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明升暗降】(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7:53
字体大小 + - 关灯

荣鹏飞此次的北港之行并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他不想惊动太多的人,此次前来要见的是文浩南,文浩南的调查并没有预想中的顺利,虽然声势很大,但是并没有取得太多的进展,省**厅厅长高仲和决定撤回专案组。

文浩南听到这个决定表现的有些抗拒,他摇了摇头道:“荣厅,现在事情刚刚有了些眉目,现在把专案组撤回去,岂不是前功尽弃?”

荣鹏飞道:“有什么眉目?”

文浩南道:“我怀疑北港公an系统内有人和走私犯罪有关。”

荣鹏飞道:“谁?你说的是袁孝工吧?”

文浩南没说话,等于默认了荣鹏飞的话。

荣鹏飞道:“袁孝工的事情早有人举报过,我还是那句老话,证据呢?你不能凭借怀疑就认定袁孝工有罪。”

文浩南道:“我在寻找证据,我现在高度怀疑袁孝农和丁家兄弟的死,是因为利益纷争而引起的仇杀。”

荣鹏飞道:“浩南,你似乎偏离了工作的方向,我们成立专案组的目的是为了调查刘艳红同志在春阳遭遇车祸的事情,而你现在正在调查北港可能存在的走私犯罪行为。”

文浩南道:“我们**的职责不就是为了打击一切刑事犯罪吗?过度的循规蹈矩就是拘泥不化。”

荣鹏飞叹了口气道:“浩南,你要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我也想将一切违法乱纪的行为扫荡的干干净净,可是现实中我们不可能做到,你来到这里之后,翻出了很多过去的陈年旧案,这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让地方**产生了对抗情绪。他们认为这是我们对他们的不信任。这对我们以后的工作开展是极为不利的。”

文浩南道:“荣厅,袁孝农的情妇刘恬已经指认,袁孝农多年以来一直都在从事走私犯罪。”

“你有证据吗?”

文浩南道:“之前北港发生过一起丢车案。乔梦媛的一辆奔驰越野车在北港海风路被盗,滨海市委书记张扬违反常规,带领滨海**跨区行动。在新港码头将兴隆号截获,当时不但找到了三辆被盗车辆,而且查获了价值五百万的红酒。”

荣鹏飞道:“这件事我知道。”

文浩南道:“可那件事的结果如何?根据结案综述记录,兴隆号登记船主是李旺九,而这个李旺九在被抓后不久就畏罪自杀了,也就是说整件事已经死无对证,可是刘恬却向我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兴隆号一直都属于袁孝农,也就是说。袁孝农一直都在从事走私犯罪,那船上价值五百万元的红酒全都是袁孝商的货物。”

荣鹏飞道:“你现在所说的都是刘恬的一面之词,她能够拿出确实证据吗?”

文浩南道:“荣厅。你不觉得这件案子充满了疑点?李旺九的家庭情况我调查过。如果船是他的,就算他称不上大富大贵。至少也算得上是家财不菲,可事实上,他的家庭极其普通,这个人甚至还在外面欠了不少赌债,他和袁孝农相交莫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为袁孝农背了黑锅,如果兴隆号是袁孝农的,那么他这么多年来从事走私犯罪,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出事?袁孝工身为北港**局长难道对此一点都没有觉察吗?张扬既然在兴隆号上发现了问题,为什么不继续查下去?究竟是遇到了阻碍,还是在背后和有些人达成了默契?”

荣鹏飞目光一凛,他忽然意识到文浩南在北港的调查远没有那么简单,他的真正目标是谁?他的这盘棋格局很大。

文浩南道:“张扬没有在兴隆号上继续追查下去究竟什么原因,可能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但是从有些事情上,我们可以发现一些苗头,滨海撤县改市庆典上所用的烟花,全都是袁孝工所赠,而这些烟花又是他截获的走私赃物,张扬和袁孝商关系很好,他救过袁孝商的儿子,袁孝商将他视为救命恩人,张扬妹妹结婚的时候,袁家兄弟全都前往东江去观礼。”

荣鹏飞低声道:“你怀疑张扬也有问题?”

文浩南道:“我希望他是清白的,可是真相未必像我想象的一样。”

荣鹏飞的表情变得极其严峻,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浩南,北港的事情暂时要放一放。”

文浩南微微一怔:“为什么?”

荣鹏飞道:“不要问为什么,这是我的决定。”

袁孝工对结果早有预料,他淡然道:“孝商,我早就跟你说过,没有跟他见面的必要,在这种太子爷的眼中,我们这些人只不过是蝼蚁罢了,他不屑和我们交往。”

袁孝商道:“我见他只是为了证明一件事。”

“什么事?”

“他同样看不起张扬。”

袁孝工呵呵笑了起来,笑声过后,他站起身在书房内走了两步,最后来到窗前,拉开窗帘,望着夜色深沉的天空,低声道:“文浩南来到北港之后,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开始的时候,我也认为他只是为了做出一番成绩积累政绩,可是我后来才发现,他的调查有些主次不分。省里让他过来调查刘艳红的案子,而他却将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北港的走势犯罪上,直到他翻出老二的案子,我才明白,这个人醉翁之意不在酒。”

袁孝商道:“他把刘恬给带走了!”

袁孝工道:“老二虽然沉迷女色,可是他在关键问题上还是有分寸的,刘恬并不清楚他生意上的事情,尤其是涉及到我们兄弟的事情,她根本不知情。”

袁孝商道:“可是她毕竟知道二哥在干什么?”

袁孝工道:“知道又如何?她有证据吗?就算有些许的证据,她也不可能牵连到你的身上。”

袁孝商道:“大哥,不可以让文浩南继续这样搞下去,就算他查不到什么证据,可是这样下去,你的声誉,我们的生意,恐怕全都要受到影响。”

袁孝工低声道:“我不认为他有这样的本事,他的背后肯定有高人在指点。”

袁孝商眨了眨眼睛,不明白大哥的意思。

袁孝工道:“张扬和文浩南是干兄弟,他们会不会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合伙做戏给我们看?”

袁孝商想了想,摇了摇头道:“不可能!”

袁孝工道:“为什么你会如此断定?”

袁孝商道:“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张扬自己也一身的麻烦,你有没有听说,他和宋书记的女儿分手了,现在上头对他已经不像过去那样纵容,他的处境非常不妙。”

袁孝工道:“男女之间的分合很常见,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很多事都让我感到奇怪,文浩南针对我们并不意外,可是他为什么要针对张扬,兴隆号的案子,如果按照他的意愿翻出来,张扬和程焱东都要被牵涉,难道他不清楚其中的利害吗?”

袁孝商道:“官家的亲情原本就单薄的多,更何况张扬和文浩南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大哥,是不是应该给文浩南一些压力?让他离开北港。”

袁孝工道:“省厅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还摸不透,这件事暂时放一放,文浩南就算穿着龙袍,也不过是一只没头的苍蝇罢了,在北港他想理清脉络,恐怕没那么容易。”

袁孝工的话被他的手机铃声打断,他接通电话,对方传来一个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孝工同志,我是荣鹏飞。”

袁孝工微笑道:“高厅!”

荣鹏飞道:“明天你来东江一趟,我有重要事情和你商量。”

袁孝工挂上电话,袁孝商从他紧皱的眉头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大哥,发生了什么事情?”

袁孝工道:“上头让我过去一趟。”

袁孝商充满担忧道:“大哥,会不会有事?”

袁孝工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他们没有任何的证据,把我叫过去最多就是调查情况。”

袁孝商道:“大哥,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在文浩南的眼中,我们兄弟几个全都是违法乱纪的犯罪分子,他在省厅有一定的影响力。”

袁孝工道:“法律上他们找不到我的漏洞,算了,不想了,无论怎样我都得走这一趟。”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袁孝工这次的东江之行并非是被追责,而是提升,省公an厅厅长高仲和亲自向他宣布了这个决定,将袁孝工从北港公an局长调任省公an厅担任副厅长,接替刚刚离休的田庆龙,高仲和笑眯眯将调令递到了袁孝工的手中:“孝工同志,恭喜你,这是省领导商量之后的结果,也体现了上级领导对你的信任,希望你不要辜负大家的这份信任,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发挥出更大的能量。”

袁孝工拿着这份调令,心中感慨万千,明升暗降,自己从北港**局长这个实权位置,被提升到平海**厅副厅长,这一跨度不可谓不大,不过省厅仅仅副厅长就有六个,自己无疑是最末的那一个,省里之所以提升自己,绝不是因为自己的工作成绩如何如何突出,也不是因为自己的能力如何如何出众,原因是出于对北港现状的不满,田庆龙离休刚巧空出了一个位置,所以就看似理所当然的把自己给放在了这里。

医道实体书第一册,已经陆续寄给各位盟主,目前章鱼收到联系方式的只有17位,至于其他各位盟主,如想要签名样书,可联系副版海中一生。

提前说声,章鱼的签名真心渣,各位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