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叛乱】(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0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宫还山听得很认真,他虽然有些灰心,但是他并不甘心,过去他曾经一度寄希望于项诚,在薛老去世之后,连项诚都已经是泥菩萨过江,又怎能保佑自己?项诚的话分明在提醒他什么,项诚目前是不可能为自己出头的,而且他也没有影响大局的能力,但是张扬和龚奇伟之间恶劣的关系却浮现出一丝契机,如果张扬和龚奇伟的矛盾公开化,他们拼一个两败俱伤,或许自己可以获渔人之利。

项诚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对于年轻人,我们要宽容一些,落井下石的事情不需要去做,也不屑于去做。”

宫还山若有所悟,端着那杯茶呆呆出神。

金敏儿和张扬一起离开了市zhèngfǔ一招,她舒了口气道:“这样的应酬真是头疼啊!”

张扬笑道:“北港市的一二号人物亲自出面设宴款待,你金大小姐的面子可以啊!”

金敏儿道:“太隆重了一些,不过我和他们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张扬道:“我们的诚意是不是很足,蓝星如果落户滨海,肯定会受到最高规格的待遇和最优惠的政策。”

金敏儿道:“你们国家有句俗话,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段,受到你们这么热情的接待,我都不好意思不在滨海投资了。”

张扬笑道:“好客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我们只是为了表达对客人的尊重,而不是利用这种方法让你们无法拒绝,合作的事情当然要双方都可以得到利益,你们还是综合考虑之后再做决定。”

金敏儿点了点头,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电话向张扬歉然笑了笑:“家里来的。”她接通了电话。用韩语道:“喂,小妈,什么事情?”

张大官人留意到金敏儿接到电话之后瞬间变了脸sè。一张俏脸因为紧张而失去了血sè,握着手机的手也颤抖了起来,合上电话。美眸之中隐然泛起泪光:“张扬,不好了……我……我爸……他……”

张扬握住她的手,安慰她道:“你不要紧张,慢慢说,有我在,不用怕。”

金敏儿含泪道:“我爸突然昏迷过去,情况非常严重,目前正在青禾医院抢救。我必须马上赶回汉城,我必须现在就走……”金敏儿显得有些六神无主。

张扬道:“我跟你一起回去。”

当天晚上十点。蓝星集团总裁金尚元的私人飞机降落在北港机场,张大官人在短时间内就已经交代了一切,陪同金敏儿一起登上了飞机。这里是他的地盘。出去很简单。至于落地南韩之后的事情,有金敏儿为他解决。

飞行途中。金敏儿明显的坐立不安,幸亏张扬在一旁始终相伴,她才渐渐平复下来,金敏儿的手紧张地抓住张扬的大手:“张扬,我不明白怎么会突然这样,我来中国的时候,我爸的身体还好好的。”

张扬道:“不用担心,吉人自有天相,我多少还懂些医术,应该能够帮的上忙。”

两个小时后,飞机在仁川机场降落,早有三辆黑sè奔驰车等候在那里,他们一下飞机,就直接登上了汽车,张扬本想跟着金敏儿上车,却被一名黑衣保镖拦住去路。对方的目光充满了jǐng惕,显得颇不友善。

金敏儿道:“让他上车!”

那保镖仍然充满戒心地看着张扬。

金敏儿怒道:“我的话你没听到?”

那名保镖这才向后撤了一步,张扬跟着金敏儿一起坐进了车内,两名保镖也跟着坐了进去,气氛让人感觉有些沉闷而压抑。

金敏儿上车之后,马上就拨通了小妈崔贤珠的电话:“小妈,我爸的情况怎么样?”

电话那头崔贤珠道:“情况已经稳定了,现在在重症监护室,你大伯在陪着他。”

金敏儿点了点头:“我马上就到。”

张大官人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午夜,他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只金承焕还活着,自己应该就会有办法。三辆奔驰车驶入了位于汉城东南的青禾医院,金敏儿一下车就匆匆向重症监护室跑去,张扬紧跟其后,进入急症大楼的时候,看到门外有士兵驻守,由此可以看出金承焕在南韩政坛的重要地位。

重症监护室位于急诊大楼的四层,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前,张扬又被拦了下来,根据院方规定,不允许直系亲属之外的任何人探望。

金敏儿道:“张扬,你留下来,我去里面探望父亲,马上出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想进去看看他的情况!”张大官人纵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在没有见到病人的情况下判断出他的病情。

一名身穿军装的男子从一旁走来,他是金承焕的副官车明昊,和金敏儿很熟,向金敏儿道:“小姐,你先进去探望将军,我负责给这位先生登记,必须确认身份之后,获得夫人的允许才能入内。”

这种时候,金承焕的安全问题肯定被提升到相当的高度,张大官人表示理解,他跟着车明昊一起来到一旁的休息室内,车明昊很客气地邀请张扬坐下,拿出一份登记材料道:“张先生,对不起,根据夫人的吩咐,我们必须要先确认您的身份,希望你不要见怪。”

张扬点了点头道:“没关系,你们也是为了金将军的安全着想。”

车明昊的中文还算不错,询问了张扬的一些资料,填好之后,向张扬道:“张先生请稍候,我将这份材料送给夫人,如果得到她的允许,您就可以去见将军。”

张扬道:“我认识夫人,你告诉她,我过去曾经帮她治过病。”

车明昊微笑道:“好的!”

张大官人坐在那里,足足等了十分钟,都不见车明昊回来,他开始感觉到有些奇怪,这棒子军官该不会把自己给忘了吧?张扬起身向房门走去,伸手拉开房门,却看到门外两名荷枪实弹的军人站在那里,对他虎视眈眈,极其的不友善,其中一人用韩国话吆喝了一声。

张大官人听不懂韩国话,皱了皱眉头。

那南韩士兵又用英语吼了一句,这下张大官人听明白了,是让自己进去,不然他就不客气了。

张大官人很是郁闷,这帮南韩士兵就这么待客的?自己好歹也是金家的客人,看在金敏儿的面子上张扬并没有马上发作,而是退回到房间内,他刚刚回到位子上坐下,就听到外面响起锁门的声音,两名韩国士兵竟然把房门反锁了。这下张大官人开始感觉事情不对了,就算是要核查自己的身份,也没必要把自己给关起来吧?

张扬起身准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忽然听到拉动枪栓的声音,张大官人的神经顿时绷紧了,他几乎在瞬间就反应过来,迅速扑倒在地面上,就在同时,子弹从房门外疯狂扫shè了进来,呼啸着从张扬的身体上方飞掠而过,随即响起玻璃碎裂的声音,有人向房内扔入了催泪瓦斯,房间内到处弥漫着白烟,枪声稍稍平歇之后,又响起拉环落地的声音,两颗手雷扔入房内。张大官人以惊人的速度冲向窗户的位置,用身体撞开了窗户,震耳yù聋的爆炸声在室内响起,火光和气浪拍击在张扬的身上,张扬周身的护体罡气激发而起,随着这股强大的气浪,身体在空中连续翻腾,冲入下方枝叶茂盛的大树树冠内。

虽然反应及时,张大官人还是被气浪震得头脑发懵,他摇了摇头,看到下方十多辆军车集结,二百多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将急诊楼层层包围。

张大官人开始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一个麻烦之中,这是一场针对金承焕的军事行动,或许是一场军人政变。他举目望向刚才逃生的窗口,窗口内浓烟滚滚,那帮南韩军人压根没想留给他活路,张大官人恨得牙痒痒的,麻痹的,这帮棒子,看老子能饶了你们才怪。

张大官人藏身在树冠之中,望着那帮南韩军人在医院内布置,整件事肯定是一个yīn谋,金敏儿现在不知情况如何?金承焕到底有没有生病,一切难道都是崔贤珠设计的圈套?

金敏儿也听到了枪声和惊心动魄的爆炸声,她的俏脸因为担心而完全失去了血sè,父亲金承焕,伯父金尚元就在她的身边,身后六名荷枪实弹士兵举枪瞄准着他们。

金承焕搂着女儿的肩头,表情极其的坚毅。

车明昊笑着摇了摇头道:“将军,听到枪声,您是不是感到血液沸腾?仿佛又置身于战场之中?”

金承焕道:“混账,你居然背叛我!”

车明昊道:“不是我背叛你,是你背叛了国家,背叛了zhèngfǔ,居然要yīn谋推翻总统,建立以你为首的政权,只可惜你高估了自己的能量。”

金承焕道:“你出卖了我!”他说完,抿了抿嘴唇又道:“我女儿和我大哥与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我留下,你让他们走。”

车明昊道:“我无权作出这样的决定,你们的命运并非掌握在我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