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砸场子】(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8:28
字体大小 + - 关灯

谢坤举笑道:“前些日子,我们集团有个自动化项目,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你们的公司,可后来一问,才知道乔小姐已经将集团转手了,真是可惜,乔小姐很有商业头脑,就这样退出了商界真是可惜。”

张扬道:“梦媛的性子太单纯,不适合商场这个尔虞我诈的地方。”

谢坤举呵呵笑了一声:“是啊,这世上的太多事都让人意想不到,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未必都是真的,各位,我先走了,对了,有机会我做东请大家吃饭。”他说完礼貌地向众人颔首告辞。

张扬眯起双目望着谢坤举的背影道:“这个人什么来头?”

乔梦媛道:“汉鼎集团老总,津海市长谢坤成的亲弟弟,对了,他母亲是周兴民的乳娘。”

“啥?”

乔梦媛道:“周省长从小就在谢家长大,他和谢坤成兄弟俩都是兄弟相称,他是吃谢母的奶长大的,感情上和亲生母子无异。”

张大官人砸了砸嘴巴,看来官真是没那么好当的,谢坤成兄弟都不是寻常人物,也就是乔家这么硬的背景,方才把谢坤成即将到手的津海市委书记抢了过去,张扬刚才已经感觉到谢坤举面对乔梦媛时表现出的敌意,张大官人才不管谢坤举是什么背景,只要他敢对乔梦媛不敬就是自己的敌人,当然今天谢坤举除了那句隐晦莫名的话,并没有任何过分的举动。

张扬此次前来的主要目的并非是参加夏季经贸会,所以第二天经贸会开幕之日,他并没在现场,而是抽时间去拜访了罗慧宁。

罗慧宁最近的多数时间都投入到了慈善活动中,张扬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儿童慈善总会商谈最近的活动事宜。听说张扬过来。她停下手头的工作,来到会议室外,笑道:“去我办公室坐。”

张扬跟着她来到三楼的办公室。房间虽然不大,可是布置得井井有条,墙上挂着一幅字。一看就是罗慧宁亲笔手书,上写清心两个字。

张扬笑道:“干妈,您字写得越来越隽秀飘逸了。”

罗慧宁温婉笑道:“我的字,入不得你这种大师的法眼。”

张扬道:“折杀我了,我可算不上什么大师。”

罗慧宁邀他在茶桌前坐下,亲手煮茶,张扬闻着茶香,望着清心这两个字,似乎明白了什么。罗慧宁现在的心境可能正如这两个字,自己这次来找她,肯定又要扰乱她平静的内心。这实在是有些不好。

罗慧宁道:“浩南去北港任职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是他能力的体现。”

罗慧宁不紧不慢地在茶盏中倒茶。忙完这一切,方才道:“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一些摩擦?”

张扬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罗慧宁既然这样发问,就证明她对发生在自己和文浩南之间的事情已经有了了解。而且张扬也清楚,自己很是少有事情可以瞒过干妈的眼睛,比如上次秦萌萌的事情。这次文浩南去北港任职,她自然关心他们之间相处的情况,他和文浩南之间发生矛盾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

张扬点了点头道:“有点,干妈,我不瞒您,我和浩南哥之间不是那么的合拍。”

罗慧宁道:“你们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浩南在查北港的走私案,其中有些事情牵涉到了你,他找你协助调查。”

从罗慧宁的这句话,张大官人就已经意识到,文浩南在他之前已经向她说过,张扬笑了笑道:“可能我们的做事方法不同,所以发生了一些摩擦。”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他做事太认真,认真的有些在钻牛角尖,而你啊,却是个玩世不恭的小子,做事比他灵活得多,我过去一直以为,就算你们性格不同,可是彼此应该可以做到相辅相成,却想不到你们之间会闹得如此不快。”

张扬道:“干妈,我来找您并非是为了让您协调我和浩南之间的关系,我们之间也算不上什么水火不相容的矛盾,只是工作上出了点问题,和我们的私人感情无关。”

“那你担心什么?”

张扬道:“北港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对于一个病重的患者,一味地用猛药可能会适得其反,浩南现在在北港做事的风格过于激进,我认为他在短期内或许可以取得一些进展,但是用不了多久这样做的弊端就会显现出来,之前监察厅厅长刘艳红就遇到了一起人为车祸,我不想浩南遇到危险。”

罗慧宁一双秀眉颦在一起,正如她纠结的心情,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道:“张扬,你不是在危言耸听吧?”

张扬摇了摇头道:“干妈,我去北港已经有了很长一段时间,对北港,我自认为要比浩南了解得多。”

罗慧宁摇了摇头,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停了一会儿方才道:“他固执得很,我的话他也未必肯听。”

张扬道:“如果干爸开口呢?”

罗慧宁道:“张扬,我知道你是为他好,可是你们都已经大了,很多事情并不是我能够干涉的,顺其自然吧,你只要记住一件事,你们是兄弟,不可以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伤了和气,浩南那里,我也是这样说。”罗慧宁说完,表情有些黯淡,似乎有些心灰意冷。

张大官人望着她的样子,有些话就不忍心继续说下去,文浩南和他之间何止是工作上的问题,文浩南一直都在针对自己,罗慧宁不知为何会显得这样心灰意冷,张扬不敢问,也不忍再问。他适时的转移话题道:“干妈,最近干爸在忙什么?”

罗慧宁道:“回归在即,他就要前往香港,我也要和他一起过去参加观礼。”

张扬微笑道:“真想亲眼见证这历史性的时刻。”

罗慧宁道:“你要是想去,我可以帮你安排。”

张扬摇了摇头道:“走不开啊,滨海也是一摊子事儿。”

“你这次来京城是……”

张扬解释道:“我来京城是参加夏季经贸会的,我们滨海保税区在这边设立了展台。”他不想罗慧宁误会,自己这次来京专门为了向她说文浩南的事情。

罗慧宁道:“等我抽出时间,邀几位朋友去给你们捧捧场。”

张扬笑道:“谢谢干妈。”罗慧宁对他是发自内心的关心。

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张扬向罗慧宁笑了笑,这才拿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响起常海天焦急的声音:“张书记,出事了,你赶紧回来!”

张扬道:“怎么了?”

常海天道:“展会一开始就很成功,来了很多的客商,可是柳小姐表演的时候,不知从哪儿冲来了一群人,成桶的油漆颜料就往咱们展台上泼,现场乱套了。养养去抓人,结果还被人打了一拳,柳小姐也受伤了,那帮人都很厉害,保卫赶来之前,全都上车逃了。”

张大官人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这还了得,居然欺负到他门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罗慧宁看到张扬面色有异,也猜到肯定有事发生,关切道:“怎么了?”

张扬并没有将发生的事情告诉她,笑了笑道:“没事,展台出了点小问题,我得过去看看。”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

张大官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和罗慧宁还是产生了一些隔阂,如果在过去,他肯定不会和她客气,他不知道为了什么,或许是他和文浩南恶劣的关系让他在心底不由自主对文家产生了疏远感,或许不仅仅是他自身的问题?张大官人来不及细想,出门打车直奔国贸会展中心而去。

张大官人赶到现场的时候,仍然没有收拾干净,展台上,小舞台上全都是色彩斑斓的油漆,柳丹晨和顾养养都受了伤,当时柳丹晨正在小舞台上表演,可突然就冲来了一群壮汉,他们不由分说,拿起油漆桶就往舞台上泼,现场一片混乱,顾养养上前去阻止,和对方交手没两下,就被一拳打在左肋,疼得她当时就丧失了反抗能力。

柳丹晨跳下来保护顾养养,也被打伤。

等乔梦媛他们闻讯赶到,那帮人已经离开了,他们显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来得快退得快,现场保安没有抓住一个人,张大官人看到现场狼藉一片的情景,脸都青了,不过他一言不发,**也来了,毕竟这种级别的经贸会上发生这种事,其性质相当恶劣,影响极坏。

主办单位的负责人正在那里向不停乔梦媛道歉。

乔梦媛看到张扬过来了,赶紧走过来,脾气向来都很好的她此时也掩饰不住脸上的怒容:“张扬,一定要把这件事彻查清楚。”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他来到顾养养身边,关切道:“怎样?还疼不疼?”

顾养养看到张扬过来,心中忽然感到一阵酸楚,眼圈都红了,她摇了摇头。

张扬看到她的样子,真是怜惜非常,他微笑道:“不怕,什么人打你,我加倍打回去,今天这笔帐,我一定要跟他们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