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蓝星考察团】(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1:03
字体大小 + - 关灯

金敏儿转身向张扬望去,果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张大官人在她的笑容面前总是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发现金敏儿和雪晴的模样相似到了极点。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几乎都一模一样。

张大官人没有忘记自己的领导身份,笑着向金敏儿伸出手去:“金小姐,欢迎来到滨海参观考察。”

金敏儿道:“张扬,我还以为你会去机场接我呢。”一句话将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暴露无遗。

在乔梦媛面前,张大官人不由得显得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道:“忙,最近真的是特别忙。”

乔梦媛不无嗔怪地看了张扬一眼,这厮就是个处处留情的xìng子,连人家韩国小姑娘也不放过。乔梦媛道:“张书记,龚副书记专门交待,这次接待蓝星考察团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张扬道:“我这次过来不带有任何的公家xìng质,我是过来见老朋友的,工作上的事情你们谈,我还是不要介入保税区的工作为好。”

金敏儿道:“张扬,你不介意带我去保税区四处看看吧?”

张大官人笑道:“不胜荣幸!”

金敏儿起身和他一起离开,乔梦媛道:“张书记,你可要招待好金小姐啊!”这话充满了耐人寻味的意思。

张大官人哑然失笑。

蓝星考察团交给了乔梦媛和常海天,金敏儿则由张大官人单独照顾,张扬亲自开着那辆奥迪车,带着金敏儿在保税区转了一圈,金敏儿上车之后禁不住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看了她一眼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高兴啊,见到你就是高兴啊!”

张大官人道:“我长得就这么可乐?怎么感觉你看我有点嘲笑的成分呢?”

金敏儿啐了一声,然后挥动拳头在他肩头捶了一下:“这么久没见了。你就没一句好话。我怎么可能会嘲笑你啊。”

张扬道:“你越来越漂亮了!”

金敏儿俏脸红了起来:“按照你们中国人常说的那句话,俗,太俗了。有点创意好不好?”

张扬道:“根据我的经验,这一招百试不爽,无论古今中外。但凡是稍有点姿sè的女孩子都喜欢别人夸她漂亮。”

“那是虚荣!”

“女人都虚荣!”

金敏儿瞪了他一眼道:“你是说我虚荣了?”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

金敏儿道:“不许笑!”

这厮笑得越发开心了,金敏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将汽车停在福隆港,福隆港的改造扩建工程正在顺利进行,目前正在进行前期的归类统计,张扬向金敏儿介绍道:“不久的将来,这里会建起一座亚洲一流的深水港,由rì本元和集团和滨海市zhèngfǔ合作建设。”

金敏儿笑道:“刚才乔小姐已经向我作过介绍,滨海的地理条件的确得天独厚,我研究过你们保税区的政策。如果可以贯彻执行,那么滨海的发展不可限量。”

张扬点了点头,他对滨海的发展很有信心。

金敏儿道:“我听说你已经不再负责保税区的工作了?”

张扬笑道:“是。不过这并不影响到保税区的政策。你考虑好了没有?蓝星集团是不是要在这里投资办厂?如果决定了,我会帮你们争取最好的地块和最优惠的政策。”

金敏儿微笑道:“我这次来的主要任务是考察。要将这里的实际情况深入了解一下,然后向我的大伯进行汇报,最终决定权还是要由他来把握。”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不聊公事,对了,我这次来,我爸特地让我向你表达谢意。”

张扬笑道:“谢我什么?”

金敏儿道:“我爸说你给他开得药方非常有效,现在他的睡眠好多了,我小妈身体也复原了,她也让我向你表示感谢,他们还邀请你有时间去汉城玩。”

金敏儿这么一说,张大官人方才想起自己在南韩期间为金承焕两口子看病的事情来,金承焕的老婆叫崔贤珠,张大官人上次就发现崔贤珠的病症是因为小产后引起的气血两虚,而金承焕却在七年多之前就做了绝育手术,也就是说崔贤珠背着金承焕偷人,张大官人知悉了这件丑事之后并没有对外声张,即使对金敏儿也没有提起这件事,这倒不是他有意为崔贤珠隐瞒,而是因为他不想这件事刺激到金敏儿。金承焕是南韩保安司令,如果这件事曝光,肯定会损伤他的颜面,甚至会影响到他在南韩军界政坛的地位。

张扬道:“帮我谢谢他们,最近我恐怕抽不出时间。”

金敏儿道:“最近你们滨海方面会有一个代表团前往蓝星总部参观访问,你可以一起过去啊。”

张扬笑道:“到时候再说。”他看到已经是午饭时间了,向金敏儿道:“走,我带你去吃饭。”

金敏儿道:“随便吃点快餐,咱们还是在保税区好好看看。”

张大官人带着她在港口快餐店随便吃了碗面,然后带着金敏儿继续参观,金敏儿虽然出身富贵,可是身上却没有寻常千金小姐的娇娇之气,简简单单的一碗素面也吃得津津有味,其实对金敏儿来说,最重要的是又可以见到张扬,有情饮水饱,和张扬在一起即便是粗茶淡饭也别有一番滋味。

根据蓝星集团的初步考察,已经基本确定要在滨海保税区设立生产基地,比起江城这里不但拥有更加宽松的政策,还拥有港口之便利。

蓝星集团这样的跨国集团也引起了北港市领导层的高度重视,市委书记项诚,市长宫还山专门设宴款待蓝星集团一行。或许是为了避免和张扬正面相逢,龚奇伟选择了回避。

当晚的宴请之后,项诚显得有些兴致高涨,他把张扬叫到身边,颇有感触道:“张扬,你对保税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这次如果蓝星能够落户滨海,我给你记上头功。”

张扬笑道:“还是算了,人怕出名猪怕壮,我现在还是低调做人的好,本来蓝星的事情我是不想管的,毕竟现在保税区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内。”

项诚道:“保税区还是滨海的一部分,你身为滨海市委书记当然不能置之不理。”

张扬叹了口气道:“项书记,其实你也应该清楚,现在无论我为保税区做多少事,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罢了。”言语中流露出无奈和不满。

在项诚看来,张扬产生不满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项诚并不喜欢张扬过去的做事风格,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张扬在建设保税区方面做出的贡献,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滋味是不好受的,张扬身为滨海市委书记,却失去了对辖区的管理权,这是一种极不正常的现象,也是相当不公平的。项诚安慰他道:“张扬,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张扬道:“项书记,谢谢!”

项诚的印象中,张扬还是第一次对他说谢谢,看来在人失意之时送上一句安慰的话语果然能够起到雪中送炭的奇效。张扬离开之后,项诚和宫还山并没有马上离去,两人去市zhèngfǔ一招的小楼内喝茶。

宫还山捻起茶盏抿了一口道:“我忽然发现还有比我更加不幸的人。”

项诚笑了笑,他听出了宫还山这句话所指的是谁,他嗅了嗅茶香,并没有马上饮下,低声道:“政治就是这样,谁也不可能永远胜利下去。”

宫还山道:“张扬这小子过去一直都很可恨,可现在看到他的样子,我又觉得他有些可怜了。”

项诚喝了口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宫还山道:“也许这句话可以倒过来讲。”

项诚道:“刚才我跟他聊了几句,他心中的怨念很深啊!”

宫还山道:“这也难怪,换成是谁都接受不了,他过去得意的时候目中无人,现在这种境遇也是咎由自取。只是让某个人白白捡了个便宜。”宫还山口中的某个人就是龚奇伟,在他看来,龚奇伟一直都在捡便宜,当初他和蒋洪刚为了市委书记的位子争来斗去,可到最后,省里直接派来了龚奇伟顶替蒋洪刚,从而挑明了北港未来的掌舵人。张扬在宋怀明面前失宠,经过他努力争取下,开始建设的保税区,如今管理大权也交给了龚奇伟,这等于凭空而降了一份大大的政绩给他。宫还山感叹龚奇伟好运的同时,也不由得哀叹自己的命运实在悲摧。

项诚道:“上头的心思我们永远揣摩不透,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鹿死谁手!”

宫还山知道项诚在暗示什么,他是在说自己还有机会,一天没有宣布市委书记的最终归属,他就还存在着一线希望。宫还山却对自己能够继任市委书记一职不再抱有太大的希望,他摇了摇头道:“我不想争了。”

项诚道:“赛场之上,两个实力相近的对手比拼的并不是谁的水平更高,往往是比较谁更少失误,政坛也是这样,没有人会永远正确,他也一样,会犯错误,会做错事,有些事情可能会导致领导层对他的不信任,其实只要抓住一次机会,就能够扭转全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