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死而后生】(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30
字体大小 + - 关灯

金承焕怒道:“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那个贱人!”

金敏儿道:“权力在你心中真的那么重要?甚至比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还要重要?”

金承焕道:“你还小,你根本不懂得何谓幸福!”

金敏儿用力摇了摇头道:“我懂!”

金承焕道:“这世上没有比家门的荣誉更加重要,想让张扬活下去,你就只有一个选择。”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去。

金敏儿望着父亲的背影,心中从未感到和他如此陌生,她回到梳妆台前,望着镜中憔悴的自己,轻轻点了点头,目光在瞬间变得坚决起来。

密室之中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时间,张大官人恢复了少许体力,可以自如走动的时候,他左侧的墙壁露出一个小洞,里面隐藏的升降装置将食物送到了他的面前。

张扬走过去看了看,食物很丰盛,居然还附送了一瓶红酒,他的确有些饿了,端过饭菜大快朵颐,吃了个酒足饭饱,将空碗放回升降装置上,升降装置缓缓下降,然后洞口重新闭合。

张大官人身体稍稍恢复,就开始琢磨如何离开,虽然并不了解金承焕的为人,不过如果他想拆散自己和金敏儿,利用金敏儿达到自身的政治目的,恐怕很有可能对自己下黑手,把自己关在这地牢中一生一世也有可能,又或者断了自己的食物和水源,将自己活活饿死。

张大官人心中暗叹,老子虽然是滨海市委书记,可是真要是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国内只怕没几个人会在乎,一个处级干部而已,失踪就失踪呗。搞不好还会有人给自己扣上潜逃的帽子。如果我要是被困在这里。我的那些红颜知己该如何是好?一张张诱人的俏脸在脑海中闪过,张大官人心知不妙,果然这心口疼痛又犯了起来。不过已经不像刚开始时那般难以忍受。这蛊毒的发作也是间歇xìng的,估计最痛苦的阶段已经渡过。

张大官人在房间内四处张望,终于在右前方的墙角看到一个小小的针孔摄像头。想必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控之下。这间囚室四壁都是用合金打造而成,就算他的内力处于巅峰状态,也难以冲破这铜墙铁壁。

硬来不行,只能智取,张大官人最擅长的就是装死,很多时候装死能够收到奇效,中国不是有句话叫做置死地而后生嘛。既然对方在监控着自己,只要自己有了状况,他们肯定会及时发现。如果他们敢进入这间囚室,那么自己就有了脱困之机。

张大官人说干就干,捂着肚子躺倒在地上。足足躺了十分钟不见动静。正在他等得焦躁之时,忽然从墙壁四周喷出白雾。张扬顿时意识到这可能是某种麻醉气体,对方对自己的戒心还是很重的。

张扬自从修炼大乘诀之后,呼吸吐纳的方式和普通人已经有了很大不同,而且他现在是利用龟息**造成假死的状态,对方的麻醉气体不可能对他造成伤害。

又过了三分钟之后,方才听到合金大门滑动的声音,四名头戴防毒面具的人走了进来,有三人拿着武器,其中一人手中带着一个急救箱,他来到张扬面前蹲下,初步检查了一下,抬起头向那三人摇了摇头,显然认定张扬已经死亡了。

不多时又有人进来,带来了裹尸袋,将张扬抬入了裹尸袋中,然后放上担架,两人抬着张扬的尸体从囚室中走了出去。

张大官人躺在裹尸袋内,一面运气调息,迅速恢复着自身的体能,一边仔细倾听外面的动静,这群人走过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之间应该有三道铁门,进入升降梯之后,张扬被带到了地面之上。

他能够感觉到外面正下着雨,密集的雨点落在裹尸袋上,走了五分钟左右,担架被放在地上,有人又拉开了裹尸袋,雨水落在张扬苍白的面孔上,一双冰冷的手摸了摸张扬的颈动脉,然后又掰开他的眼皮,利用手灯照shè了一下张扬业已散大的瞳孔,显然是要再次确认张扬的死亡,骗过这帮人对张大官人来说毫无难度可言。

检查者叹了一口气,他收起手电筒,走到避雨的回廊下,掏出手机向金承焕报告这件意外。

金承焕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感到太多的震惊,毕竟张扬发病时候的情况他亲眼看到,而且医生对张扬的病情也束手无策,检验结果也没有发现太多的异常,那医生早已给张扬下了病危通知,金承焕想了想道:“找个地方把他给埋了,这件事一定要严守秘密。”

金承焕挂上电话,看到身穿红sè晚礼服的女儿宛如人间仙子般从楼梯上缓缓走了下来,他微笑着迎了上去,张开双臂,试图给女儿一个温暖的拥抱,可是金敏儿的反应相当的冷淡,在距离父亲一米处站定,冷冷望着他道:“你要信守自己的承诺。”

金承焕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金敏儿咬了咬樱唇道:“我可不可以再见张扬一面?”

金承焕道:“可以,但不是现在,今晚的舞会上,总统会公开宣布你和政宰订婚,等这件事过后,我会安排你见他一面。”

金敏儿有种要哭的冲动,眼前的父亲如此熟悉又是如此陌生,他竟然拿自己当成交换政治利益的筹码,金敏儿仰起头,因为她害怕自己的眼泪会忍不住流下来。她低声道:“记住你对我的承诺,你要确保张扬平安无事。”

金承焕道:“我正在这样做,他的病不算严重,我派了最好的医生为他治疗。”

金敏儿望着父亲,眼泪终究还是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金承焕伸出手想为她抹去泪水,却被金敏儿躲过,她轻声道:“我去补妆!”

张大官人被人扔到了车上,这些士兵对于一具尸体显然没有了尊重,汽车驶向汉城市郊,张扬本以为这帮人会找一个地方将自己悄悄埋了。

可到了地方之后,方才知道已经有一辆混凝土搅拌车在那里等着自己,这帮人是要把自己浇筑在某处工地的地基下。

两名南韩士兵抬着裹尸袋直接将张扬扔入了预先选好的坑洞内,然后混凝土搅拌车将混凝土灌入坑洞之中。张大官人并没有马上反抗,因为他担心并不想马上被别人发现自己假死的秘密,混凝土不会马上凝固,只要这帮人在混凝土初凝时间前离开,自己就能轻松逃脱这座水泥坟墓。

张大官人根据地面传来的震动察觉到车辆逐一离开,又过了五分钟左右,他方才潜运内力,震开覆盖在身上的混凝土层,从深坑中爬了出来。

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废弃的工厂,里面横七竖八的摆放着一些废旧机床,负责送他过来掩埋的士兵已经远去,张扬推开窗口跳了出去,外面的雨很大,天sè昏暗,应该是黄昏时分,张扬跳入门外的水池,将身上的污泥洗净,离开水池。站在高处,在大雨中辩明灯火的方向,正北方应该是汉城。

步行近半个小时,方才来到大路之上,张扬找到最近的公话亭,走入其中,张扬拨通了权正泰的号码,在南韩他认识的人本来就不多,联系权正泰也是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现在的权正泰虽然敌友难分,但是他的xìng命还被自己攥在手里,当初为了换取自己的信任,权正泰曾经服下了七rì断命丸,算起来距离病发已经没几天了,如果自己死了,他也别想活在这个世界上。

权正泰接到张扬的这个电话显得非常的错愕,同时他又感到惊喜,顺利营救金承焕之后,他就准备找到张扬,向他索取解药,可没想到张扬会突发急病,权正泰身上的那条黑线已经蔓延到了左臂的肩胛处,算起来自己距离毒发也就剩下三天了,权正泰自然是心如火焚,这世上每人不怕死,他也不例外,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去探望一下张扬的病情,可巧张扬在这个节骨眼上来电话了。

权正泰接到张扬的电话马上就觉察出事情有点不对,根据将军府那边传来的消息,张扬突发急病,可张扬却好端端的打来了电话,权正泰不是寻常人物,多年的KBR生涯让他拥有冷静的头脑和超人一等的分析能力,他意识到张扬和金家可能出了一些问题。

张扬也没和权正泰多说话,只是让权正泰马上过来接自己,并叮嘱权正泰,这件事一定要保守秘密,决不可让外人知道他的下落。

权正泰虽然心中充满疑惑,但是他也不敢多问,毕竟自己的这条xìng命就被张扬捏在掌心,如果他遇到了什么事情,自己也保不住xìng命。

张扬虽然说不清自己所在的方位,可是权正泰根据他的电话号码不难查出他所在的地点,二十分钟后已经出现在公话亭附近。

第三更送上,章鱼能说声月票好惨不?大家还有月票吗?这个月的前十咱们还有希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