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爱与不爱(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7:18
字体大小 + - 关灯

桑贝贝刚一上车,张大官人就迫不及待道:“怎样?结果查出来没有?”

桑贝贝道:“看你急得,今儿真热,你这空调怎么不管用啊?”

张扬看出她是故意卖关子,一伸手将她手里的资料袋抢了过去。

桑贝贝揶揄道:“你看得懂吗?”

张扬拿出检查结果,对于上面的专业数据,他自然是看不懂的。桑贝贝道:“查出来了,你给我的样本没有任何关系,元和幸子和你给我提供的几份样本没有任何的的关系。”

张大官人将信将疑道:“真的?”

桑贝贝直接掀到基因比对的那一页,指着最上面的图谱道:“这是元和幸子的,下面是你提供的样本,我做了一个直观的比对图,你会发现,根本没有任何的相同之处。”

张扬看了一眼,合上材料,有些疲惫地靠在座椅上。

桑贝贝道:“怎么了?突然跟泄气的皮球似的!”

张扬知道桑贝贝的结果应该不会出错,为了谨慎起见,他采取了顾允知、顾养养的样本,还提供了自己珍藏的顾佳彤的部分头发作为比对,结果并不算意外,一直以来元和幸子也从未承认过她是顾佳彤,这份结果让张扬心中仅存的一丝幻想彻底破灭。

桑贝贝道:“你该不是看上了这个日本女人吧?”

张扬没好气道:“干你屁事!”

“嗬,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利用完我,马上就跟我翻脸,信不信我告你谋杀!”

张扬道:“你敢,信不信我真的把你给杀人灭口。”

桑贝贝吐了吐舌头,作惶恐状:“你太狠毒了。”

张大官人冷笑道:“无毒不丈夫!”

桑贝贝道:“说真格的,你是不是怀疑陈岗和袁孝商这帮人啊?所以才制造出杀死我的假象,故意留了一个把柄在他们手里,这样他们的本来面目就能暴露的更快一点。张书记,真看不出来,你这是要深入敌后啊。”

“就你聪明,你不说也没人把你当成哑巴。我警告你,知道的越多,危险就越大,就越有被杀人灭口的危险。”

桑贝贝笑道:“你舍得吗?”

张大官人道:“舍得,大不了我先把你那啥了再杀。就不可惜了。”

桑贝贝虽然豁达大方。可毕竟是云英未嫁之身,听到这厮大放厥词,实在是消受不了。红着脸,趴在他肩头上,张嘴就是一口。咬得张大官人痛得惨叫一声,以他的内力原本不会被桑贝贝咬伤,可是他怜香惜玉,没舍得用护体罡气震她,如果那样,只怕桑贝贝的门牙都要被他给震掉了。

桑贝贝咬完,拉开张扬的领口,看到他的肩膀上已经多出了一个清晰地牙印,血珠儿都冒出来了。桑贝贝不由得又有些心疼,小声道:“疼不?”

张大官人道:“废话,你咬自己一口试试?”

桑贝贝低下头,轻轻在牙印上吻了一口,然后红着脸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张大官人望着她的背影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意,原来这小妮子还是心疼自己的。他本想追出去,偏偏这会儿电话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电话是龚奇伟打来的,张扬接通电话,微笑道:“不好意思,今天没生我气吧?”

龚奇伟那边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委屈你了。”

张扬道:“没什么好委屈的,江乐才委屈呢。对了,他有没有事?”

龚奇伟道:“没什么事,不过这件事传开了,所有人都等着看笑话呢。”

张扬道:“打算怎么处理我?”

龚奇伟道:“这事儿我不会出手,但是有人会反映到省里,我估计这次可能会给你一个处分,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张扬道:“真要是那样,我肯定会更恨你。”

龚奇伟低声道:“你是我永远的好兄弟!”

张扬挂上电话,却发现桑贝贝已经走了,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来到不远处的沙滩之上,望着西方海面上渐渐坠落的夕阳,一时间内心中千头万绪。或许北港终将成为他仕途的终点,解决这边的事情之后,他将要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他生存的的意义不仅仅是自己,还有这些爱他的女人,还有他已经出世和即将出世的孩子,还有他的家人,他本不属于这个时代,可是他的生命,他的感情已经全都融入到这个世界中,他和这个世界再也分不开了。

夕阳一点点沉入海水之中,整个海面上被染成了红彤彤的一片,周边的景物都被笼罩上了一层浪漫的玫瑰色,在晚霞的辉映下,张扬看到了一个宛如玫瑰般的女人正走向自己。

元和幸子在任何时候都高贵典雅,仪态万方,玫瑰色的长裙,随风摇曳,姣好的身姿,在晚风中若隐若现,看到了张扬,她露出一个足以颠倒众生的笑容,明澈的双眸闪过一丝动人的闪光。

张扬也笑了,站在原地等着元和幸子走过来,轻声道:“这么巧?”

元和幸子道:“几乎每天我都会沿着这边的沙滩散步。”

张扬举目向她来的方向望去,这才意识到不远处就是毓湾酒店,张扬道:“滨海是座小城,哪儿都能遇到熟人。”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拢了拢被海风吹乱的发丝。

张扬道:“今天怎么一个人?”在他的印象中元和幸子只要出现,身边总是有保镖陪同。

元和幸子道:“多数时间我都是一个人,张先生并不了解我。”

张扬笑了起来:“其实滨海的治安还好,夫人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元和幸子笑了笑道:“真的吗?如果贵方治安真的像张先生所说的那么好,就不会发生我们办公区被盗的事情。”元和幸子看来并没有给张扬留面子的打算。

张大官人讪讪笑道:“那件事已经引起了我们的高度重视,目前正在解决中。”

元和幸子道:“其实我昨晚在所住的酒店里又丢了一些东西。”

张大官人故作惊诧道:“真有此事?夫人告诉我到底丢了什么东西?我马上派人去查!”他算准了元和幸子不可能把丢失卫生巾的事情说出来。

元和幸子轻声叹了口气道:“没什么重要的东西,我只是感觉滨海并没有我当初想象的那么太平,有些后悔到这里来了。”

张扬道:“夫人之所以决定投资滨海,也是因为看中了滨海的优点,我承认这座城市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是总体说来瑕不掩瑜。”

元和幸子微笑道:“你是这里的领导人,自家的孩子当然是越看越爱了。”

张扬道:“我希望夫人不要因为最近的一些事情而对滨海产生不好的看法,我们滨海全体干部都会尽全力配合夫人的工作。”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她忽然道:“我和顾佳彤是不是真的很像?”

张扬凝望她的俏脸,目光渐渐变得温柔而深情,元和幸子在他的注视下居然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慌乱,她的眼眸转向远方的海面,巧妙回避了张扬的目光。张扬道:“很像,几乎一模一样。”

元和幸子道:“我能够感觉到你很爱她。”

“何以见得?”

元和幸子道:“从你不经意流露出的眼神,一个人的眼神骗不了人。”

张扬道:“可惜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元和幸子道:“她怎么死的?”

张扬道:“死于谋杀!有人在她死前给我打来了电话……”昔日的回忆,让张扬的内心感到刀割般疼痛。

元和幸子道:“你的仇人!”

张扬道:“如果让我找到那个人,我会把她碎尸万段!”

元和幸子轻声叹了口气道:“我记得贵国有句俗话,冤冤相报何时了,仇恨是一把双刃剑,折磨的不仅仅是你的敌人,还有你自己,就算有一天你找到了那个仇人,为顾佳彤报了仇,你也未必能够真正解开这个心结,报仇并不意味着结束,只有放下才能结束。”

张扬望着元和幸子道:“我只怕这辈子都放不下了。”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道:“我开始有些了解你了。”

张扬笑道:“了解我什么?”

“了解你是一个深情的人!”

张扬没说话,仍然望着元和幸子,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顾佳彤复生回到了他的身边。

元和幸子道:“我并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爱情这回事。”

张扬道:“你爱他吗?”

元和幸子微微一怔,张扬的这句话问得有些没头没脑:“谁?”

张扬笑道:“你的丈夫,元和真洋!”

元和幸子道:“不爱!”

这下轮到张大官人吃惊了,他没想到元和幸子居然如此坦白。

张扬道:“可是你嫁给了他。”

元和幸子道:“这世上多半婚姻都不是因为爱情结合的,我和他的婚姻只是为了利益,就像我们之间的合作,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关系好,而是因为在福隆港上我们找到了共同的利益,你说是吗?”

张大官人不得不承认,元和幸子非常的坦白,她的这句话说得是实话,这让张扬对元和幸子忽然生出了几分好感,他欣赏坦诚的人,张扬道:“和不爱的人结婚需要相当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