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逃婚】(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38
字体大小 + - 关灯

洪政宰已经伸出手去,金敏儿这会儿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冷若冰霜的表情了,不过她显然没有准备和洪政宰跳开场舞的意思,如果按照原有的桥段,洪政宰和金敏儿跳完这支开场舞,然后会有人送上鲜花和戒指,洪政宰送花给她戴上戒指,婚事就算是确定了,之前金承焕也向女儿交代过了,可金敏儿却没有按照他们的计划行事,她轻声道:“第一支舞,我想陪父亲跳。”说话的时候她带着微笑,声音也非常的温柔非常的有礼貌。

洪政宰几乎不能相信这就是刚才的金敏儿了,不过她的这个要求也算不上过份,洪政宰笑着点了点头。

金敏儿走向父亲。

金承焕笑着向洪总统道:“我这个女儿看来还是舍不得我。”

洪总统笑道:“这第一支舞还是交给你们父女两人吧。”

金承焕带着女儿走下舞池,金敏儿扶住父亲的肩膀,望着父亲的面庞,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

金承焕知道女儿在想什么,带着她随着音乐起舞,来到舞池的中心,低声道:“女儿,爸只有你这一个女儿,在我心中没有人比你更加重要,相信我,我永远也不会害你。”

金敏儿小声道:“他没事吧?”

金承焕抿了抿嘴唇,现在的张扬恐怕已经成为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他低声道:“已经安排人送他回国了,敏儿,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忘了他!”

“不会忘!永远都不会忘!”金敏儿盯住父亲的眼睛。

金承焕望着女儿伤痛欲绝的目光,内心中忽然感到一阵颤抖。

金敏儿道:“如果我妈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她不会让你这样对待我,如果大伯仍然活着,他也不会让你这样对我……”

金承焕轻声道:“梦想和现实不同,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

“那是属于你的幸福。不是我的!”

一曲结束,金敏儿想要离开,却被父亲抓住她的手腕,带着她走向洪政宰。

金承焕笑得很开心,可是金敏儿却知道父亲的笑容中充满了虚伪。

洪政宰主动迎了过去,也是一脸的笑:“金叔叔!”

金承焕道:“政宰,从今天起,我将敏儿交给你照顾了。你要疼爱她,千万不要欺负她。”

洪政宰笑道:“金叔叔放心,我会做好的!”

金敏儿却道:“对不起,我失陪一下!”

洪政宰有些错愕道:“你去哪里?”

“洗手间!”金敏儿举步向洗手间走去。

金敏儿在这时候离去,是因为她得到了来自于张扬的暗示,金承焕对女儿显然并不是那么的放心。他端起一杯酒,目光向一名女侍者望去,那女侍者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金敏儿沿着通道向洗手间走去,她走得不紧不慢,张扬用传音入密对她道:“有人在跟踪你,你进入洗手间后,利用我交给你的方法打晕她,将房门反锁,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最北方的隔断。沿着马桶爬入通风管道,从那里一直向西,爬到尽头向左拐,我会在通风口内和你会和。”

张大官人之前就已经从权正泰那里得来了总统府的详细建筑图,这为他此次的逃离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金敏儿按照张扬的吩咐走入洗手间内,她进去没多久,那名女侍者就跟随她走了进来,金敏儿迅速冲了出去,一掌击在她的颈后。张扬教给她的几手防身术非常有用。那名女侍者一声不吭地倒在地面上。

金敏儿将房门反锁,快步进入最北方的割断。脱下高跟鞋,踩在马桶的水箱上,推开了上方的天花板,找到了张扬所说的通风口,她攀爬了上去,沿着黑洞洞的通风口向前方爬行。

可是金敏儿刚刚爬上去,那名被她击晕的女侍者就已经醒来,她捂着脖子,摇晃了一下晕乎乎的头颅,正看到金敏儿进入通风口的一双脚。

女侍者赶紧拿出了电话,向金承焕报告了这件事。

金承焕正笑着和洪总统说话,听到手机铃声,说了声失陪,走到一旁接通电话,当他听到手下人的汇报之后,脸色不由得一变,低声道:“马上将她给我追回来!”

女侍者冲到隔间前,一脚将从里面反锁的门踹开,她也踩着马桶攀爬上去,她的头刚刚露出,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脚,金敏儿在那里等着她呢,这一脚用尽了全力,将那女侍者蹬得惨叫一声,身体重重摔落了下去。

金敏儿知道行藏已经暴露,她迅速向前方爬行而去。

金敏儿在通风管道的入口处对付那名女侍者的时候,张扬已经从另外一边进入了通风管道,外面传来急促的犬吠之声。显然总统府内开始加强戒严。

张扬听到通风管道内传来的响声,敏锐的听觉判断出金敏儿爬行的方向,他赶紧迎了过去。

金承焕来到洪总统的面前,脸色显得极不自然,洪总统低声道:“发生了什么事?”

金承焕道:“总统先生,小女……小女遇到了一些麻烦……”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金承焕道:“我怀疑,她可能被人绑架了!”

前来的宾客已经从突然增强的保安力量中意识到肯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洪总统示意舞会继续举行,他将儿子叫到一边,低声道:“政宰,金敏儿失踪了!”

“什么?”洪政宰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洪总统不紧不慢地搂住儿子的肩头,压低声音道:“尽量不要惊动来宾,找到她,看看他们究竟在搞什么?”洪总统并不相信金承焕刚才的那番话,因为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今天舞会的安防非常的严密,劫匪没那么容易混进来,刚才金敏儿的表情他也看得很清楚,她似乎对订婚的事情并不开心,无法排除她在关键时刻逃婚的可能,金承焕之所以说她被人绑架,只不过是找台阶罢了。

舒英恒端着红酒来到洪总统面前,微笑道:“洪总统,恭喜你和金将军两家联姻,可以预见贵国会走上稳定发展的道路。”

洪总统笑了笑,端起酒杯和舒英恒碰了碰,喝了口红酒道:“多谢大使吉言!”

金敏儿终于听到了张扬的声音,她激动地热泪盈眶,张扬低声道:“敏儿,不要怕,跟在我身后,我带你逃出去。”

金敏儿含泪道:“不怕,有你在我身边,就算刀山火海,我都不会害怕!”

因为金敏儿的逃离过早的被发现,张扬不得不改变了本来的计划,他让金敏儿跟在他的身后,两人没有按照原有的轨迹逃离,而是直接沿着倾斜的通风管道爬到了地下室,张扬一脚就将通风口的排气扇给踢开,露出一个黑色的孔洞,他先跳了下去,然后又将金敏儿接了下来。金敏儿的脚踏在实地之上,马上就扑入张扬的怀中,张扬紧拥着她的娇躯,内心中不禁有些害怕,如果这当口儿情蛊发作,恐怕两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还好金敏儿的柔情并没有引发他体内的蛊毒,看来自己还只是一个初期患者。

虽然思念刻骨,两人却无暇倾诉衷肠。张扬看了看四周,这是一间储藏室,里面堆满了铁皮柜。拖着金敏儿的手腕向门前走去,还没有走到门前,就听到嘈杂的脚步声,已经有人搜查到了这里。

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

金敏儿急中生智,附在张扬的耳边道:“绑架我,你威胁要杀死我,用我当人质!”

现在这种情况,也的确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没等他们多做考虑呢,房门已经被从外面撞开,几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安保人员已经举枪冲了进来。

张大官人利用自己从酒会现场找到的餐刀抵住了金敏儿的咽喉,用英语吼叫道:“让开!不然我就杀了她!”说完之后却又以传音入密道:“敏儿,我才舍不得呢!”

虽然群敌环伺,金敏儿却忍不住想笑出声来,也只有张扬才会带给她如此的快乐。

几名安保人员不清楚现状,一个个面面相觑。

张大官人一不做二不休,威胁道:“全都放下手枪!”

那些安保人员正准备将手枪放下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阴冷的声音道:“不要听他的!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胆子敢动我的女儿!”

张大官人听不懂韩语,但是从声音已经知道是金承焕到了。

金承焕虎视眈眈地盯住张扬,虽然张扬经过乔装打扮,可是金承焕仍然从他的举止神态中判断出他的真实身份,金承焕却不能当众点破,他也没有任何的必要去点破,掏出手枪瞄准了张扬的脑袋,他相信张扬不可能伤害自己的女儿。

金敏儿惊声道:“不要!”她对张扬的关心发自肺腑。

关心则乱,这下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看出,金敏儿应该不是被人绑架。

金承焕望着女儿,从女儿的目光中他读到了熟悉的倔强,这份倔强源自于他的遗传。

此时洪政宰也带人赶了过来,他搞不清楚状况,紧张道:“不要伤害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