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重归宁静】(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0:5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来到项诚面前笑了笑道:“项书记,我今儿来是特地跟您汇报点事儿。”

项诚很客气地指了指对面的椅子道:“坐!”

张大官人坐下之后道:“项书记不必见怪,他经常针对我。”

项诚道:“都是自己同志,工作上有些摩擦也是难免的,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其实他明白,张扬和文浩南绝不是工作上的摩擦那么简单。

张扬笑道:“项书记生气了?”

项诚叹了口气道:“能不生气吗?今天什么rì子,上头三令五申,一定要安定和谐,我越是害怕出事,可偏偏越是出事。你说说,这个文浩南自从来到北港之后,我就没有一天能够太平过,刚刚只不过说了他两句,居然跟我杠上了。”

张扬道:“这就是他不对了,目无领导啊。”

项诚心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没少气我,不过现在拿文浩南和张扬那么一比,发现这厮还是比文浩南顺眼多了。想起刚才张扬和文浩南的对话,相成道:“刚你说什么?文浩南荣升了?”

张扬道:“项书记,您还不知道啊,我刚刚得到内幕消息,省公安厅已经决定让文浩南前往南锡担任公安局长,由南锡公安局长赵国强来北港任职。”

“真的?”

“我还能骗您不成,从高厅那里得来的消息。”

项诚点了点头,心中顿时感到一阵欣喜。可随即他又感觉到这件事也谈不上什么大惊喜,走了文浩南,来了赵国强,北港公安局长在近期的频繁变动只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上头对北港的治安不满意。项诚道:“他走了也好,在北港代局长的位置上呆得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却接二连三出了不少的事情。”他没有继续往下说。向张扬笑了笑道:“怎样?最近工作上还顺利吗?”

张扬道:“管的事情比过去少了,清闲多了。”

项诚知道他在暗指保税区管理权被收回的事情,项诚叹了口气道:“这件事上我也非常不解。无论怎样,好好工作吧。”

七一当天,各地都举办了各种各样的文娱活动庆祝香港回归。张大官人参加了北港市举办的焰火晚会,看完焰火,文艺演出结束之后,他就早早的离席,想起今天还是常海龙结婚的rì子,自己终于还是没能抽开身去参加,张扬打了个电话给他,在电话中向常海龙和薛燕表示了恭喜。其实他们俩原本就没打算大cāo大办,等三天回门之后就一起去东南亚旅游了。

张大官人走向停车场的时候,迎面遇到了北港电视台台长严慕云。

今晚的演出。北港电视台面对全市现场直播,身为电视台台长的严慕云也对此表现出了相当的重视,亲临现场负责指挥,看到正打着电话的张扬,严慕云朝他挥了挥手。

张大官人刚巧结束了和常海龙的通话。他把手机收入包里,笑道:“严台长,今晚穿得真漂亮啊。”

严慕云穿着深蓝sè套裙,典雅而不失庄重,她笑道:“张扬啊张扬,你拿我这个老太婆开什么玩笑!”话虽然这么说。可心里还是非常舒服的,每个女人都希望被别人夸赞漂亮,严慕云也不例外,更何况她对自己的外貌一直都有相当的自信,虽然现在年纪大了,可是她保养得当,风韵和气质在同龄人中还是出类拔萃的。

张扬道:“我就纳闷了,为什么我说实话的时候别人总是不相信?”

严慕云道:“就当你说得是实话,张扬,刚才我还在和武意说你,最近没见你怎么露面,不容易啊,学会低调了。”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枪打出头鸟,话说多了未必是好事儿。”

严慕云道:“这话不像是你的风格。”

张扬道:“吃一堑长一智,现在我才知道,夹着尾巴做人才是人生真谛。”

严慕云道:“你不看演出了?”

张扬道:“我还得赶场,这就得赶回滨海。”

严慕云道:“滨海保税区今晚也有焰火表演,龚副书记就在那边啊。”她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意思。

张扬笑道:“现在保税区归他管,他不去谁去?”他不想和严慕云多聊,严慕云给他的感觉并不是太好,这个女人太过功利,寒暄了几句,告辞离去。

滨海保税区的焰火绚烂多彩,几乎滨海的主要领导都前来现场观赏,与民同乐,唯独缺少了滨海市委书记张扬。很多人都关注到了这一点,但是很多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市委副书记龚奇伟的身上,在这些人的眼中,龚奇伟是北港未来的掌舵人,张扬只是一颗即将陨落的小星星。

可张扬对有些人的意义不同,乔梦媛也参加了滨海的焰火晚会,可是她早早地选择离去,来到自己的汽车内,拨通了张扬的电话:“在哪儿呢?”

张扬道:“鹿角湾的沙滩上,在这儿刚好可以看到保税区的焰火。”

“你等我!”

十分钟后,乔梦媛出现在鹿角湾的沙滩上,她果然看到了月下的张扬,这厮赤着脚,双手叉腰站在近海的沙滩上,任凭一层层的海浪追逐拍打着他的双脚,不知为何,在乔梦媛的眼中,他看起来还是那样的桀骜不驯,不可一世,充满着迷人的阳刚味道。

张扬转过身,展示给乔梦媛一个招牌式的笑容:“就知道你会想起我!”

乔梦媛脱下鞋子,和张扬的那双鞋并排放了,然后**着白嫩的双足踩在微凉的沙滩上,她走向张扬,张扬却离开了海浪转身向她走来,乔梦媛停下脚步,芳心中没来由一阵慌乱。

张扬在距离她一米的地方站定,仍然是淡淡微笑着。

乔梦媛道:“今晚你笑得特别诡异。”

张扬道:“那是因为你心里有鬼。”

“嗬!”乔梦媛笑了一声,旋即又咬了咬樱唇。

张扬指了指脚下的沙滩,率先坐了下去,乔梦媛也坐下了,在张扬的右侧,张扬拍了拍自己的右肩:“我不介意借你一个肩膀。”

乔梦媛道:“暂时不必麻烦。”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伸直他的两条腿,乔梦媛没有像他一样,而是坐在那里,屈起一双美腿,很自然而巧妙地将双腿包裹在长裙中。

望着张扬被月光映得有些凄迷的眼神,乔梦媛道:“是不是有些不开心?”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为什么要不开心?”

保税区的方向又一轮烟花升腾而起,在夜空中绽放闪耀。

乔梦媛望着烟花升起的方向:“今晚的主角本该是你。”

张扬微笑道:“我是主角啊,此时此刻,咱们一个男主角,一个女主角,我很开心。”

乔梦媛道:“我是说保税区。”

张扬道:“无所谓,人一辈子谁也不可能永远都在波峰之上,有cháo起就会有cháo落,谁都有低谷的时候,即使你爸也不能例外,更何况我这样一个小人物?”

乔梦媛道:“其实这世上很多事都不是绝对的,就像你认为很小的一件事情,我却认为是一件大事,你认为很了不得的大事,在我眼里却只不过是一件小事罢了。所以只有少数男人可以粪土当年万户侯,而多数女人都可以做到粪土万户侯。”

张扬微笑道:“你是说男人的功利心要比女人重一些。”

乔梦媛道:“女卫悦己者容,是为了在情人面前证明自己的美貌,男人追名逐利又是为了什么?其根本点还是为了证实自己。”

张扬道:“这世上的一切行为都是因为yù望驱使的。”这厮的一双眼睛盯住乔梦媛,从她的美眸游移到她的樱唇之上。

乔梦媛察觉到他的意图,轻声道:“应该说是罪恶行为!”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他并没有做出进一步sāo扰的动作,而是仰身躺了下去,望着满天繁星:“佛经上所说的未必都没有道理。”

乔梦媛道:“有时间你可以看两本佛经。”

“干什么?想让我皈依佛门?”

乔梦媛笑道:“你这种人是不适合进佛门的,抽时间看看佛经,可以修心养xìng,可以帮助你看开很多的事情,不再有那么重的功利心。”

“我的功利心很重吗?”

乔梦媛道:“我发现你在很多的事情上都太过执着,在官场上应该懂得变通两个字。”

张扬道:“不是我不懂得变通,而是原则问题,我这人最大的长处就是坚持不放弃,这一点上,你应该了解啊!”

乔梦媛温婉笑道:“了解,的确了解。”

张扬道:“记得我送给你爷爷的那块石头吗?”

乔梦媛点了点头:“我听说了,爷爷说那块石头里面居然包藏着一颗价值连城的翡翠。”

张扬道:“老爷子让我将那块翡翠加工成饰品,留给他的宝贝孙女儿当嫁妆。”

乔梦媛俏脸微热,她当然明白爷爷这样做的用意,双手的手指缠绕在一起:“我这辈子都不会嫁。”

“除了我以外,别人当然不行!”

乔梦媛道:“你这种人,我还是敬而远之。”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事业不如意,感情又遭受打击,你说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加悲剧的人吗?”

节rì期间不断更,再求月票!RQ

最快更新,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