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有仇必报】(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8:56
字体大小 + - 关灯

查晋北道:“受伤的两个女孩子,一个是前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女儿顾养养,一个是京剧院的当红花旦柳丹晨,张扬仅仅从她们的伤势就判断出出手人的武功门派,他单枪匹马杀进了大成武校,大成武校校长葛鹤声是武术名家,学校有八百多师生,就这么多人也没能伤到他分毫,他毫发无损的离开了大成武校,又去京城警校找李泰忠的晦气,最终查到了铁诚保安公司,并在那里抓住了宋辟生,就是他用奔雷拳打伤了柳丹晨,人已经被认出来了,目前被公安机关给拘留了,至于另外一个赵延庆,估计也藏不了太久。”

谢坤举现在才知道张扬是通过何种方式找到了这两个人,既然锁定了他们,找到铁诚保安公司就没什么难度了,看来这世上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

查晋北道:“坤举,我当你是兄弟所以才专程过来一趟,你要是愿意听我就多说两句,你要是不想听,只当我这个当哥哥的没有来过。”

查晋北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谢坤举如果继续装无辜就没意思了,他赶紧装出一副歉然的表情:“晋北哥,我承认这件事和我有关,但是我并没有指使他们这样做,只是我的一些话被有些人错误解读了。”

查晋北道:“坤举,我只是提醒你一声,张扬虽然年轻,但是并不好对付,国贸会展中心的这件事,我认为并不高明。老弟,提前做好应对才是上策。”

谢坤举道:“多谢晋北哥关心,我还不至于连这件小事都搞不定。”

谢坤举的自信来自于他的背景,就算张扬找到了宋辟生,宋辟生也不可能指认自己,毕竟砸场子这种事不可能是他亲自出面布置。还有一点源自于他对张扬的轻视,在他眼中,张扬只是文国权的干儿子,据他的了解。张扬和文家的关系不如表面上那样亲近,文家真正对张扬好的只有罗慧宁,据说文国权认他当干儿子,也是为了在政治上联盟平海省委书记宋怀明,那时候张扬还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张扬已经和楚嫣然分手,再也不是宋怀明照顾的对象。在文国权的眼中。他应该也失去了当初的价值。

谢坤举并不糊涂,他是一个商人,这么多年来做生意始终成功的秘诀就是。他会在做事之前全面评估一切,他是个慎重的人,这次也是一样。不过百密一疏,他没有想到张扬可以通过伤势判断出行凶者的派别,从而找到他们。

送走查晋北没多久,谢坤举就接到了周兴国的电话,他和周兴国的关系也非常亲近,周兴国打这个电话的原因是因为他听到了风声,周兴国、周兴民和谢家兄弟之间的感情很深,说是亲兄弟一样也不为过。周兴国得知这件事之后马上就给谢坤举打了一个电话,他不希望谢坤举和张扬之间发生不快。

谢坤举听周兴国说完。他笑了起来:“兴国,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他是你的结拜兄弟,我会保持克制。”

周兴国道:“坤举哥,你们都是我朋友,我可不想你们之间伤了和气。”

谢坤举道:“这次的事情我真的有些莫名其妙。实在想不透他为什么要把这笔帐算在我头上。”

周兴国道:“张扬就是这个脾气,年轻气盛,热血冲动,回头我跟他好好说说。我这阵子生意实在太忙,等忙过这一阵子。我抽时间回去约你们两人一起坐坐。”

谢坤举道:“清者自清,我不怕别人说什么。兴国,你放心吧,我有分寸。”

周兴国对这件事却不能放心,他之后又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

张大官人对周兴国打电话过来早有意料,他嘴上也是无所谓,让周兴国放心,自己有分寸。

事实证明,两个有分寸的人遇到一起,往往会干出没有分寸的事儿。

谢坤举如果有分寸,他就不会让人去国贸砸张扬的场子,张大官人如果有分寸,这件事或许会保持冷静克制,但是张大官人体内可以克制的部分实在是少之又少,尤其是当他认为自己占尽道理的时候。

城体那块土地拍卖当天,张扬陪同顾明健一起出现在拍卖现场。

谢坤举和妻子赵柔婷已经来到了现场,他们也看到了竞拍者的名单,虽然看到顾明健的时候稍稍错愕了一下,不过并没有提起足够的注意,因为他们认为这块地不会出现任何的偏差,今天的竞拍只是一个过场罢了。

建委主任蔡旭东亲自到场,他的表情虽然很平静,可内心非常复杂,今天有热闹可瞧了。蔡旭东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看客,坐山观虎斗的看客,可这种想法多少有点自欺欺人,他明明是站在了张扬这一边,谢坤举夫妇不是傻子,很快就能搞清楚其中的关窍,到时候不找自己麻烦才怪。

谢坤举看到张扬出现方才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同寻常,但是这种时候,已经顾不上去考虑其他的事情,必须要先将精力投入到现场拍卖中去。

初始拍卖的过程按照原计划进行,只有两个竞标方举牌子,价格到了三亿一千万就停滞在那里,谢坤举眼角的余光朝张扬和顾明健的位置瞥了一眼,他们两人低声谈笑着什么,似乎根本没有关注场内的情况。

赵柔婷正准备喊价的时候,谢坤举抓住了她的手,赵柔婷愣了一下,不明白丈夫是什么意思,她准备用三亿两千万的价格将这块地收入囊肿,也就是说,从启动开始,他们就已经拥有了八千万的利润。

商人特有的敏感告诉谢坤举,今天顾明健必有作为。

顾明健此时朝谢坤举的方向看了一眼,丝毫不掩饰他目光中的森森冷意,顾明健举手道:“四亿!”

现场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想到顾明健会一举将价格提升到四亿元,这块地的合理估值也就是四亿左右,顾明健这样的做法一下就将多数竞争对手远远抛开。

张大官人的唇角带着得意的笑容,他从头到尾都没看谢坤举一眼。

赵柔婷的表情明显出现了波动,顾明健的出现并不在她的计划之中,这人一出来就直接将价格提升到四亿,八千万的利润就让他一口给挤没了,赵柔婷盯住顾明健,似乎想把他仔仔细细认清楚。

谢坤举点了点头,赵柔婷出手了:“四亿一千万!”

顾明健道:“五亿!”

在京城顾明健并没有太大的名气,很多人都奇怪这个年轻人哪来的那么大的底气,敢于和谢坤举夫妇明刀明枪的对着干,很快就有人搞清了他的身份。

赵柔婷的目光望着丈夫,关键时刻,她还是需要丈夫拿主意,谢坤举向赵柔婷伸出了一根手指。

“五亿一千万!”

顾明健道:“六亿!”

现场鸦雀无声,顾明健根本不讲究任何的拍卖策略,对方只要一出价,他都是九千万的递增,气势之盛一时无两,谁都看出这块地他要志在必得。

谢坤举望着顾明健,微笑点了点头。

顾明健却极其嚣张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做出了一个手枪射击的动作,嘴巴还配合地发出了一声呯!

赵柔婷小声提醒道:“他是来捣乱的。”

谢坤举抿了抿嘴唇,此时他看到张扬回过头,向后方角落中笑着挥了挥手,谢坤举定睛望去,角落中坐着的竟然是薛世纶,谢坤举虽然对顾明健的了解不多,但是他知道顾明健没有这样的实力,一个没有实力的人,又怎会拥有这样的底气?谢坤举看到薛世纶的时候,忽然明白了,原来他的背后有人支持。薛世纶的出现就意味着,他们要对这块地志在必得。谢坤举是个不服输的人,他悄悄向妻子伸出了一根手指,虽然他的心中已经放弃,但是他还要将价格抬高,这块地无论如何都不值七亿,你薛世纶有钱,只管去糟蹋吧。

赵柔婷已经无法镇定了,她小声道:“意气之争,不值得!”

谢坤举道:“你听我的,没问题!”

赵柔婷咬了咬嘴唇,她还在犹豫,谢坤举道:“说!”

赵柔婷道:“六亿一千万!”

谢坤举的目光望着薛世纶,薛世纶仍然微笑,顾明健果然毫不犹豫地叫出了七亿的高价。

赵柔婷小声道:“他疯了!”

谢坤举道:“不是疯了,薛世纶在给他撑腰,他要这个面子!”顾明健没这个实力也没这个气魄,有薛世纶撑腰他方才敢和自己放手一搏。他决意再送对方一程,点了点头。

这次赵柔婷没有犹豫:“七亿一千万!”

顾明健并没有马上喊出八亿的高价,而是回过头,薛世纶已经起身退场了。

张扬和顾明健面对面看了一眼,两人撇了撇嘴,摊开双手,做出了一副无能为力的表示,然后一起站起身。

谢坤举的背后瞬间被冷汗湿透了,他忽然明白,今天对方一直在做局,薛世纶的出现并非表示他对这块地志在必得,而是帮忙迷惑自己,三人一直都在演戏,把价格成功推高到七亿以上,然后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