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豁出去】(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0:06
字体大小 + - 关灯

“你不担心丁琳母子的死活?”

潘强道:“我想开了,丁琳要是死了,我也自杀,就算痛苦也只是短时间的事情,文浩南,可能我什么都比不上你,但是我比你有种!明天清晨三点,你要是不来我会先挖掉这女人的一双眼睛,你要是敢带其他人过来,我会多送给你她的两只耳朵。”

文浩南道:“我警告你……”

潘强根本不给他说狠话的机会,果断挂上了电话。

文浩南愤愤然来到赵天才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头发,盯住他的双目:“你们这些人串通起来害我?串通起来害我?”内心中积压的怒火在此刻突然爆发了起来,照着赵天才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赵天才在他的殴打下痛苦地在地上辗转。直到手机铃声再度响起,文浩南方才暂停了他的暴行,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走出门去。

打来电话的是李伟,他已经来到文浩南所在的地方,文浩南来到门外,看到李伟站在军用吉普车前,他向李伟笑了笑,笑容非常的牵强,以他此时的心境的确有些笑不起来。

李伟将自己此次前来的意图告诉了他:“夫人让我过来帮你。”

文浩南抿起嘴唇道:“我自己可以解决。”可能是因为这两天过于操劳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李伟道:“夫人不想苏菲小姐出事,这方面我有些经验。”

文浩南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

李伟道:“你抓住了那个窃听者?”

文浩南道:“张扬的人,我准备把他送给国安。以间谍罪论处。”

李伟道:“有没有考虑过,夫人最不愿意看到你和张扬兄弟反目的情形。”

“他不是我兄弟!”文浩南大声道。

李伟有些无奈地看着文浩南,低声道:“浩南,有些话我不知当说还是不当说。”

“你说吧,咱们是一家人,没什么好瞒的。”文家上下谁也没有将李伟当成外人。

李伟道:“张扬其实并不欠文家什么,当年他救过小姐。当年你爸妈去欧洲出访的时候,也是他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了他们,你爸当年生病也是他……”

文浩南很不客气地打断了李伟的话:“如果你的目的是过来为他说好话。那么,你可以就此打住了,我承认张扬的确为我们家做过一些事。但是他是有目的的,我们文家也不欠他的,如果没有我爸妈的帮助,他哪有今天的成就?”

李伟道:“谈不上谁欠谁,可是在夫人眼里始终将他当成自家人。”

文浩南冷冷道:“我从没有将他当成一家人,李伟,这个人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正直热血,你不要被一些表象所迷惑。”

李伟叹了口气,没有继续劝说下去,他知道自己就算说得再多。也是白费唇舌。

文浩南道:“我不想谈论关于他的任何问题,现在我最关心的就是苏菲的安危,刚潘强打电话过来,说要用苏菲和我交换丁琳。”

李伟低声道:“他真的这么说?”

文浩南点了点头。

李伟道:“你打算怎么做?”

“他让我明天凌晨三点前往富山水库大坝,在那儿和他换人。”文浩南说完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他让我一个人去。如果发现我没有按照约定的条件去做,他就会伤害苏菲。”

李伟摇了摇头道:“太危险!”

文浩南道:“如果我不去,恐怕就没有救出苏菲的机会了。”他拍了拍李伟的肩膀道:“一定不可以告诉我妈,我不想她为我担心。”

李伟道:“我跟你去!”

如果不是为了赵天才,张扬才不会去找章碧君,这个女人绝不是一个良善人物。自从营救丽芙的事情之后,张扬就和章碧君彻底划清了界限。

章碧君接到张扬的电话,虽然感到有些奇怪,但还是如约前来。

晚上八点,在这间名为四季花的茶社中,张大官人静静期待着章碧君的到来。

一段时间没见,章碧君似乎清瘦了一些,不知是不是工作压力过大的原因。

张扬却知道这个女人很不简单,邢朝晖的失踪,赵军的被杀,丽芙和桑贝贝的先后被陷害可能都和这个女人有着直接的关系。

章碧君在张扬的对面坐下,表情从容而不迫,她微笑着点了一杯红茶,然后目光投向张扬道:“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主动找我。”

张扬道:“我今天找你,是想你帮我一个忙。”

章碧君点了点头道:“说出来听听,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

“我有一个朋友赵天才,听说他已经落在了你们部门的手里,我希望你能够帮他脱困。”

章碧君道:“组织并不只有我一个部门,你等一下,我打听打听有没有这件事。”她当着张扬的面打了一个电话,国安虽大,可是调查出一个人并不难,章碧君很快就确认了消息,她向张扬道:“没这回事,我问过资料中心,最近一个月内都没有叫赵天才的人被我们控制,你是不是搞错了?到底怎么回事儿?”

张扬皱了皱眉头,如果章碧君没有说谎,那么这件事就是文浩南在撒谎,他根本就没有将赵天才送往国安,也就是说赵天才仍然在他的控制之中。

章碧君从张扬的表情中看出他一定遇到了不小的麻烦,轻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出来,或许我能够帮助你。”

张大官人淡然笑道:“没什么大事,看来是我搞错了。”他起身向章碧君告辞。

章碧君选择和他一起离去,走出茶社门外的时候。章碧君道:“张扬,我听说你在京城遇到了一些麻烦?”

张扬道:“让我不爽的事情很多,你说得究竟是哪一件?”

章碧君笑了笑道:“没事就好,我一直认为你是个豁达的人。”

两人登上自己的汽车各自离去。

雨小了许多,章碧君开着奔驰车在雨夜中来到了京郊的一处别墅,她直接将车驶入了地下车库,取出智能卡。开启了电梯,从地下室的电梯直接来到了一楼。

走入客厅内,她马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烟草味道。脱去外套,循着这股味道来到了书房前,推开书房的大门。里面并没有灯光,一个高大的身影静静站在落地窗前,正眺望着窗外的夜雨。

章碧君缓步靠近那个背影,展开双臂从身后抱住了他,面颊紧贴在他的后背上,感受着他身上的烟草味道和那种难以形容的暖意。

男子抽了一口雪茄,忽明忽暗的烟火勾勒出他面部的轮廓,这个人正是薛世纶,他低声道:“这么晚回来?去了哪里?”

章碧君叹了口气道:“张扬约我见面,问我一些事情。”

薛世纶点了点头。拍了拍章碧君的手,示意她放开自己,来到一旁的双人沙发上坐下。

章碧君来到他身边,伸手将雪茄夺了过来,在烟灰缸中摁灭。小声道:“你啊,少抽点烟,对身体没好处。”

薛世纶笑了笑道:“一条习惯在浑水中生活的鱼,如果把它放在净水里,恐怕连一天都活不了。”

“别说傻话,到哪儿都活得好好的。”在人前素以女强人著称的章碧君此时表现得小鸟依人。温柔如水。

薛世纶搂住她的肩头,低声道:“这小子找你干什么?”

章碧君道:“他的一个朋友被文浩南抓走了,文家小子推说把那人送到了国安,其实跟我们一丁点的关系都没有。”

薛世纶呵呵笑道:“文家在搞哪一出?兄弟阋墙,手足相残吗?”

章碧君道:“文浩南的未婚妻被人给劫持了,就在滨海展台,看来文浩南把这件事的责任归罪到张扬的身上。”

薛世纶道:“文浩南只是一个不知深浅的小子,他去北港之后,做事太过激进,遭到报复也是意料中的事情。”

章碧君将头枕在薛世纶的肩膀上,小声道:“这件事你早就知道?”

薛世纶摇了摇头:“我还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这种劫持人质的事情太过低级,我又怎么会去做?你在怀疑我的智商?”

章碧君忍不住笑了:“这世上谁敢怀疑你的智商?”

薛世纶道:“张扬最近的处境不太妙,宋怀明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文家那边又和文浩南闹得形同陌路,这种状况下,居然还敢出手对付谢家,他所能依仗的就只剩下乔老了。”

提起张扬的名字,章碧君心头一阵火起,她恨恨道:“他对我产生了疑心,留他在这世上早晚都是一个祸害,现在其实是除去他最好的机会,可以将这笔帐随便算在谁的身上。”

薛世纶摇了摇头道:“目前他对我们还构不成足够的威胁,要是除掉他,很多人都会关注这件事,反而有可能把矛头引到我们的身上,再说……”他停顿了一下道:“童童和他的关系很好,我不想童童伤心。”

章碧君叹了口气道:“你心中就只有她一个女儿。”

薛世纶道:“对待自己的儿女,我都是一视同仁。”

章碧君道:“世纶,我有些厌倦了,现在我们什么都有了,何必再搞这些事情?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薛世纶低声道:“我答应你,很快就能够结束这一切,等到那时候,我便放开所有的事情,带着你去环游世界。”说这番话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薛世纶的目光在夜色中显得格外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