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温泉】(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0:36
字体大小 + - 关灯

元和幸子道:“听起来很普通!”

张扬道:“你活着是为了什么?”

元和幸子想了想,随即又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这样的人是不是很可悲?”

张扬道:“一个女人拥有了财富、权力、还拥有了美貌,这三个因素,随便哪一样都可以成为别的女人嫉妒的理由。”

元和幸子道:“我却从未感到过幸福。”她望着张扬,她的目光让张扬感到熟悉和温暖。

张扬忽然站起身向她走了过去,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几乎**的娇躯拥入了怀中,感受着一种来自心底的熟悉温暖,他明显感觉到元和幸子的娇躯在他怀中战栗。

张扬试图去亲吻她的唇,可是忽然他的内心感到一阵刺痛,旋即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感包围了他,他的血液仿佛被瞬间抽空,脑子里出现了一个苍白的影像,他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元和幸子在此时挣脱开了他的怀抱,羞愤交加的看着张扬。当她看到张扬苍白的脸色,满头的大汗,又不禁有些慌张:“你怎么了?”

张扬大口大口喘着气,他摆了摆手,示意元和幸子不要走过来,跌跌撞撞爬出了温泉池,披上浴袍。宛如醉酒般冲出了木屋,离开了梅花泉。

回到自己的房间,刚才的那种奇怪的感觉却又凭空消失了,张扬来到盥洗室内,打开冷水。洗了洗脸,抬头望着镜中的自己,脸色苍白,脸上满是水渍,仿佛刚刚生了一场大病。

张扬回到床上,默默调息了一周,发觉身体并无异样。可回想起刚才的那种奇怪感觉,应该不是幻觉,闭上双目。回忆起那个苍白的影像,自己在拥抱元和幸子的时候究竟想到了谁?难道是顾佳彤?

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张扬舒了口气。拿起电话,打来电话的正是元和幸子,她打电话过来询问张扬是不是生病了,张扬笑道:“没事,可能是今晚喝多了酒,刚才多有冒犯,还望夫人不要见怪。”

元和幸子淡然道:“什么事情?我怎么不记得?”

这一夜张大官人睡得并不安稳,那个苍白的身影始终困扰着他,第二天一早,他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就离开了和熙园。

张大官人刚一出现在滨海市行政中心。就吸引了无数关注的目光,省里将保税区的管理权交给龚奇伟的事情已经众所周知了,这件事意味着张扬已经在上级领导面前失宠,体制中人对这种变动都是极其敏感的,很多人看张扬的眼光和过去已经有了很大不同。从撤县改市,到国家级保税区落户滨海,谁也不会否认这一切都是张扬努力的结果,但是在体制中,一个人取得的成绩并不如他所拥有的权力更具有威慑性,张扬执政的成绩很突出。但是他的权力如今大打折扣,而且这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很多人看他时已经失去了以往的那种敬意,每个人心中都有杆秤,他们会不由自主地掂量张扬未来的发展。无论是任何领域,走到最后的只能是少数人,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拥有长远的眼光,如果大多数人都能看清未来的发展大势,那么也不会有如此规模庞大的基层人物。

张大官人从不在乎这些人怎么看,因为文浩南的缘故,他和文家的关系的确疏远了不少,但是他和楚嫣然之间并没有分手,刚刚前来上班的路上,两人还煲了一个**辣的电话粥,宋怀明对他的支持始终未变,一切都在按照他们预想中的发展,他和龚奇伟之间的精彩表演已经蒙蔽了北港所有人的眼睛。桑贝贝的这出戏,让袁孝商和陈岗自以为抓住了他的把柄,认为和他坐在了一条船上,一扇封闭的大门已经向他开启了一条缝隙。

将保税区的管理权交给龚奇伟,在外人眼中,这样的做法只会让他们之间的关系雪上加霜,意味着省里失去了对张扬的信任,正在逐步削减着他的权力,张扬的好日子就要走到尽头。

张扬回到办公室,傅长征将最近的工作向他做了一个汇报,从丰泽到滨海,傅长征跟着张扬一路走来,对他的性情是相当了解的,见证了无数风雨,在这一场场的风波和斗争中,也建立起对张扬的充分信任,他坚信无论是怎样的风雨,也打不倒张扬。

傅长征的沉稳是张扬最为欣赏的地方,他从不会被外面的言〖〗论影响到,任何时候都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尽职尽责,兢兢业业。

张扬道:“长征,最近外面的风言风语是不是很多?”

傅长征微笑道:“张书记,既然您都说那是风言风语,又何必在意他们说什么呢?”

张扬道:“长征啊,你真是越来越老练了。”

傅长征道:“跟在张书记身边做事,经历的风雨多了,自然也就变得风波不惊了。”

张扬哈哈大笑,这会儿常海心过来了,傅长征告辞离去,张扬道:“对了,你通知一下各位常委,上午十点钟来小会议室开会。”

傅长征离去之后,常海心咬了咬樱唇一脸牵挂道:“你没事吧?”

张扬笑道:“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常海心道:“看不出来,你这种人,什么事情都喜欢藏在心里。”

张扬道:“对别人藏着,我对你可从不隐藏什么。”他起身来到常海心身边,展开臂膀抱了她一下,然后亲吻了一下她的樱唇,不知为何,张大官人做出这一举动的时候,心中竟然感到有些恐惧,他回忆起昨晚的事情,不过这会儿一点异常的反应也没有。

常海心的俏脸红了起来,轻声啐道:“门都没关,你作死啊!”

张扬笑道:“无所谓,大不了再给我扣一顶作风不正的帽子,反正现在我的举报材料都摞成小山了。”

常海心道:“你怎么有点自暴自弃啊?”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丫头,你真觉得我受打击了?

常海心道:“对你这个官儿迷来说,没有比权力更重要的事情了,现在权力被收走了,心中特不是滋味吧?”

张扬笑道:“你就这么看自己男人?我格局这么小?”

常海心道:“你和嫣然到底怎么回事儿?”

张大官人砸吧了一下嘴道:“感情不合!”

“鬼才会相信你。”

“随你信不信,反正我们现在是分了。”张大官人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谈得太多,他和楚嫣然的事情必须严守秘密,如果泄露了他们的真实情况,只怕他之前的全部努力都要前功尽弃。

常海心道:“后天我和我哥就回岚山了。”

张大官人闻言一惊:“啥?走?为什么要走?”他还以为常海心兄妹俩因为自己的事情要离开滨海。

常海心笑道:“你想哪里去了,你忘了,我二哥七一要结婚啊,我们得提前回去几天帮忙准备。”

张大官人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道:“你看我这脑子,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

常海心有些心疼地看着他道:“最近你遇到的事情也实在太多了,别让自己太累。”

张扬道:“七一,我尽量抽〖〗出时间赶过去。”

常海心道:“你要是走不开就别勉强,我二哥他们也没打算大操大办。我爸也说了,一定要低调办婚事,岚山市的那些干部他都没通知,害怕麻烦,等那天,喊几个亲戚吃顿饭,然后他们两人就去巴里旅游。”

张扬道:“把我当成外人了,你二哥就是我二哥啊!”

常海心笑道:“我知道你重视我家的事儿,可是最近你事情太多了,七一又是个特殊日子,连我爸都是抽〖〗出时间参加婚礼,所以啊,你先别把话说得太满,有时间就去,没时间的话,还是以工作为重。”

张大官人道:“真是体贴啊,丫头,你这么说真让我感动。”

常海心道:“我才不要你感动,我只要你一辈子对我好。”

张大官人微笑点头。

这会儿常海天也过来找他,看到妹妹也在,他笑了笑道:“刚巧海心也在,海龙结婚的事儿跟他说了没有?”

常海心道:“刚说过。”

常海天道:“我们得提前过去帮帮忙,张书记,刚才海龙来电话了,说你要是走不开,就不用过去了,但是礼物一定得送到啊。”

张大官人笑道:“怎么都觉得我不能去啊,还是你们原本就没指望我去?”

常海天道:“我先把正事儿说了,海龙点明让你给他写一幅字,李商隐的那首,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那个。”

张扬道:“没问题!回头我写好,明天让人裱好了给你送过去。”说起写字这件事,张扬想起了袁芬奇,把自己在京城遇到袁芬奇的事情跟他们说了。

常海心道:“我有阵子没见过他了,之前听说他去了日〖〗本,都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

张扬道:“回来了,看样子混得还不错,在京城认识了几个富商,平时参加参加笔会什么的,估计收入还不错。”

常海天道:“这小子过去不是一直都挺清高的吗?怎么也喜欢干这种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