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六道轮回】(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0:58
字体大小 + - 关灯

祁山来到张扬身边,望着他一身的肌肉,颇有些羡慕道:“锻炼得不错,经常坐办公室的人少有你这样的体格。”

张扬笑道:“最近清闲,总得找点事情做,所以我一有时间就在办公室内锻炼。”

祁山道:“我还以为当市委书记的都很忙,整天忙于公务呢。”

张扬道:“别拐弯抹角,想问什么,明说!”

祁山呵呵笑了起来:“你的事情我听说了一些,最近好像不太得志啊!”

张扬道:“官场上哪有一帆风顺的?的确有些不顺,不过也不像外界传言的那么严重。”

祁山道:“很多东西都是以讹传讹,我本以为你的情绪会很差,见到你之后才放心下来。”

张扬道:“谢谢你的关心,我本来就没什么事情。”

祁山道:“如果站得高一些,眼前的麻烦事只不过是一些小事,和整个人生相比,目前的一些麻烦根本算不上什么。”

张大官人笑道:“怎么感觉你的话里好像有些禅机?”

祁山道:“我信佛,我相信三界六道,我相信六道轮回。”

张扬道:“你不像信佛的人!”

祁山道:“一个人的信仰不能通过表面来判断。”

“假如真的有六道轮回,你觉得自己下辈子会轮回到那一道?”

祁山似乎被张扬的这个问题给问住了,他皱着眉头,一副苦思冥想的表情,过了好久他方才笑道:“未来的事情我怎能知道?”前方传来女郎们的欢笑声,祁山道:“人生活在yù界之中,诱惑我们的东西实在太多!”

赵国强接任北港公安局长之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释放了丁琳。通过调查他发现,并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丁琳参与走私,也无法证明她和潘强杀死冯敬国有任何的关系。所以赵国强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可以说从赵国强来到北港的那一天起,无数双眼睛就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之前文浩南过于激进的动作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jǐng惕。而事实上文浩南并没有带给北港平安和宁静,而是让北港变得越发动荡和不安,多数人都不希望赵国强是第二个文浩南。

赵国强释放丁琳等于给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他在做事风格上比文浩南要温和。

释放丁琳当rì,赵国强专门提审了潘强,潘强被抓之后嘴巴一直都很紧,将所有一切罪责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文浩南之前已经对他进行了多次提审,可是却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潘强并不知道北港的公安局长已经换人。他冷冷道:“不用再问了,你帮我转告文浩南,我没什么好说的。败在他手里是因为他比我更狠。”

赵国强身边的助手道:“潘强。这位是我们新来的赵局长,你有什么问题最好老实交代。”挑明赵国强的身份是为了让潘强放松他的戒备心。

潘强明显愣了一下:“文浩南呢?”

赵国强道:“因为工作需要已经调往别处。”

潘强道:“走了最好。”他对文浩南早已是深恶痛绝。

赵国强道:“潘强。我刚刚接受这边的工作,我希望你能够配合我的调查。”

“配合你有什么好处?”潘强眯起双目,目光充满了狡黠,他的心理素质很强,而且早已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赵国强道:“据我说知,你这次劫持苏菲的动机是为了换取丁琳的zìyóu,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至今为止,我们并没有确实的证据可以指认丁琳犯罪,如果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可以尽快结束对她的调查,让她获得zìyóu。”

潘强将信将疑地看着赵国强。

赵国强道:“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在丁琳和冯敬国结婚当rì,你杀死了冯敬国,然后畏罪潜逃,你杀死冯敬国的动机是什么?”

潘强道:“我和丁琳真心相爱,可是她爸爸坚决反对,不同意我们结合,将她嫁给了冯敬国。”

“那你恨得本该是丁高山才对。”

潘强道:“他是我的养父,没有他我根本不会活到现在,他对我有恩,我不会恨他,我恨冯敬国,是他夺走了我的爱人。”

赵国强道:“爱一个人,就应该选择放手,而不是破坏她的生活。”

潘强道:“丁琳不会幸福,她根本没有爱过冯敬国,她结婚的那一天,我很痛苦,但是我没想过要杀冯敬国,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们结婚当晚冯敬国就打她。”他的双目中流露出愤怒的杀机:“我绝不容忍任何人欺负她,于是我杀了他!”

赵国强点了点头,又低声道:“丁高山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吗?”

潘强道:“谁也不知道,我杀了冯敬国之后,利用关系逃到了南韩,在那里接受了整容手术,成为了另外一个人,可以说,如果我不再回来,没有人找得到我,没有人知我现在的样子。”

“可你终究还是回来了。”

潘强道:“我养父死了,他是被人害死的,身为养子我必须要回来为他报仇。”

赵国强道:“你知道是谁害死了他?”

潘强摇了摇头道:“如果我知道谁是幕后黑手,我早就去杀他了。回到北港,我发现一切都已经变了,这么大的一个丁家,只有小琳一个人在苦苦支撑,昔rì的那帮部下,一个个背信弃义,都想着从丁家捞好处,没有一个人真心帮助小琳,帮助丁家,连董正阳那种垃圾都敢欺负到门上来。所以我留下,用刘新生的身份当上了小琳的司机。”

“她早就知道你的身份?”

潘强道:“她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后来才认出了我。”说到这里他笑了笑道:“你是不是想利用这一点告小琳包庇罪?”

赵国强道:“我并没有兴趣将她关进监狱,其实直到现在,她都否认知道你的身份。”

潘强道:“她对一切并不知情,刚刚知道我的身份就被文浩南抓了起来。”

赵国强道:“当时对你展开抓捕行动的时候,你是怎么逃脱的?”

潘强抿了抿嘴唇,他考虑了一会儿方才道:“有人打电话通知我这件事,所以我在jǐng方包围我之前逃走了。”

赵国强道:“看来你在北港还有些朋友。”

潘强摇了摇头道:“我没有朋友,这个报讯的人也不是我的朋友,我现在才想明白了这件事的缘由,我逃走之后,也是这个人提示我劫持文浩南的未婚妻苏菲,用她来要挟文浩南的。我怀疑,这个人非常了解我。”

赵国强道:“你不该去劫持苏菲。”

潘强道:“文浩南一直都在逼我,他对丁琳步步紧逼,想要将她治罪,丁琳是无辜的。”

赵国强道:“苏菲也是无辜的!你劫持她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

潘强道:“他做初一,我自然要做十五,他只要敢伤害丁琳,我当然不会放过他的女人。”

赵国强道:“你可以将京城绑架苏菲的详细经过讲述一遍吗?”

潘强道:“过程已经讲过了,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赵国强道:“你认识张扬吗?”

潘强点了点头道:“认识,他帮过丁琳,我对他的印象不坏。文浩南审问我的时候,专门问过我和他的关系,真是奇怪,他是不是很恨张扬,巴不得我将张扬拖下水?我这人做事恩怨分明,我再说一遍,我和张扬素昧平生,没有任何交情。”

赵国强合上卷宗道:“好,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我核实以后还会找你。”

潘强忽然道:“丁琳怎样?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

赵国强明显愣了一下:“孩子?你是说丁琳怀孕了?”

潘强道:“怎么了?是不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他一脸的紧张。

赵国强向身边的助手询问了一下,随即向潘强道:“丁琳并未怀孕!”

潘强惊呆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反应过来,呵呵笑道:“文浩南,你这个王八蛋,居然这样耍我!哈哈,还是你够狠!”

赵国强随后提审了丁琳,丁琳虽然脸sè苍白了一些,不过jīng神很好,目光一如既往的坚定,她望着赵国强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在法庭上解决。”

赵国强道:“为什么要上法庭?”

丁琳望着赵国强:“怎么?你们难道想动用私刑?我jǐng告你,中国是个法治社会,你没有任何的权力对我滥用私刑。”

赵国强感觉到非常有趣,他点了点头道:“经过我们的重新调查,已经同意暂时将你取保候审。”

丁琳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你是说,我可以走了?”

赵国强点了点头道:“可以,回头你的律师会过来办手续。”

丁琳的目光变得有些迷惘:“是不是潘强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赵国强摇了摇头道:“很多事情他都没有说,但是你的事情我们已经基本调查清楚,你现在涉及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包庇和容留潘强藏匿,这已经违反我国的法律,后果你应该清楚。”

丁琳道:“谢谢你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