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光明正大】(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8:41
字体大小 + - 关灯

钟新民最近的情况的确非常不妙,他的京北公司因为经营不善而濒临倒闭,过去的几大业务也已经拆分转让。生意场上没有常胜将军,他对此倒是看得很开。

张扬也不是第一次来到京北公司,和过去相比,京北公司明显的萧条冷落,诺大的停车场上只停了两辆车,他驾车长驱直入,进门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见到一个保安出来过问。

钟新民接到张扬的电话之后就在办公室内等待,他并不知道张扬找自己干什么?

张扬走入办公室内,脸上的表情并不友善:“钟总啊,最近一段时间没见,咱们之间好像生疏了。”

钟新民听出他话里有话,笑道:“张书记何出此言?今天大驾光临,您有什么指教啊?”他知道张扬肯定不会平白无故地找到这里。

张扬道:“咱们也算朋友一场,我不跟你绕弯子,铁诚保安公司的一帮人跑到我们滨海展台上砸场子,还打伤了我的两个朋友,这件事你知不知道?”

钟新民闻言一惊,他一脸无辜道:“张书记,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我可以对天发誓,我钟新民绝没有做过这件事,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朋友,我钟新民从不干对不起朋友的事情。”

张扬道:“我也相信这件事不是你做的,可你是铁诚保安公司大股东,闹事的人我已经抓住了一个,他叫宋辟生,就是铁诚的员工。”

钟新民苦笑道:“张书记,你来我这里应该可以看到,现在的京北是门前冷落车马稀,我连公司总部都要卖了,更何况一家保安公司。”

张扬刚才一路过来看到的情况的确很不景气,他点了点头道:“你把铁诚卖了?”

钟新民道:“我做期货赔了钱,可谓是血本无归,整个京北公司都已经转让给别人了。这是我最近签署得转让协议,包括铁诚在内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转让给了恒久有限公司。”他唯恐张扬不信自己,把转让合同都拿出来了。

张扬拿起合同看了看,看到签约人那一栏,写着赵柔婷的名字,他指了指这个名字:“这女人是谁?”

钟新民道:“恒久公司的老总,京城常务副市长赵天岳的女儿。”

张大官人皱了皱眉头道:“我没得罪过她啊,我也压根不认识她。”

钟新民道:“她还是汉鼎集团老总谢坤举的妻子。”

张扬听到谢坤举名字的时候明显楞了一下。他开始渐渐理清了其中的脉络,正如自己所说,他和赵柔婷之间没有任何的恩怨,这件事很可能不是冲着他来得,他在心中做了一个假设,疑点已经逐渐聚集在汉鼎集团老总谢坤举的身上。谢坤举的哥哥谢坤成在和乔振梁在竞争津海市委书记的过程中落败,这件事或许成为谢家仇视乔家的根源,谢坤举得知乔梦媛代表滨海保税区参加展会,所以产生了要给她难堪的念头,于是利用这帮人上演了这一出闹剧。

宋辟生那些人来得突然,去得迅速,他们本以为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有想到张扬能够从顾养养和柳丹晨的伤势上找到线索,最终查到了恒久公司的头上。

张扬沉默的时候。钟新民也在分析这件事,他也意识到这件事牵扯甚广,自己刚才脱口把赵柔婷和谢坤举供了出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赵家和谢家在京津一代的实力非同小可,如果他们知道是自己出卖了他们,以后自己在京津一带,再也不会有立足之地。

张扬道:“钟总,照你看这件事会不会是谢坤举干得?”

钟新民的表情颇为尴尬,这件事的确让他落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他有些为难地笑了笑道:“张书记。我现在都自顾不暇了,这种事情我不想评论。”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只需要告诉我。铁诚是不是赵柔婷的?”

钟新民道:“程序上是,但是我也不能确定你所说的那些人一定和赵柔婷有关。”

张大官人不是傻子,在没有搞清形势之前,他也不敢贸贸然的杀向恒久公司,当天下午,他叫上乔梦媛一起,前往乔老那里探望。这本来就是张大官人计划之中的事情,利用这次机会,让他们爷孙俩好好聚一聚。

张扬这次前来还专门从滨海给乔老带来了一块奇石,这是他在滨海奇石市场买到的,石质本身并不珍贵,只不过看起来外形非常特别,非常像武财神关二爷。

乔老拿起石头看了一会儿,笑道:“这块石头是打磨出来的。”

张大官人听乔老如是说,不禁汗颜,他当时反反复复看过,就没看出这石头是后天加工的。尴尬道:“等我回去找到那小贩,我非把他饭碗给砸了。”

乔老笑道:“挑选石头本来就是考校眼力的事儿,你自己修为不够,怨不得别人。”他把石头放在一边,对于这种石头,乔老的习惯都是毁去扔掉。

乔梦媛道:“这块石头我倒是喜欢得很,爷爷不如转手送给我这个外行吧。”她冰雪聪明,这么说是为了帮助张扬化解尴尬。

乔老呵呵笑道:“他大老远从滨海扛过来,你还要扛回去?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我要是不收,岂不是委屈了张扬的一番心意?”他再度拿起那块石头。

乔梦媛道:“你们先聊着,我去厨房看看。”

乔老道:“对了,让他们准备饭菜。”

乔梦媛应了一声离去。

乔老拿着那块石头本想放下,可是一不小心,石头从手里滑落,当!地一声落在地上,好好的石头碰掉了一个角,刚巧是关公脑袋的部位,乔老哑然失笑:“老了,连石头都拿不住了。”

张大官人知道这石头并不珍贵,所以也没感到心疼,帮着将那石头拾起道:“我帮您扔了!”

乔老的目光却忽然一亮:“慢着!”

张大官人愣了一下,乔老又将那块石头拿了过去,却见断裂的地方居然露出了一块黄豆大小的绿色,乔老仔细看了看,方才道:“这里面居然有翠。”

张扬道:“翡翠?”

乔老点了点头道:“真是看不出,呵呵,回头找人好好擦一擦,说不定真让你捡到了一件宝物。”乔老小心将那块石头放下,微笑道:“我听说你们这次来京是为了参加夏季经贸会的。”

“是!”

“还顺利吗?”乔老退下来之后,深居简出,显然并不清楚国贸会展中心发生的事情。

张扬道:“不是那么的顺利,今儿遇到了点麻烦。”

乔老两道花白的眉毛簇起,他何其的老道,张扬一开口他就已经知道这小子遇到了麻烦,今天过来是有目的的。乔老道:“这世上哪有一帆风顺的事儿,遇到点磕磕碰碰也是正常。”

张扬道:“今儿有人跑到我们展台上闹事,往展台泼了油漆,还把两个女孩子给打了。”

乔老道:“京城的治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张扬这才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都向乔老说了一遍,乔老听完,顿时明白张扬为什么要找他,这件事表面上看是有人在砸滨海的场子,可事实上人家针对的是他们乔家,乔老道:“梦媛知不知道这件事?”

张扬摇了摇头道:“详细的情形我没有告诉她。”

乔老道:“有些事还是不要让女孩子知道的好。”他对张扬还是非常了解的,知道这小子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但是张扬做事还是有着相当智慧的,他不会盲目冲动,搞清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之后,过来向他禀报,其目的就是要看自己的态度。

乔老道:“如果我劝你息事宁人,你是不是打算这件事就此算了?”

张扬道:“在您老面前,我不敢说谎话,如果您这么劝我,我会表面上会答应,表面上也会算了,但是我肯定会偷偷拍他们黑砖,这口气我咽不下去,可能是我气量狭窄吧。”

乔老笑了起来,他低声道:“男儿立世,就应当坦坦荡荡,想讨回这口气,就要理直气壮地做在明处。难道别人跟你玩阴谋,用下三滥的手法对付你,你就要用同样的手法回击?”乔老摇了摇头道:“下策!要知道他们之所以要玩阴谋,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理亏,站不住脚,所以不敢暴露于阳光之下,你怕什么?道理在你的手里,你可以坦坦荡荡的面对他,面对任何人,别人偷偷打了你一拳,你要么选择以德报怨,要么你就要光明正大的双倍打回去,偷偷摸摸,哈哈,反而落了下乘。”

张大官人今天前来的目的就是想听乔老的这句话,老爷子既然这么说,等于给他派了一颗定心丸,别人打了你一拳,双倍打回去,张大官人是做好了两手准备的,如果乔老对此保持沉默,那么他就不得不采用阴谋手段,可是如果乔老愿意为他撑腰,那么他就会光明正大地展开反击。毕竟赵家和谢家的势力不是闹着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