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暴露】(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9:16
字体大小 + - 关灯

文浩南怒吼道:“又是你!为什么又是你?”

张扬道:“你冷静一下,现在我在帮你!你必须把事情全都告诉我。”

“我妈和苏菲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是不是你请她们参加什么狗屁展会,是不是你想借用我妈的影响力?我们文家到底欠了你什么?”

张大官人气得差点没把电话给摔了,这哪跟哪,自己也不知道罗慧宁和苏菲要来参加展会啊。张扬道:“浩南,你能不能冷静下来听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保证,我一定会尽力帮你。”

文浩南道:“潘强打电话来威胁我,他说要以牙还牙,要让我尝到痛苦的滋味。”

罗慧宁轻轻拍了拍张扬的肩头,示意他把电话交还给自己,轻声道:“浩南,你放心,妈向你保证,苏菲不会有事。”

文浩南合上电话,此刻他的心中无比煎熬,没过多久,他的手机再度响起,文浩南拿起电话,一个阴沉的声音道:“文浩南,你女人在我手里!”

文浩南站起身,慢慢走向窗前:“潘强!”

“是我!”

“我警告你,如果苏菲受到一丁点的损害,我就算上天入地也要把你找出来。”

潘强呵呵笑了起来。

文浩南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清脆的耳光和女子痛苦的呻吟。

潘强道:“文浩南,你对局势的判断好像有误,搞不清现在主动权掌握在谁的手中,谁才应该发号施令。”

文浩南道:“你放了她,自首,我会帮你向法官求情。”

潘强冷冷道:“别装得像个慈善家,收起你的高傲和狂妄,你们这群太齤子党,在我眼中,屁都不算一个!这洋妞不错。看样子你还挺爱她,我长话短说,我女人没事,你女人就没事,我女人少了一根汗毛,我就切掉你女人身上的一块肉,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放了丁琳。她跟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关系,冯敬国是我杀的,和任何人都没关系。”

“我凭什么相信你?”

潘强道:“24小时,你必须要把我女人平平安安地送出去,我没有那么大的耐心,超出这个时间。我很难保证将这个法国女人齐齐整整的还给你。”

电话到此中断,文浩南听着电话中嘟嘟嘟的忙音,过了好久方才回到现实中来,潘强从北港逃离,果然留下了后患,想不到他居然铤而走险,去京城劫持了苏菲,文浩南不安的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潘强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放走丁琳。

文浩南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下了两个号码,然后又将电话重新挂上,他不可以就此认输,潘强以为劫持苏菲就能够牵着自己的鼻子走,他想得太简单。

即使是身处牢笼,丁琳仍然表现的淡定而沉着,就算是处于对立面的文浩南也对她超强的心理素质表示欣赏。

丁琳道:“我知道的全都说了,你不必白费功夫了。”

文浩南笑了笑,在她的对面坐下。双手平放在桌面上。望着丁琳道:“你误会了,我这次来并不是为了审问你。而是……”他停顿了一下方才道:“我准备放你走。”

“是我听错了,还是你真发了善心?”丁琳从容不迫地问道。

“潘强劫持了我女朋友。”文浩南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隐藏内心的愤怒。

丁琳望着他:“你担心他会伤害你的女人,所以,你准备放了我?我还以为你是个铁面无私大义灭亲的人,想不到你还懂得关心别人。”

文浩南道:“会放了你,但不是现在!我要你跟我去京城一趟。”

潘强打第二个电话的时候,文浩南带着丁琳已经在前往京城的途中。

意识到文浩南并没有按照自己吩咐地去做,潘强愤怒地吼叫起来:“文浩南,你是不是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你是不是想拿这女人的性命来赌?那你就试试看,我现在就切下她的耳朵给你寄过去!”

现在的文浩南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他平静道:“潘强,你给我记住,如果苏菲出了任何差错,同样的事情就会出在你女人身上。”

潘强怒道:“你是警齤察。”

文浩南道:“我可以选择随时不再做警齤察,而你已经没有选择了。”

“吓我?”

文浩南道:“不是我吓你,我只是要告诉你一个事实,我从不受别人的威胁。”他听到了拉枪栓的声音,听到了苏菲的尖叫:“浩南,救我!”文浩南的内心不由自主收紧了一下。

潘强大声道:“让我跟小琳说话,不然我现在就杀了她。”

文浩南将手机递向丁琳,丁琳道:“我没事,你别管我……”文浩南马上将电话拿了过去,示意手下人封上丁琳的嘴巴。

潘强道:“文浩南,你听着,所有事情都是我做得,跟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你放了她,马上放了她!”

文浩南道:“潘强,我的事情和苏菲又有什么关系?你恨我,为什么要伤害一个无辜的女人?你算不算男人?”

潘强怒吼道:“我让你放了她!我没多少耐心!”

文浩南道:“你并不了解我,我做事的原则从来都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如果苏菲出了任何事,后果你自己掂量,对了,我有件事还忘了告诉你,丁琳怀孕了,那孩子跟你有没有关系?”

“你说什么?”潘强的声音充满了震骇。

文浩南道:“两条性命和一条性命能不能画上等号?潘强,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文浩南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他转向丁琳,丁琳的一双眼眸中闪烁着惊恐的光芒。文浩南叹了口气道:“我本不想说谎,可是他太卑鄙了,对待卑鄙的人不可以讲究手段,否则我只能被动挨打。”

文浩南相信潘强不敢妄动,他放出丁琳怀有身孕的假消息,目的就是扰乱潘强的阵脚,加重自身的砝码,潘强不要以为劫持了苏菲就能够控制一切。

京城到了雨季,文浩南将丁琳安排好之后,先回了一趟家,他必须先了解当天苏菲被劫持的详细情景。

罗慧宁的情绪非常低落,苏菲是和她一起的时候消失的,所以她将责任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看到儿子回来,罗慧宁黯然道:“都怪我没有照顾好苏菲。”

文浩南拍了拍母亲的手背,轻声道:“妈,这件事跟您没关系。”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张扬之前就提醒过我,说你在北港太危险,我早就该留意的,我不该放任你去北港。”

文浩南皱了皱眉头:“妈,我的事情不用他来操心。”

罗慧宁看了儿子一眼,本想说句什么,可是想想现在并不是说这件事的时机,她小声道:“张扬也在京城,苏菲被劫持的事情还是他第一个发现的。”

文浩南道:“妈,能把那天发生的状况对我详细说明一下吗?”

罗慧宁道:“我脑子很乱,李伟在场,他比我还要清楚。”

文浩南看出母亲现在的精神状态并不好,让她先回房去休息,他把李伟叫来,询问当天的详细过程,李伟将那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文浩南低声道:“你是说张扬第一个发现了苏菲失踪?”

李伟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也感觉到奇怪,当时他接了一个电话,马上就去找苏菲,而后就发生了苏菲失踪的事情。”

文浩南心中暗忖,当时潘强给自己打了威胁电话,难道他也打给了张扬?这件事似乎没有可能。苏菲对张扬而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潘强和张扬之间也似乎没有太多的交集,他怎么可能找上他?

李伟道:“你什么时候得知苏菲被劫持了?”

文浩南道:“我给我妈打电话之前,潘强曾经打过一个威胁电话,电话的内容我并没有告诉其他人。”

李伟道:“劫犯按理说也不会给张扬打电话。”

文浩南点了点头。

李伟低声道:“除非是他对这次犯罪行为有预知能力,又或者他提前得知了对方和你的通话内容。”

一语惊醒梦中人,文浩南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机上,李伟伸手示意他将手机交给自己,在负责文家安全之前,李伟曾经是一名优秀的特工,反监视反窃听本来就是李伟的强项。

文浩南的手机很快就被李伟拆解开来,李伟用镊子夹起手机天线,发现了其中的不同,两道浓眉拧在一起,紧紧抿起嘴唇。

文浩南从李伟的表情上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怎么?”

李伟道:“最近有谁动过你的手机?”从窃听器的构造他已经看出,这个装置一定是高手所为。

文浩南回想了一下,除了高廉明有过借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的经历,并没有其他人碰过,而从高廉明身上,很容易就想到了张扬,高廉明和张扬的关系毋庸置疑,他去滨海工作也都是奔着张扬过去的,想不到这小子甘当张扬的马前卒,帮着张扬对付自己,文浩南气得脸色铁青。张扬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居然找人窃听自己,这让文浩南心中对他的仇恨已经达到了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