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嫌疑】(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0:09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大官人第一时间扯开了塑料袋,苏菲的头颈部被包裹在塑料薄膜中,和她一起被包裹在其中的还有一个氧气袋,里面装着够她一个小时呼吸的氧气,现在剩余的氧气已经微乎其微,苏菲的手脚被缚,而且她处于昏睡状态中,如果张扬没有及时赶到,那么她肯定会在睡梦中死去。

张扬将她脸上的氧气面罩扯掉,探了探她的鼻息,又摸了摸她的脉搏,确信苏菲的生命体征平稳方才放下心来,她现在昏迷想来应该是被注射了催眠剂之类的药物。

张扬并没有强行唤醒她,取出刀子,切断了绑住她手脚的绳索,抱起苏菲正准备离开这里,忽然听到头顶传来车轮碾过的声音,接着是一阵急促的刹车声。

嘈杂的脚步声接连在头顶响起,张大官人马上意识到有人来了,而且成群结队,根据脚步声判断,至少要在十人以上。从外面

张大官人忽然意识到,这群人出现时机有些不巧,他不敢贸然现身,大声道:“我找到苏菲了!”他之所以这样喊,一来是告诉上面的人自己的位置,还有一个原因,张大官人是在通过这种方式表明自己的清白。虽然他是专程前来营救苏菲,可现在谁能给他证明?张大官人必须先明示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张扬背着苏菲刚刚出现在桥面上,就被十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团团围住,几乎就在同时,文浩南和李伟驱车赶到。

张扬将苏菲交给了文浩南,文浩南将苏菲横抱在怀中,大声道:“马上叫救护车!”

张扬道:“她没事,应该是被人注射了催眠剂。休息一段时间就会醒来。”

文浩南冷冷扫视了张扬一眼。他没有询问张扬因何会出现在这里,接过苏菲快步走向吉普车。

李伟有些同情的望着张扬,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他也没说话,紧跟文浩南离去。

张大官人被晾在那里,心中颇不是滋味。他环视四周,那十几名警察仍然用枪口指着自己,张扬怒道:“你们干什么?我是来救人的,都他妈用枪口对着我干什么?”

为首的那名警察道:“你必须跟我们回去调查。”

文浩南和李伟已经驾车离去,显然没有帮助张扬解释的打算,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想不到自己跑来救人,居然被人当成了嫌犯,如果他想走。就算在这十几个人的枪口下,他一样可以从容逃走,但是他显然没那种必要。身正不怕影子斜。谁也不能把自己没做过的事情硬扣在他的头上。

李伟开车的时候悄悄从后视镜看了看后方的文浩南,苏菲在他的怀中睡得很熟。文浩南轻轻抚摸着她金色的秀发。

李伟道:“张扬应该是过来救人的。”

文浩南低声道:“我知道!”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是不是感到奇怪,我刚才为什么不替他说话?”

李伟没说话,他刚才也没有为张扬说话,原因很简单,在感情上他首先要站在文家的立场上。文浩南没开口,如果自己出面,那么肯定会让文浩南心中不快。

文浩南道:“他既然能够找到这里,就证明他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告诉我,他想逞英雄,想独自一人把苏菲救出来,再次充当我们文家的恩人,让我不得不承受他的恩惠,呵呵,只可惜,我不需要,无论有没有他的出现,我一样可以救回苏菲,他不是什么救世主!”

李伟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

文浩南道:“这个人做任何事都有目的,我对他的事情不感兴趣,他想做什么,去向警察解释吧。”

张大官人被带到了富山分局,负责这次行动的大队长任正浩对他进行了讯问,在证实了张扬的身份之后,任正浩的表情稍稍缓和下来,他让手下人给张扬倒了一杯茶:“张书记,我们让你过来主要是有些事情搞不明白。”

张大官人也表现的颇为合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你只管问,我一定尽力配合。”这不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是张扬的确没有和警方闹翻的必要,今晚的事情的确对他有些不利,张大官人这会儿都在默默地梳理头绪。

任正浩道:“你是怎么得知苏菲就被藏在拱桥的涵洞里?又是怎样抢在警方找到她之前先找到了她?”

张大官人解释不清楚,他总不能告诉这帮警察,他是通过窃听文浩南和潘强的对话,才分析出潘强可能吧苏菲藏在了哪里。文浩南一言不发的离去,等于将难题都扔给了自己,如果张扬照实说,等于承认他窃听了文浩南的电话,可是如果他不说实话,他又解释不清楚自己因何会出现在现场,张大官人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想了想方才道:“我收到消息,潘强在这附近出现,所以我就过来寻找。“

“谁告诉你的消息?谁能帮你证明?”

张扬道:“京城私家侦探很多,只要给钱很多事都可以办成。”

任正浩道:“张书记,你这样的回答很难让别人满意,我希望你能认真回答我的问题,这对你自己有好处。”

张扬笑道:“你不会怀疑我和这起劫持案有关系吧?”

任正浩道:“我在尝试搞清事情的真相,在真相明了之前,我有权怀疑一切。”

张扬道:“你们没有看到涵洞里的氧气袋?如果我再晚到达那里一会儿,她就可能窒息死去,你们虽然到达了桥面上,可是从桥面到涵洞,等你们发现她的时候一切都晚了,我是去救人的,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据我说知,苏菲就是在你们滨海保税区展会现场被劫持的。”

张扬道:“这证明不了什么,任队长,我很欣赏你一丝不苟的办案精神,但是,我和这件劫案没有任何关系,你把文浩南叫来,我向他当面解释。”

任正浩整理了一下文件:“张书记,有件事我必须要向你说明,在这件事明朗之前,我们准备暂时留你在这里做客,随时配合我们的调查。”

张扬道:“你准备扣留我?”

任正浩笑了笑道:“如果你这么认为,我也不反对。”

张扬道:“这样吧,我把联系方式留给你们,如果你们需要了解情况的时候可以随时找我。”

任正浩摇了摇头道:“张书记,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联系方式,我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

张大官人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道:“好,好啊!我不会让你们难做的,我只有一个要求,给我一个相对安静的房间,我有些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任正浩的态度还算客气:“好,我让他们准备一间最好的房间给你。”

所谓最好的房间,无非是不到十平方的一间小黑屋,只有一个气窗,还装满了铁窗棂,房间内有一张草绿色的行军床,张大官人好歹是国家干部,警方并没为难他,只是限制了他的自由。

张大官人如果想走,房门和窗棂是拦不住他的,不过这会儿他已经彻底冷静下来,外面又在下雨了,既来之则安之,好好休息一会儿,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明天的事儿明天再说。

张大官人一直睡到清晨九点,任正浩过来开门,告诉他有人过来探望他,张大官人打了个哈欠,走出门外,看到乔梦媛就站在那儿。

张扬笑道:“你怎么来了?”

乔梦媛道:“还好意思说,昨天我找了你一晚上,最后才知道你被警察给抓起来了。”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我又不是罪犯,他们抓我干什么?任队长好心留我在这里睡觉,这一觉睡得蛮香的,就是床小了点。”

乔梦媛有些不满地瞪了任正浩一眼:“任队长,张书记犯了什么罪啊?你们警察也不能随便扣人啊?”

任正浩道:“乔小姐,我们只是执行命令,调查情况,我们也没说张书记犯罪啊!如果张书记能够把昨天的事情说清楚,我们早就让他走了,可是张书记什么都不愿意说,我们只好……”

乔梦媛道:“现在查清楚了没有?他能走了吗?”

任正浩道:“事情正在调查中,我看张书记还得在这里多呆一些时间。”他的态度始终很客气。

乔梦媛一听就火了:“任队长,我们国家是讲究法律的,仅凭着你的一句话不可以随便扣留一个国家干部,张书记昨天是去救人,这一点我可以给他证明,你们怀疑什么?要不要把我也当成同案犯一起扣留起来?”

任正浩有些尴尬道:“乔小姐,你不要误会,我们并不是专门针对张书记,而是我们的工作程序从来都是这样,对任何人都是一视同仁。”

乔梦媛道:“我现在就要带他离开,出了任何问题我来负责。”

任正浩道:“乔小姐,希望你不要为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