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七章【收集证据】(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7:06
字体大小 + - 关灯

元和幸子住在19号别墅,这是一栋独体别墅,具有着相当的私密性,桑贝贝和张扬分头行事,她弄来了一套酒店服务员的服装,先退着清理车去19号别墅,来到别墅前,就被一名保镖给拦住,告诉她这里不用清理。

在桑贝贝和那名保镖交谈的功夫,一身黑衣的张大官人已经头戴丝袜,穿着一身经典的夜行装扮潜入别墅中。他的目的是搜集元和幸子的身体样本,用来确定她的身份,张大官人潜入元和幸子的卧室,在梳妆台和床头上仔细搜索,让他失望的是,居然没有找到属于元和幸子的任何一根毛发。

张大官人来到卫生间内,拿起漱口杯,按照桑贝贝教给他的方法搜集样本。不过看起来杯子也没有用过,张大官人又将搜索目标放在废纸篓内,终于有了重大发现,这厮在纸篓内发现了一片护舒宝,这对张大官人来说真是一个意外惊喜,戴着手套很小心地展开了护舒宝,这厮大喜过望,赶紧将护舒宝收入塑料袋中封好。

然后小心地退出了卫生间,耳边听到桑贝贝的声音:“元和幸子从餐厅出来了,你赶紧退出来。”

张扬迅速撤离别墅,他刚刚离开19号别墅,来到桑贝贝所在的汽车内,就看到元和幸子在两名保镖的陪伴下走了回来。

桑贝贝驾驶汽车缓缓驶离了酒店,来到外面她停下汽车,向张扬道:“找到样本了?”

张大官人拿出封存好的卫生巾在她眼前晃了晃:“量大,新鲜着呢!”

桑贝贝俏脸一红:“恶心,你真变态!”

张大官人道:“难道你从不用这玩意儿?”

桑贝贝道:“你再敢耍流氓,我就把你的事情全都供给元和幸子。”

张扬将样本交给她:“尽快帮我查出结果。”

桑贝贝道:“放心吧,有了这个样本。我肯定能够查清她的身份。”

元和幸子回到房间内。很警惕地看了看,进入卫生间,很快就发现了什么。她皱了皱眉头,转身来到卧室的梳妆台前打开了电脑,回放的监控将刚才张扬进入房间中四处搜索的影像全都记录了下来。看到这个蒙面贼最后将手伸向那片卫生巾,元和幸子的唇角不禁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冷笑。

她轻声道:“你在找什么?”

张大官人在滨海市委常委会上发了一通火,原因很简单,他认为常委中有人将福隆港工人村的拆迁政策泄露了出去,正是消息的泄露才导致了现在的突击建设,张扬道:“保密工作的重要性我想不需要再次强调了,保税区指挥部刚刚把拆迁补偿方案送审,这边具体的条文就已经泄露了出去,我不知道做这件事的人目的何在?本来福隆港的事情就非常棘手。这下好了,乱上加乱。”

市长许双奇道:“张书记,这件事未必是我们中的哪个人泄露出去的。方案是保税区指挥部制订的。他们对条文比我们还要清楚,也许是他们那边出了问题也未必可知。”

几名常委都望着张扬。看来对张扬的这通指责都不满意。

张扬道:“每平方补偿三百元钱的事情是常海天提出来的,他并没有告诉其他人,这件事仅限于我们的内部讨论,我敢断定,肯定是我们中的一个泄露了这件事。”

许双奇道:“张书记,你既然能对常海天同志那么信任,为什么对我们不能多一些信任呢?”他有借着这件事向张扬公开发难的意思。

常务副市长董玉武看出事态不妙,赶紧站出来圆场道:“我看张书记也不是不信任咱们,是提醒大家注意,不过这件事的确奇怪,知道现金补偿的人并不多,而且这件事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怎么搞得那些工人全都知道了?”

宣传部长王军强道:“其实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想要绝对保守秘密不可能,我听说福隆港工人村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工地,家家户户但凡有可能的,都在盖房子,目的是从市里多弄一点赔偿款。”

张扬道:“可不是嘛,我昨天专门去了一趟那里,情况就像老王所说的那样,有人把自家的院子盖起了四层小楼,我看着都瘆得慌,感觉风一吹,那楼就得倒。”

许双奇道:“这种现象和管理者的疏导不力有关,福隆港的带头人在干什么?保税区指挥部的负责人在干什么?他们不会辟谣吗?他们不会对这种情况及时制止吗?”

程焱东道:“老百姓都有从众心理,一个这么干,都跟着这么干,他们还觉得法不责众,这件事我有了解,地方管理部门已经着手在解决这件事,可情况实在是太复杂,这么人一拥而上,都在搞违章违建,工作人员顾此失彼,真的很为难。”

许双奇道:“说起福隆港的事情,我就多说几句,福隆港的改建扩建是保税区的重点工程之一,我们当初答应了要给日方提供尽可能的便利条件,可现在情况却是一团糟,这样下去,肯定会激起日方的严重不满。”

张扬道:“我跟大家就是想好好探讨这个问题,必须尽快拿出一个明确的方案,一方面要确保工人老百姓的利益,另外一方面也要维护政府方面不要蒙受过大的损失,只有平衡好这两者,才能顺利把问题解决。”

常务副市长董玉武道:“张书记,现在的情况不太好控制,我听说有些工人正在筹谋**。”

张扬怒道:“**什么?我们哪里对不起他们了?为什么要**?”

许双奇道:“也不能这么说,一部分工人认为我们将他们的利益牺牲了,还有不少风言风语说我们是卖国贼,出卖国家利益给日本人。”

张扬道:“一派胡言!”

许双奇只是转述别人的话,但是张扬这句话跟的及时,就像是直接说到了他的脸上,噎得许双奇满脸通红。

此时傅长征来到张扬的身边,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张扬皱了皱眉头,向众人道:“项书记下午要来保税区视察,大家散会吧,准备一下。”

项诚前来滨海保税区视察是突然产生的想法,下午两点钟,他和市委副书记龚奇伟、纪委书记陈岗、宣传部长黄步成几个人一起来到了滨海保税区实地视察。

张扬带着滨海常委班子前去接待陪同。

项诚一下车就对张扬道:“张扬啊,我早就想过来看看了,可这段时间事情太忙,一直抽不出空。”

张扬笑道:“欢迎各位领导前来指导工作。”

项诚转向龚奇伟道:“奇伟,保税区这边属于你分管的范围,今天你是主角啊。”

龚奇伟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一群人向港区走去,码头上已经看不到昔日繁忙的装卸景象,多半都已停工,项诚道:“怎么这么冷清?”

张扬还没有说话,许双奇道:“项书记,福隆港马上要开始改建扩建工程,现在已经在严格控制出入港口的船只数量,大多数的业务都已经转到了新港。”

许双奇道:“新港那边压力就大喽。”

龚奇伟向张扬道:“张扬,你们的改建计划不是一边经营一边建设吗?为什么要全面停工?”

张扬也有些奇怪,昨天来也没像今天这么冷清啊,难道福隆港在故意给这帮领导颜色看看?

福隆港的负责人庞金贵也在后面跟着,听到前面张扬喊他,他凑上来道:“张书记,有什么事情?”

张扬道:“你们码头的工人呢?今天好象不是休息吧?”

庞金贵道:“最近业务大不如前了,不过工人……”他也发现有些不对了,工人不知都到哪里去了。

就在庞金贵四处张望的时候,看到远处几百口子人浩浩荡荡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庞金贵看到眼前状况有些慌了,赶紧迎上去。

那群人正是工厂的工人,为首的一人叫道:“我们要向市领导反映情况。”

庞金贵苦笑道:“谢荣阳,你搞什么,你们这帮人不去上班,坚守岗位,来这里闹什么?”

项诚却道:“让他过来,没事,我们这次来就是倾听老百姓的声音嘛!”项诚的表情非常淡定。

那群工人站在那里,以谢荣阳为首的几个人获准来到这群领导面前,谢荣阳道:“项书记,各位领导,你们好,我们不是来闹事的,我们只是想反映一些情况,想让领导多听听我们这些一线工人的呼声。”

项诚和龚奇伟对望了一眼,项诚微笑道:“说吧,刚好大家都在,有什么意见和不满,只管说出来。”

谢荣阳道:“项书记,我想问一句,为什么要把港口卖给日本人?我们在港口干了几十年,不明不白的从国营变成私营了,过去跟着党干,现在变成了跟着日本人干,凭什么啊?我们国家的地方为什么要让日本人当家,领导做出决定的时候,有没有问过我们这些工人的意见,都说我们是企业的真正主人,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和我们商量?”