闲腥,街坊谈天说地,孩童们的欢声笑语,经历汉城的生死搏杀之后,张大官人格外渴望这样的氛围和生活,他来到一家熟悉的早点铺,要了两笼蒸饺,一碗热粥,张望着繁忙的街景,品味着朴实的早餐,过去的生活在这一刻突然就回归了。

此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张扬的视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