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死而后生】(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36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和尹素愿来到舞会的入口处,尹素愿将请柬递给卫兵,两人分别通过了安检,又一起走入舞会现场,一进入舞会大厅,张大官人就迅速和尹素愿分开,轻声道:“失陪。”张大官人是担心自己被别人认出,他看到远处洪总统正站在一群人的中心,宛如众星捧月般接收着众人的恭贺。

张扬低下头,匆匆走向洗手间。

张大官人的身影消失之后,尹素愿宛如如梦初醒般舒了口气,她眨了眨眼睛,自己怎么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舞会现场?刚才发生了什么?无论她如何努力,却始终都想不起来,她轻声叹了口气道:“如果真的可以忘记,那该有多好!”

张大官人在洗手间看了看镜中的自己,他对权正泰的化妆技巧基本表示满意,至少可以骗过多数人的眼睛。

张扬来到外面,随手端起一杯香槟,一边抿酒,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洪总统仍然处于众人包围的中心,他似乎要准备什么事情,向众人笑着表示要离开一下,众人散开一条通道,他转身离开。

张大官人不敢多想金敏儿的名字,生怕情蛊再度发作,不过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他就算被柳丹晨种下情蛊,也只是初期阶段,更何况刚刚发作过一次,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发作第二次。

洪总统离去之后不久,众人的目光一起望向楼梯上方,他的独生子洪政宰走了下来。

张扬打量着洪政宰,发现这小子也的确长得英俊潇洒,至少在五官上和自己相比不落下风。众人争相过去攀谈,洪政宰显得颇为和蔼,和每人都很客气的打招呼。他笑得也很迷人。给人的感觉知书达理,很容易接近。

张大官人无意中看到尹素愿站在远处的角落里,自从洪政宰出现后。她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他。张大官人凭直觉判断出尹素愿和洪政宰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简单,难不成两人是老相好?

洪政宰终于留意到了远方的尹素愿,他愣了一下。脸上掠过一丝难言的忧伤,却迅速转向他人,继续微笑着和别人打招呼。

张大官人看到尹素愿的双眸中荡漾着两点晶莹,分明是伤心的泪光。张大官人又拿了一杯香槟走了过去,来到尹素愿的身边,将香槟递到她的面前。

尹素愿愣了一下,接过张扬递来的香槟,勉强露出一丝笑容,用韩语道:“谢谢!”

张大官人笑着用英文回应道:“对不起。我不懂韩语!”

尹素愿淡淡笑了笑:“先生不是南韩人?”

张扬抿了口香槟道:“香港人,在这里做生意。”

尹素愿点了点头,感觉眼前的男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她轻声道:“我们之前见过面吗?”

张扬道:“小姐之前去过香港吗?”

尹素愿摇了摇头。

“去过美国?”

尹素愿陷入沉思之中。

洪总统再次出现在大厅内,他向门前迎去。却是中国新任大使到了,张大官人举目望去,没想到这位新任大使竟然是他的老熟人,过去驻纽约领事馆总领事舒英恒,说起来舒英恒还是顾允知的老朋友。当初张扬前往美国为顾佳彤报仇的时候,还得到过他的帮助。

舒英恒微笑和洪总统握手,两人寒暄着什么,舒英恒任职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和南韩的高层已经非常熟悉,由此能够看出他卓越的外交能力。

张大官人并没有马上走过去打招呼,他看了看身边的尹素愿,发现她的目光又落在了远方的洪政宰身上,心中已经推断出,尹素愿和洪政宰之间必有情愫,金承焕和总统想要通过联姻的方式加深彼此的联盟,可是他们的做法却并非儿女所愿。

此时门前又传来一阵骚动,却是金敏儿到了,她手挽着父亲的臂膀,金承焕军服笔挺,胸前的军衔和勋章彰显出他在军界卓尔不群的地位。金敏儿身穿红色晚礼服,乌木般的秀发在头顶挽了一个荷花般的发髻,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如同九天仙子下凡,美得让人心醉,仿佛不属于这个尘间。

在场的每一个男士都感觉到呼吸为之一窒息,不由得羡慕起洪政宰,这小子几世修来的福分,居然可以娶到这么美丽的女人。

洪政宰也是目光一亮,但是随即他又有些不安地望向远方,寻找尹素愿的身影,看到尹素愿独自端着酒杯在角落中默默感伤的情景,洪政宰的目光顿时黯淡下去。

金敏儿的气质高贵典雅,如果说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她的神情过于冷漠,仿佛并没有融入这个喜气洋洋的环境之中。

金承焕带着女儿来到总统面前,微笑着向她介绍道:“你洪伯伯,不用我介绍了吧!”

金敏儿叫了声洪伯伯,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容,金承焕呵呵笑道:“敏儿今晚非常的紧张。”

洪总统将儿子叫到身边,笑道:“这是我的儿子政宰,你们小时候应该见过面,不过他这些年都在美国游学,刚刚回来不久。”

洪政宰微笑向金敏儿道:“你好!”

金敏儿很机械地回应道:“你好!”

洪总统哈哈笑道:“你们年轻人很快就会熟悉了,承焕,想不到你带兵打仗厉害,养女儿也是那么的厉害,居然生养出这么出色的女儿。”

金承焕笑道:“政宰也是一表人才啊!”他向洪政宰道:“政宰,我将敏儿交给你照顾了!”

洪总统微笑道:“让他们年轻人去聊,我们招呼其他客人。”

金承焕走向舒英恒去和他打招呼。

舒英恒笑道:“金将军的女儿真是美丽啊!”

金承焕哈哈大笑,客气道:“哪里哪里!”

洪政宰向侍者要过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金敏儿,金敏儿却没有去接,淡然道:“我从不喝酒。”

洪政宰笑了笑,他的笑容多少显得有些尴尬。他是个聪明人,能够感觉到金敏儿的情绪并不好。洪政宰又向侍者要了杯果汁,金敏儿的目光虚无而飘渺,她虽然人在舞会现场,脑海中却只有张扬的影子,父亲利用联姻的方式来达到巩固自身权力的目的,再过一会儿,他和总统就要当众宣布自己和洪政宰订婚的消息,金敏儿摇了摇头,她对洪政宰没有任何的感情,这个世界上除了张扬,没有任何人可以打动她的内心,可是父亲却用张扬的生命安全作为要挟,这样的行为让她心冷透顶,可是她却不能不屈服在这样的压力之下。为了张扬她可以献出自己的一切,哪怕是生命。想到这里,金敏儿又有些想要落泪了,可是她不能哭,越是在人前,越是要表现出自己的坚强。

洪政宰再次向她递过果汁,金敏儿接过果汁喝了一口,洪政宰低声道:“你不开心?”

金敏儿没说话。

洪政宰道:“你不想和我订婚?”

金敏儿仍然没有说话。

洪政宰道:“你虽然不愿和我说话,但是我知道,你来这里是被迫的,人活在世上总得要为家人做一些事,敏儿,我会尊重你。”

金敏儿道:“我感觉自己很可怜,只是别人用来达到政治目的的道具。”她看了洪政宰一眼:“你愿意娶一个根本不爱你的女人吗?你以为这样的婚姻会有幸福吗?”

洪政宰回答金敏儿的问题之间,目光再次向远方望去,人群中已经找不到尹素愿的影子,他低声道:“我会把家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金敏儿的唇角泛起嘲讽的冷笑。

此时现场忽然静了下去,没多久响起一阵掌声,洪总统和金承焕两人并肩走向人们瞩目的中央,两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来到演讲台前,两人相互谦让了一番,然后洪总统方才带着笑意走向了麦克风,他微笑向众人道:“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欢迎各位来参加敝府举办的这场舞会,在舞会正式开始之前,我和金承焕将军有一件好消息向大家宣布。”他看了看金承焕。

金承焕笑着伸出手去,示意让洪总统来亲自宣布这件事。

金敏儿用力咬着嘴唇,脸色苍白如雪,她感觉自己随时都要崩溃,就在金敏儿即将无法支撑下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沉稳的声音道:“敏儿,不用怕,我来了!”

张扬!金敏儿瞪圆的美眸中泪光晶莹,她在现场内搜索着张扬的位置。

张扬道:“不要声张,不要被他们看出异常!我自有办法带你逃走。”

洪总统大声宣布道:“我正式宣布,我儿子洪政宰和金将军的女儿金敏儿,决定在今晚正式订婚!”

这一消息在众人来说算不上震撼,毕竟在此之前很多人都已经听到了风声,洪总统和金承焕处于政治需要,已经走向合作,如今儿女建立姻亲关系,只是让他们的合作关系更加稳固罢了。

现场音乐声响起,所有人都望着洪政宰和金敏儿这对年轻人,在外人看来,他们的确算得上郎才女貌的一对,所有人也都认为今天的第一支开场舞理应由他们两人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