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追查】(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0:39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向照片看了一眼,居然是桑贝贝,文浩南真是无孔不入啊。◎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好像有人才把举报材料递到陈岗手里,他怎么就开始查桑贝贝的事情了?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文浩南道:“张扬,如果我没有证据,我是不会过来找你的。”

张扬拿起桑贝贝的照片,仔细看了看,依然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从没见过。”

文浩南道:“照片上的人叫桑贝贝,曾经在天街当过调酒师,我调查过,是因为你的缘故。”

张扬道:“谁跟你说的?让他过来跟我对质。”

文浩南道:“桑贝贝已经失踪了半个多月,最近才有人报案,我想你配合我的调查工作。”

张扬道:“我都记不起见过这个人。”

文浩南道:“张扬,据我说知,在桑贝贝辞职离开的当晚,你曾经去过天街。”

张扬道:“文局,我始终认为,就算咱们做不成兄弟,也不至于成为仇人,我哪里得罪你了?你非得把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扣在我头上?”

文浩南道:“我收到了匿名举报信。”

张扬道:“就算有人举报,也轮不到你来调查我,我犯法了吗?”

文浩南道:“我怀疑你和桑贝贝失踪案有关。”

张扬呵呵笑道:“文局,我还怀疑你跟她失踪案有关呢?吓我?”

文浩南道:“你最好不要让我抓到把柄。”

张扬霍然起身,怒视文浩南道:“我忍你是看在你爹妈的份上,别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如果我真想对付你,你早就碰得头破血流。”

文浩南毫不退让的和张扬对视着:“话说得很大,只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张扬点了点头道:“那就试试。看看咱们谁能笑道最后。”

文浩南从桌上拾起那张照片道:“这个人,我会追查到底,你自己最好小心点。”

张扬道:“巧的很,我也想奉劝你这样一句话。”

文浩南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张大官人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随即抓起杯子狠狠扔在了地上,白瓷杯碎裂成了无数片,迸shè的到处都是。

没多久看到高廉明探头探脑的推开了大门,张扬道:“站那儿干什么?还不给我滚进来!”

高廉明走进来。一脸的笑:“张书记,您发火了?”

张扬道:“能不发火吗?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最近不顺心的事儿一股脑都涌过来了。看到你小子这一脸的皮笑肉不笑。我更是火上加火。”

高廉明道:“我招谁惹谁了?怎么谁看我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刚才我跟浩南哥打招呼,他也没给我好脸sè。”

张大官人心说,他能给你好脸sè才怪。你帮我往他手机上安窃听器,文浩南肯定连你一起给恨上了。

高廉明挨着张扬坐下:“张书记。我听说上头把你对保税区的管理权给拿下了?”

张扬有些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你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是不是?”

高廉明道:“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你是我哥啊,遇到事情了,我当然要站在你这一边了。”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平时没觉得你怎么样,关键时刻还是表现出了一些兄弟情义。”

“张哥。咱别这么说,你一这么说。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张大官人道:“什么事儿?”

高廉明叹了口气道:“那啥……我……我爸想调我去东江。”

张大官人顿时明白了,感情高仲和也觉得儿子跟着自己没前途了,他点了点头道:“随你,我总不能拦着你的前程,你要是决定了,我抽时间给你送送行。”

高廉明道:“别这么说。我,我这心里过意不去。”

张扬道:“树倒猢狲散。可能大家都觉得我要倒台了。”说完他站起身向门外走去,只留下高廉明呆呆坐在那里。

虽然是做戏,却也让张大官人体验了一把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当然他并不怪高廉明,高仲和做出这样的安排也是为了儿子的前途着想,在外人的眼中,如今张扬已经失去了宋怀明的信任,他和文家的关系也处于冰点,这样的一个年轻人,自然谈不上什么前途可言。

张大官人回到办公室不久,陈岗就打来了电话,他听说了文浩南找张扬的事情,陈岗其实并不是关心张扬,他关心的是桑贝贝的事情,如果文浩南查出张扬杀死桑贝贝,而后又毁尸灭迹的事情,只怕要将他牵累进去,陈岗不由得有些惶恐。

张扬道:“有人想搞我!”

陈岗道:“我把那件事给压住了,根本就没有向外声张,他是怎么知道的?”

张扬道:“人家既然能把举报材料送到你那里,就可以送到文浩南那里。”

陈岗道:“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啊,我看这件事十有**和江乐那小子有关系。”

张扬道:“未必,天街的那帮人也有可能。”

陈岗道:“你怀疑陈青虹他们?”

张扬道:“怀疑谁并不重要,一个吧女辞职失踪原本就算不上什么大事,问题出在文浩南身上,他咬住我不放。”

陈岗低声道:“看来一定要让他尽快走人了,不然他还会抓住你不放。”

张扬冷笑了一声道:“我是不跟他一般计较,他还以为我怕了他!”

陈岗只当张扬在说狠话,如果失去了宋怀明和文国权的支持,张扬的政治能力自然大打折扣,他的份量还真不能和文浩南相提并论。

陈岗语重心长道:“这个人继续存在下去,对你肯定是一个威胁。”

张扬不屑笑了笑,陈岗担心得是他自己,害怕如果他张扬落难,必然会将他牵连出来,张大官人道:“老陈,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尽快解决。”

陈岗放下电话,禁不住长叹了一声,张扬的话说得虽然很满,可是陈岗并不相信,他对张扬目前的状况表示担忧,他对张扬的能力持有怀疑态度,他已经不相信张扬可以圆满地解决文浩南的问题。

有些秘密只能和少数人分享,在这件事上,陈岗可以商量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袁孝商。

袁孝商也听说了张扬最近麻烦不断的事情,不过他没想到桑贝贝的事情这么快就会有人捅到文浩南那里,而且文浩南已经找上了张扬。

陈岗忧心忡忡道:“孝商,我感觉这件事情不妙啊,文浩南和张扬反目,从最近的情况来看,他摆明了是要对付张扬,现在已经抓住了桑贝贝的事情,如果查下去,恐怕……”

袁孝商道:“查下去又能怎样?他能证明张扬和桑贝贝失踪的事情有关系吗?”他起身给陈岗上烟。

陈岗接过香烟,凑在袁孝商打着的火机上点燃,抽了口烟,吐出一团烟雾道:“上头把保税区的管理权交给龚奇伟,摆明了就是对张扬的冷落和不信任,照我看,距离将他拿下已经不远了。”

袁孝商道:“张扬的rì子的确不好过,不过他现在并没有什么大毛病被人捉住,上头还不会直接将他拿下。”

陈岗道:“你对官场上的事情并不了解,如果上头想要对付你,根本不需要理由,想找你毛病,你浑身都是毛病。张扬这小子狂妄惯了,我看这次是墙倒众人推,除了咱们两个,只怕没人会真心给他帮忙。”

袁孝商对陈岗的这番话并不是完全认同,张扬一路走来,不仅仅是依靠宋怀明和文家的帮助,据他所知,张扬在官场上还是有很多的朋友,包括他和前任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关系都很好,现在乔振梁的女儿乔梦媛就在他的手下任职。张扬这种人经常会创造奇迹,这次不知他会不会完成一次漂亮的绝地反击?

陈岗道:“依我看他在平海的仕途已经走到了尽头。”他并不看好张扬未来的道路,如果张扬离开滨海,他也不意外,甚至会感到欣喜,张扬如果离开了滨海,那么他手里握着的这些把柄就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张扬也失去了威胁他的意义,换句话来说,他就能够在滨海安心的多过几天rì子。

袁孝商道:“无论张扬走或不走,文浩南这个人都不适合留在这里。”

陈岗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这个人是个祸害!”

张大官人在滨海只呆了短短的两天,随后便前往江城,他前往江城有几件事,其一是接受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的邀请,参江城迎七一晚会,这也是杜天野在江城的最后一次正式活动,七一过后,他将前往津海上任,还有一件事就是探望已经在江城做完手术的伍得志。

张大官人一系列的行为,在很多人眼中被解读为,他在滨海已经越来越不如意,宁愿选择逃避。

张大官人从不是个喜欢逃避的人,今天是伍得志拆线的rì子,张大官人来到病房内的时候,伍得志已经拆线完毕,正对着镜子端详自己的模样。

赵天才也在里面陪着他。

看到张扬进来,赵天才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聚jīng会神盯着镜子的伍得志。

张大官人笑着走了过去。

求几张月票!忽然发现咋又成了第十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