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红颜易老】(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0:46
字体大小 + - 关灯

杜天野端起酒杯道:“组织上决定调我去津海工作,说心里话,我对江城还是充满了不舍之情。在江城工作了这么多年,我早已把自己当成了江城的一份子,其中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这么多的朋友。”

苏小红微笑道:“不仅仅是收获友情吧?”说话的时候,她笑盈盈看了苏媛媛一眼,苏媛媛俏脸绯红。在苏媛媛听来,苏小红这句话指的是自己,可杜天野却听出苏小红话里有话。

苏小红道:“对我来说,杜书记不仅仅是一位好领导,他还是……”她停顿了一下,双眸望着杜天野:“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当初如果不是杜书记一把将我从马路上拉了回来,恐怕我现在早已成为孤魂野鬼了。杜书记,我敬您一杯。”

杜天野和她碰了碰酒杯一饮而尽,心中却泛起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无论是苏小红还是杜天野都拥有着超出常人的冷静和控制力,他们并没有将彼此的感情表露出来,晚上更主要的话题都是围绕张扬。

朱晓云怀孕不久,所以苏强提前送她回去。

当晚张扬和海兰一起走,而杜天野则主动承担了送苏小红和苏媛媛的任务。

杜天野将车停在苏小红的别墅外,苏小红笑道:“这一路我一直都在想,杜书记如果因为酒后驾车被查,会不会引起全城轰动。”

杜天野道:“我的酒量虽然很好,但是我很少酒后驾车。”

苏小红道:“明知不对。为什么要这样做?”

杜天野摇了摇头,他不知应该怎样回应苏小红。

苏小红道:“进去坐坐!”

杜天野道:“不了,太晚了!”

“你怕我?”苏小红妩媚的双眸在夜sè中闪烁着凄凉的光芒。她的目光让杜天野感到一阵内疚,他抿了抿嘴唇道:“今晚送你过来,就是想跟你说声再见。”

“不再见了吗?”

杜天野微笑道:“还会见面的,我……”他本想说自己会永远将苏小红当成朋友,可最终这句话没有说出口。

苏小红咬了咬嘴唇。忽然她扑入了杜天野的怀中,撕扯着他的衣服,搂住他的脖子。吻住他的嘴唇。

杜天野被她狂热的举动惊住了,可很快他似乎做出了一个决定……

这是一个闷热的夜晚,张扬坐在木屋别墅的露台上。望着远方的南湖,不见月,也看不到一颗星,南湖漆黑如墨,晚上没有一丝风。

海兰穿着丝绸睡袍来到他的身后,双手从后面揽住了他的脖子,垂下头吻了吻张扬的面颊。张扬牵着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双膝之上,大手探入睡袍,抚摸着海兰比起丝缎更柔滑的肌肤。扯开她的前襟,温柔亲吻着她美好的胸膛。

海兰道:“我已经准备好了辞呈。”

张扬微微一怔:“辞呈?”

海兰道:“我厌倦了镜头下的生活,准备辞去卫视的工作。”

张大官人道:“打算专心经营广告公司?”

海兰笑着摇了摇头:“茵茹打理得很好,我又没什么经营的天份,准备好好休息一下。抽出一年的时间环游世界。”

张大官人道:“我也想去,不过最近只怕抽不出时间。”

海兰道:“不用你陪。”她抚摸张扬的面颊道:“张扬,我……”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鼓励她说出来。

海兰道:“我想,我是不是应该给你生个宝宝了?”

张大官人一点都没感到吃惊,海兰也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虽然她保养的很好,如同二八少女,但是女人到了这个年龄,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和要求,秦清就是如此,而且已经身体力行的怀上了他的骨肉,毅然放弃正处于上升期的事业,前往瑞士安心养胎去了。

张大官人拥住海兰,心中忽然感到一阵歉疚,自己何德何能,让这帮风华绝代的佳人甘心守在自己的身后,默默为自己奉献,这样的要求并不算高,张扬甚至想现在就抛下所有的一切,远离官场的是非,带着这帮红颜知己享受属于自己的生活,可是做人必须有始有终。

海兰看到他久未说话,还以为他生气了:“你不开心?”

张扬摇了摇头,亲吻着海兰的柔唇道:“我是感动。”

海兰道:“可能我的想法有些自私,这段时间,我时常在想,我已经不再年轻了,我们之间虽然永远无法修成正果,可是我总想拥有我们的感情结晶。”

张扬点了点头:“我明白,我不会让你等太久。”

海兰道:“张扬,如果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我有能力教育好他,可以给他一个美好的未来。”

张扬道:“我明白,我全都明白!”

张大官人真真正正的开始考虑退出了,深夜,海兰安祥的睡去之后,张大官人回到露台,拨通了楚嫣然的电话。自从他们对外宣称分手之后,两人之间的感情反而更胜往昔,几乎每天都要通一个电话。

楚嫣然也听说了他最近的不少事,让楚嫣然最不能理解的就是,张扬为什么还要坚持呆在滨海:“张扬,你是不是在帮我爸做什么事情?”

张扬笑着否认了这件事:“我只是在调查滨海的一些问题,跟你爸没关系。”

楚嫣然道:“这样的状况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我想你,可是我现在连回国看你都不可以!”

张扬道:“刘厅长被人谋害,很多事情都显示和北港内部有关,我必须要用这种方法来深入北港内部,我答应你,等这件事情做完,我就彻底告别官场,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我不信!”

张扬听到海浪拍岸的声音:“你在哪里?”

“神庙岛!我昨天过来的,检查这边的建设情况,真的想你过来看看,我相信你只要来过一次,就再也不想走了。”

张扬笑道:“用不了太久时间,我就会过去。”

楚嫣然道:“对了,清姐去了欧洲哪里?我下周要去欧洲谈生意,刚好去找她玩。”

张大官人支支吾吾道:“我也有段时间没跟她联络过了。”

楚嫣然道:“你会不知道?”

张大官人头皮有些发麻,如果说自己不知道秦清的下落,楚嫣然指定不会相信,他笑道:“我倒是有她的号码,你记下来啊,能不能联络上我可不管。”

几乎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张扬对工作的懈怠,自从省里明确将保税区的管理权交给龚奇伟之后,张大官人就没有到保税区去过,甚至都很少在公众前露面,他留在滨海的多数时间都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文浩南在北港的几把火烧过之后,发现自己也没有取得太多深入的进展,潘强的嘴很紧,从他那里并没有得到丁家走私的线索,现在的文浩南就如同一个饥饿的人得到了可以让他饱餐一顿的罐头,可惜他却没有打开罐头的工具,只能盯着这罐头干瞪眼,而桑贝贝事件的突然出现,让文浩南转移了注意力,他开始将jīng力放在张扬的身上。

虽然文浩南发动了很多力量去调查桑贝贝,可是关于桑贝贝的资料还是少之又少,他的所有调查都停止在桑贝贝从天街辞职,以后再无进展,虽然没有获取更多的资料,但是天街的生意已经严重被文浩南影响到了,所以文浩南成为众矢之的绝非偶然。

七一当rì,文浩南开完北港市公安局的一个内部会议,正准备出门办事,来到门前,却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最近经常有这种电话打给他,文浩南也通过这些神秘电话得到了不少的消息,他向两旁看了看,拿起电话:“喂!”

“文局,你的车上被人装了炸弹!”对方的声音低沉而沙哑,文浩南从直观上判断,对方的声音已经经过了处理,他愣了一下,看到几名部下正走向前方的汽车,他大声道:“离开那里,所有人都离开那里!”

听到文浩南的惊呼,公安干jǐng迅速离开了停车场的范围。

足足等了一分钟,根本没有看到停车场有任何的动静,文浩南对着手机怒吼道:“干什么?耍我?”

那个低沉的声音嘿嘿笑道:“耍你又怎样?今天好像是七一吧?来点刺激好不好?”

文浩南怒道:“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要记住一件事,我今天饶了你一命!”

文浩南道:“你知道恐吓jǐng察的后果吗?”

“蓬!”那人对着手机听筒说了一声。

紧接着文浩南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他的那辆jǐng车,在火光冲天中升腾而起,足足升起两层楼高,然后垂直摔落在地面上,摔得支离破碎。

现场一片惊慌,文浩南被爆炸声震得耳鸣,他的手机中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对方已经挂上了电话。

文浩南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严令封锁消息,今天是个特殊的rì子,这起在公安局内部发生的爆炸事件,虽然没有造bsp;rén员伤亡,可是其xìng质却是极其恶劣的。

今天月票太少了,再来两张凑够20张行不行?RQ

最快更新,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