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光明正大】(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8:49
字体大小 + - 关灯

薛伟童道:“他还问我在哪里,我才不告诉他呢……”她的话还没说完呢,薛世纶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薛伟童诧异地睁大了双目:“爸?你怎么找到我的?”

薛世纶哈哈笑道:“我可没有跟踪你,我今晚刚好在这里谈生意,听说你们在这里,所以才给你打电话,我什么年纪了,难道还会做你的跟屁虫?”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薛世纶向他们看了一眼道:“你们不是结拜四兄妹吗?怎么少了一个?”

薛伟童道:“兴国哥去日本了。”

张扬主动给薛世纶倒了杯酒,薛世纶端起酒杯道:“怎么?居然没叫服务?”

徐建基笑道:“我们聊点事情不想外人听到。”

薛世纶呵呵笑道:“看来我打扰到你们了。”

薛伟童道:“你老实交代,来这里干什么?”

薛世纶笑道:“谈生意,你们能来这里聊天,我也可以啊?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他喝了口酒,起身道:“我只是过来打个招呼,就不耽搁你们了,张扬,你跟我过来,有位朋友想见你。”

张大官人听他这样说,不由得微微一怔,却不知是什么人想见自己?

不过薛世纶既然开口,张扬自然要跟他过去,他向徐建基和薛伟童笑了笑,起身和薛世纶一起出去了。

走出门外张扬道:“薛叔叔,到底是谁要见我?”张扬嘴上虽然对薛世纶很礼貌,但是心中对他却没有太多的好感,自从他利用顾佳彤刺激顾允知,知道他和顾允知之间的旧怨,张扬就开始怀疑薛世纶或许和顾佳彤的死有关。

薛世纶神秘一笑道:“见了你就会知道。”

张扬笑道:“用得着这么神秘?”

来到薛世纶所在的包间。张扬方才知道相见自己的神秘客人居然是查晋北。查晋北笑道:“张扬,我和薛先生谈生意,刚巧听说你在这里。”

张扬笑道:“两位的生意经我方不方便听到啊?”

薛世纶笑道:“都是自己人。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查总想买金矿,我刚巧在非洲有朋友,就给他介绍喽。”

查晋北满怀深意的望着张扬:“张扬。最近有没有何长安的消息?”

张扬道:“查总,他现在是被通缉的逃犯,我要是有他的消息知情不报,那可是包庇罪,像我这种吃公家饭的,低级错误我可不敢犯。”

查晋北叹了口气道:“他手里的两座金矿我倒是非常想买下来,可惜那个何雨蒙不同意转让。”

张扬不无嘲讽道:“生意场上没有强买强卖的道理,既然人家不愿买,查总还是收回这个念头吧。薛叔叔关系这么广,肯定能帮你联系更好的金矿。”

薛世纶道:“我真是搞不清楚,你们这些做黄金珠宝生意的。怎么突然都把目光盯向了非洲。那片地方的确盛产黄金钻石,可是风险也是很大的。几个非洲小国,政府军反抗军整天打来打去,我看去那里挖黄金还不如倒卖军火来钱更快呢。”

查晋北道:“薛先生,我倒是想倒卖军火,可惜我没那个本事。”

薛世纶笑道:“路子都是人走出来的,你真想干,我也能帮你介绍。”

查晋北哈哈笑道:“我胆子小,这种东西我可不敢碰。”

张扬陪他们喝了杯酒。

查晋北道:“张扬,我听说今天你们在国贸会展中心的展台让人给砸了。”薛世纶显得有些错愕:“真有这回事儿?谁这么大胆子?”两个人的目光都看着张扬,似乎想从他那里找到答案。

张扬道:“正在查。”

薛世纶显得非常热心:“有没有眉目?需不需要我帮忙?”

张扬道:“找到了两个,都是铁诚保安公司的。”

薛世纶和查晋北对望了一眼,显然对铁诚保安公司非常的陌生。

张扬道:“这家保安公司过去属于京北公司,因为京北公司经营不善,月前已经转让,目前属于恒久,听说恒久的当家叫赵柔婷,是京城常务副市长赵天岳的女儿!”在和乔老见面之前,张大官人或许不会把这件事公开,可是在和乔老的那番谈话之后,张大官人心中已经有了回数,在这件事上,乔老肯定是会支持自己的,而且老爷子明说不要用阴谋,别人用阴谋,咱们就得用阳谋去破,这次要风风光光堂堂正正的给他们一个教训,所以不怕人知道,知道的越多越好。

张扬在两人面前说出这件事显然是别有用心的,说者有心,听者有意。薛世纶从中把握到了什么,他看似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张扬,赵天岳的女儿好像嫁给了汉鼎集团的谢坤举。”

张扬道:“那又怎样?谁也不能随便砸我的场子。”

薛世纶和查晋北都是老奸巨猾的老狐狸,查晋北道:“你跟他们有过节?”

张扬摇了摇头道:“素昧平生。”

薛世纶道:“素昧平生他们会无缘无故的砸你的场子?”他似乎不相信张扬的说辞。

查晋北道:“我听说谢坤成本来是要当津海市市委书记的,可是乔振梁突然杀了出来,让他的希望落空,谢家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地乔家产生了怨念?”

薛世纶不屑道:“谢家?乔老虽然退了,可是乔家的影响力又岂是谢家能够比上的?”说这话的时候,薛世纶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薛家在政坛呼风唤雨的情景已经是一去不复返了,无论是乔家还是薛家如今都面临着这样的尴尬。

政治上的薪火相传,对他们这样的红色家族是极为重要的,在这一过程中,周家得到了很好的延续,乔家却在这一过程中日渐衰微,损失最大的却是薛家,自从父亲去世之后,短短时间内,薛家似乎已经成为昔日黄花。薛世纶感叹着世态炎凉的同时,心中也生出了一股不平之气,对于谢坤成兄弟这样的人,他是根本看不在眼里的。过去看不起,现在仍然还是看不起,并不是他薛世纶心高气傲,政治也是讲究血统的,就算他不是体制中人,现在的影响力也不是谢家兄弟能够比上的,所以他才会说出刚才的那句话,表面上是为乔老抱不平,可事实上也是他心中真实想法的表露。

查晋北对谢坤成兄弟还是非常熟悉的,谢坤成和他哥哥查晋南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平时两家交往不少,查晋北道:“张扬,我劝你这件事还是算了,冤家宜解不宜结,更何况,你也不能确定这件事就一定是谢坤举主使的。”

张扬道:“究竟该怎样做,要等我问清楚再说。”张扬陪他们喝了几杯酒,起身告辞,薛世纶亲自起身去送他,来到门外,薛世纶道:“查晋北和谢家兄弟关系不错,你在他面前说起这件事,很可能传到谢家兄弟的耳朵里。”

张扬笑道:“传就传过去,我会害怕吗?”

薛世纶道:“谢家兄弟真正依仗的是周家,这件事你要慎重处理。”

张扬道:“慎重不等于装孙子,薛叔叔说是不是?”

薛世纶笑道:“你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我最欣赏你这一点,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只管直说,只要我能帮的上忙,一定全力相助。”

张扬对他的这番话自然不会全信,但是薛世纶的话让人听起来很舒服,张扬表示了感谢。

两人在门前分手之后,薛世纶回到房间内,查晋北笑道:“薛总跟他说悄悄话了?”

薛世纶淡淡笑了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晋北,你太聪明了,什么都瞒不过你。”

查晋北道:“薛先生以为我会把刚才听到的事情告诉谢家?”

薛世纶的表情显得捉摸不定。

查晋北认为自己猜中了他的心思,低声道:“我大哥和谢坤成的关系很好,我和谢家兄弟并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

薛世纶笑道:“我和谢家兄弟又没有什么瓜葛,你向我解释什么?”

查晋北叹了口气道:“我刚才之所以出言相劝,是念在我和张扬相识一场的份上,不忍心看到这小子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薛世纶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错的?”

查晋北道:“薛先生应该知道谢家和周家的关系吧?”

薛世纶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当初乔振梁战胜谢坤成出任津海市委书记一职,还着实让他惊叹了一番,他没有想到乔振梁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咸鱼翻生,重新登上这么重要的权力位置,不过事后听说的一些事,让他明白,乔老在其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谢坤成出事,乔老当着周老的面挑到了他的毛病,这就让周老无话可说,为乔振梁登上津海市委书记的位子扫清了最大障碍。

但是薛世纶始终认为,周老必然会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在某种意义上,这次的事情上,他是被乔老这位老朋友给算计了,迫于形势不得不做出让步,牺牲了谢坤成的利益,这些老人们的关系非常的微妙复杂,虽然他们的私交看起来好的不得了,但在政治利益上,他们彼此的关系又是极其微妙,很多时候甚至表现得寸步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