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叛乱】(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06
字体大小 + - 关灯

金承焕道:“让崔贤珠过来见我!”

车明昊微笑道:“将军不用心急,你会见到她的。”他向身边的卫兵点了点头,他们押着金承焕站起身来,金敏儿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不可以,你们不可以带走他!”

车明昊一把抓住金敏儿的头发。

金承焕怒吼道:“放开她,我跟你们走!”金承焕虽然已经沦为阶下囚,但是雄风犹在,他的大喝声让房间内的所有人为之一震。

车明昊放开了金敏儿,金敏儿愤怒地啐了他一口。车明昊扬起右手狠狠给了她一巴掌,打得金敏儿摔倒在地上,金尚元冲上去用身体护住侄女,却因此而遭到几名士兵的拳打脚踢。

车明昊点了点头道:“带走他!”

金承焕在四名荷枪实弹的士兵的押解下进入汽车内,张大官人藏身在树冠内亲眼目睹了他被押走的场面。张扬不敢轻举妄动,不仅仅是因为医院内有几百名全副武装的南韩士兵,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金敏儿还在这些人的手中,如果他贸然出手,肯定会让金敏儿的处境更加危险,张大官人心中还是有杆秤的,目前这群士兵正处在高度jǐng戒之中,即便是金承焕被带走,一时半会儿他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当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先将金敏儿救出险境再说。

眼前的一切已经证明之前关于金承焕病重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谎言,张大官人正准备重新潜入大楼的时候,看到一辆灰sè林肯车停在急诊楼前,一名士兵率先下车,拉开了车门,崔贤珠身穿草绿sè短袖衫。下着卡其sè军裤。显得干练十足,她步履坚定地走了下来,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舒了口气,缓步走向大楼内。

金尚元拥着金敏儿的身躯,低声道:“别怕。有我在这里,不会让他们伤害你。敏儿,你为什么会突然回来?”

金敏儿擦去唇角的鲜血:“大伯,是我小妈……”金敏儿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完,因为她已经看到了小妈崔贤珠在两名士官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金尚元吃惊地看着崔贤珠,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崔贤珠来到金敏儿的面前微笑点了点头道:“敏儿,果然是个孝顺的孩子。”

金敏儿秀眉微颦,目光中充满了惊骇:“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爸爸这样爱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崔贤珠道:“你根本不了解你的父亲。在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就是自己,在他心中。权力才是最重要的。你也很重要,至少比我重要得多!”崔贤珠盯着金敏儿流露出嫉恨交加的目光。

金尚元道:“你背叛了金家。”

“别跟我说背叛。我早就厌倦了你们金家的虚伪,厌倦了你们脸上目空一切高高在上的表情,金尚元,当初我嫁入金家的时候,你是反对最为激烈的一个,这些年来,你从未给我过好脸sè,觉得金家的门楣高贵吗?”崔贤珠的声音yīn冷可怕。

金尚元道:“崔贤珠,你恨我,恨金家,但是敏儿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你放了她!”

崔贤珠摇了摇头,她忽然掏出手枪,瞄准了金尚元的头颅,金敏儿尖叫道:“不要!”她试图冲上来护住大伯。崔贤珠扣动扳机之前,枪口偏离了原定的方向,子弹shè中了金尚元的肩头,鲜血从金尚元的肩头迸shè出来,他捂住肩头,指缝中,鲜血汩汩流出,但是金尚元的目光中仍然不见任何的畏惧。

崔贤珠道:“金家只有一个公主,呵呵,你们在乎她,所有人都宠着她,没有人敢伤害她,甚至平时都没有男人多看她一眼……”她的双目转了转,想到了一个恶毒的念头,她转向身边的士兵道:“金敏儿漂不漂亮?”

几名士兵都不敢说话。

崔贤珠尖声道:“回答我!”

几名士兵几乎在同时点了点头。

崔贤珠道:“想不想得到她?现在我把她交给你们了。”

金敏儿一张俏脸变得苍白,美丽的瞳孔因为极度的惊恐而骤然收缩。金尚元怒吼道:“畜生,你不可以这样对待敏儿!”

崔贤珠摇了摇头道:“我要你亲眼看着,金家高高在上,凛然不可侵犯的小公主如何被男人践踏,如何变成一个辗转承迎的荡妇!”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向门外走去。

房门在崔贤珠的身后关闭,室内的六名士兵对望了一眼,他们目光落在金敏儿的身上,同时露出yín邪的笑容。

一名士兵率先向金敏儿走去,金尚元宛如一头暴怒的雄狮,不顾一切的站起来,用头颅向对方撞去,却被那名士兵一脚踢中了肚子,另外几人冲上来抓住他摔倒在地上,抬起穿着战斗靴的大脚疯狂地踏在金尚元的身上。

金敏儿挥拳打向那名士兵,那士兵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狞笑道:“我喜欢野蛮点的女人。”

“放开我!”金敏儿凤目圆睁。

另外两名士兵也向她走了过来。

金尚元大声嚎叫着:“放过她,放过她,我可以给你们钱……”

此时金钱似乎对几名士兵失去了诱惑力。

金敏儿拼命挣扎厮打着,她试图冲向窗口,宁愿跳楼而死也要捍卫自己的清白之身。可是她才跑出两步,就被一名士兵伸腿绊倒在地,两名士兵每人拖着她的一条腿,向后面牵拉,几名士兵爆发出一声声狞笑。

金尚元宛如疯魔一般,忽然一口咬住了身边士兵的耳朵,用尽全身的力气,他听到那士兵软骨的碎裂声,感觉到咸腥的血液涌入自己的口中,士兵剧痛之下,用枪托狠砸在金尚元的面门上。

金敏儿尖叫道:“大伯……”

一名士兵冲上来按住她的肩头。

“放开她!”一个愤怒的声音低吼道,那名抓住金敏儿肩头的士兵转过头去,他看到一只拳头在眼前迅速变大,然后听到自己的头颅骨和对方拳头撞击在一起的声音——骨骼的碎裂声,他看到雪白的脑浆和鲜血飞速涌入自己的眼眶,视野随即变成了一片黑暗,然后他的身体软绵绵倒了下去。

从子弹和手雷的轮番轰炸中幸运逃生的张大官人,宛如天神降临般出现在监护室内,他就势从那士兵的腰间抽出军刀,以惊人的速度冲到两名拖拽金敏儿的士兵面前,一刀就切开了一名士兵的咽喉,那士兵的脖子随着刀锋裂开,鲜血如瀑布般狂涌而出。张扬反手将军刀刺入另外一名士兵的心脏位置,迅速拔出军刀,脱手向前方投掷而出,正钉在一名举枪的士兵额头,直至没柄,那士兵直挺挺躺倒在地上。

剩下的两名士兵慌忙举枪准备shè击,可张扬动作的速度远远超出他们的想像,转瞬之间已经来到他们的面前,双手分别扣住他们的咽喉,用力捏下,硬生生将两人的咽喉捏碎。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张大官人已经将房间内的六名士兵全部解决,他恼恨这帮人意图冒犯金敏儿,下手绝不留情,一个活口都没有剩下。

金敏儿哭着扑入张扬的怀中,张扬拥抱着金敏儿,宽慰道:“没事,有我在,你不会有事!”他从地上捡起一把手枪交到金敏儿的手里,来到金尚元身边,看到满脸是血的金尚元被打得晕厥了过去,张扬摁压他的人中穴,帮助金尚元醒来,金尚元看到张扬到来,侄女安然无恙,不由得喜极而泣。

张扬帮助金尚元点穴止血,低声道:“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外面有几百名士兵,将这里层层包围。”

金尚元道:“张扬,你带敏儿走吧,我留下!”

金敏儿道:“不,要走一起走,我不会把您一个人留下。”

张扬脱下士兵的衣服,挑选了三件干净的,让他们换上,自己也换上了其中的一套,凑在窗前望去,看到大楼四周全都有士兵驻守,想要不惊动这些人悄声无息地冲出去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张扬低声道:“咱们只有杀出去。”他杀死了六名士兵,剩下了不少武器弹药,他将武器分配之后,向金敏儿道:“我突前,你断后,金先生在中间。”

金敏儿拉动枪栓,经历了刚才的惊魂一刻,直到现在她仍然没有完全安定下来。

张扬向她笑了笑,眨了一下眼睛,向他们做出了一个在房内等待的手势,然后拉开房门大模大样的走了出去。

门外有两名士兵值守,刚才里面的动静他们也听到了一些,只是以为自己的同伴再干好事,脸上都带着暧昧的表情,看到张扬低头出来,其中一人用韩语道:“你们爽够了没有,该换我们了。”

张大官人抬起头,两人看到他的面庞不由得错愕万分,张大官人一刀捅入其中一人的眼眶,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另外一人的头颅,一个逆时针的拧动,喀嚓一声,那厮的颈椎被他拧断,一声不吭就见了阎王爷。

情人节,送上情人节祝福,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月中,求张月票,咱们距离前十并不遥远,多奉献几张月票就能达成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