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睚眦必报】(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9:14
字体大小 + - 关灯

来到赵柔婷的办公室,谢坤举将手里的一付药放下,来到妻子身后,轻轻帮她揉捏着双肩:“柔婷,我刚去见陈主任,他又帮忙调整了一下药方。”

赵柔婷闭上眼睛,头靠在丈夫的胸腹之间,低声道:“何必白费力气,他帮我治了十年,结果怎样?没用的,强直性脊柱炎是世界性的难题,他也爱莫能助。”

谢坤举道:“总会有办法。”

赵柔婷握住他的手,示意他停下按摩,轻声道:“刚才张扬来过。”

谢坤举停下动作,双眼露出阴冷的光芒:“我看到他了,这小子来干什么?”

赵柔婷道:“他说抓住了赵延庆,赵延庆已经承认,去滨海展台闹事是受了方永同的主使。”

谢坤举来到刚才张扬所坐的座椅坐下,表情显得有些凝重:“他查到了方永同?”

赵柔婷叹了口气道:“坤举,你把别人想得太简单了,张扬这个年轻人不好惹。”

谢坤举道:“永同已经去了新加坡,他怎么证明这件事就是我做得?”

赵柔婷道:“无论他能不能证明,他已经在着手报复我们了,城体一件事就让我们损失了四个亿,这小子是个睚眦必报的人物,我可以断定,他不会就此罢休。”

谢坤举道:“睚眦必报又怎样?我还会怕他报复吗?”

赵柔婷道:“让人砸滨海保税区展台的事情并不高明,如果这件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倒也罢了,可是现场留下了这么多的线索,人家已经把事情查清楚,你想想,如果乔家知道,这件事的目的是要给他们难看,乔家会就此罢休?张扬敢这么做,说不定已经得到了乔家的默许。不然他也不会有这样的胆子。”

谢坤举道:“你不用心烦,这件事我来解决。”

赵柔婷道:“依我之见,没必要继续斗下去,只要兴民哥出面说一声,这小子想必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谢坤举没说话,盯着窗外,心中已经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了张扬的能量。

滨海保税区展台已经恢复了正常。组委会也特地针对这边的安全做出了加强措施,柳丹晨休息了一天之后,又来到小舞台为滨海方面免费演出,充分起到了吸引眼球的作用,可以说滨海保税区展台已经成为经贸会的热点之一。

张扬这两天都在忙着讨还公道,展会的事情都交给了乔梦媛。常海天也已经提前返回滨海,毕竟保税区也有一摊子事情等着他去解决。

张扬来到展台前的时候,乔梦媛正在忙着和客商谈合作,远远向他笑了笑,这会儿忙得连跟他说话的功夫都没有。

张大官人溜达到小舞台前,这边也是围得水泄不通,柳丹晨身穿华丽宫服,正在小舞台上唱着一曲《贵妃醉酒》迎来一阵阵潮水般的喝彩声。

张扬也站在舞台前,笑眯眯欣赏着柳丹晨的表演。柳丹晨很快就发现了站在人群中的张扬,眼波流转,更显得妩媚非常,声音宛如出谷黄莺,娇柔婉转,荡气回肠。

张大官人听得入迷,跟着众人一起鼓掌喝彩,甚至没有发现专程前来捧场的罗慧宁。

还是李伟来到他身边轻轻咳嗽了一声,张大官人的目光这才从柳丹晨的身上转移开来。看到李伟。马上意识到罗慧宁来了,他转过身去。看到罗慧宁正在不远处笑吟吟站着,她的身边还有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郎,却是文浩南的未婚妻子,法新社的记者苏菲,今天她一是特地陪同未来的婆婆,二是借着这个机会获取一些新闻素材。

张扬赶紧迎了过去:“干妈?您怎么来了?”

罗慧宁道:“你在京城搞展会,我这个当干妈的当然要过来捧捧场,她转身将身后的两名男子介绍给他,这两人全都是京城商界的风云人物,乔梦媛那边也谈完了事情,赶紧过来相见。

罗慧宁和乔梦媛寒暄了两句,又将身边的苏菲介绍给他们认识。

张扬笑道:“我应该叫嫂子了!”

苏菲笑道:“我和浩南还没有订婚呢,你还是称呼我的名字吧,我今天是特地过来参观采访的。”

张扬热情道:“欢迎!”

苏菲道:“不介意我四处参观一下吧?”

乔梦媛笑道:“苏菲小齤姐只管随便看。”

张扬让乔梦媛招呼客人,自己则陪着罗慧宁在展台周边转了转。

罗慧宁道:“我听说前两天展台这边出了事情?”

张扬笑道:“也没多大的事情,只是几个无赖闹事,现在已经解决了。”

罗慧宁道:“没那么简单吧!”她已经差不多了解事情的全部。

张扬道:“干妈,您都知道了。”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你啊,这脾气也得改改了,有些事闹得太僵对你没什么好处。”

张扬道:“我并不想闹事,可是有些人做事实在是太过份!”

罗慧宁轻声道:“你干爸和谢市长私交不错。”她很婉转地点明了这层关系,显然是不想张扬继续再闹下去。

张扬道:“干妈,您这么一说,这个谢坤举就有些不够意思了,明明知道咱们的这层关系,他还让人来滨海的展台捣乱。”

罗慧宁听出他话里的愤懑和不服气,轻声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如果真是他做得,的确是他不对,这个公道,我一定让你干爸帮你讨回来。”她停顿了一下又道:“事情并非你想像得那么简单,我知道你心里恼火,但是千万不要冲动,被别人利用总是不好的。”罗慧宁的这句话充分表明她已经看出了其中的关键所在,甚至已经猜测到张扬这次的强势十有60xs和乔老在背后的支持有关。

这句话让张扬有些不舒服,虽然他知道罗慧宁并无恶意,但是这件事并非是乔老要利用他,而是他让乔老帮忙撑腰。张扬没有说话,因为他也不知道怎样向罗慧宁解释。

罗慧宁道:“听我一句话,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城体那件事我也知道了,谢坤举两口子吃了一个哑巴亏,你也应该出气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他们好像还欠我一个道歉。”

罗慧宁皱了皱眉头,这小子从来都不懂得得饶人处且饶人,正想再劝张扬一句,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

张扬向她笑了笑,接通电话,电话是赵天才打过来的,赵天才道:“张扬,刚才有个神秘人给文浩南打电话,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说什么文浩南抓了他女人,他会用双倍的手段报复在文浩南女人身上……”张大官人面色一变,他顾不上向罗慧宁解释,目光四处搜寻着苏菲的踪影。刚才还在展台到处拍照的苏菲,此时已经不知去了哪里。

张扬来到乔梦媛面前:“梦媛,有没有看到苏菲?”

乔梦媛摇了摇头,一旁一个女工作人员道:“她刚刚去洗手间了!”

张扬大步向洗手间的方向跑去,乔梦媛意识到有些不妙,赶紧跟了过去。李伟快步跟上张扬:“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扬没有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还没有来到洗手间就听到一声尖叫,张扬和李伟的反应都非常迅速,几乎两人同时冲入了女洗手间内。

看到门口冲入两名男子,几名正在洗手间中的女子吓得再度尖叫起来。张扬大声道:“我们是警齤察!”这厮的应变能力的确一流。

其中一名女子道:“刚……刚……刚才一名男子劫走了一个——个外……外国女人……”

张扬道:“他人呢?”

那女子指着门外,张扬和李伟转身来到外面,哪里还能找到苏菲的影子。

罗慧宁此时来到他们面前,问明发生的事情之后,赶紧拿出电话拨打苏菲的手机,手机处于关机状态,素来镇定的罗慧宁此时也不禁紧张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是什么人劫走了苏菲。”

李伟安慰她道:“夫人,您不必着急,只是失去了联络,现在并不能断定苏菲小齤姐被人劫持。”

罗慧宁的双目望向张扬,目光中充满了迷惑:“张扬,刚才是谁给你打电话?你怎么知道苏菲被人劫持?”

张扬道:“我也不知道。”他自然不能将自己窃听文浩南电话的事情告诉罗慧宁,躲开罗慧宁的眼神道:“当务之急,必须马上找到苏菲。”

此时罗慧宁的手机响了,打来电话的是文浩南,他的声音显得有些焦急:“妈,你能够联系上苏菲吗?我打她的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罗慧宁道:“她跟我一起在参加展会……”她犹豫着是不是将苏菲突然失踪的消息告诉儿子。

文浩南道:“妈,你把电话给她。”

罗慧宁没有回应。

“妈!”文浩南敏锐地觉察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妈,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慧宁无助地望着张扬,张扬示意她把电话交给自己,走到一旁道:“浩南,苏菲突然不见了!”

文浩南大声道:“怎么会这样?她是不是被人劫持了?你告诉我,她有没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