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睚眦必报】(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9:12
字体大小 + - 关灯

想在诺大的京城找到一个人并不容易,但是如果在特定的范围内,找出一个人并不难,赵延庆是被八卦门的史英豪堵住的,本来按照江湖规矩,八卦门不应该插手归阳门的事情,但是赵延庆伤了顾养养,顾养养是曹三炮的关门弟子,曹三炮虽然死了,可是他和八卦门掌门史沧海是莫逆之交,谁欺负了这位老友的徒弟,史沧海当然不会将之放过。

张扬接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济众浴池,史英豪带着两位师弟将赵延庆堵在了更衣室内。

赵延庆腰间扎着浴巾,虽然在这种状态下被人堵截,这厮仍然表现得淡定自若,坐在按摩床上,咬了一口手中的青萝卜,然后咕嘟喝下了一大口热茶,粗大的喉结上下动作着。

史英豪他们并没有出手,只是将消息告诉了张扬,本来史沧海并不想现身,毕竟大家门派不同,史英豪也不想公开和归阳门结下梁子,但是赵延庆似乎觉察到什么不对,他想逃离这里,所以史英豪才不得不现身制止。

他们直到现在也没有出手,赵延庆自问没有战胜史沧海的本事,所以他也没有选择硬闯。

张大官人赶到的时候,双方已经对峙了近十分钟。

张扬走入更衣室,微笑向史英豪点了点头道:“英豪兄,这边交给我就好!”

赵延庆又咬了一口青萝卜,然后重重啐到地上,冷笑道:“八卦门什么时候开始给别人当走狗了?”

史英豪正要发怒,却听张扬道:“归阳门也算得上一个响当当的门派,可惜你不走正途,非但给别人当狗。而且还胡乱咬人。今天我就要好好修理修理你。”

赵延庆看了张扬一眼道:“小子,有种的话跟我单打独斗。”

张大官人笑道:“你配吗?”

赵延庆打开床头的更衣箱,慢条斯理地穿上自己的衣服。光身子打架。武功肯定要大打折扣,无论输赢都不风光,赵延庆必须先穿上衣服。别看这层薄薄的衣服起不到任何的防护作用,却能让他心安,却能起到镇定心神的作用。

张大官人站在原地等着他,他没有趁人之危的习惯。

史英豪和他的两位师弟趁着这个机会,将休息室内的其他人劝出去,其实刚才他们堵住赵延庆的时候,客人大都已经走了,剩下的只是刚刚从浴池里爬上来的两个客人。看到眼前场面,也顾不上穿上衣服。毛巾捂着下体赶紧回浴池去了。

赵延庆忽然从更衣箱中抽出一条亮闪闪的钢鞭,呼啸一声,向张扬的身躯席卷而来。他出手极其隐蔽。那钢鞭事先藏在更衣箱中。足见此人狡诈yīn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必杀之技。

张大官人冷哼一声。右手一晃,谁都没有看清,鞭子已经落在他的手中,不见他如何用力,那条钢鞭竟然寸寸断裂。

赵延庆瞪大了双眼,几乎不能相信自己所见就是事实。

不过张大官人震断他手中钢鞭之后并没有急于进击,而是站在那里笑眯眯望着他:“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归阳掌!”

赵延庆咬了咬牙:“好!你自己找死!”他挥动右掌向张扬当胸打去。

事实证明,狠话不是任何人都能说得,赵延庆话说的虽然很煞气,这一掌打得也的确有那么几分气势,归阳门大师兄可不是一个沽名钓誉的主儿。

张大官人也是一掌迎击而出,双掌撞击在一起,张大官人原地站立,纹丝不动,赵延庆却闷哼一声,身体向后倒飞而起,落在对面的按摩床上,将按摩床砸得七零八落,一条右臂也耷拉在那里,竟然被张扬一招就震得骨折了。

史英豪过去和张扬交过手,知道他的厉害,但是今天看到张扬一掌就将赵延庆震飞,方才知道,张扬过去根本没有拿出全力,正如父亲所说,此子的武功修为深不可测,当世之中已经少有人可以和他相匹敌。

张扬来到赵延庆面前,望着灰头土脸的赵延庆,微笑道:“你如果还想保住自己的这条右臂,就老老实实向我交代,那天去国贸砸展台究竟是受了谁的指使?”张扬知道幕后的指使人肯定是谢坤举,只要赵延庆承认,自己就可以带着他去谢坤举面前兴师问罪。

赵延庆疼得满头大汗,他猜测到自己的手臂已经断了而且骨折的地方不止一处,对他来说这条手臂非常重要,他赖以成名的归阳掌全都指望这条手臂呢。

张扬道:“当然,你也可以不说。”他的手缓缓落在赵延庆的肩头,赵延庆感到自己的锁骨有一股寒流注入,他惊骇不已,张扬难道想废去自己的武功,颤声道:“方永同……他……他是恒久公司的副总……”

自从竞拍的事情过后,赵柔婷的心情就一落千丈,张扬的介入让她平白无辜的损失了四个亿,当然她也可以放弃城体那块地,但五千万的保证金还是她提出来的,岂不是要白白打了水漂,更何况恒久在业界的名气也不是一天积累起来的,如果他们放弃,对于企业的声誉会有严重的打击,而且张扬那帮人的意思很明显,只要他们放弃,这帮人就会借此制造风波,现在赵柔婷已经无法轻视这些年轻人了。其实按照现在经济发展速度,土地的价格会逐年提高,更何况是城体那块位于城市中心的宝地,只要开发得当,还不至于亏损,但是想要获取预想中的暴利已经很难了。

想起损失的这些钱,赵柔婷的心头就开始滴血,她并不是一个小气的女人,但是这次输得的确窝囊,在赵柔婷看来,丈夫这次的所作所为,根本是意气之争,毫无必要。他在为大哥出一口气的同时,忘记了自己商人的身份,忘记了四处结仇乃是商者之大忌。

赵柔婷的沉思被电话铃声打断,秘书通报说滨海市委书记张扬求见。

赵柔婷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做太多的犹豫,就同意让张扬进来。

张大官人笑容灿烂地走入赵柔婷的办公室,尽管他的笑容很讨女人喜欢,但是在赵柔婷的眼里,这厮笑得实在是讨厌,很欠打。

赵柔婷很礼貌地请张扬坐下。她一向认为自己是个有修养的女人,即便是在面对自己对手的时候,她仍然保持着应有的风度。

张大官人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两人之间隔着办公桌,看起来张扬就像一个求职者。

赵柔婷道:“张先生找我有事?”她心中有些奇怪,就算张扬要找也应该去找自己的丈夫。

张扬笑道:“有事!”他打量了一下赵柔婷办公室的环境,发现赵柔婷并没有给自己倒茶的意思,微笑道:“天气真热,赵总这儿有没有水?”

赵柔婷歉然道:“抱歉,我疏忽了。”她起身打开冰吧,从中取出了一瓶冰镇矿泉水,递给了张扬,心中暗忖,难不成你还打算在这儿多呆一阵子?

张扬拧开瓶盖喝了一口道:“我找到赵延庆了。“

赵柔婷有些迷惘道:“谁是赵延庆?”

张扬道:“你或许不认识,但是方永同一定认识,赵延庆已经承认,他们那群人去砸滨海保税区的展台,全都是受了方永同的指使。”

赵柔婷道:“张书记,您说这话的意思是指责我喽?”

张扬笑道:“我没有说赵总和这件事一定有关系,但是方永同一定和这件事有关,能不能把他叫出来解释一下?如果真有误会,还是早点说清楚的好,以免大家伤了和气。”

赵柔婷道:“他去新加坡出差了,短期内,你见不到他。”

张扬点了点头道:“真是遗憾。”

赵柔婷道:“方永同有没有做过你所说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即便是他做过什么,也只是他的个人行为,和恒久没有任何关系。”

张扬微笑道:“赵总,您别着急啊,我也没说这件事是你指使的,你也不用急着撇开关系。”

赵柔婷道:“张书记,你还有事吗?”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其他事我走了。”他虽然这么说,但是并没有马上站起身来,又喝了口水道:“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方永同做得,这个人品xìng实在太差,想对付我,只管明打明的来,为什么要让人去伤害两个女孩子。”

赵柔婷不耐烦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对不起,我十点还有个会。”

张扬笑着站起身来:“那就不耽误您了!”他起身向赵柔婷伸出手去,主动跟她握手道别。

赵柔婷并不想跟他握手,可是她终究还是没有拒绝张扬,张扬握了握她的手,表情稍稍有些异样。

赵柔婷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变化:“张书记还有什么事?”

张扬这才放开她的手,笑道:“没事了!”

谢坤举来到恒久总部的时候,刚巧看到张扬从楼内出来,他愣了一下,并没有急于下车,而是等张扬上车走后,方才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第二更送上,再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