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章【反击开始】(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1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崔志景笑道:“如果我想找出金小姐,只要让人将你包围,我想,她就会不顾一切地冲出来救你。这样一来,她的行踪自然会暴露,张先生,你以为我说得对吗?”

张扬道:“如果那样做,你们所有人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崔志景道:“还好我不是你的敌人!”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没多少时间了,越早救出金将军,越早有扭转局面的可能,张先生,我认为你应该尊重金小姐的意见。”

崔志景的建议得到了金敏儿的同意,虽然张扬现在就能够带她离开南韩,脱离险境,但是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父亲身陷囹圄而坐视不理,她要挽救自己的父亲,即使冒险也不足惜。

张扬低声道:“敏儿,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崔志景那帮人到底是不是真心帮忙,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金敏儿咬了咬樱唇道:“张扬,我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无论他们是真心也罢,假意也罢,我必须要尝试一次,就算为父亲牺牲生命,我也不会在乎。”她握住张扬的手道:“张扬,你回去吧,返回中国,这里的政治纷争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不想你为我继续冒险……”说这句话的时候,金敏儿的眼圈都已经红了。

张扬摇了摇头:“敏儿……”

金敏儿掩住他的嘴唇:“不要说,我明白,我全都明白,虽然你心中一直都把我当成了雪晴,可是我却依然爱你,此生或许我们无法相见,但是来世我仍然愿做你的情人。我只希望你心中记得的不仅仅是雪晴。还有我,还有敏儿。”

张大官人的鼻子因为她的这句话而感到发酸,他一把将金敏儿拥入怀中。轻吻她的俏脸低声道:“敏儿,你就是我的敏儿,我不要来世。我只要今生,这辈子,你必须要和我在一起,必须要做我的女人,我不可能让你出事,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金敏儿泪眼婆娑地望着张扬,美眸之中满是幸福的泪花。

张大官人将两颗药丸放在崔志景和权正泰的面前。

崔志景有些奇怪地看着他:“这是什么?”

张扬道:“七rì断命丸,服下之后,七天之内如果得不到我亲手配制的解药,就会七孔流血而死。我必须要为我们的合作买点冒险,你们说是不是?”

崔志景和权正泰对望了一眼,两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无奈。同时也带着几分不相信。

张扬道:“你们不信。吃了再说!”

不过崔志景还是毫不犹豫地拿起了一颗药丸吞了下去。

权正泰拿起药丸又道:“如果你出了事情呢?”

张扬道:“那就抱歉了,大家既然是合作。不能同rì生,也得同rì死,我要是出了事情,你们也玩完!”

权正泰一脸的苦笑:“看来我们不得不拿出诚意。”他也将那颗药丸吞了,舔了舔嘴唇道:“甜甜的,有点朱古力的味道。”

张扬道:“你要是喜欢,回头我多给你两颗。”

权正泰赶紧摇了摇头。

确信他们两人都吞下了药丸,张大官人又道:“现在看看你们的掌心是不是有个小黑点儿?”

两人低头望去,果然看到掌心之上出现了一个黑sè的小点。张扬道:“随着时间的推移,黑点会变成黑线,黑线会顺着你们的手臂蔓延,等黑线蔓延到心脏部位,你们就一命呜呼了,当然你们也不用担心,只要大家合作愉快,救出金将军后,我会将解药给你们,七天内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异常状况。”

两人这才彻底相信自己吞下去的果然是毒药,心中不觉有些害怕,可转念一想,如果不这样,张扬也不会同意金敏儿现身和他们相见。

崔志景对金敏儿还是相当客气的,他的计划就是佯装抓住了金敏儿,然后以此和崔贤珠方面联系,将金敏儿交给崔贤珠,以期能够找到金承焕的下落。至于张扬,本不是计划中的重点,他们也认为没必要两人都去冒险。可张大官人是绝不肯让金敏儿一个人单独前去的,张扬道:“我跟她一起过去。”

权正泰道:“张先生,我认为这件事万万不可,金小姐对崔贤珠方面尚有利用价值,想必他们不会对她下手,可是你要是佯装被俘,只怕他们一枪就要了你的xìng命。”

张大官人坚持道:“我不可能让敏儿一个人冒险,如果你们让她一个人过去,那么这件交易就此打住。”

“可……”

金敏儿握住张扬的手臂道:“张扬,我不想你再为我冒险,这件事必须我自己去做。”

张扬摇了摇头道:“崔贤珠那女人是个疯子,她之前怎样对待你我也看到了,我不可能让你自己去。”

权正泰看了看崔志景显然在征求他的意见,崔志景想了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我佩服张先生的胆sè,这样,我会亲自将金小姐交到他们的手中,假装和他们合作。”

权正泰惊声道:“不可以,这样太危险了。”

崔志景淡然笑道:“金小姐和张先生都不怕,我又有什么好怕?再说,如果我不亲自去和他们见面,又怎能显出我的诚意。”他拍了拍权正泰的肩膀道:“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在我找到金将军的下落之后,马上发动营救行动,利用我们KBR的一切人员力量,即使付出再多牺牲也在所不惜。”

权正泰重重点了点头。

铁门被缓缓拉开,一束亮光从外面照shè进来,照在金承焕的脸上,看得出他的面部有些浮肿,头发非常凌乱,金承焕眯起双目,试图辨认出来人,可是强烈的光线却让他无法看清。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你还好吗?”

金承焕点了点头:“果然是你,车明昊,枉我这么多年一直待你如亲人,你居然这样对待我。”

那个叫车明昊的男人离开了黑暗,出现在金承焕的面前,英俊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这样的笑容对于多数女xìng都拥有着强大的杀伤力,车明昊道:“你以为一个人会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女人献给别人吗?”

金承焕望着车明昊:“是我帮你报了杀父之仇,是我帮你的家族讨还了血债。”

车明昊道:“可是你却占有了我的女人。”

金承焕怒道:“当初我是通过你结识了她。”

车明昊道:“如果不是因为她,你怎么会帮助我这个落魄之人,是,你帮我报仇,我很感激你,但是感激归感激,仇恨是仇恨,我不会因为你帮我报仇而忘记你霸占了我的女人。”

金承焕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本来你的身上只有杀父之仇,可是为了报仇,你却不得不忍受夺妻之恨,车明昊,我一直都不知道你这么爱她,一个女人而已,如果当初你明确地告诉我,我会将她还给你。”

车明昊摇了摇头,他忽然冲上前去,狠狠给了金承焕一记耳光,金承焕的唇角已经流血,但是他的目光中仍然充满着不屈和冷傲,望着车明昊,如同看着一条可怜的野狗。

车明昊道:“我这么爱她,你却只将她当成一个玩物……”他的嘴唇颤抖着,愤怒充斥着他的内心。

金承焕冷冷道:“记住你打我的这记耳光,以后我会加倍奉还给你。”

车明昊冷笑道:“以后?你以为自己还会有以后?一个叛国者,一个密谋推翻总统的人,你的下场会很悲惨,你知不知道,你大哥已经死了?”

金承焕的双目中蒙上一层莫名的悲哀。

车明昊又狞笑道:“你的女儿,呵呵,那个被你视为掌上明珠的女儿,你知不知道她有多么饥渴,要多少男人才可以满足她的yù望?”

金承焕的双目中布满血丝,他紧咬着嘴唇,默默品尝着鲜血的咸腥滋味,用疼痛来抵消心中的痛苦。

车明昊道:“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很痛苦,很难过?为什么不说?别撑了,其实哭出来会好受一点。”

金承焕低声道:“为什么不杀了我?”

车明昊咬牙切齿道:“因为我要折磨你,我要你活在世上痛苦下去。”

金承焕道:“你不敢杀我,即便是总统他也不敢对我动手,你的背后有人,在他们无法确定可以控制军界之前,还不敢夺走我的这条命。”

车明昊目光中火星迸shè出来,金承焕显然说中了。

金承焕道:“如果我同意交出军权,但是我的条件是让他们将你干掉,你以为他们会答应吗?”

车明昊面部的肌肉明显抽搐了一下。

金承焕呵呵笑道:“虽然我是阶下囚,但是你更可怜,只不过是一条狗,过去是,现在是,以后还将是,车明昊,你给我记住,在你的主人跟我谈条件之前,你最好对我客气一些,至于你对我的家人做过的一切,我会加倍补偿给你。”

车明昊抬起脚狠狠踢在金承焕的腹部,他疯狂殴打着金承焕,直到有士兵附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他才放弃对金承焕的继续殴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