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血路】(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19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道:“没什么好怕的,只要那女人敢对你不利,我一定要了她的xìng命。”

金敏儿道:“我是担心车明昊对你开枪。”

张扬这才知道她担心的是自己,心中不由得一暖,展臂将金敏儿拥入怀中。

金敏儿含羞将俏脸埋入他的怀中,忽然想起张扬刚才明明是被铐住的,却不知他的双手何时获得的zìyóu:“你……你的手……”

张扬笑道:“区区手铐又怎能将我铐住!我这叫缩骨功,中国功夫!”张扬说完,伸手将金敏儿腕上的手铐一下就给拧断,jīng钢做成的手铐在他面前如同腐木一般。

金敏儿重获zìyóu,娇躯软绵绵靠在张扬的肩头,柔声道:“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张扬道:“静候消息,希望崔志景能够成功。”

崔志景终于见到了金承焕,在车明昊的眼皮底下,他自然不能轻举妄动,平静道:“金将军,你应该知道我此来的目的吧?”

金承焕冷笑道:“真是没想到,KBR也会掺和到这件事情中来,我还以为只是一对狗男女计划的混账事。”

崔志景道:“金将军,我要你解除金兆忠的武装。”

金承焕道:“我已经成为你们的阶下囚,哪还有什么能力去解除别人的武装。”

崔志景道:“你没有选择,现在金敏儿在我们的手中,如果你不按照我说得去办,那么后果怎样,你自己心里清楚。”

金承焕道:“我从小就教育我的女儿,这个世界上最崇高的莫过于理想,为了理想我们可以牺牲一切,自然包括我们自己的身体和生命,你休想用她来威胁我。”

崔志景道:“朝阳导弹防御系统的一半密码在你的手中,你也不想因为你的缘故而导致整个半岛生灵涂炭。”

金承焕望着崔志景。他的目光闪过一丝错愕。不过稍纵即逝,一旁的车明昊并没有觉察到。

崔志景道:“金将军,我劝你不要因为自身的固执而连累整个半岛,让自己成为民族的罪人!”

金承焕呵呵笑道:“崔志景,你应当是一个不错的说客,可惜我是个固执到底的人,不要妄图说服我,帮我转告你们的主人,你们针对我的行动只会引起一个结果。那就是半岛全面战争,金兆忠不会永远等下去的。”金承焕说完就再也没兴趣说话。

崔志景离开了他的囚室。

车明昊陪着他一起离开,崔志景低声道:“这个人非常的顽固,看来我有必要面见总统了……”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他看到前方,三名军人正迎着他走了过来。

崔志景有些错愕地瞪大了眼睛:“明将军……”

正中的军人向他笑了笑,背在身后的右手突然举了起来。崔志景看到黑洞洞的枪口,看到从枪口中喷shè出的绚烂枪火。感到自己的脑海被一股灼热贯通。他的灵魂沿着被贯通的洞口迅速流走,没有说出再多的话,他就扑倒在地面上,身下很快就流满了鲜血。

车明昊的目光望着地上蔓延开来的鲜血,一种恐惧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明将军点了点头,身边的两名军人迅速上前,他们搜遍了崔志景的全身,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其中一人回到明将军的身边,低声道:“没什么问题。”

明将军道:“没问题就好!”

车明昊脸sè苍白道:“将军……为什么要杀他……”

明将军道:“我不了解这个人。”

“可他支持的是总统!”

明将军此时的目光冰寒彻骨:“能够活下来的,必须是支持我的人!”

车明昊现在方才明白了,他的嘴唇在瞬间失去了血sè,耳边忽然想起了之前金承焕和他的对话。

明将军道:“杀掉他的女儿,抹掉一切和他相关的事情。”

车明昊道:“我们并没有控制金兆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没有任何的底气。

明将军道:“你以为那个所谓的反导系统可以阻挡住北韩人的导弹吗?呵呵。对一个真正的军人来说,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

金承焕听到了那声枪响,对一个军人来说,枪声并不显得恐怖,反而让他感觉到亲切,金承焕只希望被杀的那个人不是车明昊,如果恨一个人恨到了极点,绝不会希望那个人这么痛快地死去,他希望车明昊活着,只有他活着,自己才有机会亲手对付他,折磨他。

囚室的铁门不久后又被打开,金承焕从脚步声已经听出对方是谁,黑暗可以让一个人的听觉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

金承焕道:“我早就知道他没有这样的本事。”

明将军道:“我一直都很支持你。”

金承焕道:“你们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使是最亲近的人也不能轻易相信。”

明将军道:“还好我懂得这个道理在你之前。”

金承焕道:“想对付我有多久了?”

“忘记了!”

“那就是很久了!”

明将军笑了一声:“你是一个yīn谋家而不是一个军事家,我本以为你是个血xìng的军人,我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认为只有你可以带领我们实现半岛统一,但是,你却让我失望了。”

金承焕道:“你失望?”

明将军道:“你过去给我们的印象是一个充满魄力的军人,让我们相信,你可以带领我们用武力夺回我们的土地,解救我们的人民,但是你最近所做的一切开始让我看清你的本来面目,你和总统没有任何的分别,你们在乎的是自己的权位,为了权力,你们可以忘记分裂的国土,为了权位,你们可以向美国人卑躬屈膝,无论你们谁在台上,维护的只不过是你们自身的利益罢了,什么民族大义,什么半岛统一对你们来说都无所谓。”

金承焕道:“所以,你想利用这次的叛乱,挑起一场战争!甚至不惜以牺牲大韩民族得来不易的和平为代价?”

明将军冷哼一声:“和平?自从南北分治,这个字眼早已不属于我们这片土地,国土分裂,亲人分离,有什么和平可言?”

“你以为挑起战争就会有和平吗?”

明将军道:“大乱之后必有大治,既然你没有这样的魄力,就只有我来做成这件事。”

金承焕呵呵笑道:“说得冠冕堂皇,无非是掩饰你自私的目的罢了,说什么半岛统一,你根本没有想过,是不是很希望我们的导弹落在北方的土地上,一旦战火燃起,那么总统就会成为首当其冲的罪人,而我也必然要为这件事承担责任,最终的利益获得者只有你和你的同盟者,打得真是如意算盘啊!”

明将军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看重权力!”

金承焕道:“我们共事了这么多年,你骗不了我!”

明将军道:“每一次大革命的背后都会有牺牲者。”

金承焕道:“你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低估了我的力量,你以为金兆忠会把导弹shè向北方?”

明将军没有说话。

金承焕道:“你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可以骗过其他人的眼睛?”

明将军道:“那就让我们静候事情的发展,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你就会看到总统引咎辞职,就会看到国内漫天遍野反对你的标语和旗号。”

金承焕道:“想让我成为民族罪人吗?”

明将军道:“在我心中,你早已是了!”

黑暗会让时间变得漫长,金敏儿躺在张扬的怀中,心中有幸福也有忐忑,幸福因为张扬,忐忑却是为了父亲未卜的命运,她不知道崔志景此次前往能否成功?局势对父亲越来越不利,仅凭着KBR能否扭转眼前的局面?

张扬轻抚着她的秀发,低声道:“放心,只要KBR能够救出你的父亲,事情就会出现转机,他在南韩军方的威望并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撼动的,我看目前很多人都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你父亲重获zìyóu之后肯定有能力平息这次叛乱。”

金敏儿道:“我宁愿父亲是一个平凡的人,那样我们的家庭就不会遭遇这么大的变故,我大伯也就不会……”想起凄惨身亡的大伯,金敏儿不禁伤心啜泣。

张扬轻声劝慰着她,在短时间内家门遭遇这样的不幸,任何人的内心都会无法承受,金敏儿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和张扬在身边的呵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张扬从脚步声判断出来了四个人,他低声让金敏儿平静下来。

房门被从外面打开,强烈的光束照shè在张扬和金敏儿的身上,一人用韩语高声叫喝着,张扬听不懂韩语,可是金敏儿懂得,那人分明在说,干掉那个男的,把那女人带走。

金敏儿尖叫道:“不许杀他!”

四名士兵已经同时举枪,张扬的反应远远超出这帮训练有素的士兵,如果不是为了找到金承焕的下落,他也不会一直隐忍到现在,对方既然对他已经起了杀念,他也无需顾忌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