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同舟】(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7:45
字体大小 + - 关灯

萧玫红对晚上发生的事情表现得非常好奇,她轻声道:“你们的船在海上出了问题,可这都是内海,从来都没有海盗活动。魑魅魍魉”

张扬本想说话,元和幸子抢先道:“这件事我也觉得蹊跷,**已经做过笔录,具体的事情还是交给他们去查吧,我们静候消息就好。”

萧玫红微笑道:“我最欣赏夫人的就是这种处变不惊的心态,今晚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我的身上,恐怕我要吓得彻夜难眠了。”

元和幸子道:“发生过的事情,如果是快乐的,偶尔回味还能感到一些甜蜜,如果是不开心的,回忆只会带给自己烦恼和伤感罢了,我们又何必去刻意记起?”

萧玫红道:“夫人的话很有哲理,发人深思。”

张扬却道:“我看不尽然,其实人活在世上不仅仅只有快乐甜蜜值得回忆,没有了伤感和痛苦的映衬,那么甜蜜和幸福就不会如此深刻,人生五味,酸甜苦辣咸,并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开,也不是你想忘,就能够忘记。”

萧玫红听着两人的对话,眨了眨双眸道:“我忽然发现今晚是跟两个哲学家在一起吃饭,我好像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了。”元和幸子笑道:“今晚你做东,没有你,大家怎么有机会坐在这里呢?”萧玫红端起红酒抿了一口道:“你们聊,我不妨碍两个哲学家探讨人生了。”

萧玫红走后,元和幸子反倒沉默了下去。

张扬建议道:“不如去海滩走走。”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走上了七彩湾,张扬道:“那些歹徒的目的应该是劫持你。”

元和幸子停下脚步,抬起头看了看夜空中的那阙明月,这样的姿势很美,对张扬来说也很熟悉,让他不觉又想起了顾佳彤。

元和幸子轻声道:“这件事是冲着我来的,你只是被无辜波及,我还欠你一个道歉,真的很对不起。”

张扬笑道:“夫人不是说过我们要同舟共济吗?你这么说等于低估了我的勇气。也低估了我们中国男人的胸怀。”

元和幸子叹了口气道:“如果不是已经有些了解你,我会认为你对日本人有很大的偏见,而且你这人很大男子主义。”

张扬道:“有吗?”

元和幸子莞尔道:“有!不过经历今晚的事情之后,我发现你还是个有担当的人,对于有勇气的人我都是欣赏的。”

张大官人道:“夫人的意思是对我很有好感。”

元和幸子道:“过去我曾经以为像我们这样的两个人无法成为朋友,现在的确有些改变想法了。”

张扬道:“未来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元和幸子道:“今晚的事情很奇怪,现在回想一下,应该有人在我的游艇上动过手脚。游艇恰恰在海中熄火。哪一区域手机恰好没有信号,无线电又刚巧被人破坏,而那艘渔船又第一时间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一切计划的真是周密。”

张扬道:“他们没想杀你,只是想把你劫走。”

元和幸子道:“滨海真的很不太平。”

张扬道:“这件事和滨海的关系应该不大,夫人是不是有很多的仇家?”元和幸子轻轻咬了咬下唇。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我丈夫死后,我继承了元和家族的遗产,很多人对此不平,甚至对我恨之入骨。”

张扬道:“这种为了家族利益争得你死我活的事情很常见。”

元和幸子道:“有些时候我真的很累,甚至想过放弃。”

张扬道:“你不会!”

元和幸子静静望着张扬。

张扬道:“从你的目光中就能够看得出来,你是个不轻易服输的人,像你这样的人,不会放弃。”

元和幸子道:“我们好像跑题了,我家族内部的事情好像和我们的合作无关。”

张扬道:“福隆港的事情正在解决之中。还希望夫人多一些耐心。”

元和幸子道:“我对你有信心,相信福隆港的事情很快就能够得到解决。”

张扬微笑道:“为什么会这样说?”

元和幸子道:“你在福隆港的事情上以退为进,只是表面上让步。”

张扬笑道:“别把我想得和商人一样奸诈,对我来说,我的首要职责是保障老百姓的利益。”

元和幸子道:“中国人的性格普遍保守,他们害怕变革,即使这种变革对他们自身有利。”

张扬道:“这句话有些偏颇了。夫人对而今的中国并不了解。”

元和幸子微笑道:“会越来越了解。”

当晚他们都没有离开,萧玫红为他们各自安排了房间,张扬回到房内刚刚睡下,就听到外面有细微地动静,他起身来到落地窗前。看到一道黑影正沿着墙角靠近,来到墙角处。贴着墙壁宛如壁虎般攀援而上。

张扬悄悄打开窗户,悄声无息地尾随在那黑影之后,黑影直接来到元和幸子所住的房间,从露台溜了进去。

张大官人双手攀住露台向里面望去,却见元和幸子静静站在那里,黑衣人来到她身边深深鞠了一躬,虽然看不清黑衣人的面貌,已经从他的动作中判断出这厮肯定是个日本人。

元和幸子道:“你迟到了!”

那黑衣人道:“夫人,我已经调查过,负责检修游艇的机师有问题,有人给他钱让他在游艇上做手脚。”

元和幸子冷冷道:“如果有人让他在船上安放炸弹,现在我只怕已经粉身碎骨了。”

张大官人在外面听得也是一阵心惊,这次幸亏那些歹徒对元和幸子抱着活捉之心,不然的话,真的很危险。

黑衣人道:“机师已经逃了,我让人去可能的地点找他。”

元和幸子道:“我来白岛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黑衣人道:“夫人,除了机师之外,我们这边的人应该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元和幸子道:“还有张扬和萧玫红。”

听到她提起自己的名字,张大官人更加的留意。

元和幸子道:“这件事和张扬无关,他只是不幸被波及,萧玫红……”她停顿了一下道:“帮我好好查查她的底。”

黑衣人道:“这件事石川先生会同意吗?”张大官人听到石川这两个字,心中默默记下,看来元和幸子的背后还有人。

元和幸子道:“你给我记住,你是给我做事,不是给其他人做事,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哈伊!”听到这声哈伊,张大官人不觉有些奇怪,这两个日本人为何要用中文对话,如果用日语,岂不是更隐蔽一些?不过听那黑衣人的口音丝毫不带有任何的异国味道,难道这个人根本就是中国人?

黑衣人说完告辞离去,张大官人赶紧平贴在别墅墙壁之上,看到黑衣人宛如一只大鸟一般凌空投入夜色之中,很快就消失在围墙之外。

元和幸子走上露台,向外面看了看,轻声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回去。

张大官人正准备返回房间的时候,却看到又有一个黑衣人走向露台,张大官人定睛望去,看到那人黑衣蒙面,身姿姣好,分明是元和幸子无疑。

张扬心中暗奇,却不知元和幸子换上夜行装扮想要干什么?元和幸子整理了一下黑色手套,然后将手掌平贴在墙壁之上。张大官人看出她施展的并非是壁虎游墙术,一定是手套上暗藏了某种装置,张大官人远远跟在她的身后,凭他的身手,元和幸子很难发现自己被人跟踪。

元和幸子来到萧玫红所在的房间,从窗口潜入。

张扬凑在窗外向里面望去,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他马上屏住呼吸,怀疑这香气可能有毒,张大官人没有继续跟进去,等了一会儿,看到元和幸子从房间里出来,原路返回了她的住处。

张大官人一路跟踪追击,看到元和幸子回到房间内,脱下面罩,摇曳了一下满头的黑发,然后一件一件将衣服脱下,张大官人看得血脉贲张,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偷窥元和幸子,不过这次看得要比上次仔细得多,元和幸子身体诱人的曲线和顾佳彤如此相似,张大官人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就在张大官人偷窥得目眩神迷的时候,忽然听到下方传来一声犬吠,这厮只顾着防人,却忘了防狗,一条狼犬发现了趴在墙壁上的张扬,大叫起来。

犬吠之声响彻在院落之中,张大官人急匆匆向自己的房间逃去,想不到自己神功盖世,却躲不过一条狗的眼睛,这狗一叫,几乎所有人都被惊醒了。

张大官人在保安赶来之前已经逃回了房间内,从窗口向下望去,看见那条狼狗仍然在楼下不停叫着,一边叫,一边蹦跶着,似乎想直接跳进自己房间的窗口,问题是张大官人住在二楼,这狗的弹跳力没那么好。

两名保安已经来到狼犬的旁边,制止住狼犬继续吠叫,拿着手灯在周围搜索了一阵子,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才离开。

张大官人暗自舒了一口气,脱了衣服上床睡觉,料想也不会有人跑到自己的房间内来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