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九章【爱与不爱】(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7:26
字体大小 + - 关灯

陈岗和宫还山围着张扬做思想工作的时候,项诚也在开导龚奇伟,龚奇伟气得脸都绿了,这也可以理解,换成谁都会生气,张扬虽然是滨海市委书记,可不过是个处级干部,他敢跑到北港市委,把龚奇伟的办公室房门给踹了,这小子的行为只能用嚣张来形容了。

龚奇伟道:“项书记,你都看到了,他认为是我把事情捅出去的,我好心帮他盖着,最后却落到这样一个结果,这小子有没有良心?”

项诚道:“奇伟啊,你应该比我还要了解他,他就是那个一点就着的脾气,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说怎么办?省里已经给他警告处分了,我们如果再抡起大棒,恐怕事情只能越搞越僵吧?”

龚奇伟道:“项书记,是谁在故意制造我们的矛盾?你知道的,我根本就没打算追究这件事。”

项诚叹了口气道:“我看你们大家都冷静冷静,都是自己同志,没什么解不开的结,闹下去只会让别人笑话。”

龚奇伟道:“我这么大年纪了,我至于和他一个年轻人闹吗?”

项诚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先消消气,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会处理他,不过我看影响还是不要继续扩大了,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最后还是由项诚自己向张扬宣布了对他的处分决定,张大官人这会儿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坐在项诚的办公室内,表情冷漠的甚至有些木然。

项诚把这份党内警告处分决定宣布完之后,向他道:“你有什么想法?”

张扬道:“没想法!”

项诚道:“有意见?”

“没意见,反正领导们都决定了,我服从领导的安排。”

项诚道:“你这会儿脾气好了,刚才是干什么呢?发了疯一样的去奇伟同志那里闹事,你有没有想过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张扬道:“项书记,不应该做我也做了,大不了再给我一个处分!”

项诚道:“你还蛮硬气。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委屈?”

“我没觉得委屈。”

项诚道:“福隆港那边的事情你解决了吗?江乐只不过是去传话,你扫脸给人家一大嘴巴子,事情发生了几天,你有没有向江乐主动道歉?没有吧!”

张扬道:“那是他欠抽,狗仗人势的东西。

项诚道:“你有没有表现出一丁点对领导的尊重,奇伟同志是市委副书记,是你的分管领导,你这样的态度根本就没把领导放在眼里。”

张扬道:“项书记。我都认了。党内警告处分都下来了,你还想我怎么着?现在还让我过去道歉,门儿都没有。他对我有意见。可以明说啊,没必要背后捅刀子。”

项诚道:“你怎么能认定就是他说得。”

张扬道:“不是他说得还能是你说的?”

项诚被他给噎住了,这事儿他刚才都搞清楚了。是陈岗在其中祸害,可陈岗的行为他是极其赞同的,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张扬,同样他也不喜欢龚奇伟,这两个人的存在都是对他权威的挑战,他早就希望看到张扬和龚奇伟之间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狗咬狗一嘴毛,干我鸟事!干我鸟事!项诚此时心头的欣快感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但是他身为北港一把手。他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幸灾乐祸,不然会被别人视为小人嘴脸,他必须要收起自己的得意,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面孔,项诚道:“你闹情绪,我不反对,但是你不能把情绪带到工作中来。影响到工作,我就会对你追责。”

张扬道:“我分得清楚利害!”

项诚道:“说得轻巧,就凭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都觉得这处分给轻了。”

张扬不说话了,双眼看着项诚。

项诚道:“你不服气?”

张扬道:“有什么服不服气的,官大一级压死人。归根结底还是你们说了算。”

项诚真是无可奈何,他摇了摇头道:“根据上级领导的指示。要把你受党内警告处分的事情进行公示,你有没有意见?”

“没意见,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项诚知道这小子向来难缠,他叹了口气道:“你愿不愿意听,有些话我必须要说在前头,想在官场中走下去,无论是谁都要遵守官场的规则,你明白吗?”

张扬有些违心的点了点头,他起身道:“项书记,您批评完了吗?要是批评完了我先走了。”

项诚道:“你先别急着走,去给奇伟同志说声对不起,他毕竟是你的领导。”

张扬道:“你干脆杀了我吧!”这厮说完转身离去。

项诚无奈的摇了摇头,张扬这边刚走,陈岗就走了进来,他向项诚笑道:“项书记,思想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项诚道:“还能怎么样?张扬岂是一个甘心服输的主儿?”他说完又皱了皱眉头道:“老陈,你有没有觉得这次的事情很奇怪,他们两人过去关系一直都很好啊,怎么会突然恶化成这个样子?”

陈岗道:“张扬和龚奇伟的关系我不清楚,不过他和江乐有矛盾,前两天还因为争夺一个舞女在天街大打出手……”

项诚有些错愕的看着陈岗:“真的?”

陈岗笑了笑道:“我是听说,不过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项诚叹了口气道:“张扬这小子也太不自爱了,他的这些混账事情要是传到宋书记的耳朵里,还不知要造成怎样的影响。”

陈岗道:“真要把他的处分进行公示?”

项诚道:“省里的决定,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乔梦媛陪同爷爷在江南度假期间听说了两件事,一件事是张扬被党内警告处分,还有一件事就是他和楚嫣然正式分手。乔梦媛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就看到了行政中心宣传栏上的处分决定,她那份处分报告前伫立良久,心中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去张扬那里表示安慰。

身后有人在叫她,乔梦媛转过身去,看到了常海天,她笑了笑道:“常主任,来汇报工作吗?”

常海天苦笑道:“应该是来挨骂才对!”他也看到了那张处分决定,低声道:“张书记把龚副书记的秘书给打了,还一脚踹烂了龚副书记的办公室大门。”

乔梦媛道:“他怎么这么冲动?”心中实在是有些奇怪,据她所知,张扬和龚奇伟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常海天道:“我开始也觉得奇怪,这两天才知道内情,原来他和嫣然已经正式分手了,心情不好,把恶劣情绪都带到了工作上,你这段时间休假,还没有领教,现在他是逮着谁骂谁,谁的意见都不听,整一个大独裁者,这样下去我都不想再干下去了。”

乔梦媛温婉笑道:“海天,你和张扬这么好的朋友,这种时候,是他情绪最低落最困难的时候,作为朋友,你可不能不顾而去。”

常海天朝那张处分看了一眼道:“这张处分是省里的决定,宋书记也不护着他了,他如果再这样搞下去,以后的道路恐怕会很难走。”

乔梦媛道:“他人在不在?”

常海天道:“在办公室呢,现在他不找我们,我们是不敢主动过去,乔主任,你说话他还乐意听点,要不你去劝劝他。”

乔梦媛点了点头。

乔梦媛走入办公室之前,张大官人刚刚跟楚嫣然煲了一个电话粥,两人分手,这是为了增加他和龚奇伟关系恶化可信度而故意放出的消息,他们之间不知道要有多好。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得到宋怀明首肯的前提下。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张扬已经在宋怀明的面前失宠,对于他和龚奇伟前一阵子的冲突,很多人都明白了个中缘由,龚奇伟之所以敢对张扬下手,是因为张扬和宋怀明已经划清了界限。

看到乔梦媛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张大官人还是非常欣喜的,他笑道:“回来了,这个假期过得怎么样?”

乔梦媛打量着张扬,并没有发现他和过去有什么不同。

张扬站在那里,任由她仔细端详着,终忍不住道:“我脸上有字吗?你看得这么仔细?”

乔梦媛道:“我听说这里多了一位躁狂症精神病患者,所以我得先确信自己的人身安全是不是能够得到保障。”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你说得那个躁狂症就是我?”

乔梦媛将带来的两盒茶叶放在他办公桌上:“给你带了点茶叶,帮你清清火。”

张扬笑道:“真把我当成精神病了?”

乔梦媛道:“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张扬道:“没怎么着啊!”

乔梦媛道:“处分都贴到大门口了,市委书记被处分公示,这种事情好像不大多见啊!”

张扬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别说我这个县处级干部了。”

乔梦媛道:“你和嫣然的事情是真的?”

张扬道:“什么真的假的。”

乔梦媛道:“你和她分手了?”

张扬道:“什么叫我跟她分手了?是她跟我分手,我被甩了你明白不?”

乔梦媛望着他,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