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砸场子】(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8:29
字体大小 + - 关灯

乔梦媛道:“先回酒店再说。”

回到酒店,张扬先帮顾养养检查了一下伤势,其他人退去之后,顾养养有些忸怩的说道:“那帮人武功很高,和我交手的那个一掌打在我的左肋下,现在还疼呢。”

张扬让她掀开T恤,顾养养虽然心中喜欢张扬,可是在他面前暴露肌肤,仍然羞涩无比,咬了咬樱唇,闭上双目,这才慢慢将衣服掀起。

张大官人心中没有半分亵渎之念,却见顾养养晶莹如玉的肌肤之上印着一个青sè的掌痕,张大官人手指触及掌痕之上,感觉触手处肌肤发烫,他低声道:“归阳掌,这手功夫修炼起来可不容易。”他一手握住顾养养的脉门,一手平贴在顾养养的肌肤之上,内力到处,顾养养感觉经脉之中暖融融一片,左肋上的青sè掌印,渐渐转淡,疼痛也渐渐消失,约莫五分钟之后,掌痕已经彻底消失于无形,肌肤只是稍稍有些红肿。

张扬取出伤药帮她涂上,微笑道:“休息一个晚上就能完全恢复。”

顾养养道:“张扬哥,谢谢你。”

张大官人笑道:“谢什么?如果这次不是给我帮忙,也不会受这样的委屈。”

顾养养道:“你要多教我几手厉害的功夫,过去教我的那点儿不行,遇到真正的高手,两下就败了。”

张扬笑道:“好,我答应你。”他起身去看柳丹晨。

柳丹晨的伤在腿上,当时她一脚踢向对方。对方一拳打在她的右小腿上,她的左腿也是淤青了一大片。

张扬让她将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帮助她揉搓伤处。乔梦媛就在房内,柳丹晨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俏脸红到了耳根。张大官人到没什么,帮人治病的时候,这厮是一点邪念都没有。他发现攻击柳丹晨和顾养养的这些人无疑都是高手,柳丹晨被奔雷拳所伤,张大官人仅仅从她们受伤的情况就已经判断出对方的武功源自何门。

帮助柳丹晨疗伤之后。张扬和乔梦媛回到她的房间,乔梦媛叹了口气道:“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不知道到底招惹了谁?”

张扬道:“江湖恩怨江湖了。这种事情,并不是通过jǐng方能够解决的。”

乔梦媛道:“你千万不要冲动,这里是京城,不是在北港,事情闹大了肯定不好收场。”

张扬微笑道:“那也不能由着别人欺负,今天的事情我自有办法。”

乔梦媛道:“我不许你胡闹,从现在起,你去哪里,我就跟着你去哪里。”

张大官人笑道:“我要是去男厕所呢?”

乔梦媛道:“你只要敢,我就跟着!”

张大官人要去的地方当然不是男厕所。他首先去的是八卦门,拜会了史沧海老爷子,他将今天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刚才为顾养养和柳丹晨疗伤的时候,他已经认定了她们伤在归阳掌和奔雷拳两样武功下。京城的武林门派,史老爷子最熟悉不过,所以张扬首先来请教他。

史沧海道:“归阳掌是归阳门老葛家的功夫,现在的当家是葛鹤声,京城武协秘书长,他走得是商路。在德阳门开了一家武术学校,弟子万千,至于奔雷拳,真正嫡传至今的已经不是武林中人,他叫李泰忠,目前是京城jǐng校校长兼书记,走得是政路,不过你也不能仅从伤势中就断定是他们所为。”

乔梦媛道:“这些人都有些声望,不可能去干这种泼皮无赖的行径。”

张扬道:“他们不干,他们的弟子未必不敢干,就算不是他们亲自做的,也要承担管教不严的责任。”

史沧海听到这句话,老脸都有些发热,过去他的弟子何尝不是如此,自己和张扬之间也是不打不相识,史沧海笑道:“你在箭扣长城一战成名,京城武林中人敢于去挑战你的还真不多见。”

张扬道:“从养养和柳丹晨受伤的情况来看,对方肯定是门中高手,我现在就找他们理论去。”

史沧海叹了口气道:“张扬,不如我将他们请来,问个清楚再说?或许他们会给我几分颜面。”

张扬道:“老爷子,这件事就不麻烦您了,您要是出面,他们也未必肯把这个人交出来,江湖中人,谁不护短啊。”

史沧海知道他说的也是实话,仅凭伤势就认定是人家门中所为,别人十有**会不承认。他低声道:“张扬,你这样冒冒然找上门去,是不是有些鲁莽?”

张扬道:“我去说理,他们要是不讲道理,我只能鲁莽行事了。”

乔梦媛和张扬离开八卦门,上车之前乔梦媛看了张扬一眼,她并没有说话,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道:“先去哪里?”

张扬笑道:“我还以为你要阻止我!”

乔梦媛道:“我倒是想阻止你,可是我的话有用吗?你认准的事情,谁也拦不住你。”

张扬道:“我发现,你越来越了解我了!”

“都是你逼得!”

张大官人站在大成武校门前,保安刚刚已经告诉他,里面正在上课,闲人不得入内。张大官人微笑道:“我不是闲人,我是来踢馆的!”

大成武校虽然是武术学校,但是仍然脱不了江湖气,这里的保安也不是寻常人物,闲人不让进,踢馆的他们倒是同意放行,但是得有一个条件,必须过了他们这一关。

保安部长已经大步走了出来,这厮足有一米九十的高度,这身高,这块头一看就是门神级别的人物。他有些纳闷地看着眼前这两位,乔梦媛美丽动人,根本不像一个练家子,张大官人虽然身板儿也算凑合,可看样子也不像什么高手。敢来大成武校踢馆的人物真的不多,这小子莫非是个傻子?

保安部长冷冷道:“小子,趁着我没发火之前,赶紧给我走。”

张大官人笑道:“你发不发火干我屁事啊?问题是我已经发火了。”

保安部长冷哼一声,伸手去推张扬,他并没有真心想打张扬,只是想推他一个踉跄,给他一个下马威,他的手刚刚触及张扬的肩头,只觉得对方肩头一沉,然后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张扬的肩头反击过来,这厮顿时立足不稳,蹬蹬蹬向后退去,两名跟来的保安看到势头不对,慌忙去搀扶他,两人刚刚碰到保安部长的身体,感觉到一股大力撞击在他们的身体上,三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张大官人轻蔑笑道:“归阳门不外如此,不想你们大门拆掉的,赶紧把大门给我打开。”

大门缓缓打开,张大官人昂首阔步走入大成武校内,乔梦媛赶紧跟在他的身后,虽然明明知道张扬这么做事嚣张了一点,狂傲了一点,可是她不知为什么,心中就是喜欢,无法形容地喜欢。换成过去,乔梦媛绝对无法想像自己会陪着他做这种疯狂的事情,可是她现在却真真实实的就在他身边,亲眼见证着他所做的一切,当然其中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原因,自己担心他出事。

张大官人走入大成武校的时候,葛鹤声刚刚接到了八卦门掌门史沧海的电话,史老爷子有些不放心,他并不担心张扬,以张扬的武功,已经足可横扫京城武林,他不放心的是葛鹤声,他和葛鹤声的父亲相交莫逆,葛鹤声做人非常的功利,老爷子并不喜欢,但是毕竟是他的后辈,看在老友的面子上,他有必要提醒葛鹤声一句。

“鹤声,张扬是我的一位小友,火气大了一点,这次你们门中有人打伤了他的朋友,他去问个清楚……”

葛鹤声很不客气地打断了史老爷子的话:“这种事情太多了,老爷子,你放心,我给你面子,留他一口气。”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江湖仍在,只是不是过去的江湖,在葛鹤声的眼中,史老爷子已经属于被时代淘汰的一类,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现在的武林中人,必须要适应时代。八卦门虽强,可是受门规所限,他们的发展必然止步不前。归阳门在父亲的一代声势还远远不能与八卦门相提并论,可是在他这一带已经茁壮成长,不然自己何以成为京城武协秘书长。

十五年了,自己开办武校十八年,前三年还有人敢来武校挑战,可后来的十五年,再没有人敢来门前说三道四。葛鹤声手中的两个大铁球风车一般旋转,双目迸shè出鹰隼般的光芒,初生牛犊不怕虎!好,今儿就让你看看,我这只老虎不发威,你当真以为我是一只病猫吗?

大成武校,师生八百余人,听说有人前来踢馆,师生们全都振奋了起来,他们期待这样的场面,在他们的心目中,大成武校已经成为京城的名门大派,他们之中哪怕是最低年纪的弟子,都拥有以一当十的本领,八百名师生简直就是八百罗汉,什么人有这样的胆子敢于上门挑战?

天气yīn沉,云层很低,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张大官人的笑容阳光灿烂,似乎有穿透这沉闷的让人透不过气的云层的能力。他指了指大成武校正中的旗杆,向乔梦媛道:“你去那里坐下,看得清楚一点。”

来点推荐票吧,免费的,动动手指就好!(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