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八章【激化】(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7:09
字体大小 + - 关灯

项诚没说话,目光转向张扬。

张大官人在这么多领导面前不觉有些尴尬,他干咳了一声道:“这位同志,你误会了,谁说我们把港口卖给日本人了?我们是和日商合作,你们的编制和待遇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人群中一个声音道:“骗人,谁不知道啊,抗日战争那会儿还说啥大东亚共荣圈呢,也是合作,根本性质就是侵略,就是卖国!”

张大官人怒道:“谁在那儿胡说八道,给我站出来!”

那群工人同时向前走了几步,大有共同进退的架势。

龚奇伟道:“大家不要激动,对于大家反映的情况,我们一定会重视,有一点我想请大家放心,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从来都是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我们不可能出卖你们的利益,更不可能出卖国家的利益。”

在庞金贵的劝说下,好不容易这帮工人才返回岗位。

项诚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接下来他提出要去工人村看看,从项诚目的明确的视察行为,张扬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项诚一定掌握了这边具体的情况,否则不会打个突然袭击,张扬放慢脚步,和陈岗走在一起,陈岗低声道:“我都不知道要来视察这件事。”他是向张扬解释,自己也不知情。

视察完工人村之后,所有人员来到了福隆港的小会议室内,项诚把问题抛给了龚奇伟,他低声道:“奇伟同志,这方面是你分管,你来谈几句吧。”

龚奇伟清了清嗓子道:“既然项书记让我说,那我就说几句,今天的视察情况,让我非常的不满意,省里把保税区落户滨海,是对你们的信任,可是你们扪心自问,对得起这份信任吗?”

张扬没说话,双手端着茶杯,似乎在想着什么。

龚奇伟道:“今天过来视察,并不是我们兴之所至,而是我们接到了很多的反映,一直以来,我对你们滨海市领导班子都给予了充分的信任,认为你们有能力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可是今天看到的状况,却让我感觉到大失所望,我相信大家多数都跟我拖有一样的想法。”

项诚在一旁点了点头,显然是认同龚奇伟的说法。龚奇伟对滨海市领导层毫不留情的痛斥让他感到非常的畅快。

张扬道:“那些工人根本就不了解情况,他们所说的事情都不是事实。”

龚奇伟道:“什么叫事实?我们看到的才是事实,工人为什么不了解情况?因为你们工作不力,因为你们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没有得到老百姓的理解和认同,张扬,我早就说过你,做事不要好高鹜远,要踏踏实实,要体察民情,眼睛不要只盯在政绩上。”龚奇伟的这番话说得很重,连项诚都感到有些惊奇了,龚奇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根本没给张扬面子啊,以张扬桀骜不引的性情未必能够服气。

果不其然,张扬马上道:“什么叫我眼睛只盯在政绩上,龚副书记,我做得每件事都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承认工作上有不足的地方,可你不能因为一件小事否定我的所有努力,这对我们滨海市领导层并不公平。”

龚奇伟显然有些生气了:“张扬,你以为是小事?工人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怨气?工人村的违章违建你有没有看到?身为地方长官,你敢说你对这一切都没有责任?一个小小的福隆港你都做不好,你怎么管理这么大的滨海?”

张扬道:“龚副书记,您觉着我管不好,那您教教我应该怎么做,话说出来容易,可事情做起来往往存在距离,滨海的事情,我能够处理好,不劳您费心了。”这厮的这番话也是狂傲无比。

项诚都忍不住想骂他两句,可是今儿这烫手山芋扔给了龚奇伟,他乐得在一旁作壁上观。

龚奇伟道:“张扬,你什么态度?你能处理好?你能处理好,会有这么多的工人闹事?你能处理好,日方投资商会来到市里抗议?我们今天看到的听到的又有哪一样能够让人满意?”

张扬道:“龚副书记,咱们不是第一次合作,我这个人怎么样,你心里不清楚?今天你说得这些话有失公允,你只是看到了一些表面现象,就否定我们的工作成绩,你根本没有看到我们所做的努力。”

龚奇伟道:“我相信自己的眼睛。”

张扬道:“看到的东西未必都是真的,你们这些当大领导的高高在上,未必能够把滨海看清楚。”

龚奇伟被气得脸色铁青。

项诚感觉到自己有必要说一句话了,他叹了口气道:“张扬,你就是不够谦虚,奇伟同志所说的话,也是我想说的,你说你努力了,我承认,在保税区落户滨海这件事上,你的确立了功,可是人不能总是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保税区落户只是第一步,把保税区建设好才是我们最终的任务,你说是不是?”

张扬道:“我在这里向各位领导保证,这件事我会尽快解决。”

项诚道:“我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我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尽快控制住局面,不要让事态发展的越来越坏。”

会议结束之后,张大官人灰头土脸的跟在领导后面,在陈岗的印象里都没有见他这么窝囊过,陈岗放慢脚步,和他并肩而行,顺便安慰了他几句,陈岗认为张扬最近霉运当头,杀桑贝贝那件事自然算在其中,现在又遇到福隆港的事情,看来没有人能够永远走运,即便是张扬也不例外。

陈岗道:“这些工人实在是太不像话了,非得挑选这个时候反映情况,根本是越级啊。”

张扬道:“他们才不会管什么越级不越级的事情呢,这下好了,把我都看成汉奸卖国贼了。”

陈岗笑道:“你也别往心里去,我看今天领导们也是对事不对人。”

张扬感叹道:“我今儿算明白了,官场上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陈岗笑了笑,此时龚奇伟的秘书江乐走了过来,他显然对张扬有些惧怕,眼神闪烁,来到张扬面前怯生生道:“张书记,龚书记让你把福隆港的情况写一份详细的报告。”

张大官人冷冷望着江乐道:“写你妈!”

江乐愣了一下,随即一张脸涨得通红道:“你……,你怎么可以骂人呢?”

张扬怒道:“凉蛋!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别让老子看到你,什么东西!”

陈岗当然了解张扬对江乐的反感,心说江乐这小子也没眼色,明明知道张扬这会儿心情好,还往前凑,这不是没事找抽吗?

江乐不知哪来的一股子邪劲,小声道:“我招你惹你了,拿我撒什么气,有种你去找龚书记啊!”他这句话顿时将张大官人的怒火彻底点燃。

张大官人抡起手臂,照着他的脸上就是一个嘴巴子,不等江乐反应过来,又是一个窝心脚踹了出去。

陈岗也没想到他会当着这么多大小领导的面打人,赶紧冲上去把张扬抱住。

张大官人下手够黑的,打得江乐满脸开花,这一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有道是打狗还需看主人,张扬虽然是在打江乐的脸,可在别人眼中等于是公然冒犯了龚奇伟。

江乐满脸是血,他也豁出去了,大叫道:“我跟你拼了!”

张扬冷笑道:“信不信我弄死你!”

陈岗、许双奇、程焱东一起冲上来将张扬拉住,那边项诚和龚奇伟也先后赶到,项诚怒吼道:“张扬,你干什么?”

张扬指着江乐道:“什么东西,狗仗人势!”

龚奇伟怒道:“张扬,你凭什么打人?”

张扬道:“谁让他对我出言不逊来着?我打他都是轻的。”

一旁有人把江乐扶起来,递给他纸巾,江乐捂住流血的鼻子,委屈道:“龚副书记,我就是通知他写一份福隆港的报告,他就对我破口大骂,还打我……你们给我做主,我大不了不干了,我……我……我不干了!”

龚奇伟让人把江乐给带走,双目盯住张扬道:“张扬,你什么意思?”

张大官人脖子一歪:“没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打人?”

“我看丫的不顺眼!”

龚奇伟怒道:“福隆港的那份报告是我让你写的,你冲小江发什么火?你心中有不满冲我来,想打人是不是?你对着我来啊?”

张扬道:“我不敢,您是一心为老百姓着想的好书记,我眼中只有政绩。”

龚奇伟道:“你给我写一份检讨书,把福隆港的事情详细做个报告,还有,现在你就去给江乐道歉。”

张扬冷冷盯着龚奇伟,龚奇伟寸步不让的和他对视着,张扬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道:“没门!”

龚奇伟怒道:“你不要给宋书记的脸上抹黑。”

张扬怒道:“我自己会为我自己的行为负责,跟任何人都没关系,我也不怕别人在宋书记面前说我的坏话,我做事坦坦荡荡,这辈子都学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伎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