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光明正大】(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8:46
字体大小 + - 关灯

乔振梁已经前往津海上任,所以当晚并没有在家里出现,他不在家,乔梦媛更自然一些,陪着爷爷吃了晚饭,张扬先回去,乔老留孙女儿在家里住下,在他看来孙女来到京城就应该住在家里。

张扬晚上还有事,他来到了王府会馆,徐建基和薛伟童都在这里等着他。

自从爷爷去世之后,薛伟童整个人显得沉默了许多,不见了昔日的活泼外向,今天晚上是她第一次出来玩,因为三哥张扬从滨海过来,她才愿意出来相聚。

徐建基的身边还有洪月相陪,张大官人来到薛伟童身边坐下,乐呵呵道:“一段时间不见,又勾搭上了!”

洪月俏脸羞得通红,啐道:“徐建基,你帮我抽他!”

徐建基笑道:“勾搭上又怎么了?你丫是嫉妒,我听说嫣然把你给甩了,最近这心理是不是有些变态啊?”

张大官人故意叹了口气。

薛伟童道:“二哥,有你这揭人伤疤的吗?哪壶不开提哪壶!”

张扬道:“看见没,人间自有真情在,还是咱们妹子义气,老二啊,你就会落井下石。”

徐建基端起酒杯跟张扬碰了碰:“哥对不起你,那啥,今晚吃喝玩一条龙全都算我的,王府会馆的姑娘,你看中哪个领走哪个。”

洪月在他手臂上打了一下:“没正行,这不是教人学坏吗?”

徐建基道:“他还要我教?”

薛伟童道:“你们俩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徐建基道:“我可不一样,我对洪月是一颗红心向着党。”

张大官人笑道:“应该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吧。”

洪月道:“我看也是。”

徐建基道:“张扬,你没听人说过,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他看着洪月道:“我是有两种准备啊,一种是当你老公,还有一种是当咱们孩子他爹。”

薛伟童捂着嘴巴道:“太酸了,再说我就要吐了。”

张扬道:“我也要吐了。”

徐建基道:“心理变态,见不得别人恩爱。”

洪月叹了口气道:“你就是一骗子,尽说谎话糊弄我,不过我这人头脑简单。总是容易上你当。”

薛伟童道:“以后对洪月好点,不然我饶不了你。

张扬把杯中红酒喝干,薛伟童又给他倒了一杯,服务员全都让她给赶走了。

徐建基道:“老三,我听说你在国贸的场子让人给砸了?”

薛伟童还是刚刚听说这件事,义愤填膺道:“谁干得?我饶不了他。”

张扬笑道:“这事儿我能解决。”

徐建基道:“要我帮忙吗?”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们不好插手的,对了,大哥没来?”

徐建基道:“出国了。这会儿正陪日本女优喝花酒呢。”

洪月在他肩膀上又打了一下。然后非常甜蜜的将下颌枕在他的肩上。

张扬道:“我想打听一事儿,谢坤举这个人你们熟不熟?”

徐建基道:“汉鼎集团的老总,我跟他关系一般。不过大哥跟他很熟,谢坤举的母亲是周兴民的奶娘,周兴民从小就在谢家长大。所以周家和谢家的关系非常亲近,不然谢家兄弟也不会有今天的位置。”徐建基从张扬的这个问题已经敏锐地觉察到去国贸砸张扬场子的人十有60xs就是谢坤举。徐建基很委婉地点明谢坤举的背景,同时告诉张扬谢坤举和大哥周兴国的关系。

张扬道:“有些势力啊!”

徐建基道:“不但有些势力,而且很有钱,称得上有钱有势。”

薛伟童最近仍然没能从失去爷爷的悲痛中解脱出来,张扬和徐建基说话的时候她居然在走神。

张扬道:“这两件事好像是分不开啊。”

徐建基道:“也不尽然,何长安之所以出事,还不是因为根基不够深厚,在国内经营。赚钱容易,可是你赚到的钱,最终能不能属于你,还未必可知。”

张扬笑了笑道:“做任何事都有风险,做官的风险远远超过经商。”

徐建基道:“所以做任何事都要小心,谁也不知道别人的根基有多深,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张扬道:“我这脾气,朋友不少,敌人也不少,现在想改也来不及了。”

薛伟童这会儿回过神来:“何必要改,做人就应该真实。活得那么虚伪累不累?”

这会儿王府会馆的老板黄善进来打招呼,对徐建基、薛伟童这帮60xs。黄善从来都很客气,他带来了一瓶拉菲,让跟随他过来的女孩儿给倒上。

薛伟童看了看酒瓶道:“黄老板,你这酒是走私的啊!”

黄善笑道:“薛爷好眼力,虽然是私酒,但是绝对货真价实,这年头做生意不容易,所以我偶尔也钻一下国家的空子,几位千万不要举报我。”他说得也是玩笑话,当然知道这些人是不会举报他的。

徐建基摇晃了一下酒杯,看了看酒的成色,闻了闻,抿了一口道:“不错,正宗。”

黄善道:“徐公子说好那就是真的好,回头我给您带一箱回去。”

徐建基道:“无功不受禄,好端端的我收你酒干什么?”

黄善道:“徐公子,我听说城体的那块地要拍,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关系。”

徐建基笑道:“你怎么会找我?我自己就是做建筑的,城体那块地要是我能拿下自己就拿了,这么大的便宜我会让给你?”

黄善笑道:“谁不知道您是做大生意的,城体那块地对我们来说是了不得的大工程,可是对您徐公子来说根本看不上。”他这番话充满了溜须拍马的成分,不过也没有太多夸大之处。

徐建基倒不是觉得城体那块地太小,而是他最近很少做京城的工程,京城这边关系比较复杂,往往都是一个工程,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做好了利润没多少,可万一要是出了问题,不知有多少人在背后捅刀子,他现在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二线城市,竞争相对来说没京城那么激烈,回报却丝毫不次于京城。徐建基道:“黄老板,看在咱们相识多年的份上,我劝你一句,好好做你的娱乐业,隔行如隔山,建筑开发这碗饭不好吃。”

黄善道:“总想再有点发展,我这行虽然赚钱,可是在多数人眼里我跟个鸡头似的,谁也不把我当人看。”

薛伟童格格笑了起来,她插口道:“你可不就是个鸡头嘛!”

黄善嘿嘿笑了一声,他脸皮够厚,丝毫没觉得难堪:“其实我做得也是正当生意,我承认的确可能存在一些色情交易,不过我没有从中赚过一分钱。”

张大官人心说鬼才相信,生意人说谎话的功夫一个比一个高明。

黄善道:“做我们这行的就是当孙子的命,整天都得看客人的脸色,要靠别人赏饭吃,说白了,跟要饭的差不多。”

徐建基道:“别把自己说得那么可怜,你又是会所又是迪厅,京城娱乐业算得上响当当的一块招牌了,你也不要找理由,贪心呗,看到建筑业红火,也想插进来分一杯羹。”

黄善被他说破了心思,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徐建基道:“我倒不是反对你做这行,城体那块地热得烫手,据我说知恒久的赵柔婷已经盯上了那块地,你觉得自己跟她比怎么样啊?”

黄善听到赵柔婷的名字,顿时愣了,呆了一会儿方才笑道:“她要是动了心思,我就不白费力气了,赵副市长的千金,我哪有那本事跟她争啊!”

徐建基道:“背景你肯定比不过人家,财力你能和汉鼎集团相提并论吗?”

黄善道:“您别说了,再说我就找个地洞钻进去了。”他敬了一圈酒,告辞走了。

徐建基刚才的一番话,却引起了张扬的注意,张扬道:“城体是什么玩意儿?”

徐建基笑道:“就是京城老体育馆,没多大地方,不过因为位置很好,所以许多开发商都盯上了那里。”

张扬道:“你刚才说赵柔婷盯上了那块地?”

徐建基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从张扬的表情上他已经猜到了这小子打什么主意,笑道:“你想什么?”

薛伟童这会儿功夫也回过神来:“谈什么呢?”

徐建基叹道:“你这丫头,怎么心不在焉的,早知道这样,就不叫你出来了。”

薛伟童道:“最近啊,总是走神儿,可能我还没从失去爷爷的情绪中解脱出来。”

张扬端起酒杯道:“妹子,生老病死的事儿谁都躲不过,有些事得往前看,总想着过去对你可不好。”

薛伟童道:“我知道,最近打算出去散心呢。”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电话却是父亲打电话过来,最近薛世纶对女儿非常的关心,薛老走后,薛世纶也越发感觉到家庭的重要,对女儿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关心。

薛伟童道:“爸,你烦不烦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过去二十多年你都不管我,这会儿怎么变得那么婆婆妈妈。”

张扬和徐建基听她这样说不觉相视而笑。

薛伟童埋怨了几句,放下电话,叹了口气道:“我爸真烦,自从爷爷过世之后,他把我当小孩子一样看护起来了。”

张扬笑道:“当爹的疼女儿有什么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