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血路】(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23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大官人大声道:“要走一起走!”他踢开车门,然后将金敏儿从里面抱了出来。此时他清晰地看到武装直升机发射出一枚火箭,火箭拖着长长的白烟,几乎在一瞬间就已经迫近了奔驰车。

张扬怒吼一声,心中却明白,自己此时再跳恐怕已经晚了,轻功再牛逼终究还是牛不过火箭。张大官人搂住金敏儿将她压倒在地面上,运气全身的内力,打算以血肉之躯硬抗这次爆炸,虽然知道自己躲过此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生死关头,一颗导弹高速奔袭而至,抢在武装直升机射出的导弹命中目标之前率先射中了它,两颗导弹在空中相撞,半空中一颗硕大的火球炸开,周围空气的温度瞬间被提升,张扬拥住金敏儿,他的双目下意识的闭上了。

两架F15战斗机并排高速驶来,同时发动了第二波的攻击,一颗导弹击中了武装直升机,另外一颗导弹击中了张扬和金敏儿后方三百米左右的高架桥,桥梁中断,随之被炸飞的还有六辆军用吉普车,三辆不及刹车的军车鱼贯从高架桥的断裂处冲了下去。

武装直升机被导弹击中,在空中爆炸,支离破碎的金属碎片散落的到处都是。

张大官人睁开双目,心说我不会看错吧?他用力眨了眨眼睛,确信自己看到的不是幻像,金敏儿拉了他的手臂一下,提醒他重新回到奔驰车内,战斗机的及时出现不但救了他们两个,还救了车内的崔贤珠。

金敏儿驾驶着奔驰车从前方的匝道逆向驶出,一路之上再也没有遇到敌人的阻拦,两架战斗机在空中盘旋了一周,向远方驶去。

确信无人追随,金敏儿将汽车驶入附近一家超市的地下停车场内,张扬抓起崔贤珠,将她塞入后尾箱内。

金敏儿挽着他的手臂,两人如同寻常情侣一样走入超市内。在超市的入口处,金敏儿找到了公话,按照预先联络的方式,联系上了权正泰。

权正泰的声音掩饰不住兴奋,他大声道:“你们没事吧?”

金敏儿道:“没事,有没有找到我爸?”

权正泰道:“找到了,现在金将军已经被解救出来了,军方已经接到了他的命令。正在行动中。很快就会有消息向公众发布,你们留意电视新闻。”

金敏儿乍听到这个消息还并不相信。

权正泰道:“你稍等,我让人接通金将军的电话。”

短暂的等候之后。金敏儿听到听筒中传来父亲的声音:“敏儿!”

金敏儿愣了一下,旋即喜极而泣。

金承焕关切道:“敏儿,你有没有事?我已经自由了。你在哪里?我这就让人去接你。”

金敏儿啜泣道:“爸,我没事,我很好,张扬一直都在我身边保护我。”

金承焕激动道:“没事就好,我现在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们注意安全,等着看新闻,局势稳定之后,会有新闻向公众播出。到时候你再和我联络。”

金敏儿挂上电话,抬起头,看到张扬温暖的笑容,一时间百感交集,纵身扑入张扬的怀中,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南韩民众对于这场军方变乱了解的并不多,新闻中之前播出了金承焕因病住院的消息。当天晚上八点,紧急插播的新闻向全国宣布,总统和保安司令金承焕联手粉碎了一起图谋颠覆政府的叛乱,这次叛乱的策划者明将军在逃离汉城的途中被当场击毙。

新闻言简意赅,并没有针对这次的叛乱做出详细说明。随后又附上了总统和金承焕先后和美国大使见面的新闻。这两则新闻传达给广大民众两个重要的信息,一是发生过叛乱。二是美国人介入了。当然很多细心人也从新闻中发现,总统和金承焕前所未有默契和谐。

此时的金承焕已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军装,精神抖擞风度翩翩,一扫这几日的颓势,KBR的负责人崔志景虽然被明将军所杀,但是他仍然将金承焕的位置精确定位,为了避免定位仪被叛军搜查到,崔志景当时是将定位仪吞下了肚子,所以成功躲过了对方的搜查,而KBR的特工们根据他传递的信息,在最短的时间内突入金承焕被囚的地点,将金承焕救出。

金承焕的现身粉碎了关于他重病的说法,而他做出了另外一个重要决定,就是和总统握手言和,揭穿了明将军的阴谋,政界和军界的联手成功粉碎了明将军挑起的这场叛乱,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已经将局面重新掌控在手中。

已经被人宣布死亡的明将军呆呆坐在囚室内,当金承焕威风凛凛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明将军的唇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这并非针对金承焕,而是自己,他低估了金承焕反扑的力量。处心积虑的谋划了这么久的计划,自以为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却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被完全粉碎。

金承焕抽出一支雪茄递给了明将军,亲自帮他点燃。

明将军抽了一口烟,混浊的双目显得越发黯淡。

金承焕道:“我已经让人对外宣布你在逃跑的途中被当场击毙。”

明将军道:“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

金承焕道:“你曾经是我最相信的战友,可你却背叛了我。”

明将军道:“是你背叛了我们的理想,你忘记了当初我们的雄心壮志了吗?”

金承焕摇了摇头道:“没忘,但是时代在变,现在已经不是必须依靠武力解决争端的时代。”

明将军道:“你不配做一个军人,我看错了你,从始至终,你只是一个政客。”

金承焕道:“你本来几乎就要成功了,如果你更坚决一点,早一点杀了我,至少你有可能登上南韩的权利巅峰。”

明将军呆呆看着金承焕:“我没有别的要求,看在我们过去多年友情的份上,放过我的家人。”

金承焕笑了一声,然后极其坚定的摇了摇头:“我大哥的那笔帐怎么算?”他掏出了手枪:“我向你保证一件事,和你有关系的每一个人都会遭遇到最悲惨的人生,包括你那个还在襁褓中的小孙子。”

“混账!”明将军扔下雪茄试图向金承焕扑过来,金承焕果断扣动了扳机,望着在血泊中挣扎的身体,金承焕叹了一口气道:“人,果然是不可以有慈悲心的。”

金承焕从来都不是一个拥有慈悲心的人,尤其是面对自己的敌人,杀掉明将军,在他看来是一种尊重,让军人死在子弹下未尝不是一个美好的结局。但是对车明昊他不会给予这样的尊重,因为车明昊不配。

车明昊和崔贤珠双双被抓,跪在金承焕的面前。

车明昊的脸上已经毫无血色,相比崔贤珠他的恐惧展现无遗。

金承焕道:“还记得我之前对你说过的那些话吗?”

车明昊的牙关打颤,却说不出话来。

崔贤珠道:“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你不用多说,杀了我们就是!”女人在很多时候要比男人更加的硬气。

金承焕笑了笑道:“做我的女人,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我知道你一直都不甘心,可是我没想到你居然有胆子背叛我。”

崔贤珠道:“你这个人永远都是这样,狂妄自大,我从未爱过你,又谈得上什么背叛?一直以来,你也没有把我当成一个人看待,只是将我当成一个玩物罢了。”

金承焕道:“即使是我的玩物也要比当他的妻子尊贵得多,车明昊,你说是吗?”

车明昊的目光不敢去看他。

金承焕呵呵冷笑了一声:“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让我失望,我本以为,一个人可以将仇恨藏得这么深,一个人为了复仇可以将心爱的女人献给我,像你这种人本该有些气概才对。”他摇了摇头道:“失望,让我失望之极。”他缓缓抽出了手枪。

车明昊看到枪口,顿时软瘫在地上,哀求道:“将军……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恩将仇报,你饶了我,您饶了我……”

金承焕道:“你错在不该碰我的女人!”他的枪口朝下,蓬!地一枪射在了车明昊的双腿之间,车明昊捂着裆部大声惨叫着,鲜血从他的下体汩汩流出。

崔贤珠的嘴唇抽搐了一下,但是她没有说话。

金承焕道:“你爱他吗?如果我让你替他去死你愿不愿意?”

崔贤珠的嘴唇颤抖着。

金承焕笑道:“爱在生死存亡面前,一钱不值,你们之中可以活下来一个,但是……绝不是你!”他举起枪,一枪击中了崔贤珠的额头,崔贤珠躺倒在车明昊的身边,鲜血溅了他一头一脸,车明昊在悲伤和惊恐的双重折磨下失控大叫起来。

金承焕点了点头道:“我不杀你,我会让人帮你把伤治好,顺便帮你做个整容手术,再把你送到赤岛监狱,那是一个充斥着野蛮和暴力的地方,你的外表一定会引起那帮犯人的注意,以后的日子里,你可以尽情享受他们荷尔蒙的发泄。”

“不要……不要……”“你曾经是我最相信的战友,可你却背叛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