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豁出去】(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0:08
字体大小 + - 关灯

环游世界几乎是每个人心中都存在的念想,张大官人现在关注的只是世界上的一部分,在灯下仔仔细细研究者赵天才留下的地图。

乔梦媛为他端来了一杯咖啡:“有什么发现?”

张扬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应该在京郊富山一带,天才在上面做了标注。”

乔梦媛道:“这么大的范围,想找一个人非常的困难。”

张扬道:“再困难也得找,只有找到苏菲,才能让文浩南放过天才。”

“什么时候开始?”

张扬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现在开始,越早找到苏菲,她越安全。”

乔梦媛道:“你想用苏菲去换赵天才?”

张扬道:“文浩南不敢拿天才怎么样!他毕竟是**,不会胡来。”

乔梦媛道:“我感觉你还是离他远些好,他对你非常的仇视,这种怨恨应该不是因为一件事。”

张扬知道真正的原因,他笑了笑道:“没办法,我冷静想了想,我们之间搞成这个样子的确不能都怪他,我做很多事也欠缺考虑,没有顾及到他的感受,一点点的不满积累久了,终于形成了一座火山。”

乔梦媛在他的身边坐下,轻声道:“还能化解吗?”

张扬道:“我没有那么伟大,做不到以德报怨,但是对他,我肯定不会去报复。”

乔梦媛望着张扬的目光中现出几分柔情,和张扬相处的时间越久。就会发现他身上的闪光点越多,当然这厮的花心多情除外。

乔梦媛无意中流露出的柔情,却被张扬准确无误地捕捉到,张大官人绝对是个善于抓住时机的主儿,这厮的情商要远远超过他的智商,他一伸手,将乔梦媛的纤腰揽住。拥入自己的怀中,乔梦媛被他抱住,明明知道应该挣扎。可就是一丁点儿力气都没有,俏脸绯红道:“你放开我。”

张大官人道:“放开你不是不可以,你必须先亲我一下。”

乔梦媛嗔道:“你无耻!”

张大官人道:“这是我的优点。”

乔梦媛拿他真是无可奈何。小声道:“你闭上眼睛。”

张大官人笑眯眯闭上了双目,乔梦媛鼓足勇气蜻蜓点水般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一记,却想不到张扬用双臂将她更密实地拥在怀中,不仅仅是身体的紧贴,两人的嘴唇也胶着在一起,张大官人的手抚摸着乔大小姐细腻柔滑的美腿,难以形容心中的快慰,这厮心中的**也随着身体某处迅速膨胀起来,他的手刚刚探入乔梦媛的短裙,嘴唇上忽然一痛。却是被乔梦媛一口咬住,一双美眸中如烟似雾,楚楚可怜道:“不要……你……你要去救人呢……”

张大官人这会儿神智方才清醒了一些,依依不舍的收回自己的魔爪:“那啥……我怎么感觉我才是需要被救赎的那个呢?”

乔梦媛和他分开了一段距离,螓首低垂。娇羞无限,目光盯着自己的脚尖儿,小声道:“你多加小心……”如果不是她被张扬骚扰的娇羞难耐心神慌乱,一定要坚持跟张扬一起前去。

凌晨三点,夜雨渐渐停歇,一辆军用吉普车出现在富山水库大坝前的道路上。这辆车刚一出现。就已经被藏在林中的潘强发现。

山道之上两盏灯光在缓慢游移,直到灯光靠近他的时候,潘强方才放下了望远镜,他仔细观察过周围的情况,除了这辆军用吉普车之外,并没有其他车辆前来,看来文浩南还算信守承诺。

军用吉普车在约定地点缓缓停下,文浩南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大坝上空无一人,在他四处张望的时候,听到了摩托车引擎响起的声音。一辆山地摩托车由远及近向他的方向驶来。

文浩南眯起双目,他的手放在腰间的手枪上。

摩托车在距离文浩南五米处停下,车手翻身下车。文浩南一眼就认出来人正是丁琳的司机刘新生,也就是劫持苏菲的潘强。

两人的目光冷冷对视着,都感受到对方目光中凛冽的杀机。

文浩南看了看潘强的身后:“人呢?”

潘强道:“丁琳呢?”

文浩南道:“车里!”

潘强忽然掏出了手枪,瞄准了文浩南的额头,吼叫道:“带我去见她!”他掏出手枪的刹那,文浩南以不次于他的速度拔出了手枪,瞄准了他的胸口。

文浩南摇了摇头道:“在我见到苏菲之前,你休想!”潘强狞笑道:“如果不让我确认丁琳平安无事,咱们今晚的交易就此作罢!”

文浩南点了点头,他带着潘强来到吉普车前,拉开了车门,潘强向里面望去,果然看到丁琳就坐在车内,一只手被铐在靠窗的把手上,她的身上背着一个黑色旅行包,嘴巴被胶带封住,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恐惧。

潘强激动道:“小琳,你别怕,我来了,我一定会带你平安离开,我一定……”丁琳在他的心中极其重要,否则潘强也不会为她舍身犯险。

文浩南冷冷打断潘强的话:“旅行包里全都是炸弹,只要我摁下这枚遥控器,她就会随同汽车一起被炸得灰飞湮灭。”

潘强望着文浩南,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惧,他旋即又笑道:“你不敢,这么短的距离你不敢!”

文浩南笑道:“这世上没有我不敢做得事情,潘强,现在把苏菲给我交出来!”

潘强道:“你先解除她身上的炸弹!”

文浩南道:“如果我们都死在这里,苏菲肯定会安全对不对?”

潘强道:“她会饿死!不,她会气闷而死,如果我一个小时内不回去,她就会因为缺少空气而活活闷死。”

文浩南道:“人都会死,无非是早晚而已!”

“你不在乎她的死活?”潘强怒吼道。

文浩南道:“彼此彼此,如果你真的在乎丁琳的死活,那么你现在放下手枪。”

丁琳在车内拼命摇头,她试图阻止潘强这样做。

从潘强的目光却已经看出他在犹豫。

就在此时,忽然发出噗!地一声轻响,从车底射出了一颗子弹,准确无误地击中了潘强右脚的足踝,潘强闷哼一声,他的身躯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与此同时,文浩南豹子一般窜了过去,死死抓住他的手腕,将潘强摁在了地上。

两人在道路上翻滚扭打,李伟第一时间从车底的藏身处出来,帮助文浩南一起制住了潘强。

潘强用头撞向文浩南,文浩南一记重拳狠狠砸在他的面门上,打得潘强满脸是血,然后抓住他的衣领怒吼道:“苏菲在哪里?”

潘强咬牙切齿望着文浩南只是疯狂冷笑。

文浩南照着他的面门又是连续几拳,他掏出手枪,枪口抵住潘强满是血污的面部,大吼道:“我给你一次机会,三,二……”

潘强疯狂笑道:“有种你就开枪,我要是死了,你女人就得给我陪葬!”

文浩南扬起枪托狠狠砸在他的嘴巴上,潘强的一颗门牙被砸得脱落下来。

李伟阻止文浩南继续疯狂下去,他向潘强道:“苏菲是无辜的,你也不想害死一条无辜的性命对不对?”

潘强道:“除非放了我们,可供她呼吸的氧气并不多……如果你们想让她活命,最好放了我!”

李伟望着文浩南。

文浩南用枪口对着潘强道:“我不会让步,你不要痴心妄想。”

李伟道:“苏菲应该就在附近,浩南,我马上通知人手对这一带展开地毯式的搜索,或许会有发现。”

文浩南将潘强铐好,推入了汽车内。

丁琳望着满脸是血的潘强,双目中涌出两行晶莹的泪珠儿。

潘强低声道:“小琳,不哭,至少我们一家三口人在一起,永远在一起……”他低估了文浩南,确切地说,是他高估了文浩南对苏菲的感情,他认为文浩南不敢冒着苏菲被杀的风险向自己出手,事实证明他错了。

青云寺和富山木材加工厂之间有一排工棚,早已废弃,张扬逐一踹开工棚的大门,发现其中都是空无一人。

在工棚内外搜索了近一个小时,张扬仍然没有发现苏菲的任何踪迹,赵天才标记的地点应该是这一带,但搜索的现实状况却让张扬倍感失望。其中的一间工棚应该有人来过,张扬在工棚前泥泞的土地上发现了车辙,循着这条车辙,他继续向前方搜索,车辙一直延续向富山水库的方向。

进入水泥路面之后失去了车辙的踪迹。

张扬回身向寺庙望去,发觉自己距离寺庙大约有三里左右,和木材加工厂的位置刚好形成了一个三角,这里似乎也符合赵天才的描述。可是周围并没有任何的建筑物,不,应该有一个,那就是他脚下横跨大河的拱桥。

过去这里的河床早已干涸,因为暴雨的缘故,洪水从山上不停冲刷下来,这条河流才恢复了些许的生命力。桥拱最高点距离下方的水面约有五层楼的高度,张扬沿着桥梁的涵洞逐一寻找,终于在桥梁一端的小小涵洞之中找到了整个身体都被包裹在塑料袋中的苏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