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恩爱夫妻】(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0:19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大官人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老大,你这想象力也够丰富的。”

徐建基道:“乔梦媛也不错啊,人长得漂亮,家世又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你丫命咋就恁么好呢?”

周兴国深有同感的点点头,想当初,他对乔梦媛也心动过,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家对他不来电,所以周兴国也及时调整方向,断了念想。

张扬道:“两位哥哥,别拿个人问题做文章,我和乔梦媛就是朋友关系,你们别乱讲。再说了,咱们今晚见面也不是为了谈论个人问题。”

一句话就将讨论的议题拉回到了主题,周兴国道:“三弟,这次我回来就是想做个和事老,帮你和谢坤举调解一下,过去发生过的事情,无论是谁得罪谁,既然过去了,咱们就一笔抹过去,从今天开始,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别再针锋相对,老弟,你给不给我这个当哥哥的面子?”

周兴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扬已经不好推脱了,他笑道:“大哥,咱们兄弟之间还要说这些吗?你既然开口了,我权当谢坤举是个屁,现在就把他给放了。”

徐建基笑道:“你别在这儿放,千万别影响我食欲。”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周兴国端起酒杯道:“兄弟,就凭你这句话,当哥哥的就应该好好谢谢你。”

张扬道:“大哥,咱们之间用不着如此客气吧?”

两人碰了碰酒杯一饮而尽,周兴国道:“我也不瞒你,这件事我大哥已经知道了,是他让我赶紧回京解决这件事的。”他口中的大哥就是平海省长周兴民。

张扬帮着周兴国斟满酒杯道:“我听说周省长从小就在谢家长大?”

周兴国点了点头道:“谢坤举的爷爷是我爷爷的老部下,我大哥出生的时候,我伯母因为难产去世了,所以我大伯和爷爷商量了一下,就把我大哥送到了谢家,谢坤举和我大哥年龄相仿。刚好都在哺乳期,所以陈阿姨就同时将他们两人一起拉扯大,对我大哥比自己亲生儿子还要好一些,我大哥在谢家一直上完中学方才回来,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对谢家的感情丝毫不次于我们周家。我和谢家兄弟也很熟,我们两家一直来往很多。”周兴国说这番话并不是没有目的的,他是要通过自己的解释让张扬充分了解周谢两家的关系。

张扬虽然热血冲动。但是他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而且重情重义,这次的事情周兴国已经做过详细了解,事情的起因的确在谢坤举一方。他也把事情的经过向大哥周兴民进行了汇报,周兴民给他的任务就是一定要亲自出面消除张扬和谢坤举之间的误会,确保他们不要继续争斗下去。

张扬道:“大哥。你既然开了口,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次的事情就此作罢。”

周兴国道:“我约了谢坤举,明天咱们一起去西山马场玩。”

张扬道:“见面的事情就算了吧,我和他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见面彼此难免尴尬。”

周兴国坚持道:“面一定要见的,只有见面才能冰释前嫌,而且这件事错在谢坤举,明天你把养养和柳丹晨都带来。”

张扬道:“带他们做什么?”

周兴国道:“她们两人受了委屈。这件事大家心知肚明,我如果只是向着谢坤举说话,你肯定要以为我这个当哥哥的偏心,谢坤举那边也得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一些责任。”

周兴国能够成为京城三公子之首并不是偶然的,他处事公道,为人大度,正是因为他的成熟和豁达才赢得了众多高官子弟的尊重。

张大官人本来已经计划明天就离开京城。经贸会今天就结束了,滨海虽然发生了那件不快的插曲,但是总体收获颇丰,算得上是不虚此行,这件事是公事。若是谈到私事,也是张扬这次来京的主要目的。是想当面向罗慧宁谈谈文浩南的问题,却没有想到遭遇了苏菲被劫一事,他和文浩南之间的关系非但没有缓和,反而变得雪上加霜,正可谓人算不如天算,张大官人对这种状况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张扬对西山马场并不陌生,今年年初的时候他曾经和乔家子弟一起过来玩,乔鹏飞在这里一枪崩掉了陈安邦的纯种赛马。那件事干得让整个京城太子圈为之震动,明确宣布了乔鹏飞的回归,那段时间是乔家最低潮的时候,正是乔鹏飞的那一枪,让所有人开始意识到乔家仍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乔家的第三代之中仍然有这样的强横人物,从那时起,经历低潮的乔家,开始一点点复苏,虽然其间风波不断,但是仍然不妨碍乔家的复苏,如今乔振梁已经成为津海市委书记,而乔鹏飞也已经正式步入政坛,在平海省春阳县担任县委副书记。

张大官人在政坛的时间越久,越明白血统对仕途影响的重要性,他在官场是个另类。

带着顾养养和柳丹晨两位美女,无论出现在任何场合,必然会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他们三人出现在西山马场的时候,很多人的目光就瞬间被吸引了过来,当然多数目光都集中在两位美女身上,可当这些人看清中间的张扬时,很快目光就变得收敛而矜持,张大官人在京城的名气也非同一般。

西山马场的老板翟名望一脸笑容地迎了过来,他和张扬只有一面之缘,不过印象深刻,和张扬握了握手道:“张书记,周公子他们都已经到了,在贵宾休息室等您呢。”

张扬笑了笑,在翟名望的引领下来到贵宾休息室。

周兴国和谢坤举夫妇都已经到了,正坐在里面聊天,看到张扬他们进来,周兴国笑道:“三弟,你迟到了啊。”

张扬道:“塞车,我对京城的道路也不熟。”

周兴国又和顾养养柳丹晨打了个招呼,为谢坤举和张扬介绍道:“你们之间应该不用我介绍认识了。”

谢坤举道:“我和张书记见过很多次了。”他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

张大官人对谢坤举是厌恶的,但是大哥周兴国出面,自己也答应了不再追究,自然表现出了相当的豁达大度,他微笑和谢坤举握了握手道:“我和谢总已经很熟悉了。”

赵柔婷微笑望着张扬和丈夫握手的一幕,总觉得两人都显得那么虚伪,这个世界上真实的东西实在是不多。

赵柔婷和顾养养昨晚就有一面之缘,今天见面很快就熟识了起来,顾养养天真烂漫,毫无机心,赵柔婷对她也颇有好感,相比而言,她很少和柳丹晨交谈,毕竟在她眼里柳丹晨只是一个戏子罢了,她和顾养养的出身相似,都是**,更能找到共同的话题。

赵柔婷道:“经贸会的事情已经查明了,是我公司的方永同让人做的,虽然我们夫妇并不知情,但是在这件事上我们也负有相当的责任。”

张大官人心中暗笑,根本就是谢坤举所为,现在他们夫妇俩口径一致,全都将责任推到了方永同的身上,这个方永同无疑背了黑锅。

张扬故意道:“我和这个方永同素不相识,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针对我?”

赵柔婷的目光和他对视了一下,稍稍有些慌乱,只觉得张扬的目光极其犀利,似乎看穿了她的谎言,赵柔婷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等找到了他,一切自然会水落石出。”

张扬笑了笑,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赵柔婷分别向顾养养和柳丹晨表示了歉意,从这一点来看,今天谢坤举夫妇还是很有诚意的。

张扬和谢坤举聊了几句,他们彼此心知肚明,这件事究竟是因何而起,又是因何激化,今天周兴国出面,并不是为了解决误会,而是为了平息矛盾,正如周兴国所说:“不快的事情就翻过去,以后大家谁也不要再提起。”

有了周兴国这个东道,当天的气氛非常融洽,几个人去马场玩的时候,张大官人并没有上马,而是坐在一旁的休息区喝茶,和他一样没有下场去玩的还有赵柔婷。

两人坐在遮阳伞下,赵柔婷端起红茶抿了一口道:“张书记,昨晚你所说的那番话我还记得。”

张扬道:“我倒忘了!”他怎么会忘,昨天他道破赵柔婷罹患强直性脊柱炎的事实。

赵柔婷道:“人和动物最大的不同就是,人喜欢说谎,喜欢戴上虚伪的面具。”

张扬微笑道:“赵总这句话不是在拐弯抹角地骂我吧?”

赵柔婷叹了口气道:“每个人都很虚伪,包括我自己。”

张扬道:“你是说方永同的事情上并没有说实话。”

赵柔婷缓缓落下茶盏道:“重要吗?其实我们之间本没有什么矛盾。”

张扬道:“赵总的话我听不懂。”

赵柔婷道:“我病了很多年,而且病情始终没有好转,最近这一年,我感觉自己的病变得越发严重了,照你看,我的情况会不会持续恶化下去?”

张扬道:“赵总还没有告诉我,你的药方是谁给你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