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遭遇低潮】(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0:32
字体大小 + - 关灯

项诚道:“说得好,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我们的事业不可以单枪匹马的蛮干,需要的是协同努力,共同发展。”

张扬道:“项书记找我有什么事情?”项诚这么急把他找来肯定不是为了跟他闲聊。

项诚道:“我听说展会上遇到了一些麻烦,现在事情是不是已经解决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全都解决了,只是一些小事,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

项诚咳嗽了一声道:“省里非常重视保税区的工作,为了更好的建设保税区,省里决定加大对保税区的投入和管理,我接到通知,省里答应的拨款会在近期下发。”

张扬笑道:“好事啊!”

项诚道:“不过省里决定要将这笔款项划入北港市财政的帐户,由北港方面统一调配,是想我们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

张大官人脸sè开始变得不好看了。

项诚道:“其实我个人对省里的这个做法是不赞同的,我认为滨海方面应该有能力处理好这些问题,省里也有省里的考虑,我想他们是担心下拨的款项不能用在刀刃上,所以让我们发挥监督作用,都是为了保税区的建设,张扬啊,你应该理解吧。”

张扬道:“理解!反正钱还是用在滨海,就算把钱给我们,每笔钱的去处我们也要向上级领导汇报,这样好,无非是报告变成了申请,形式而已,我相信项书记肯定会支持我们工作的。”

项诚道:“省里刚刚下发了一个通知,为了更加有效的进行保税区的建设,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圆满完成计划内的工作,特成立滨海国家级保税区管理小组,由龚奇伟同志出任组长,并负责保税区工作,许双奇同志担任副组长……”说到这里项诚停顿了一下。目光中流露出几分同情,省里的这个决定明显是要把张扬从保税区踢出局去,张扬身为滨海市委书记,居然不是小组成员,项诚自问连他也不可能把事情做得那么绝,但是省里的这纸文件就是这么说,领导们就是这么决定的。望着表情沮丧的张扬,项诚心中暗叹。怨不得别人。谁让你得罪了宋书记?你小子过去嚣张惯了,几乎迷失了自我,过去你之所以能够平步青云。不是你有能耐,是因为你命好,你找了个好女朋友。你认了个有权有势的干爹。现在你和楚嫣然掰了,宋怀明自然不会喜欢你,你和文浩南闹得势同水火,文家自然要疏远你。

项诚之所以同情张扬,是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他在政治上也不得志,薛老过世之后,他就失去了靠山,如今他的官运已经是rì薄西山。退下来的rì子一天天临近。

张扬道:“省里的通知?”

项诚将文件递给他道:“这份文件你拿回去看看。”他这样做是要避嫌。

张扬压根没动,眼光根本没有向桌上扫一眼:“项书记,这是要把我从保税区踢出去咯?”

项诚道:“张扬,我对省里的这个决定也很不理解,我也提出了质疑和反对,但是……”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归根结底我们还是要服从领导的工作安排。”

张扬道:“卸磨杀驴,上头这么做是不是太绝了!”

项诚叹了口气道:“领导有领导的考虑。张扬,其实你把jīng力更专注于滨海的全局管理上,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张扬道:“这不是变相把保税区的管理权给我划出去了吗?凭什么?我辛辛苦苦促成的事情,到最后凭什么便宜别人?”

项诚道:“张扬,你不要激动嘛。只是工作上的安排,又不是针对你个人。”

张大官人霍然起身道:“项书记。我还不傻,这种事儿都摆在明面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省里既然不信任我,还不如干脆把我给撤了。”

项诚道:“张扬,你冷静一下。”

张大官人转身就走,来到门前,刚巧和过来找项诚的市委副书记龚奇伟打了个照面。

龚奇伟朝他笑了笑,张扬却双眼一翻,冷哼了一声,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龚奇伟显得有些摸不这头脑,向项诚道:“这小子哪根筋不对啊?”

项诚心说你还不明白?省里把保税区的管理权交给了你,换成谁也会心头不爽啊。项诚笑眯眯指了指桌上的那份文件道:“还不是因为省里的这份文件。”

龚奇伟拿起那份文件,其实文件的内容他早就看过,省里这一手他也觉得于心不忍,虽然是做戏,可对张扬实在是残忍了一些,他的表情风波不惊道:“张扬还是年轻,缺乏大局观,把保税区看成了自己的私人事业,如果一个人可以站得更高一些,就能够看得更远。我们从事的事业是属于国家和人民的,不是哪个人自己的,如果目光只盯着政绩,只考虑个人的利益,那么注定是狭隘的。”

项诚对龚奇伟的这番话并不感冒,大道理谁都会说,什么大局观?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在是你抢了别人的风头,别人辛苦种树,到了乘凉的时候让你给霸占了,项诚道:“省里这次把张扬排除在外,是不是欠缺考虑。”项诚不仅仅是为张扬打抱不平,在他看来,就算省里有意剥夺张扬的权力,保税区也不应该轮到龚奇伟全权负责,自己才是北港市委书记,在这一点上,他和张扬同时被省里给忽视了。

龚奇伟道:“张扬是有些能力的,早在南锡的时候,我对他就有了解,这个年轻人,有冲劲有热情,但是太冲动,为人处世过于自我,他是个不错的开拓者,却不是一个高明的管理者。滨海保税区,是我省第一个国家级保税区,省里各位领导对保税区的建设极为重视,这次的工作分派也是出于对保税区的高度重视。”

项诚道:“我看张扬对这次的工作安排很不理解,你还是抽时间找他好好谈谈。”

龚奇伟笑得有些无奈:“项书记,恐怕我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我看他现在对我产生了不小的成见。”

项诚道:“工作上要和私人感情分开,据我所知你们两人的私人关系一直都很不错啊。”

龚奇伟道:“说起来容易,可真正在现实中,想要明明白白地分开,哪有那么容易?”

张扬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去了纪委,纪委书记陈岗看到他满面乌云地走进来,马上就猜到了是什么事情把他惹成这样。陈岗起身邀请张扬在沙发上坐下,让秘书沏了一壶好茶,微笑道:“张书记,这次京城之行收获不小吧?”

张扬道:“收获有一些,可成果都被别人给吞了。”

陈岗叹了口气道:“省里的安排我也听说了,张书记,我真是为你抱不平,滨海保税区是你争取下来的,能有现在的局面也是你费尽辛苦努力的结果,可现在,省里怎么可以这样做?”陈岗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其实这厮心里一点都不同情张扬,非但不同情,他还有点幸灾乐祸,风水轮流转,你张扬也有今天?现在不牛逼了?现在不得瑟了?失去了身后的那些靠山,你丫也不过就是任人摆布的角sè,省里一纸文件就把保税区的管理权从你手中抽离了出去。

张扬道:“有人在针对我!”说完这句话,他并没有指明是谁针对自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陈岗道:“张书记,有件事我先给你透个底儿。”

张扬点了点头。

陈岗压低声音道:“最近我受到了不少针对你的举报信。”

张大官人不屑道:“老一套了,针对我的举报什么时候消停过?”

陈岗道:“其中有几封……”他有意停顿了一下,方才道:“是关于桑贝贝的,说你经常出入天街,和这个叫桑贝贝的女人暧昧不清。”

张扬皱了皱眉头:“还说什么?”

陈岗道:“我把这些材料都压了下来,如果这些材料,落在有心人的手里,说不定会查下去。”陈岗并不是在危言耸听,如果这些材料落在文浩南手中,以文浩南现在和张扬之间恶劣的关系,他肯定会制造一些文章的。

张扬道:“都以为我在走背字,墙倒众人推吗?也不怕自己被砸到了?”

陈岗道:“我听说张书记在京城遇到了点麻烦。”

张扬抬起双目望着陈岗,这只老狐狸对自己倒是非常关注。

陈岗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干咳了一声道:“有种人就是属疯狗的,你不跟他计较,他反倒会以为你怕了他,会跟着你咬,不停地咬。”

张大官人听他这样说,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好心救他女人,他却恨不能将我送入地狱。”

陈岗道:“张书记,我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可是我听到这件事也是为你深感不平。”

张扬道:“又有什么办法?他对我不仁,我总不能对他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