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有仇必报】(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8:52
字体大小 + - 关灯

查晋北又道:“其实国贸会展中心的事情,应该并非针对张扬。乔梦媛现任滨海招商办副主任,据说这次的展台由她负责,这场风波应该是奔着她去的,谢坤成没能当上津海市委书记,谢坤举这个当兄弟的为他抱不平啊。”

薛世纶道:“谢坤举做事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居然会被张扬抓住把柄!”薛世纶并没有考虑到武功方面的因素,张扬单从顾养养和柳丹晨的伤势上就已经判断出,对方的武功属于什么门派,追根溯源找到了真凶。

查晋北道:“张扬这个人的确有些本事的,从他刚才的那番话来看,他应该是不怕得罪谢家。”

薛世纶道:“也许这件事乔老会给他撑腰。”

查晋北跟着点了点头道:“真要是谢坤举干得,乔老就不会听之任之。”

薛世纶微笑道:“热闹了!”

查晋北道:“这件事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薛世纶意味深长道:“日子过得越来越平淡了,来点调剂倒也不错。”

张大官人决定参加城体地块的竞标,他是官场中人,自然不能直接介入,但是他有的是做生意的朋友,张扬找到了梁成龙,让梁成龙来京城参加这次的竞标。

梁成龙听他说完,就不由得苦笑起来:“张扬,你在跟我开玩笑?招标都已经结束了,别说我没有资格,就算有资格,我也不能去趟这趟浑水,赵柔婷什么人物?赵天岳的闺女,人家拿下这块地根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咱们凑什么热闹?张扬,徒劳无功的事儿咱们还是别干了。”

张大官人话说得很干脆:“赵柔婷得罪我了,我参加竞标的目的就是要报复,这事儿我不方便出面。”

梁成龙显得有些犹豫:“张扬,赵柔婷在京城什么背景,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咱们拿什么跟人家斗,我看这事儿不靠谱还是算了。”梁成龙顾虑的事情很多,他从事建筑开发行业很久了,对赵柔婷这位恒久老总的根底非常清楚,张扬如此高调地表示报复,也就是说,他和赵柔婷之间的关系必然势同水火,梁成龙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加入这场乱局。

张扬听出了他的犹豫。既然如此。他也不好勉强,点了点头道:“算了,我找其他人吧。”

张扬并没有责怪梁成龙的意思。毕竟做这种事有一定的风险,很可能会得罪人,张大官人正考虑找谁合适的时候。顾明健主动找到了他。

顾明健最近一直都在京城,刚刚听说妹妹在展会被人打伤的事情,幸好没有大碍,顾明健来找张扬的目的就是想问清楚这件事。

张扬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对他说了一遍,顾明健听完之后也是怒火填膺,他愤愤然道:“我这就去找姓谢的,帮养养讨还公道。”

张扬道:“你找他,他也未必承认,这件事我不会这么算了。”

顾明健道:“你怎么打算的?”

张大官人的第一步打算就是拿下城体那块地。狠狠挫一下赵柔婷的锐气。只要这件事做成,等于间接打了谢坤举的脸。

顾明健听他说完,点了点头道:“城体的项目我也拿了标书,不过希望不大,本来我都打算放弃了。”

张扬一听大喜过望,看来真是天意,本来还在考虑如何才能补上一个竞标名额。想不到顾明健这里就有现成的。张扬道:“放弃什么?这次就要给他们一个好看,必须要争,而且一定要争下来。”

顾明健道:“你说怎么办吧!”这么多年以来,他们俩还是头一次走得那么近,目标完全一致。

张扬道:“你只要去竞标。其他的方面我来打通。”

顾明健道:“我最多只能筹到两亿,那块地的价值应该在四亿左右。如果公开竞标,竞标保证金就要五千万,我的实力恐怕没办法和恒久抗衡。”

张扬道:“这事儿我来想办法。”

张大官人想在资金上寻求支持,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薛世纶,他认为薛世纶一定会在这件事上帮助他,虽然薛世纶的动机也未必有多少好意,但是薛世纶之前的那句话就证明,这厮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一切果然不出张扬所料,薛世纶听说张扬想要资金方面的支持,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张扬这小子想挑事儿,明显有乔老在背后支持,搞到最后,闹不好就是乔家跟周家的角力,薛世纶乐于看到这样的场面。

张扬找到的第二个人就是蔡旭东,如今蔡旭东已经升任京城建委主任,看到张扬找上门来,蔡旭东仍然有些慌张,毕竟过去他和林钰文偷情的那点把柄全都攥在人家手里,蔡旭东当年被顾明健刺伤之后,算得上洗心革面,和过去的那些情人斩断了联系,一心专攻仕途,他老爷子是卫生部一把手,在高层颇有些人缘儿,经过这些年的努力,蔡旭东也如愿以偿的担任了建委正职。

张扬也已经很多年没有和蔡旭东打过交道,走入蔡旭东的办公室,他笑眯眯道:“蔡主任,还记得我吗?”

蔡旭东怎会不记得张扬,当年张扬要挟他的事情,这辈子也忘不了,本来这些年不见,蔡旭东已经渐渐淡忘了过去的事情,想不到这厮阴魂不散,隔了几年又找到了自己的门上,被顾明健刺伤对蔡旭东来说是一件难忘的经历,那次的死里逃生让蔡旭东改变了人生观,他终于明白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根本是一句操蛋的混账话,好死不如赖活着才是颠仆不灭的真理。

蔡旭东显得随和了许多,也圆滑了许多,他起身微笑着伸出手去:“张书记,很久不见了,不过我一直都在关注您的消息。”他的级别要比张扬高多了,可是蔡旭东仍然客气地用上了您字,这并非是出于对张扬的敬重,而是缘于他对张扬的忌惮。

在张大官人眼中,蔡旭东早已是手下败将,是被自己驯服的角色,在自己面前,这厮根本没有任何的地位可言。张扬在沙发上坐下,心安理得地接过蔡旭东递来的茶水,慢条斯理地品了一口,方才道:“蔡主任节节高升,真是可喜可贺。”

蔡旭东道:“还是这个圈子,干了这么多年,无非是刚刚把副字给抹掉。怎比得上张书记,您这一方诸侯啊!”

张扬忍不住笑了,听蔡旭东这么说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他一个县处级干部算个屁的一方诸侯,张大官笑道:“我要是一方诸侯,你就是工部尚书了。”

蔡旭东笑道:“工部小吏,小吏而已。”

张大官人道:“你可不是小吏,偌大一个京城什么项目不得经过你的手里审批。”

蔡旭东道:“张书记,您这是捧杀,我可没那么大的权力,我上头领导多着呢。”他心里开始盘算了,这厮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有事儿找我帮忙?

张大官人并没有留给他太多琢磨的时间,直奔主题道:“我听说城体那块地比较热啊!”

蔡旭东愣了一下,这才明白张扬的目的所在,他点了点头道:“不错,的确很热,很多人都盯上了那块地,怎么?张书记对那块地也有兴趣?”

张扬道:“我朋友有兴趣,你也认识,顾明健,当年他用刀捅过你。”

蔡旭东真是哭笑不得,这厮根本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丫既然知道当年我差点死在顾明健的手上,现在居然还能过来找我帮忙,真够坏的。蔡旭东道:“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我都忘了。”

张扬很欣赏蔡旭东的态度,他点了点头道:“忘了就好,不开心的事情都翻过去了,就算做不成朋友,也不能当仇人啊,现在他想拿下城体那块地,你能不能帮上忙?”

蔡旭东道:“张书记,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的为人你也清楚,我做人的原则从来都是有一说一,这件事我无能为力。”

张大官人一双眼睛顿时瞪圆了,杀气腾腾。

蔡旭东看得心惊胆颤,他慌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愿帮你,我把底儿都交给你,城体那块地恒久公司看上了,恒久的老总赵柔婷是志在必得,她的父亲是我们的赵副市长,丈夫是汉鼎集团的老总谢坤举,您别看这次竞标的单位很多,但是都没什么希望,这块地注定是赵柔婷的,我承认,我手头的确有些权力,也能影响到一些人,但是我不能和赵副市长对着干,就算我敢,我也没那个本事,您说是不是?”

张扬道:“就算这块地我拿不到,也不能让赵柔婷得到。”谢坤举夫妇的行径已经彻底将张大官人触怒,有仇不报非君子,这次他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蔡旭东心说你跟赵柔婷到底多大仇,怎么恨成这样?他当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低声道:“张书记,这两口子可不是普通人物。”

张扬道:“你的意思是说我惹不起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