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变迁】(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8:03
字体大小 + - 关灯

苏媛媛为他们倒酒,秦清婉言谢绝了,她拿起饮料给秦清倒,秦清却选择只喝白开水,她对于孕期保健还是相当留意的,由此可见她对这个孩子的重视。

这些细节并没有引起杜天野多想,杜天野和张扬喝了几杯酒之后,习惯性的谈起了工作:“我要去津海市工作了。”

张扬微微一怔,此前并没有听到这方面的任何消息,比起文浩南前往北港担任**局长,杜天野的这个消息来得更加突然和震撼一些。

虽然秦清已经辞职,她在政治上的悟性和修为远比张扬要精深,她马上想到了其中的缘由,轻声道:“乔书记去了津海,你这次去是协助乔书记工作吧?”

杜天野颇为赞许地看了秦清一眼,越发觉得秦清这种干部,在上升期选择离开是一件值得惋惜的事情,如果她继续留下,本该有更好的前途。

张扬道:“乔书记是拉你过去当左膀右臂啊,这是个难逢的好机会,你走出这一步,以后的前程不可限量。”

杜天野道:“心情上的确是有些激动和期待的,但是想起即将离开江城,我这心里,还真有些不舍得。”

张扬道:“这种好事打灯笼都找不着,要是落在我身上,我肯定要高兴地朝天磕头了。”

秦清不禁揶揄他道:“是谁说已经看破了红尘,对官场没有什么眷恋了,怎么突然本性又暴露了。”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杜天野道:“像他这么糊涂的官儿迷,我从来都没见到过。”

张扬道:“我就是为你高兴,没别的意思,我现在也明白自己的能耐了,像我这种人,能把滨海给拾掇利索就不容易了,津海这种直辖市对我来说太大。我没那么大的脑袋,戴不住那么大的帽子。”

杜天野道:“平海的几位领导都不想放我走,可是大家都明白这种事不能阻拦。”

秦清道:“上头定下来的事情他们拦不了。而且谁也不会拦着一位政治才俊的未来前程。”

杜天野淡然笑道:“我算不上什么政治才俊,不过趁着年轻,还想多做一点事情。”

张扬道:“我一直都以为乔书记最看重的是我。想不到那个人是你啊。”

杜天野道:“冲着你这句话,回头我见到乔书记就向他好好推荐,争取把你给调过去。”

张大官人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别,我滨海这边都没搞定,哪儿都不去,杜哥,您先去打江山吧,等那边的形势搞定了,我说不定真的去投奔你享清福去。”

杜天野狡黠笑道:“你难道至今还没发现,自己是个打天下的急先锋?”

张扬道:“主要是累了。等保税区的工作完成后,我得好好歇一歇,仔细想一想,我的未来往何处去。”他说的是真话,在这些人的面前。他从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对,人活在世上,不能始终低着头,一味地往前走,适当的停下脚步,考虑一下未来是正确的。”他端起酒杯和张扬干了一杯又放下:“张扬。我最近听说了很多不利于你的消息,你在北港未来的道路只怕并不是那么的好走。”

张扬道:“我始终还是那句话,路,是人走出来的,我真想往前走的时候,没有人能够拦住我。”

当着秦清的面,杜天野并没有提起张扬和楚嫣然分手的事情,他低声道:“我听说浩南去北港代理**局长一职。”

张扬点了点头。

杜天野道:“你们之间的关系怎样?”

张扬道:“他这个人嫉恶如仇,眼睛里似乎容不得半点沙子,应该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吧。”

杜天野道:“也就是说,你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默契。”

张扬所答非所问道:“他这个人疑心很重,好像所有人都有问题似的。”

秦清道:“你和他毕竟有一层关系在哪里,处理彼此的关系一定要小心。”

张扬叹了口气道:“其实以浩南的性情,并不适合去北港。”杜天野道:“你说明白一些。”

张扬道:“北港的事情,比他想象中要复杂得多,我担心他这样的做事风格,会招来意想不到的危险。他表面上虽然很成熟坚强,但是他的肩膀还不足以承受太大的风雨。”

杜天野当然能够明白张扬的意思,他在说文浩南只不过是温室里的花朵。杜天野道:“浩南的性情我很清楚,他的心很大,也的确有些能力,但是从小到大,他很少受到挫折,或许是出于这一点的考虑,当初文叔叔才会同意他离开军队前往边疆锻炼,我本以为,这些年的历练已经让他改变了一些,想不到他还是那么的执着。”

张扬道:“当年他追求秦萌萌未成,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前往边疆也是为了逃避,可能他认为自己已经完全修复了伤疤,认为自己已经足够成熟,但是现在看来……”张扬摇了摇头道:“只不过是假象罢了。”

秦清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对文夫人说清楚?”

张扬道:“过些天,我去京城,我会当面对干妈说清楚。”

苏媛媛始终没怎么说话,虽然她对杜天野和文玲当年的故事非常好奇,但是她并没有开口询问,她深知,每个人都有权保留自己的秘密,这正是苏媛媛聪明的地方,也是杜天野最欣赏她的地方,这女孩儿温柔似水,从不给他增添任何的烦乱,这才是曾经沧海饱经创伤的杜天野最适合的归宿。

秦清道:“杜书记,接替你的人是左市长吗?”

杜天野微笑点头道:“是他!”

这个安排并不意外,左援朝在江城工作多年,谈到对江城的熟悉,在目前江城领导者之中无出其右,当年如果不是杜天野的空降,或许江城市委书记的职位早已落在他的身上,今天终于得偿所愿,也算得上是喜事一桩。

张扬笑道:“改天我得恭贺他一下。”

杜天野道:“一定有机会的。”

秦清感觉有些不舒服,最近孕期反应虽然有所减轻,可是仍然会时不时的发生,秦清担心露出马脚,提前告辞。

杜天野让自己的司机送她回去,苏媛媛也起身相送,留给张扬和杜天野一个单独的空间。

等到她们离去之后,杜天野方才低声道:“我听荣厅说过,按照他的意思,他并不建议文浩南前往北港任职。”

张扬道:“上头的事情,我也搞不清楚。”

杜天野道:“他说浩南很关注你的事情,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矛盾?”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也是他说的?”

杜天野道:“荣厅说,浩南调查的很多事情似乎都和你有些关系,他似乎在针对你。”

张扬对杜天野是极其信任的,他相信杜天野绝不是一个挑拨是非的人物,而且杜天野所说的这些事情,他自己也有发现,对此张扬只是一笑置之:“可能是他对我有些怨气吧,责怪我分走了他的母爱。”

杜天野道:“我记得过去并不是这样,浩南对文夫人认你做干儿子并没有任何不满,张扬,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张扬道:“没什么好瞒的,我也想不出自己究竟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他。可能是他的为人太正,我的为人太邪,正邪不能两立吧。”说完他笑了笑道:“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来,杜哥,我恭喜你高升!”

杜天野和他碰了碰酒杯,共饮了这一杯道:“也没什么好恭喜的,只是正常工作变动罢了。”

张扬道:“没那么简单吧,乔书记从农业部调往津海,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他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以后你就是他的接班人,等他离开津海的时候,你就是津海市委书记。”

杜天野哈哈笑道:“你小子,真是想当然,你以为直辖市的一把手是那么好当的?我虽然是过去工作,可是排在我前头的领导还不知有多少个,什么时候能轮到我接替乔书记的位子了?”

张扬微笑道:“事在人为,我当初在黑山子当计生办代主任的时候,也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能够成为滨海市委书记,现在不一样实现了?”

杜天野道:“天下间还真找不出第二个像你这么走运的人。”

张扬道:“你这是无视我的能力,别说我,就说你的事儿,我还真有点纳闷,当初你可是我干爹提拔起来的,想不到现在乔书记看上了你,那啥,你说你去津海任职,会不会有人感觉到心里不爽啊?”

杜天野笑得颇为无奈:“你小子啊,让我说你什么才好,以为他们的格局像你一样狭隘吗?”

张扬道:“他们的格局都很大,所以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总会成为他们的棋子,那啥,你说这盘棋下完的时候,我们会不会留到最后?”

杜天野被张扬的这句话给问住了,他是压根没有想到张扬会考虑到这样的深度,愣了一会儿,方才端起酒杯道:“我在官场这么多年,得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永远不要考虑不属于自己的问题。”

张扬道:“我没听明白。”

“既然不明白,又何须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