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以退为进】(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7:34
字体大小 + - 关灯

庞金贵无可奈何的离开了张扬的办公室,来到门外遇到了保税区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常海天,庞金贵向常海天打了个招呼,然后道:“常主任,张书记说要建设新港了。”

常海天点了点头道:“我也听说了,这事儿闹得。”

庞金贵道:“常主任,这事定下来没有?

常海天道:“你当领导都是随便说话的?自从那天工人在港口集体闹事,张书记就下定了决心,不是我说你,老庞啊老庞,你们福隆港这些人也太不知道好歹了,张书记一心为你们着想,想要通过这次改造扩建彻底改变福隆港的落后面貌,结果你们呢,不识好人心,还到处打他的小报告,骂他是卖国贼,弄得张书记在领导面前很难做,保税区地方很大,市里全力支持保税区的建设,把蔺家角全都划给了滨海。我早就看出你们闹来闹去得出问题,现在好了,因为你们保税区连规划都改了,这下你满足了?”

庞金贵叫苦不迭道:“常主任,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从来都是举双手赞成市里决定的,福隆港现在的设施已经严重落后,急需改革,是工人不理解。”

常海天道:“这种话你也能说出口?谁才是福隆港的负责人?你现在这样说,丢不丢人。”

庞金贵还想解释,常海天已经没兴趣听,扬起手道:“我等看见张书记,你别说了。反正以后也麻烦不到你了。”

庞金贵耷拉着脸,现在的他如同霜打的茄子,彻底蔫了。

庞金贵乘车回到福隆港,在港口大门处就看到一大群聚在那里的工人,三三两两的议论着什么,看到他的车,那帮工人全都围了上来。

庞金贵没办法。只能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工人们七嘴八舌的开始发问。

庞金贵展开双手做了个下压的动作:“大家别吵,别吵。一个一个地说。”

最后工人推选出了一个代表出来说话,那名代表道:“庞书记,我们听说市里要建设新港了。放弃对咱们港口的改建了,这件事真的还是假的?”

庞金贵道:“我刚刚从市里回来,这件事基本上定下来了,最近几天就会有具体文件出来。”

听他这么说,下面又乱了起来,有人道:“市里怎么可以这样?出尔反尔!”“凭什么建设新港?我们怎么办?新港建成,谁还到我们港口来?”“我们家花这么多钱,盖得房子怎么办?谁赔我的损失?”

庞金贵大声道:“大家别吵,市里说了,咱们福隆港保持原有政策待遇不变。以后新港和福隆港并存……”

“凭什么啊?”

“不行!市里这是把我们给放弃了,是让我们喝西北风啊!”

“找他去!”

“对,找他们理论去!”一时间群情激昂,不一会儿就汇集成愤怒的洪流,一传十十传百。福隆港足有五百多口子人,**成群,向滨海市行政中心浩浩荡荡的走去。

庞金贵害怕了,他想要拦住这群工人,可没说两句话,就被工人给架住。确切地说应该是挟持,跟着这股洪流向市行政中心走去。

张扬和常海天没说几句,就收到了福隆港工人集体来行政中心示威的消息,张扬对此早有预料,公〖〗安方面已经出动警力,沿途维持抗议队伍的秩序,确保不会出现失控现象。

这些工人也都是知法守法的老百姓,谁也没想着违法乱纪,有道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他们本以为能够通过这次的动迁获得好处,可没想到市里突然改变了计划,要把福隆港给放弃,这下巨大的心理落差让他们情绪激动。

常海天望着淡定自若的张扬道:“这是个火药桶,你非得把他给点燃了。”

张扬道:“既然是火药桶就是个隐患,早点比晚点要好。”

常海天道:“这件事不好收场啊,工人认为他们的利益受到了损害,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张扬道:“凡事大不过一个理字,我跟他们讲道理,他们不搭理我,我只能选择非常规的手段,我并不是要损害大家的利益,改革是为了大家好,是为了让他们的饭碗更结实,而不是要打烂他们的饭碗。”

两人正说着话呢,张扬桌上的电话响起来了,电话是市委副书记龚奇伟打来的,不等张扬说话,他就怒吼道:“张扬,你在搞什么?我提醒你,滨海那边闹出任何的乱子,你都要负担全部的责任。”

张扬话都没说,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龚奇伟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就在项诚的办公室内,项诚亲眼见证了龚奇伟被挂电话的一幕,龚奇伟气得嘴唇都哆嗦了:“项书记,你都看到了,他太狂妄了!”

项诚心说张扬狂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两人现在矛盾一天深似一天,但是别把我给拉进去。项诚道:“那边的事态是不是很严重?”

龚奇伟道:“听说福隆港有几千口子人聚集到滨海市委大门前去闹事了。”

项诚道:“这可不是小事,搞不好是要出乱子的。”

龚奇伟道:“可不是嘛,我反反复复叮嘱他,一定要妥善处理好福隆港的事情,可他就是一意孤行,以为自己无所不能,还是太年轻,根本不知天高地厚。”

项诚道:“奇伟,你赶紧去现场看看,让陈岗和袁孝工和你一起过去,事态务必要控制住,如果这件事失控,我们都会被追责的。”

庞金贵被工人挤在中间,满头是汗,他大声劝说着,嗓子都哑了,庞金贵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今天的事情闹成这样,并不在他的预料之中,这些工人是要闹成哪样啊?人家改造扩建他们不同意,这下人家放弃了,他们更不同意,庞金贵这会儿哭的心都有了。

市长许双奇站在办公室内,从窗户眺望着远处的情景,唇角露出一丝冷笑,他心中回荡着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张扬啊张扬,你也有今天,过去你是宋书记的女婿,有人罩着你,现在人家把你给甩了,你没了这座大靠山,还敢折腾出这么大的事情,我看你怎么收场?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响了几声许双奇都没有去接,直到电话铃声平息下去,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机声响起,这次许双奇不得不接通了电话,果不其然,电话是张扬打来的,张扬道:“老许啊,福隆港的工人在大门口闹事,你去解决一下。”

许双奇道:“张书记啊,我在外面呢,正在往那边赶。”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道:“老许啊,你今天一整天都没出门,我就在你门外呢。”

许双奇这张脸顿时有些挂不住了,张扬啊张扬,你丫也太损了。他已经听到秘书在门外向张扬打招呼的声音。

许双奇不能继续在房间里躲着了,他知道张扬是什么样的角色,如果自己继续躲着,他肯定能让人在门口守到自己出来为止。

许双奇拉开了房门,刚好听到秘书道:“张书记,许市长真没回……”秘书下面的话不好编了,心中暗骂许双奇,早不出来晚不出来,这会儿你现身,搞什么啊!

许双奇瞪了秘书一眼道:“张书记来了,你怎么也这么说,真是!”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许市长,你该不是故意躲着我吧?”

许双奇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我刚回来,这会儿胃不舒服,在房间里趴了一会儿。”

张扬也没点破,指了指大门口的方向:“外面福隆港的工人在闹事,咱们一起过去看看。”

许双奇心中暗骂,又他〖〗妈拉我陪绑,我上辈子欠你的?可心里无论怎样埋怨,也得跟着他一起过去。

张大官人还虚情假意的来了一句:“老许啊,咱俩搭班子真是不错,不管什么事儿,有你跟我一起,我这心底就感觉到踏实。”

许双奇嘿嘿笑了一声,全都是苦笑。

这会儿功夫,外面已经聚集了近一千口子人,福隆港职工家属不少人都闻讯赶来了,市里的这个决定几乎牵涉到所有人的利益,他们当然要投以十二分的关注。

程焱东抽调了几百名公〖〗安武〖〗警严阵以待,从这一点上来看,他准备得相当充分,在张扬宣布这个决定的时候,已经对今天可能发生的状况有了预估。

张扬让人打开行政中心的大门,和许双奇两人昂首阔步的走了出去。

看到市委书记和市长两人同时现身,人群又是一阵骚动,不过骚动过后很快又静了下去,官威这种无形的东西还是拥有相当震慑力的。

张扬向许双奇低声道:“老许,咱俩谁来说话?”

许双奇道:“当然是你,我配合!”心里面骂了一句,配合***。

张大官人背着双手,踱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他向四周看了看,这会儿周山虎开着一辆黑色奥迪车从里面出来,就停在他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