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重归宁静】(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0:54
字体大小 + - 关灯

乔梦媛道:“我倒不担心你,我总觉得你始终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坚强的一个,抗击打能力不是一般的强。”

张扬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厮望着乔梦媛的目光充满了暧昧,这让乔梦媛很快就明白了他所谓人上人的概念,这厮无论什么时候都改不了他好sè的天xìng。

乔梦媛赶紧将话题岔开了去:“有没有考虑换个环境?”

张扬只能暂时收回了成为对方人上人的想法,摇了摇头道:“想让我走,没那么容易,不就是保税区吗?我倒要看看,谁敢往我头上扣一顶莫须有的帽子。文浩南能耐,现在还不是乖乖走人了。”

乔梦媛有些诧异道:“文浩南走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省里让他和赵国强的位置对调。”

乔梦媛道:“他走了对你是一件好事,省得有人总是针对你。”

张扬却没有表现得太过高兴,叹了口气道:“希望他经历这件事之后头脑能够清醒一些。”

乔梦媛道:“你和赵国强也算得上是老相识了。”乔梦媛知道张扬和赵家的事情,一直以来赵国梁之死都成为他和赵家关系的一道鸿沟。泰鸿集团董事长赵永福因为小儿子的死,一直对张扬念念不忘,将这笔帐算在他的头上,保税区成立之初就受到泰鸿在北港建厂的困扰,乔梦媛担心赵国强的到来对张扬仍然不是什么利好消息。

张扬道:“赵国强这个人还算得上公私分明,很有正义感的一个人。”

乔梦媛道:“其实你完全可以活得更轻松一些。”

张扬道:“我对现在的生活已经非常满足。”

因为担心文浩南的情绪问题,这次荣鹏飞亲自陪同赵国强前来,文浩南和赵国强也早已熟悉,知道赵国强是高仲和的爱将,他很客气地将两人请进自己的办公室内。

荣鹏飞本以为文浩南的负面情绪会很重。可见面之后才发现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荣鹏飞颇为欣慰道:“浩南,准备好了吗?”

文浩南道:“没什么可准备的,我只能服从命令听指挥。”他已经明白。在自己调动一事上起到关键作用的不是荣鹏飞,不是高仲和,甚至不是平海的任何人。而是他的父母,接二连三围绕他发生的人身安全问题,已经让父母失去了镇定,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自己。文浩南对眼前的一切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不得不暂时接受这个现实。

荣鹏飞笑着拍了拍文浩南的肩头:“浩南,这样想就对了。”

文浩南和赵国强握了握手,语重心长道:“国强,北港这边的工作很艰巨,担子很重。”

赵国强笑道:“浩南。你不放心我啊?”

文浩南道:“不是不放心,说实话,我是不甘心现在就走。”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荣鹏飞道:“你放心吧。国强一定会做好你没干完的工作。”

文浩南点了点头,邀请两人坐下。起身拿了两瓶水给他们,然后道:“从我负责公安厅北港调查组,到现在担任北港公安局代局长,前前后后工作了也有四个多月了,我对北港还是有了一些了解。”

赵国强听得很认真,知道文浩南这是要向自己交接工作。

文浩南道:“我目前着手调查的案子不少,卷宗我已经整理好,就放在桌上,你可能要抽几天的功夫熟悉一下。”

赵国强举目望去,看到桌上厚厚的一摞卷宗,的确不少,由此可见文浩南对北港的工作还是很认真,下了不少功夫的。

文浩南道:“我简略地跟你说一下重点,同时也向荣厅汇报一下我在北港的工作。”文浩南心中充满了不甘,他认为自己在北港的工作是相当尽职尽责,且成绩卓著的,现在将他调离北港,并不公平,但是很多事并不能以他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他无法改变。

文浩南道:“在我来北港之前,北港接连发生了几件案子,一件是丁高山兄弟被杀案,还有一件是省监察厅厅长刘艳红在阳遭遇车祸案,两件案子的手法非常相似,都是利用汽车制造车祸,丁高山兄弟涉嫌走私,我在调查这件案子的时候,发现了丁高山的女婿冯敬国生前曾经和多起走私案有关,拥有大量不明来路的财产,冯敬国被丁高山的养子潘强所杀,而潘强和丁高山的女儿丁琳又有暧昧关系,如今他们两人都已经被我抓获,目前正在审讯之中。”

赵国强点了点头,潘强的案子他已经听说了,其实他来北港之前也做了不少的调查工作,对围绕文浩南发生的事情了解了不少。

文浩南道:“刘厅长是来北港核实一些举报问题的,或许是她发现了什么,危及到了一些人的利益,所以有人对她中途下手,真正的目的是不想她将调查继续。”

荣鹏飞笑着打断文浩南的话道:“浩南,你是不是带入了过多的个人观点,这样容易影响到国强的判断,我看一切还是留给国强自己去了解去判断,你现在的做法正在试图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国强啊。”

赵国强笑道:“荣厅,浩南也是为了让我尽快了解情况,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工作。”

文浩南又道:“我怀疑北港乃至滨海的很多官员和本地商人之间关系密切,其中可能存在着严重的违法乱纪行为,根据我新近的调查,发现滨海市委书记张扬存在着不小的问题。”

听到张扬的名字赵国强和荣鹏飞都是心中一惊。

文浩南拿出一张照片道:“照片上的女人叫桑贝贝,曾经在天街担任调酒师,根据我得到的线索,张扬在滨海任职期间,和这个女人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而且经常光顾天街,后来在一次公然冲突之后,桑贝贝就从天街消失了,确切地说,不仅仅是天街,而是从所有人的视线中消失了,我收到一封举报信,怀疑桑贝贝已经遇害,目前我正在跟进调查中。”

赵国强拿起那张照片仔细看了看,女孩很漂亮,这样的女孩和张扬有些纠缠很正常,至少在他的概念里已经习惯了。

荣鹏飞道:“浩南,张扬还不至于做这种事吧。”

文浩南道:“荣厅,没有证据之前我不想说三道四,但是我需要一个解释,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呢。”

张大官人坐在办公室里,办公桌上摆着笔墨纸砚,他在那儿写字,最近张大官人明显的疏于政事,多数时间都在自己的办公室内看书写字。

傅长征敲了敲房门,得到应允后走了进来,恭敬道:“张书记,今天上午的常委会还开不开?”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事,开什么会啊!”

傅长征点了点头,他随即又道:“今天上午十一点,龚副书记在保税区指挥部会议室召开一个下阶段保税区重点工作会议,邀请您去列席参加。”

张扬道:“不去!就说我身体不舒服,回了他!”

傅长征有些无奈地看着张扬,最近明显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

张大官人在宣纸上写下最后一笔,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将写好的那幅字揉成一团扔进了废纸篓。他准备出去走走,换好了衣服,向傅长征道:“我出去办事,有什么重要事情打我手机。”

“好!”

张扬来到走廊上,看到一个人正朝着自己走了过来,他一眼就认出来人是赵国强,新任北港市公安局局长。于是张扬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早早地伸出手去,等着赵国强的到来。

赵国强来到他面前,两人的手终于握在了一起,赵国强道:“张书记,这是要出门?”

张扬道:“本来想出去转转,没想到赵局长来了。”

赵国强道:“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

张扬道:“赵局找我为了公事还是私事儿?”

赵国强道:“有什么分别吗。”

张扬道:“公事咱们就去办公室谈,要是私事儿,我请你出去边喝边谈,就当给你接风洗尘了。”

赵国强笑道:“兼而有之。”

张大官人也忍不住笑了:“兼而有之,那还是出去谈吧,你刚来北港,身为地主,我还是要表示一下。”他向身后的傅长征道:“长征,帮我在海岛渔村定个位子,我马上就过去。”

张扬和赵国强之间也曾经有过针锋相对的一段时间,不过那段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共同的工作中,两人都渐渐了解了对方,可以说赵国强是赵家之中唯一相信张扬和弟弟的死无关的那个。

张扬拿起大明,在大玻璃杯内倒满了酒,一瓶刚好可以倒满四杯。

赵国强望着玻璃杯中的酒:“你依然海量啊!”

张扬道:“酒是好东西啊,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他端起酒杯。

赵国强道:“怎么听起来你有种借酒浇愁的意思?”

张扬笑道:“酒后吐真言,想听实话,你就把我给灌醉了,我保管什么话都说出来。”

赵国强笑道:“我可没那个本事。”他端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喝了一口,吃了口菜道:“这儿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