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章【反击开始】(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1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直奔主题道:“金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权正泰道:“这也正是我想知道的事情,昨天突然传来消息,金承焕将军因为急病入院,几乎在同时汉城部分地区进行了一级管制。很多人都怀疑金将军出事了,可是今晨总统发言人公开辟谣,说金将军目前病情已经稳定,就在青禾医院治疗,而且公布了一部分他在接受治疗的录像。”他停顿了一下望向张扬道:“你刚才在电话中说,听到青禾医院发出了枪声?”

张扬微笑道:“昨晚青禾医院的动静很大,权先生身为zhèngfǔ谍报部门的工作人员难道毫无觉察?”

权正泰道:“张先生对我仍然不信任!”

张扬道:“本来你们国家的内部事情轮不到我管,我也不想管,可是金敏儿是我的好朋友,这件事关乎到她的安危,我却不能置之不理。”

权正泰道:“你知道金将军的情况?”

张扬打量着权正泰,直到现在他也拿不准权正泰究竟站在哪边的阵营之中。

权正泰道:“张先生大可以信任我,我一直都是金将军的坚定支持者。”

张大官人从权正泰的细微表情悄然判断着他是否在说谎,一个人说谎的时候,总会在细微之处暴露出一些破绽,张扬并没有从权正泰的身上找到异常,当然,他也清楚像权正泰这种专业谍报人员,都受过严格的测谎训练,这帮人心理素质强大到可以骗过测谎仪。

张扬道:“蓝星集团的董事长金尚元先生已经被杀了!”他抛出第一个消息,其目的还是要观察权正泰的反应。

权正泰显然被这个消息深深震惊了:“什么?”从权正泰的表情来看,他应该并不知道这件事。他向周围看了看,低声道:“这么说金将军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他是不是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

张扬望着权正泰。他对南韩的政坛并不了解。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身为南韩保安司令的金承焕,手握兵权,居然在一夜之间就沦为阶下囚。甚至都没有做出像样的反抗。

权正泰道:“告诉我,金将军是不是还活着?”

张扬点了点头道:“应该还活着,我最后见到他是在昨晚。”

权正泰道:“张先生。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张扬摇了摇头道:“抱歉!”

权正泰知道张扬仍然对自己充满戒心,他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咖啡厅道:“我的上司,KBR的负责人崔先生就在那里。”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你终究还是带人来了。”

权正泰道:“张先生请原谅我的决定,这件事我无权作出决定,牵涉的事情实在太多。”

KBR的负责人崔志景静静坐在露天咖啡馆的遮阳伞下,他的目光关注着中国使馆前,张扬和权正泰的交谈都在他的视线之内,看到两人并肩走了过来,崔志景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权正泰并没有陪张扬走到桌前。而是将崔志景的位置指引给张扬,自己则来到远离他们的位子坐下。

张扬向崔志景点了点头,望着这位南韩谍报部门的最高负责人。第一眼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崔志景一头凌乱不堪的花白头发。很不起眼的一个中年人,但是如果你留意到他的双眼。会发现这双眼睛深邃而充满了智慧。

崔志景为张扬叫了杯咖啡,微笑道:“张先生是正泰的朋友,你的事情我听说过一些。”

张扬道:“好事还是坏事?”

崔志景道:“到目前为止,从我的观点来出发都是好事。”

张扬道:“KBR是南韩最高谍报部门吧,昨晚发生的事情你难道真的一无所知?”

崔志景道:“如果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

张扬摇了摇头:“给我一个可以相信的理由。”

崔志景道:“金承焕将军昨天突发急病,据称被送入青禾医院抢救,但是青禾医院周边已经戒严,任何人不得入内,与此同时,锦云山所有的出入口都被封锁,此前那里正进行一场军事会议,在同一天副总统宋相吉突发心肌梗塞也送入医院抢救,我知道这些事不可能是巧合。”

张扬道:“我是一个外人,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一场有预谋的政变。”

崔志景道:“一场政治风暴,宋相吉是下届总统竞选的有力竞争者之一,金承焕将军是他的坚定支持者。”

张扬眯起双目:“我对崔先生的政治立场有些兴趣了,请问你支持谁?”

崔志景道:“我认为现在的南韩zhèngfǔ需要一个作风强硬的领导人,现任总统显然不是最合适的人选。”他停顿了一下道:“这一系列的行动极其迅速果断,并不像总统过去的风格,总统的背后还有美国人在支持。”他深邃的双目盯住张扬道:“告诉我,昨晚在青禾医院究竟发生了什么?”

张扬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向他讲了一遍,张扬对崔志景也并不是完全信任,但是目前的状况下他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崔志景听他说完,双眉紧锁,想了许久方才道:“必须要救出金承焕将军,虽然他目前被控制,只要他获得zìyóu,他就可以授权军队行动,局势就可以扭转,zhèngfǔ在掩盖真相。”

张扬道:“只要我们将真相公布出来不就行了?他的那些部下就会去救他。”

崔志景摇了摇头道:“如果那样的话,南韩只会陷入动荡和混乱中,会有更多的血腥和杀戮,却无法解决根本上的问题,没有了金将军的指挥,群龙无首,单凭那些军人是不可能扭转局势的。”

张扬道:“你是KBR的首领,你应该有办法找到金将军。”

崔志景道:“在没有获得总统授权的情况下,我无法动用KBR的全部力量,而且在我们的内部,并不能做到协调一致,如果我们在行动之前就让人知道我想做什么,恐怕……”

张扬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照你的说法,金将军只能听天由命了。”

崔志景道:“必须做好两手准备,第一,展开行动营救金将军,第二,寻找宋相吉副总统的下落,第三联络北方司令张志勋将军,争取他的支持,如果可以顺利做到这三点,那么或许可以扭转整个局面。”

张大官人听到这里颇感好笑,想不到自己稀里糊涂地卷入了南韩的政治纷争之中,这些事情本来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因为金敏儿的缘故,他又不能不去过问。

崔志景道:“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我看最迟今晚总统就会宣布决定,一旦局势被他把握,再想逆转……”他缓缓摇了摇头。

张扬道:“金承焕将军应该是被他的妻子崔贤珠陷害的,他身边的副官车明昊背叛了他。”

崔志景点了点头:“我会尽快查处他的下落。”他的目光投向不远处中国使馆的大门,低声道:“张先生为什么会帮助金家?”

张扬道:“金敏儿是我的好朋友。”

崔志景笑了笑道:“她是否平安无事?”

张扬点了点头。

崔志景道:“是否在你的身边?”

张扬皱了皱眉头,不知崔志景在打什么主意,轻声道:“我可以保护她的安全。”

崔志景道:“张先生应该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如果情况不对,你就会进入中国大使馆,我想金小姐应该就在使馆附近。”

张扬jǐng惕地看着崔志景:“崔先生什么意思?”

崔志景道:“张先生不必误会,我没什么其他的意思,刚才我跟你说过的三件事,后两件事我可以去办,但是第一件事,也就是营救金将军的事情我只怕有心无力。”

张扬道:“我是一个外人,在汉城我两眼一抹黑更帮不上什么忙。”

崔志景摇了摇头道:“有一个办法,不过需要冒险。”

张扬望着崔志景的目光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摇了摇头道:“我不会让敏儿冒险的。”

崔志景道:“我们实在想不出更多的办法,如果你们愿意配合我,装成被我抓住,我就可以利用你们取得崔贤珠那些人的信任,就有了和他们谈条件的砝码,让他们将我当成可以合作的盟友,沿着这条线,我们就可以找到金将军。”

张扬道:“你怎么这么确定?”

崔志景道:“金承焕虽然被抓,可是保安部队的指挥权并没有旁落,只有他的授权才能号令整个保安部队,他如果出事,南韩必乱,总统想要坐稳政权,绝不敢现在就将他杀掉。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你们中国人有句俗话,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张先生难道不敢冒险一试吗?”

张大官人不是不敢冒险,而是他实在不愿用金敏儿的生命去冒险。

崔志景道:“张先生不用担心我会出卖你,如果我想对你不利,根本用不着那么复杂,只要我一声令下,从这里到中国使馆的大门前至少有十名狙击手在用枪瞄准你,就算你有通天遁地之能,也不可能从这么多神枪手的shè程内逃出。”

张扬冷笑道:“威胁我?”

谢谢各位将我顶上前十,不管多久,只要曾经拥有又何必在乎天长地久,第二章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