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八章【激化】(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7:12
字体大小 + - 关灯

项诚看着两人火星对地球的冲撞,心中真是畅快淋漓,他看了陈岗一眼,从张扬的这番话就能听出,陈岗看来在其中应该起到了作用,或许已经成功将龚奇伟在宋怀明面前否定张扬成为北港常委的事情告诉了他。

所有人都认为张扬打姜亮是针对刚才龚奇伟的那通发言,陈岗却不那么认为,陈岗曾经亲眼目睹张扬和江乐因为桑贝贝在天街的那场冲突,这两人本来就有积怨,今天通过龚奇伟的事情一下点燃了。

项诚在这里,还有那么多的市委常委,注定这场冲突不会失控,龚奇伟还是选择了冷静和克制,双方各自散去,项诚少不得又要训斥张扬两句。

张大官人这会儿冷静下来了,他没有顶撞项诚,只是气哼哼道:“一个秘书而已,什么东西?居然敢在我面前颐指气使。”

项诚道:“张扬,这就是你不对了,就算小江态度上有问题,你也不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他,你现在是滨海市委书记,一举一动都在大家的注目下,刚才的行为传出去的话,肯定会被别人引为笑谈。”

张扬道:“项书记,您是不是不信任我?”

项诚道:“这话从何说起?”

张扬道:“您让龚副书记分管保税区的工作是不是要给我上一道紧箍咒啊?”

项诚真正的用意就是利用这件事来制造他们之间的矛盾,他知道张扬是个不服管的性子。反正是他是管不了,既然管不了就让龚奇伟来接手这件事。项诚道:“什么紧箍咒?简直是胡说八道,我是觉得过去你们在南锡就合作过,龚副书记是你的老上级,你们在一起合作应该没问题啊。”

张扬道:“谢谢项书记的好意,滨海的事情我们自己能解决。”

回去的路上项诚特地叫上龚奇伟同车,直到现在龚奇伟的脸色都非常难看。秘书被打显然严重伤及到他的面子。

项诚道:“奇伟,还在生气啊?”

龚奇伟道:“这个张扬,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项诚道:“奇伟啊。你们过去不是关系很好吗?怎么突然会闹成这样?”

龚奇伟道:“公是公,私是私,我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

项诚道:“张扬这小子一直都是头顺毛驴。你刚才有些话说得太重了,他爱面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这么说他,也难怪他恼火。”

龚奇伟道:“项书记,您这话我可不赞同,难道他在福隆港的工作上不存在问题?难道我们当领导的就不能说他一句了?滨海不是他一个人的,任何人犯了错都要承认错误,对他这种年轻干部,不能姑息迁就。越是迁就,他们就会恃宠生娇,就会变得不知天高地厚。”

项诚道:“奇伟,你也别生气了,不值得为一件小事伤了同志间的和气。”

龚奇伟道:“我早就说过。他太年轻,冲动气盛,必须要加强锤炼。”

项诚道:“我一度还准备建议他进入北港常委层,从今天的情况来看,张扬的确还是太年轻了。”

龚奇伟道:“他打江乐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性质非常恶劣。必须要严肃处理,以儆效尤,不然以后,我们还怎么取信于人,还怎么开展工作。”

项诚望着龚奇伟,多少感到有些诧异,龚奇伟坚持处理张扬,究竟是一时气愤呢,还是真心想如此?即便是自己要处理张扬也得好好掂量一下,龚奇伟难道真的想和张扬翻脸成仇吗?

陈岗并没有跟随大家一起走,原因是发生了张扬当众痛打江乐的事情,他是纪委书记,这种事情本来就属于他管,项诚的意思是让他晚点再走,和张扬好好谈谈,最好让张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陈岗和张扬的谈话以一声长叹开始,他摆出一副颇为不解的面孔道:“张扬,你今天是何苦来哉?”

张扬这会儿似乎冷静了下来,他叹了口气道:“我过去是怎样对他的,他居然当众给我难堪。”

陈岗道:“听我一句话,虽然江乐那小子讨打,可是你当着这么多的人打他也不占理,给龚副书记道个歉吧,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要因为一时的意气而惹下麻烦。”

张扬冷笑道:“你以为我会怕他?”

陈岗心说你是谁都不怕,连杀人弃尸的事情你都能干出来,还有什么你干不出来的,陈岗道:“不值得,你啊,自己好好冷静冷静,今天的事情我会帮忙做做工作,都是自己同志,内部矛盾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

陈岗和张扬谈了半个多小时,张扬到最后也没有明确表示要向龚奇伟低头认错,陈岗也只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起身告辞离开。

滨海的这帮市领导都看出张书记今天心情不好,谁也不会去主动触他的霉头。

张扬回到办公室内,拿起电话,把常海天和程焱东叫了过来,狠狠痛斥了一顿。

常海天和程焱东被他批评了半个多小时,两人也知道自己理亏,福隆港的事情的确是他们工作不力。两人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离开了张扬的办公室,在门外遇到了常海心。

常海心前阵子返回岚山了,今天才回来,看到他们两人的样子,就已经明白了七八分,常海天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妹妹说了,提醒她道:“张书记这会儿心情不好,逮谁骂谁,你还是别往枪口上撞了。”

常海心吐了吐舌头道:“这么可怕啊,那好我还是暂避风头。”嘴上说着暂避风头,等两人走后,她还是直接去了张扬的办公室。

张大官人今儿根本就是在趁机做戏,他的心情没那么差,常海心进来的时候,这厮正津津有味的看杂志呢。

常海心来到他身边抢过他手中的杂志看了看,原来是一本娱乐杂志,上面有何歆颜的新闻。常海心啐道:“我还当你今儿大发雷霆呢,原来躲在办公室里欣赏美人照呢。”

张扬笑道:“海心,啥时候回来的?咋不通知我去接你?”

常海心卷起杂志照着他的肩膀打了一记:“我哥得罪你了?你把他骂成那样?”

张扬笑道:“我没骂他,就是批评了几句,怎么?身为领导我还不能批评下属了。”

常海心道:“我哥有不对的地方你只管说,但是我可不许你欺负他。”

张扬道:“丫头,咱不提这烦心的事儿,来,让我抱抱,看看瘦了没有。”

常海心道:“我才懒得理你,就会欺负老实人。”

“你哥还说什么?”张大官人一拉常海心,她失去平衡坐在张扬的身上,感觉到那根硬邦邦的东西正顶在自己的敏感部位,常海心想要起身,张扬将她抱住。

常海心娇声道:“我哥说得没错,我真是撞在枪口上了。”

张大官人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常海心好不容易才挣脱开来,白了他一眼道:“你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张扬道:“这次回岚山怎么样,海龙和薛燕的婚礼定下来没有?”

常海心点了点头道:“说好了,他们七一结婚。”

张扬笑道:“看来是等不及了。”

常海心道:“你少说风凉话,对了,有件事我还没问你呢,清姐好好的怎么辞职了?”

张扬道:“她最近工作压力比较大,所以才萌生去意,这事儿你不该问我,应该直接去问她啊!”

常海心道:“我这周就去江城找清姐。”

张大官人微笑道:“去啊,你们姐妹俩这么久没见一定有许多话要谈,我要是没事跟你一起过去。”

常海心道:“才不要你跟去添乱呢,你去了,我们就什么话也谈不成了。”

张大官人哈哈笑了起来。

常海心有些诧异道:“不对啊,看你的情绪好像很不错,根本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张扬道:“我一向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从不把工作上的情绪带到生活中来。”

常海心道:“可我怎么总觉着你在搞阴谋呢?”

张扬拍了拍她的**道:“先回去休息吧,今晚我去找你。”

常海心红着脸道:“才不要,我累了,需要好好休息,再说……今天人家身子不方便。”

张大官人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

常海心道:“我走了,你以后对我哥好点儿,要不是念在你们的交情,他才不会放下自己的事业过来帮你。”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常海心走后,张扬想起今天晚上约好了和桑贝贝见面,如无意外,关于元和幸子的那份鉴定结果应该出来了,想起这件事,张大官人心中还是有些紧张的。

晚上六点,桑贝贝准时出现在他们约定的地点,张扬最近很少开他的那辆坐地虎,实在是太过招摇,只要车辆出现,别人都知道他来了,现在开得是一辆黑色奥迪。

桑贝贝非常的小心,确信周围无人跟踪,这才上了张扬的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