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九章【爱与不爱】(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7:2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元和幸子道:“我其实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

张扬道:“你给我的印象并非如此。”

元和幸子道:“你相信生活可以改变一个人吗?”

“相信!”

元和幸子微笑道:“我就是被生活改变的人。”

张扬道:“你爱过吗?”这问题问的有些唐突,换成今天见面之前,张大官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向元和幸子提出这种奇怪的问题。

元和幸子摇了摇头:“我不相信爱情!”

“除非经历过,否则又怎会不相信呢?”

元和幸子道:“我忽然发现你对探寻别人的60xs非常的感兴趣。”

张大官人道:“我对你的兴趣源于佳彤,很多时候我都回避和你见面,因为我怕见到你会勾起我痛苦的回忆,可是我又期待见到你,见到你,又会让我产生一些错觉和幻想。”

元和幸子眨了眨明眸道:“你把我当成了她?”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不是她!”

元和幸子轻声道:“我们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张扬道:“她看世界的眼光充满了感恩和关爱,你看世界的眼光充满了淡漠。”

元和幸子柔和的红唇弯起一抹温柔的弧线,她叹了口气道:“你这样说我,不怕我不开心?”

张扬道:“我只是实话实说。”

元和幸子道:“你讨厌我!”

“我欣赏你的坦诚!”张大官人停顿了一下又道:“我不可能讨厌你,因为你的身上有佳彤的影子。”张大官人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去,他并没有向元和幸子道别,元和幸子也没有因为他的不辞而别而产生他缺乏礼貌的想法,望着张扬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张扬殴打江乐的事情最终还是闹到了省里,省纪委对这件事高度重视,据说是宋怀明得知这件事之后大发雷霆,亲自发话要纪委对张扬进行追责,纪委方面几经斟酌之后。决定给张扬一个党内警告处分,这处分说起来不疼不痒,但是项诚接到处罚决定之后还是感到这件事有些蹊跷,他把纪委书记陈岗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陈岗已经知道了省里的处罚决定,脸上带着笑:“项书记,您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啊。

项诚道:“我不是说过了嘛,这件事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私下道个歉。内部解决就算了。谁闹出去的?”

陈岗咳嗽了一声,低声道:“项书记,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既然张扬和龚奇伟之间的火已经烧了起来,咱们不妨往上面在加点油。”

项诚指点着他,看到陈岗一脸的得意。叹了口气道:“何苦来哉,闹到最后,还不是伤及我们这个领导团队的面子。”嘴上这么说,可是心中却对陈岗的做法极为赞同。

陈岗道:“龚奇伟这个人太嚣张,仗着宋书记支持他,来到北港之后整天大放厥词,连您都不放在眼里,他和张扬之间产生矛盾,也绝非偶然。这两个人都是目空一切的主儿,对谁都不服气。”

项诚道:“张扬打江乐这件事,龚奇伟个人也没想追究。”

陈岗道:“他是不敢追究,别看表面嚷嚷着,一副刚正不阿的样子,其实他也不是傻子,张扬的后台他比谁都清楚。而且当年张扬救过他女儿,他要是跟张扬闹得太僵,别人会说他忘恩负义。”

项诚道:“所以你就帮他们烧了这把火?”

陈岗微笑道:“矛盾都是慢慢积累起来的,我只是敲敲边鼓而已。”

项诚道:“这份处理决定,你亲手交给张扬。”

陈岗苦笑道:“为什么又是我?”其实他心中也明白。自己是纪委书记,这是他责无旁贷的事情。

两人这边正说这话。市委副书记龚奇伟愤愤然找了过来。

龚奇伟一进门就道:“项书记,我听说省里决定对张扬党内警告处分?”

项诚叹了口气道:“我正在和老陈商量呢,这件事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奇伟同志,我早就劝过你,张扬和江乐之间的事情是同事间的内部矛盾,千万不要闹大,现在好了,非得要搞到省里,让别人看笑话了。”

龚奇伟道:“这件事我根本就没打算闹大,江乐那边我也安抚过了,他也同意不再追究,到底是谁把这件事捅到省里的,这不是故意在制造我和张扬之间的矛盾吗?”

陈岗也显得义愤填膺:“我发现,总是有那么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本来没事,非得要煽风点火,非得要在内部制造矛盾。”

项诚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省里已经做出了处理决定,这个党内警告处分是必须要给张扬的,而且宋书记特地强调,要将这件事进行公示。”

陈岗故意道:“项书记,我看这个处分还是不要声张了,张扬那小子特别爱面子,本来就因为上次的事情和奇伟同志有了疙瘩,这样一来岂不是雪上加霜,他会认为事情都是龚书记搞出来的,矛盾岂不是进一步激化了。”

龚奇伟道:“项书记,你看,是不是跟省里说一声,劝他们收回成命。”

项诚道:“我什么话没说?可这次不知怎么回事,触动了宋书记的逆鳞,他非得要惩治张扬,我也没有办法啊!”

陈岗道:“我看这件事还是先做做张扬的思想工作,以他的性子,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几个人正说着话,有人慌慌张张跑了进来:“龚书记……不好了……不好了,张扬去您办公室要找江乐算账……”几个人闻言都是一愣,然后几乎同时反应了过来。

要说江乐最近也真是流年不利,不出一个星期已经被张扬揍了三顿,今天还好,因为现场人多,提前拦住了张扬,所以张扬只是用书本砸了他一下,这厮今儿是去龚奇伟办公室兴师问罪去了。

项诚几人来到龚奇伟的办公室,看到办公室的大门被踹出了一个大洞,看到此情此境,龚奇伟勃然大怒,指着气势汹汹的张扬道:“张扬,你搞什么?”

张扬毫不示弱地和他对视着:“龚奇伟,我真是想不到你是这种人,有种的话,明着冲我来,背后诋毁别人算什么好汉?”

龚奇伟气得脸色铁青:“张扬,当着项书记的面你把话说清楚,我什么时候诋毁你了?”

张扬道:“你做了什么事情自己清楚,当初要是没有我,你搞个屁的深水港,如果不是你通过我巴结上了宋书记,你会有今天?怎么翅膀硬了?开始踩我了?”

“你……”龚奇伟气得手足直哆嗦。

项诚和陈岗真是心中大快,可两人表面上还得假惺惺地劝,陈岗拉着张扬想把他带走,张扬指着江乐道:“江乐,你这孙子,以后别让我见到你,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这边的争吵几乎把市行政中心所有的人都给惊动了。

市长宫还山也赶过来看热闹,他和陈岗一起把张扬给带走,弄进了小会议室里。关上大门,陈岗也做出火冒三丈的样子:“张扬,你搞什么?这是什么地方?你竟然敢在这里胡闹,还把龚书记的门都给踹烂了。”

张大官人愤愤然道:“不就是处分我吗?我无所谓,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大不了把我给撤了,反正我也不想干了。”

宫还山道:“怎么回事?张扬,你到底是想闹成怎样啊?”

陈岗道:“你的处分又不是市里给的,是省里定下来的,宋书记做的决定,你要闹,去找宋书记闹啊?”

张扬似乎冷静了一些。

宫还山叹了口气道:“都是自己同志,至于吗?张扬,我记得你和奇伟同志关系一直都很好啊,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张扬道:“我承认,我过去是瞎眼了,识人不擅!”

陈岗道:“张扬,我提醒你,对上级领导,你要保持起码的尊重。”

张扬道:“我做人做事无愧于心,人家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可谁他妈要是对不起我,我绝饶不了他。”

宫还山道:“瞧瞧你现在的样子,还像个国家干部吗?张口闭口就是他妈的,跟个市井无赖有什么分别?”

宫还山的一句话把张大官人的火气转移到他头上了,张扬虎视眈眈地看着他,看得宫还山心里直发毛,暗叫倒霉,自己这不是多嘴吗?人家两人闹矛盾,干我屁事啊?打得头破血流才好。

陈岗道:“张扬,你就冷静冷静,已经闹成这样了,省里给了你一个党内警告处分,再有什么事情被省里知道,吃亏的只有你啊。我们当然不想事情闹大,刚才项书记还在和我商量你的事情,内部矛盾,内部解决,谁也不想你背这个处分。”

张扬道:“到底是谁害我?故意把我的事情捅上去?这不是有意阴我吗?”

陈岗道:“你又没有证据,凭什么去龚书记那里踹门,这样的影响有多恶劣?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有很长,要多点觉悟好不好?”

张扬道:“我他妈窝囊,我怎么对他,你们看看,他又是怎么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