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章【江湖事江湖了】(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8:34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大官人接下来去得地方是京城警校,比起大成武校,前者更是普通人不敢擅闯的地方,除了校长李泰忠强大的武功之外,警校本身的特殊性质也起到了相当的威慑作用。

但是张大官人可不理这一套,谁惹到了他的头上,天王老子他也不怕。

京城警校的门卫并没有对他们进行过多的阻拦,听到张扬通报姓名之后,他们马上道:“李校长在办公室等你呢。”

这下轮到张大官人有些诧异了,难道这李泰忠有未卜先知之能?这种可能性当然不大,估计十有60xs已经得到了消息。乔梦媛开着汽车缓缓进入警校大门,她小声向张扬道:“能够和平解决最好,警校可不是普通地方,你的江湖恩怨江湖了并不适用于这里。要是闹事,小心他们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把你抓起来。”

张扬笑了笑,外面开始下雨,他向乔梦媛道:“你在楼下等我,我一个人上去。”

乔梦媛这次没有跟着他,点了点头道:“你凡事小心一些,注意控制自己的脾气。”

张扬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张扬来到了校长办公室,敲了敲房门,却无人应声,一名身穿警服的年轻人刚好经过,他向张扬道:“你来找李校长的吧?他在训练馆呢。”

张扬道:“训练馆在哪里?”

那年轻人笑道:“我带你去!”

张大官人跟着他来到楼下,进入后院,那年轻人指了指远处一座椭圆形的建筑道:“就在那里。”

张扬向他礼貌点了点头,冒着零星的雨点。走入训练馆内。

训练馆中,有不少警校学生正在对练,校长李泰忠,在现场指导着两名学生的动作,听说有人找他。他停下手头的工作,走了过来。

来到张扬面前,打量了这年轻人一下,微笑道:“你就是张扬?”

张扬点了点头道:“李校长认识我?”

李泰忠道:“今天才算认识,刚才史老爷子打电话给我。说你要来。”

张大官人本来做好了大打出手的准备,可是人家见面如此客气,他也不能拳脚相向,低声道:“有些事想请教李校长,咱们可否换个地方说话?”

李泰忠道:“好,跟我来吧!”

两人来到训练一室,空荡荡的房间内只有一个拳台.李泰忠慢条斯理地脱去身上的运动装,他的肌肉相当的饱满结实。

张扬道:“李校长……”他有些搞不懂李泰忠的意思。

李泰忠道:“江湖恩怨江湖了,这里没有外人,你既然登门兴师问罪,我就得先掂量一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他已经撩开防护绳走入拳台内。

张扬叹了口气:“其实,咱们没这个必要!”

李泰忠道:“我听说你已经去过大成武校,是不是已经找到你想要的答案了?”

张扬道:“如果你也在场,就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李泰忠笑道:“小子,够狂妄啊,虽然史老爷子很推崇你。但是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以为我京城警校校长是白当的?在过去,我好歹算得上林冲那号人物。八十万禁军教头。”

张大官人被他说得好胜心起,走上拳台,学着李泰忠的样子把鞋子给脱了。

李泰忠道:“我只要出手就很难留住分寸,你要是禁受不住,提前讨饶。”

张扬笑道:“奔雷拳吗?没听说那么厉害!”

“你今天很幸运,可以充分体会一下了。”李泰忠说完一拳向张扬的面门攻去。奔雷拳要诀就是稳、狠、准,出手坚决果断。绝不留情。

张扬闪身避过,望着李泰忠灵活的步法,轻声道:“变化了不少,你自创的?”

李泰忠道:“任何拳法都得改进,该进才能发展。”又是一拳向张扬的下颌攻来。

张大官人向后一步,身体已经贴近绳圈:“奔雷拳还是西洋拳?”

“别管什么拳法,打倒你就是好拳法!”李泰忠双拳轮番挥出,拳速奇快,在张扬的眼前幻化出漫天拳影。

张大官人笑道:“越来越像西洋拳了。”在李泰忠如此的攻势之下,他仍然谈笑风生,李泰忠也不禁暗叹,这小子果然非同寻常。

一拳打向张扬的右颊,张大官人挥掌迎上,将李泰忠的这一拳挡住,身体以左脚为轴,倏然旋转,瞬间已经摆脱绳角,来到了擂台的中心。

李泰忠叫道:“好!”这次他没有出拳,而是高抬右腿,一个大劈腿的动作,照着张大官人的脑门子攻来。

张扬右臂横挡,左掌向李泰忠的裆下拍去,李泰忠慌忙撤身后退,嘴里惊呼道:“你想我断子绝孙啊!”

张大官人笑道:“计划生育了,你这么大年纪要了也没多少用处。”

李泰忠怒道:“你这小子,言行无状,今天定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张扬道:“现在该轮到我了。”他一拳向李泰忠攻去。

李泰忠叫了声好,也是一拳迎击而出,双拳相撞,蓬!地一声,张大官人纹丝不动,李泰忠蹬蹬蹬连退了几步,身体靠到绳圈方才停下。

张大官人既然进攻就不会给他喘息之机,双拳如同暴风骤雨一般向李泰忠攻去。

李泰忠看到眼前变幻出万千只拳影,双臂不停挥舞去挡张扬的拳头,可是任他怎样挥舞,都挡不住张扬的拳头,停下动作之时发现,张扬的拳头距离他的额头仅仅剩下半寸的距离,拳头带来的劲风,吹的他几乎睁不开双目。

李泰忠道:“你真打啊!”

张大官人换换手挥拳头道:“真打,现在你鼻梁骨早就断了!”

李泰忠看到他收回拳头方才松了口气,抬起手臂擦去额头的冷汗道:“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史老爷子会对你这么推崇备至。”

张扬道:“江湖恩怨江湖了,话是你说的,现在到你兑现的时候了。”

李泰忠叹了口气道:“我们的奔雷拳很少外传,我虽然是警校校长,但是奔雷拳没有传给警校的任何人,年轻人中,掌握奔雷拳的除了我的两个侄子,就是我儿子,但是他们一般不会闹事。他们都是**,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张扬道:“**也未必都是好人。”

李泰忠拿起毛巾擦了擦汗:“你要是不信,我把他们都叫过来,你把你的朋友叫过来认人,如果真的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做得,别说是你,我都饶不了他们。”

张扬道:“李校长,我朋友的确是被奔雷拳所伤,我不会看错。”

李泰忠道:“我是**,我的徒弟都是**,他们肯定不会知法犯法。”

“你还有没有其他的弟子?”

李泰忠道:“你说这话就是不相信我?我李泰忠做事光明磊落,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张扬道:“那好,我相信你,这件事暂时就这样吧。”张大官人说完,转身就走。

李泰忠望着他的背影,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你等等!”

张扬停下脚步,微笑道:“李校长还有什么指教?”

李泰忠道:“奔雷拳并不只有我这一支,连史老爷子都不清楚,当初我入门之后学得是横练功夫走刚猛一路,而奔雷拳又分成大奔雷和小奔雷之说,我应该算大奔雷,小奔雷是我师兄严继生专攻。”

张大官人心说今儿真是凑巧得很,两边都是师兄出事,他点了点头道:“李校长师兄现在何处?”

“他已经去世了!我知道他有个弟子叫宋辟生,得了他的真传,师兄临死的时候曾经委托我照顾他,想让我帮忙安排他进入警务系统,可是他自己并不情愿,后来就失去了联系,说起来我已经有近五年没有见过他了。”

张扬道:“如果是他做得,我绝对饶不了他。”

李泰忠皱了皱眉头,刚才交手之后,他知道张扬肯定有这个本事,他对自己的弟子绝对信任,但是对这个宋辟生却没有太大的把握,低声道:“门派有门派的规矩,如果真的是他做得,我来处理这件事,希望张先生能够体谅。”

张扬对李泰忠的好感要多于葛鹤声,他点了点头道:“既然李校长愿意亲力亲为,我自然不会插手。”

李泰忠知道人家是给了自己一个面子,他低声道:“既然你认定你的朋友是奔雷拳所伤,这件事我必然要弄个水落石出。”

李泰忠这句话绝不是说说算了,身为京城警校的校长,他可谓是桃李满天下,别的不说,就在这京城内,几乎每个部门都有他的学生,想要查出宋辟生的下落并不难。根本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他就已经查到宋辟生如今在京城的铁诚保安公司。

张扬对铁诚保安公司并不陌生,这家保安公司是马永刚的,这厮当年曾经带人到南锡驻京办闹事,结果被张扬给痛揍了一顿,那次就把他揍得心服口服,张扬怎么都没想到这件事会和马永刚的公司有关系。

李泰忠也想把这件事弄个究竟,查到宋辟生的下落之后,他马上就决定和张扬前往铁诚保安公司一趟,这件事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