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六道轮回】(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0:56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他们选择在海岛渔村的平台上喝酒,坐在这里,刚好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沙滩和海面,海天一sè,蔚为壮观,在这样的环境中喝酒,心境也不由得开阔起来。

张扬道:“我也是刚刚听说,你和文浩南互换了岗位。”

赵国强道:“我听说文浩南在北港的这段时间,你们闹得很不愉快?”

张扬道:“是不是很奇怪?”

赵国强点了点头道:“的确奇怪,你们本来是兄弟啊!”他的意思很明显,张扬和文浩南之间本该关系非常融洽才对。

张扬道:“我虽然叫他的父母干爸干妈,可是我和他的关系并没有处到兄弟的程度。”

赵国强直言不讳道:“他认为你的工作中存在问题!”

张扬放下酒杯道:“不是工作中,他认为我是一个罪犯!”

赵国强道:“我听说之前你在京城曾经救过他的女朋友苏菲?”

张扬道:“你大概不知道细节,我救出苏菲之后,被jǐng方扣留了一整夜,文浩南当时就在现场,他不愿意为我说一句话。”

赵国强道:“可能他认为你和苏菲的劫案有关。”

张扬笑了起来:“可事后证明我是无辜的。”

赵国强道:“在那样的情况下,换成是我,也不会相信你和那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有必要调查一下,对你负责,对别人也是一种负责的态度。”

张扬道:“你认为我会是一个作jiān犯科的人吗?”

赵国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拿出了一张照片。推到了张扬的面前。

张扬拿起照片,看到了照片上的桑贝贝,不由得笑了,他摇了摇头道:“文浩南临走之前是不是专门交代你要调查清楚这件事?”

赵国强没有否认。

张扬道:“照片上的女孩叫桑贝贝。”

“可否告诉我她的下落?”

张扬盯住赵国强的双目道:“她是个无关痛痒的人物,文浩南之所以想查她,无非是想通过她找到不利于我的证据,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桑贝贝跟我的确处过一段,可后来我们分了,她辞职之后离开了北港。一个女人如果存心想要躲开你,怎么可能告诉你她的去向?我承认,我对她至今还有些好感。赵局,如果你愿意像文浩南一样,花费人力物力去调查她,我也不反对,如果你找到她的下落,可不可以先通知我一声。”

赵国强道:“你说出的话像个情圣,不过这样的话让纪委听到可不是什么好事。”

张扬道:“纪委的嗅觉要比你们公安灵敏的多,其实我现在没什么好怕的,我未婚,跟谁谈恋爱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谁也不能给我扣上一顶作风不正的帽子。”

赵国强道:“可这是一个吧女。”

张扬道:“既然国家允许这种职业存在,就证明她是合法正当的,赵局,你眼中也有高低贵贱之分吗?”

赵国强叹了一口气,他也听说了张扬和楚嫣然分手的事情。虽然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眼中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这种思想是根深蒂固的存在的,一个吧女和一个名门闺秀自然无法相提并论,赵国强道:“张扬,如果你想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就必须要谨言慎行。就算是我的忠告吧。”

张扬举杯道:“谢谢!”他喝了口酒又道:“我也给你一个忠告。”

赵国强点了点头道:“洗耳恭听。”

张扬道:“文浩南之所以来去匆匆的原因你想过没有?”

赵国强道:“先是未婚妻遇劫,然后他的坐车又发生了爆炸。让他离开北港,也是出于保护他的目的。”

张扬笑道:“你好像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文浩南如果不被调走,继续留在北港的话,那么他很可能会遇到更大的麻烦。”

赵国强道:“你好像知道一些秘密!”

张扬道:“不是什么秘密,只要有眼睛有头脑的人都能够看出来,文浩南之所以面临今天的局面,不是别人造成的,而是他自己的原因。新官上任三把火也要分地方分环境,就算北港存在一些问题,如果cāo之过急,只可能逼狗跳墙,到最后只能咬伤自己。”

赵国强面露微笑,张扬说得虽然是文浩南,可提醒的却是自己。

张扬道:“做事如打球,摔得越重,反弹力就越大,赵局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吧。”

赵国强道:“看来快刀斩乱麻在北港并不适用。”

张扬道:“再快的刀,也要看握刀的人是谁。”

赵国强目光一亮,他端起酒杯道:“今天我不虚此行!”

文浩南的离职让不少人拍手称快,陈岗如此,袁孝商也是如此,不过袁孝商有一点极为纳闷,究竟是谁在文浩南的车里放了一颗炸弹,文浩南来北港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得罪的人却是不少。

祁山是二号上午抵达北港的,一来到这里就直奔老朋友袁孝商的办公室,祁山发现天街已经停业了,见到袁孝商忍不住问起这件事。

袁孝商道:“停业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文浩南整天带人调查,生意一落千丈。”

祁山笑道:“我听说他已经走了!”

袁孝商点了点头道:“这消息已经得到证实了,他和南锡市公安局长赵国强对调,看来是被昨天的爆炸案吓住了。”

祁山并不知道爆炸案的事情,皱了皱眉头道:“爆炸案?这种时候发生爆炸案?”

袁孝商道:“你大概不知道,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昨天上午北港市公安局内发生了车辆爆炸案,炸毁的那辆车就是文浩南平时的座驾,幸亏他接电话晚一步上车,不然肯定被炸得灰飞烟灭了。”

祁山有些奇怪道:“什么人这么大胆子居然敢向文浩南下手?”

袁孝商摇了摇头道:“我也想不透这件事,如果文浩南被炸死了,只怕北港以后再也没有太平rì子好过了,我看策划这件事的人未必真想杀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恐吓他。”

祁山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人的目的显然达到了。我真的很好奇,究竟是谁策划了这件事?”

袁孝商道:“文浩南虽然在北港的时间不长,可是得罪的人不少,别的且不说,就连他的干弟弟张扬也跟他弄得势同水火,前两天在京城,文浩南差点把张扬给抓进去。”

祁山笑道:“张扬最近好像一直在走背运,我听说很多关于他不好的事情。”

袁孝商道:“政坛上的起起伏伏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我看他之所以倒霉,还是因为和楚嫣然分手引起,在省委书记的面前失宠,以后的rì子肯定不好过。”

祁山道:“张扬这个人没那么容易被打倒的,他能够走到今天,也不是全靠关系得来的。”

袁孝商道:“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最近他在滨海的权力正在被逐渐削弱,连他一手搞起来的保税区,如今管理权也已经被市里收回,因为这件事他和市委副书记龚奇伟闹得很不愉快。”

祁山道:“你这么一说,我更要去看看他了。”

袁孝商道:“我刚买了一艘游艇,明天约他一起出海去玩!”

对于袁孝商的邀请,张大官人还是欣然接受,登上袁孝商新买的游艇,他才发现,今天来得不仅是袁孝商和祁山,还有六位美丽的女郎。

张大官人望着眼前的莺莺燕燕不由得眉开眼笑。

祁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怎么样,我们是不是投其所好?”

张大官人道:“祁山,你不妨考虑下调过来当我秘书,咋就那么知道我心意呢。”

祁山道:“我可不敢贪功,这都是袁孝商的主意。”

袁孝商穿着一身休闲装走了过来,他向张扬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指挥放开了缆绳,白sè游艇缓缓驶入蔚蓝sè的大海。六位女郎齐声欢呼,当今的时代绝不缺少拜金女郎。

祁山递了一杯红酒给张扬:“今儿就是想叫你出来放松一下,没别的意思,千万不要给我们扣上yīn谋腐化干部的帽子。”

张扬笑道:“赏心悦目,你们真是太会安排了。”

袁孝商招呼张扬过去合影。

几位女郎脱去外衫,身穿各sè的比基尼泳装,一时间游艇上sè无边,她们簇拥着张扬来到甲板上,摆出各式各样的姿势,袁孝商忙着拍照。

张大官人乐呵呵坦然受之,照完照片之后提醒袁孝商道:“孝商,回头照片底片一起给我啊!”

袁孝商笑道:“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寄到纪委去。”

游艇在一片宁静深蓝的海域停下,张大官人换上游泳裤,健美的体魄让那群女孩子看得脸都红了,张大官人从甲板上腾跃而下,旋即两名美女陪着他一起跃下,在蔚蓝sè的海水中追逐戏浪,这样的阳光空气,这么多的美女相伴,张大官人不禁心旷神怡了。脑子里想像的却是他带着诸位红颜知己在神庙岛享受人生的情景。

爬回甲板看到袁孝商换了一身潜水衣,袁孝商道:“这下面有一条沉船,我经常来这里潜水,要不要一起下去看看。”

张扬笑道:“不了,你自己去玩吧!”袁孝商向他竖了竖拇指,然后翻身落入水中。RQ

最快更新,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