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变迁】(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8:00
字体大小 + - 关灯

这个人自然就是张扬,陈刚和袁孝商密谋对付文浩南的时候,张扬正在江城,秦清即将前往欧洲,张扬此次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送她,虽然分别不过数日,秦清却显得丰〖〗满了不少,张大官人认为是因为她有身孕的缘故,秦清却认为自己是无官一身轻,自从辞去官职之后,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放松。

“我发现现在这种生活状态才是自己最喜欢的。”秦清轻声道。

张扬微笑望着秦清,忽然感觉到额头上有些凉,一滴雨点落在他的额头,他和秦清赶紧回到房间内,刚刚进入房间内,一场瓢泼大雨就从天而降。

秦清道:“坏了,我爸今天去博物馆帮忙呢,我得给他送伞去。”

张扬道:“你在家里呆着,我过去接他!”

秦清道:“我跟你一起去。”

张大官人搂住清美人的肩头,轻轻在她肚子上摸了摸道:“乖,留在家里好好照顾咱们的乖儿子。”

秦清啐道:“尽会胡说八道!”她在张扬面颊上轻吻了一记。

张扬拿了雨伞出门,来到门外,就看到秦传良打着一把黑伞,走了回来。

张扬赶紧迎了上去道:“秦叔叔,您怎么冒着雨回来了?我正想去接您呢。”

秦传良道:“我知道要下雨,所以借了把伞,这不,走到半路就下起来了。”

张扬把秦传良迎入房间内,秦清赶紧拿毛巾给父亲擦拭身上的雨水,秦传良道:“没事,我去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

秦清道:“爸,您赶紧去。千万别感冒了。”

秦传良去洗澡的时候。秦白和妻子谢君绰也回来了,看到张扬在这里,两人笑着跟他打招呼。

秦白道:“张书记。你来的正好,刚才接到杜书记的电话,他说。打我姐姐的电话打不通,知道姐姐后天就要走了,所以想今晚给她送行。”

秦清道:“他怎么会知道?”

秦白尴尬道:“那天去市里办事,遇到了杜书记,我无意中把这件事给说出来了,所以……”

秦清道:“你啊,真是多嘴,我本来就不想惊动太多人。既然离开官场了,我就不想跟官场中人有太多牵扯。”秦清说完这句话。却又马上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张扬也是官场中人,刚才这句话实在是太矛盾了。

张扬笑道:“其实老杜也是一片好意。大家都是朋友。清姐一定要给这个面子。”他来江城的路上已经接到了杜天野的邀请,杜天野对他和秦清的关系非常清楚。这次给秦清送行,多少也冲着他的关系。

秦清趁机叹了口气道:“算了,下不为例!”

秦白道:“张书记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

张扬道:“清姐是我的老上司,没有她的提拔,我哪能有今天的成就,吃水不忘挖井人,她要远行,我说什么都得过来相送。”

秦清听到张扬说起提拔二字,俏脸不觉有些发热,其实这次她真是想多了,张大官人这会儿脑子里绝对都是纯洁的想法,绝对没有两人贴身提拔的意思。

秦传良洗完澡换好衣服过来,他向张扬道:“张扬啊,我这肩膀有些酸痛,你过来帮我按摩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跟着秦传良来到他的房间内,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秦传良很少提出这样的要求,难道他是找了一个借口故意避开秦清他们?

果然不出张扬所料,来到房间内,秦传良道:“张扬,我肩膀没事。”

张扬道:“秦叔叔找我有事?”

秦传良点了点头道:“张扬,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你的为人我很清楚,我也很喜欢,在我心中,其实早已将你当成儿女一般看待。”

张大官人颇为感动道:“秦叔叔,其实在我心中也将您当成父母一样。”张大官人绝没有作伪,眼前这位是他如假包换的老丈人,虽然他和秦清没有夫妻之名,可夫妻之实那可是刚刚的。

秦传良道:“我知道小清为什么要去欧洲!”

张大官人内心一紧,这冷汗哗哗地就流了下来,这事儿尴尬啊,可他转念一想不太可能,秦传良怎么可能知道秦清怀孕,以秦清的性情肯定是不会告诉他的。

秦传良道:“我虽然老了,可是并不糊涂,小清去欧洲,对你们都好。既然无法走到一起,还是选择做朋友的好。”

张大官人耷拉着脑袋,看来秦传良并不知道秦清怀孕的事情。

秦传良拍了拍张扬的肩头道:“张扬,人世间的确有很多的无奈,有情人未必能够走到一起,你们都是成年人,我相信对于感情的处理,比起我还要明白的多,无论怎样,我都希望……”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能够永远把小清当成朋友,永远照顾她,对她好。”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此时无声胜有声,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他肯定会对秦清好,绝不会委屈了她。

秦传良道:“人年纪大了,总想儿女都在自己的身边,可是这对我来说或许只是一个奢求罢了。”

张扬道:“秦叔叔,您别伤心,其实清姐去欧洲只是去求学,学成之后就会回来。”

秦传良道:“我虽然不是一个封建的人,但是我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女人的幸福不是事业,而是家庭,我并没有奢望过我的女儿会有多大建树,我只希望,她能有一个幸福的小家,有一个爱她的男人。”

张大官人暗想,这一切我都会帮你慢慢实现的。

雨一直在下,午饭后,秦白夫妇先行离去,秦传良去午休,张扬和秦清又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他们在窗前对坐着,听着窗外的雨声,秦清柔声道:“我爸都跟你谈什么?”

张扬道:“谈你!”

秦清俏脸之上掠过一丝内疚之情,她叹了口气道:“有些时候,我觉得真是对不起我爸。”

张扬道:“不是你对不起他,是我对不起他。”

秦清小声道:“答应我,我离开之后,好好照顾我爸。”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爸也让我以后要永远照顾你,永远对你好。”

秦清俏脸之上闪过一抹羞色,看来父亲对他们两人之间的情愫早已一清二楚,只是没点破罢了。

张扬低声道:“秦叔叔其实什么都清楚,不过他不方便说,他还以为咱们之间闹了别扭。”

秦清道:“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就会回来。”

张扬嗯了一声:“我不会让你等得太久。”

秦清想起最近到处都在传张扬和楚嫣然分手的事情,这件事她还从没有当面向张扬求证过,不过秦清不相信他们会分手,她轻声道:“你和嫣然是怎么回事?”

在秦清面前,张扬从来都不刻意隐瞒什么,他实话实说道:“只是用来迷惑一些人的幌子。”

秦清道:“是不是针对北港的一些人?”对于张扬工作上的事情,她并没有深询,但是言辞中仍然透露出关切之情。

张扬点了点头道:“做完这件事情,我就暂时将官场的事情放一放,先把个人的事情解决一下。”

秦清叹了口气道:“谈何容易!”张大官人的这笔错综复杂的感情债,连秦清都替他发愁。

张扬道:“我有解决的办法。”

秦清握住他的手道:“没必要勉强自己,据我说知,也没有任何人会为难你,有些事,没说破永远要比说破来得要好。”

张扬当然明白她的意思,笑了笑道:“我心里有数。”

当天晚上的送行宴是杜天野做东,他在雅云湖迎宾馆定下了位子,当然这里是苏媛媛帮他定下来的,杜天野和苏媛媛在最近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苏媛媛因为工作出色也晋升为雅云湖迎宾馆客房部总经理,虽然杜天野没有帮忙说话,可是他们的这层关系对她的帮助还是很大的。

让秦清满意的是,除了他们之外,杜天野并没有邀请太多其他的客人,苏媛媛也特地安排了一下,陪同杜天野一起宴客。

看到杜天野和苏媛媛出双入对,心里最高兴的要数张扬,毕竟苏媛媛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这厮改不了喜欢打趣的习惯:“那啥……你们俩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苏媛媛脸皮薄,俏脸一红垂下头去。

杜天野笑道:“干你什么事?你小子这么重的好奇心。”他很大方的将苏媛媛介绍给秦清道:“你们应该早就认识了吧,苏媛媛,我未婚妻。”

张大官人这才留意到苏媛媛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枚铂金指环,心中不由得为她和杜天野最终能够走到一起而高兴。

四个人坐下之后,杜天野道:“秦清,我真的很佩服你,放着这么好的前程都能够放弃,这是我们男人都无法拥有的勇气,正应了一句话,谁说女子不如男!”

张扬道:“我也佩服,不过清姐这次去欧洲也是带任务过去的,她要去解救正处于水深火热生活中的欧洲人民,为世界人民的和平和幸福而奋斗。”

秦清不禁笑了起来,轻声啐道:“你可真贫!”

杜天野道:“不贫就不是张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