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同舟】(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7:43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对她没有任何的价值,证明这群人的目标是元和幸子。

张大官人正准备出手,元和幸子已经合身冲了上去,用她的头狠狠抵在那女人的小腹上,女人几乎在同时扣动了扳机,枪口却失去了准头,子弹飞向天空之中,其实就算她瞄准了张扬,也不可能射中目标。

张大官人的身体宛如炮弹一样弹射起来,一飞冲天,然后他的双脚狠狠蹬踏在两名绑匪的下颌之上,出手再不留情,两声清脆地骨骼碎裂声接连传来,两名绑匪惨叫着躺倒在甲板上。

张大官人身体还没有落地,潜运内力,捆绑在他手腕上的绳索被他崩得寸寸断裂。一名绑匪握刀从后方刺向张扬的后心,张大官人身躯一侧,刀锋贴着他的左臂错过,张扬抓住那厮的手腕,一个反向的拧动,喀嚓一声,将这名绑匪的手腕骨骼硬生生折断,白森森的断骨露出了皮肤,那绑匪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张扬跟上去就是一脚,将这厮踢到了海水之中。拾起地上的军刀,猛然向前方投掷过去,军刀深深射入一名举枪准备射击元和幸子的绑匪额头之中。

元和幸子在地上一个轻巧地翻身,反手将军刀从那名男子额头上拔了出来,然后翻腕将捆住自己双手的绳索割断。女绑匪尖叫着冲了上去,不等元和幸子站起身,已经狠狠一脚踢在她的小腹上,元和幸子的身躯在地上翻滚了两下,她捂着小腹,咬着嘴唇,双目中闪过一丝阴冷的杀机。她慢慢站起身,握紧手中的军刀。

女绑匪也抽出军刀,大步冲了上去,一刀刺向元和幸子的胸膛。

元和幸子挥刀挡住,侧身,收刀,身体旋转。随即一刀砍在对方的肩头。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充分表现出她经历过良好的训练。

女绑匪的肩头被刀锋割破,鲜血汩汩流出,她大叫一声,又是一刀扎向元和幸子的咽喉。

元和幸子托住她的手腕,抬脚踹在她的小腹上。

张扬那边已经接连放倒了四名劫匪,他并没有急于前去帮助元和幸子,而是悄然观察着她的出手。

元和幸子身手灵活。刀法凌厉。又是一刀砸在那女绑匪的右腿之上,局面上她已经完全占据主动。

此时远方一艘快艇向这边飞速靠近,张大官人目力极强。虽然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仍然看清船上的一人肩头扛着一支火箭筒,他暗叫不妙。大声向元和幸子叫道:“幸子,快跑!”

元和幸子转过头,看到那艘由远及近的快艇,美丽的瞳孔因为惊惧而扩大,她放弃对那名女绑匪的继续进击,向船舷跑去,张大官人抓住她的手大吼道:“跳!”

两人几乎同时跳离了甲板,就在同时,一支火箭弹击中了那艘渔船。海面上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火焰和烟雾瞬间将这艘渔船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这火球膨胀了一下,然后迅速缩小下去,威力巨大的爆炸和无边无际的大海相比毕竟是冰山一角,也只有在近处方才能够感觉到它的威力。

张扬和元和幸子虽然跳离了渔船,仍然不免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波及。元和幸子在落水之前就已经闭过气去。张大官人抱住她的娇躯,和她一起沉入了海面之下。

他们的上方是海水,海水的上方是火焰,火光照亮了元和幸子美丽而苍白的面孔,望着水中的元和幸子。刹那之间张扬忽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他拥住元和幸子。向远处游去,躲开头顶的火焰,重新浮出了海面。

快艇已经远去,漆黑的海面上闪烁着几点残存的火焰,张扬托起元和幸子的面孔,让她的口鼻不至于没入水中,他向游艇停泊的方向望去,游艇也已经燃烧下沉。

夜幕已经降临,黑暗的天幕上挂着繁星点点,如果没有这场爆炸,如果没有周围弥漫的硝烟,这本该是一个浪漫的晚上,可是一切却因为暴力而改变。

张扬带着元和幸子向远处游去,根据天上的星星,他辨明了方向,幸运的是,游了不久,他就捡到了一个漂浮的游泳圈,这极大地减轻了张大官人的体力消耗。

元和幸子感觉自己仿佛漂浮在云端,朦胧中,似乎有人在亲吻自己,她想要挣扎,却看到了一双星光般温柔的眼睛,这样的目光让她不忍心去抗拒,不知道是真实还是幻想,元和幸子努力地睁开双眼,她首先看到的就是星光,温柔如水的星光,然后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很好的限制在救生圈内,张扬正在一旁呵护着她前进。

张大官人笑了,他的笑容依然是没心没肺,仿佛他们并不是遭遇劫不幸成为两只落汤鸡的倒霉蛋儿,仿佛他们并不在湿冷的大海中,而是在恒温的游泳池中享受着乐趣。

“醒了?”张扬关切地问道。

元和幸子没说话,只是眨了眨双眸。

张扬道:“是不是有些冷?”他抓住元和幸子的手,一股内力送了过去,元和幸子感到一股暖流缓缓流入了自己的体内,温暖着她被海水麻痹的身体。

“对不起!”元和幸子认为这句话最适合他们之间的状态,今天如果不是她提议从滨海乘游艇前往白岛,就不会遇到这种倒霉事,而且那些劫匪的目标显然是冲着她而来,张扬被自己连累了。

张扬道:“都说同舟共济了,现在船没了,大家还得相互帮助。”

元和幸子道:“我们会不会死在大海里?”

张扬道:“不会,我的命向来很硬。”

“我的命却很苦,据说接近我的男人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张扬道:“接受你的忠告,等今天的事情过后,我会离你远一些。”

元和幸子笑道:“那我真的应该好好考虑,我们的合作关系是不是要继续下去。”她的内心中涌起一种难以名状的温暖感,这种感觉熟悉而陌生,元和幸子闭上双目,此时她什么也不想去想,什么也不想去做,原来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另外一个人的手中是如此的轻松惬意。

虽然元和幸子很想这种感觉持续下去,但是很快就被远方的汽笛声就打断。

海警的巡逻船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是萧玫红报的警,元和幸子和张扬比约定时间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萧玫红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她报警的同时,刚巧海上巡逻队正在查询那声爆炸,巡逻船在附近海域搜索到了张扬和元和幸子。

对张扬而言,获救是必然的,就算没有海警的救援,他也能够带着元和幸子游回岸边,他绝对拥有那样的能力。

前来营救的海警已经知道了两位落难者的身份,言辞之中都显得非常客气和恭敬。

张扬简单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元和幸子也做了笔录。巡逻船把他们送到了北港新港码头,萧玫红已经派了叔叔的那艘豪华游艇在港口等待。

两人今晚的白岛之行可谓是一波三折,来到白岛,张大官人好好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来到泳池旁。

萧玫红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晚餐,这顿饭已经推后了四个小时。

张扬来到萧玫红对面坐下,萧玫红笑道:“元和夫人去洗澡了。”

张扬淡然笑道:“女人总是要让别人等的。”

萧玫红道:“今天负责等待的人是我,我为了这顿饭可等了你们整整四个小时。”

张扬道:“我们在海水中泡了这么久,你居然还选择在游泳池边吃饭,不怕影响到我们的食欲?”

萧玫红微笑道:“曾经沧海难为水,经历了大风大浪,这一池水对你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张大官人乐了起来:“也对!”

此时看到元和幸子穿着一袭红色长裙走了过来,黑色长发还有些湿润,披散在她的肩头,肌肤胜雪,红衣似火,整个人就像一朵黑夜中怒放的玫瑰。

萧玫红小声道:“她很美!”

张大官人看了她一眼道:“你也很美。”

萧玫红浅笑道:“你在说谎话,我看得出来,你瞧我的眼光和她完全不同。”

张扬道:“都是女人,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萧玫红呵呵笑了起来。

元和幸子来到他们的身边,张扬站起身,很礼貌地帮她移开座椅。元和幸子道谢后坐下,轻声道:“聊什么这么开心?”

萧玫红道:“张书记正在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张扬笑道:“原本就算不上什么大难,就凭我和元和夫人的身手,对付几个小小的蟊贼根本不在话下。”

元和幸子道:“我可没有那么厉害,这次多亏了张先生,如果不是他出手,我恐怕已经遭遇不测了。”

张扬道:“夫人太客气了,咱们既然同坐一条船,自然要相互帮助。”

萧玫红道:“本想今晚和你们谈谈合作的事情,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了,有了同舟共济生死与共的经历,合作自然不成为问题。”

张大官人笑道:“萧小姐是个明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